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55章 一将功成万骨枯

时间:2018-07-08作者:萧渔

    由于理想和现实的强大差距让南宫楚都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怎么披着窗帘布,本王给你的寝衣呢?”

    容晓恨恨得瞪了他一眼,“那样的寝衣是正经人穿的么?王爷若是有这种特殊爱好,想让别人穿给你看,干脆直接去燕公子的燕雀阁找几个花魁穿给你看好了。”

    说着她气呼呼的径直走到屏风后,找到自己的那张冷落了许久的小塌,往上面一趟,被子一裹,更加把自己包成了一个大粽子。

    南宫楚轻咳一声,摸摸鼻子,竟然把这丫头惹生气了。而且他那么舒服的大床她不去睡,跑到那硬邦邦的小塌上去作甚?

    他走到她跟前道:“你的衣裳一直由小欢保管着,偏她方才和染风一起出去办差事去了。本王这里又没有别的女人,哪里会有女人的衣裳?唯独只有之前五皇兄送给本王的这么一件寝衣,才勉强来给你将就换上。”

    容晓的气一向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下因他的话转移了关注点,她把自己一颗湿漉漉的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你一个大男人,你五皇兄为何要送这样的寝衣给你?”容晓说着突然瞪大眼睛,“难道你有…”

    却怎么都不好意思把“女装癖”这三个字说出来。不过就南宫楚长得这副妖孽样子,若是穿上罗裙抹上红颜,定也是倾国倾城。

    南宫楚虽然没听她把话说完整,但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他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这寝衣又不是给本王穿的。”

    他说着看到她顶着湿漉漉的头发,不由皱眉,“头发未干就要睡觉,小心头疼,下来。”

    容晓却因还裹着一层窗帘布,不愿动弹,吸吸鼻子道:“我待会用内力把头发烘干就行了。”

    南宫楚轻斥,“内力是这么用的么?你就不怕头发没干,反而把你一颗本来就不怎么灵光的小脑袋给烧坏了?”

    容晓想反驳他,他已经拿来了一块柔软的干帕子,坐在她的床头,又强行把她拉起来做好,才用帕子认真的给她擦起头发来。

    比起上次他因不熟练给她擦脸把她整张脸弄得通红,他这次的动作特别的轻柔。容晓浑身一滞,印象中只有儿时的时候,她的母亲这样温柔的给她擦过头发。她忍不住侧过头去,看到他垂下头来时专注的神情,飞扬的眉,比女子还要长而浓密的睫毛,挺直的鼻梁,世上怎么会有人连侧颜都这么好看?

    南宫楚发现容晓在偷看他,不由勾唇一笑,“你在看什么?”

    这一笑更是要命,容晓慌乱的转过头去,却因动作太大将裹在身上的窗帘布挣开了些。南宫楚这个角度看过去,她胸前的风光简直一览无遗。

    他眼神暗了暗,强迫自己转移视线。以这丫头的性子,不到他们大婚,他是别想把她吃到手了。看来请父皇帮他们赐婚的事情也要尽快落实了。

    只是擦头发,却把两个人都弄得心猿意马的。南宫楚把她的头发擦个半干之后,才把帕子扔到一边,“好了,换一身干净的衣裳出去用晚膳吧。”

    容晓却一下警觉的抱住胸口。南宫楚轻哼一声,“瞧你这眼神,倒像是把本王当成了色中饿鬼一般。你就在这屏风后换,本王出去候着。”

    容晓见他果真出去,才放心的从小塌下面找了一身衣裙。这厮方才居然还说找不到她的衣裳,难道不知道她的衣裳一般就放在她这张小塌下面么?

    南宫楚听到屏风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是忍不住一瞧,眼见着屏风映出的容晓玲珑有致的娇躯,只觉得呼吸一紧,忙转开头,自叹自作孽不可活。

    等容晓换好衣裳出来,南宫楚又是呼吸一滞。只见她穿着一身绿色的衣裙,因为刚刚经过温泉的滋润,肌肤更加莹润白皙,细致得如同初生婴儿般滑腻。头发因未干就这样披着,没有任何装饰,却更显出一种清水出芙蓉的天然之美。

    容晓走到南宫楚面前,“陛下赏了什么美食给我们啊?我肚子快饿坏了。”

    南宫楚温柔的牵起她的手,“很多,多到你吃不完。”

    他说的没错,皇帝简直赏了个满汉全席过来。她每样只尝一点肚子也被撑得圆滚滚。

    饭后南宫楚要在书房处理公务,她因为无事,便拿着一本话本子靠在美人榻上陪着他。

    但对于一个在现代阅小说无数的她来说,看这古代的话本子实在是觉得平淡如水。她见南宫楚处理公务辛苦,便体贴的给他沏了壶好茶。

    提着茶壶过去,她往他的茶杯里倒满之后,也留意到他堆在一旁的公文,却是一怔:“这不是奏折么?”

    南宫楚也不防着她,一边打开一本奏折一边道:“父皇说他年事已高,所以要本王帮他分担一些国事。”

    容晓愣道:“可奏折不是只有皇帝陛下还能批阅么?还有储君?陛下为何会给你批阅?”

    她想起皇帝让她辅佐南宫楚继任帝位一事,难道皇帝就开始行动了?而且这其中利害南宫楚不可能不清楚,莫非他也是想当这个皇帝?

    南宫楚突然放下手中的朱砂笔,握住她的手,“晓晓,父皇今天跟我说了,不久会改立我为储君。你愿意呆在我身边,陪我一直走下去,直到君临天下么?”

    他没有再“本王”“本王”的自称,足见他说这话的真心实意。

    但容晓打心里根本不想让南宫楚做皇帝。自古以来一旦登上那个位置,哪个不是六亲情绝,父子反目,手足相残,天伦不在?就连在民风淳朴的西凉,小黑坐上那个王位之后,也只能变成了以“孤”自称的孤家寡人了。

    “王爷不是一直辅佐太子殿下的么?若是陛下废了太子改立王爷,你们多年的兄弟之情岂不是会反目?”

    南宫楚叹口气,“太子皇兄一直对本王不薄,本王本也愿意一直追随于他。但他的身子每况愈下,父皇已不放心将江山交付于他。本王身为大胤皇子,心中自然也有一番宏图壮志,希望大胤朝在本王的手里开创前所未有的盛世局面。”

    容晓道:“但若是太子殿下的身子突然好了呢?”

    南宫楚微愣,“你为何会这样说?本王多年来一直为太子皇兄苦寻名医,连白夜神医对太子皇兄的病素手无策。若是他真的好起来,本王自当欢喜。”

    不知为何,容晓心中总有种感觉,觉得太子的身子不会一直这么坏下去。但这毕竟是她的感觉,她也不好就这么说出来。她转念走到南宫楚身后,主动殷勤的给他揉起肩,笑嘻嘻道:“若是王爷真的当了储君,将来做了皇上,能不能封我一个女宰相当当?”

    南宫楚唇角一勾,戏谑道:“就你这品行,哪够格做女宰相,最多随便封你一个本王后宫里最末流的更衣当当。”

    容晓气急,手上的力道骤然加重,在南宫楚吃痛要抓住她的手惩罚时,又赶紧溜之大吉。

    她走到院子里,才发现今天又是满月,那如玉盘似的明月好似直接挂在揽月阁精致的角楼,如同她初来时的景致一般。

    她正看得出神,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冷漠的女声,“你没听过,一将功成万骨枯么?何况是要成就一个帝王,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流血牺牲?你作为他身边最亲近的人,这第一个被牺牲掉的人,就将是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