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第157章 和皇帝打麻将

时间:2018-07-09作者:萧渔

    当容晓看到一座宏伟程度不逊色于燕鸿楼和燕雀阁,上面还龙飞凤舞的写了“燕玉坊”三个大字的阁楼时,有些吃惊道:“这就是你开的赌坊吗?”

    燕云深微微笑道:“看容姑娘的表情,似乎有些惊讶。”

    容晓老实点头,“我以为像赌坊这种有些见不得光的,一般都是开在地下掩人耳目。”

    燕云深笑道:“别的小赌坊可能要这样,但燕某这燕玉坊可就完全不必如此。”

    容晓顺着他的话问,“那是为何?难道是因为燕家的势力?”

    燕云深摇头,“因为燕云深不是完全属于燕家,有一半是归朝廷所有。”

    容晓咂舌:“朝廷居然也开赌坊?”

    燕云深不知何时已抽出了一把白玉骨折扇,一边打开一边道:“朝廷也需要赚银子,而天下间所有的营生,哪个比得上开赌坊更赚钱?”

    说话间他们已经进了燕玉坊,看到里面乌压压的人她更加觉得瞠目结舌。而且这个赌坊居然按照赌博类别分为了好多块,有棋牌类的,六博、樗蒲、塞戏、弹棋、围棋、麻将,雅的俗的应有尽有,有专门摇筛子的,押大押小一局定胜负,最好玩的就是一楼大堂的,竟然有斗鸡,斗蟋蟀,还有斗鸟的。这些自然最能引起别人的兴趣,都纷纷围成一团,看着两只炸毛的公鸡打架,都纷纷爆发出叫好的欢呼声,好不热闹。

    容晓叹道:“天下赌戏尽在此地。看到燕公子将各种生意都做的如此兴兴向荣,我还真是自叹不如。”

    燕云深摇扇一笑,“你那家楚容有屋的商行,不也经营的不错么?”

    容晓耸拉着头道:“都被皇帝陛下给查封了,也不知道他哪时候能龙颜大悦,把我那商行也解封了。”

    忽听边上传来一声浑厚大笑,“若是你今夜能赢我两把,我明日就让你那商行重新开张。”

    容晓不敢置信的回头,看到一个虽然穿着便衣,但仍然一副威严气派的中年男子,瞪大眼睛道:“皇……”

    刚吐出这个字,他边上的汪德全就狠狠的瞪眼过来。容晓连忙改口,讪笑道:“黄先生,您怎么过来了?”

    燕云深对容晓附耳低声道:“这个黄先生,每月都要来燕玉坊玩两把。”

    容晓咂舌,皇帝居然也会来赌博,难怪这赌坊能开得这么高调?想着南宫楚还在书房辛辛苦苦的批折子,他老子却悠哉的来赌坊享受,容晓想到这个就为南宫楚鸣不平。

    皇帝见他们窃窃私语的,略有些不满道:“你们在嘀咕些什么?”

    容晓忙道:“黄先生方才说的是真的?只要我能赢你,明日我那商行就能还给我?”

    皇帝挑眉,“君无戏言。”

    果然挑眉的动作都跟南宫楚一模一样。

    “那黄先生想赌什么呢?”

    皇帝自信道:“云深这赌坊里的玩意我基本上都玩得差不多了,为了不让别人说我欺负你一个小姑娘,赌什么便由你说了算。”

    容晓贼兮兮一笑,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她不假思索得道:“那我们就来打麻将吧。”

    别的她都不会,但在这打麻将上,她曾经可是打败街坊邻居无敌手,有魔都“小雀后”之称。

    皇帝听完却皱眉道:“这打麻将要有四人,就我们二人,如何能成局?”

    容晓笑道:“黄先生,我,加上燕公子,还有汪公……汪先生,不正好四个人么?”

    一直如木刻般站在皇帝边上的汪德全慌道:“不可,这万万不可!”

    皇帝倒无所谓,“有何不可?云深,就按照这丫头的意思去做,给我找一个包间,我不喜欢有闲杂人等来瞧热闹。”

    待四人在包间坐好之后,皇帝与容晓坐了对家,汪德全却一直在抹着冷汗,与皇帝同坐一桌,这对他来说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实在是惶恐的很啊。

    燕云深特意选了一见雅间,墙上还挂满了名人字画,屋内也不知道点了什么,这样大暑天气往里面一坐,也是清清凉凉的。边上还煮着上好的泛着清香的茶,若是渴了,便可随时喝上一杯。

    连赌坊都布置的这么雅致,也只有燕云深能做到了。

    再看那麻将桌,虽然没有现代那么高级的自动麻将机,但手动去搓牌洗牌,也是别有一番乐趣。

    摸够十三张牌之后,容晓打开来一看,忍住狂笑的冲动,真是好牌啊,而且手气不错,摸到的牌也大多是她想要的,刚出几轮,她就已经可以听牌了。燕云深是她的下家,打出一个二筒之后,正是她要的牌。可是她这次是来赢皇帝的,故意不动声色。

    皇帝见燕云深出了一个二筒没有人和牌,便也放心得跟着打出一个二筒。容晓眼睛一亮,等得就是你这个。

    她把牌往外一推,“和了!”

    皇帝不解道:“方才云深先出了一个二筒,你为何不和?”

    容晓笑嘻嘻道:“因为民女要赢的是陛下,赢了燕公子对民女没有什么好处啊。”

    皇帝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这丫头真是狡诈,再来!”

