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021 吃本王豆腐

时间:2018-05-14作者:萧渔

    虽然遇到了刺客,但南宫楚就是心大的很,仍然在别院住着,而且边上仍只带着容晓一人。

    容晓知道在这些王公贵族身边,还有影卫一说。他们藏在看不见的地方,只要主人有事就会马上出现。所以在昨夜遇刺之时,沉烨才能带着楚王府的侍卫及时出现。

    但容晓暂时没有心思深究沉烨他们究竟藏在哪个看不见的地方。只因南宫楚这厮以右手受伤为由,变本加厉的压榨她。

    不仅让她给他做饭倒茶研磨,连沐浴穿衣都要她来代劳。容晓本来来这个别院之后,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舒适的小屋子。但南宫楚道他手受伤不便做很多事,非要她如同王府一般,挪一张小床与他同寝一室。

    所以当南宫楚悠哉的在院子里一边晒着冬日的太阳一边慢慢的翻着书的时候,容晓则跟个小陀螺一般忙上忙下。

    夜晚,结束了一天劳作的容晓像滩烂泥似的趴在她的小床上,累得几乎一秒入睡。谁知她正准备进入梦乡,就被南宫楚无情的拍醒了。

    “不是说要和本王学功夫么?还不快起来?”

    容晓也懒得管什么尊卑之分,直接睡眼惺忪道:“明日再练吧,奴婢实在是太困了。再说王爷的手不是受伤了么,还是等王爷的伤好了再说吧。”

    但下一秒容晓就彻底醒了,只因南宫楚直接用他那只没受伤的左手单手把她扛起来,还一边道:“本王只是伤了一只手,教你这小丫头功夫有何困难?明日复明日,是你自己央求本王教你功夫的,怎么还如此疲懒?”

    一下子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冻得睡意全无的容晓,默默的在心里把南宫楚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你伤了手教姐姐练功夫没问题,怎么白日里连喝口茶都要姐姐来伺候?她心道等有机会,她一定要找个算命先生好好查一查,自己与南宫楚是不是八字相克?

    不过既然南宫楚愿意教她,她也只能打起精神去学。因为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机会逃离这厮的魔爪。

    容晓是直接被南宫楚从床上抱起来的,身上没来得及穿什么厚衣服。所以她一边冻得直发抖一边道:“王爷先要教奴婢什么?”

    南宫楚淡淡道:“你打本王一拳。”

    容晓先是一怔,马上狂喜,这厮也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欠打吗?

    收到这样的需求容晓自然是非常乐意替他效劳,她松松筋骨,努力凝聚起自己最大的力气一拳砸向他的脸。

    然而她的拳头距离那张脸不到半寸距离的时候,她的拳头直接被南宫楚握住。容晓想不到南宫楚的手这么大,几乎将她的小拳头完全包住,而且他只是握住了她的手,她却全身都已动弹不得。

    被他这样轻易制住,手还被他紧紧握着,容晓觉得有几分羞耻,“王爷还请放开奴婢的手吧。”

    南宫楚垂眸瞧着完全被自己大掌包裹住的小拳头,完全是如羊脂白玉般的触感,他还想到了四个字,柔若无骨。

    他放开了她,“力气,速度一点都没有,再来!”

    容晓咬咬牙,就算拳头打不到他,她也要狠狠的踹他一脚泄恨。

    想完她连人带手一起朝南宫楚撞过去,想着至少要撞的他眼冒金星流鼻血。

    谁知人一扑出去,南宫楚伸出没受伤的左手就把她抱到身上了,还让她姿势非常不雅骑了上去。

    容晓大窘,连忙想挣扎下来,南宫楚却一伸手将她按住道:“臭丫头,本王好心教你练武,你却还想吃本王的豆腐?”

    容晓一张脸涨的满脸通红,“你放我下来,我不练了!”

    南宫楚见她泫然欲泣,怕她真的会生气,便把她放下来,“本王先教你一套防身术,虽说不是什么厉害的武功,但至少在昨日那样的情况下,被人制住能及时脱身。”

    说完他就在容晓面前演练了一遍,“你试试。”

    当容晓将南宫楚只教她一遍的招式一招不差的在他面前演练出来时,南宫楚心中都不免吃惊,这丫头的天赋貌似还