    好几轮下来,容晓要么自摸,要么被皇帝放炮,很快皇帝的筹码都已经输光了。

    但皇帝已经输红了眼,不甘道:“再来再来!”

    容晓笑道:“陛下已经没有筹码了,也就是那家商行可以按照规定回到我的手上了。夜已深,陛下还是早些回宫就寝吧。”

    皇帝自认为自己“纵横赌场”多年,从未如此惨败,所以哪里肯轻易罢手,“谁说朕没有筹码?云深再去拿一批来,若是朕再全部输给你,朕就封你为郡主,还赏你一座大宅子作为你的郡主府,如何?”

    容晓眼睛都直了,只要把皇帝打赢了就能白捡一个郡主做和一个大宅子住,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便宜的事么?

    汪德全却早就看不下去了,这丫头一点都不顾忌陛下的身份,让他输得那样惨,万一把陛下惹怒了,他们这些人通通都要掉脑袋。

    他暗自在桌下偷偷踢了一下容晓的脚,暗示她要适可而止。但容晓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汪德全寻思,难道是自己的力道太轻了,踢在这武功不弱的丫头身上没反应,于是他加大了力道。

    却听皇帝痛得倒吸一声,“汪德全你不好好看你的牌,总是踢朕作甚?”

    汪德全一下脸都吓白了,原来是自己太过紧张,踢错了人都没意识到。

    他吓得跪在地上,全身都在发抖,“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皇帝的心思都在怎么赢容晓身上,哪里有空计较这些,只是不耐烦道:“行了行了,快起来,到你出牌了。”

    容晓暗自观察着,她已发现皇帝虽然赌术不怎么样,但也是个输得起的君子。但他毕竟是个皇帝,她也不好一直让他输得这么难看,所以后面几轮,她就故意放水。

    皇帝终于和牌,而且还是容晓放了炮,一下开心得大笑,“朕就知道,朕堂堂一国之君,岂会一直输给你这小丫头?”

    容晓吐吐舌头,既然赢我你这么开心,那我就让你多美几次。

    一旁安安静静只是做着陪打的燕云深悄然勾起唇角,显然是知道这其中的猫腻。

    这样又好几轮下来,容晓是输得多,赢得少,皇帝则是相反的情况。

    汪德全看看窗外已经泛白的天色,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委委屈屈的央求道:“陛下,已经快到上早朝时辰了,咱们回宫去吧。”

    容晓也故意苦着脸道:“陛下翻盘翻得这样厉害,看来民女那郡主的封号和那座大宅子已经没有什么指望了。”

    皇帝心满意足的伸了一个懒腰,“行,朕也乏了,准备回宫去吧。不过朕要单独和容晓这丫头说几句话,云深,汪德全,你们先出去再外候着。”

    待燕云深和汪德全出去后,容晓讨好的给皇帝倒了一杯茶,“陛下打了一宿的麻将,定是累了,喝杯茶稍稍解解乏吧。”

    皇帝接过茶杯饮下,道:“朕后面几轮虽然赢得开心,但也知道,是你这丫头故意在给朕放水。”

    容晓愣了愣,随即干笑道:“民女哪敢啊?是陛下赌艺越发精湛,所以才杀得民女片甲不留。”

    皇帝哼道:“朕又不是傻子,这其中的猫腻岂会看不出来?其实朕也早就知道,每次来这燕玉坊,朕都会大胜而归。其实并不是朕赌术有多厉害,而是云深为了哄朕开心,让底下的人都给朕放水。所以你算是第一个敢赢朕的人。朕虽然输得很惨,但也是前所未有的畅快。”

    容晓继续拍马屁道:“陛下胸襟之广阔,民女真是佩服万分啊。”

    皇帝瞧着她,“你以后也不用在朕面前自称民女了,朕已经输给了你,就要认赌服输。朕除了将商行还给你,而且要封你为怡贤郡主,赏你一座郡主府。今日封赏圣旨就会到楚王府上去。”

    容晓已经激动得想抱住皇帝的腿叫爸爸,这真是一个大方的皇帝,圣明的皇帝,伟大的皇帝!

    但她想到之前与皇帝的约定,不由问道:“陛下先前不是让我去找阿月姑姑,只有找到了她才肯将商行还给我么?”

    皇帝叹道:“朕已经想明白了,皇宫的高墙根本困不住她。就算朕现在找到了她,她也不一定会回心转意。所以朕准备在阿楚熟悉政务后,将皇位禅让给他。朕再去找阿月,从此与她归隐,不问世事。”

    容晓“啊”了一声,原来这皇帝还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痴情主啊?莫老也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这大胤皇帝都有做皇帝做到一半就溜了的恶习么?

    皇帝哼道:“啊什么?阿楚若是做了皇帝,依他如今对你的重视程度,你这丫头岂不是就成了皇后?不过你这丫头贪财市侩,身上缺点那么多,所以朕才想封你做一个郡主,让你在身份上至少能与阿楚稍稍匹配些。其实若不是你是容梳梳的女儿,朕才不会舍得把自己最心爱的儿子配给你。”

    容晓暂时顾不上皇帝对她的埋汰,只是好奇道:“陛下也知道我娘?”

    “你娘曾经名动天下,朕又怎会不知?当初就是她,拐走了朕的阿月。不过朕也知道是朕负了阿月在先,所以朕也不怪你娘。你娘和阿月,都是世间罕见的奇女子。阿月是朕这一生最爱的女人,而你娘,就是朕一生最佩服的女人。你啊,虽然是所谓的百年一遇的纯阴之体,但比起你娘来,还差得远,好生努力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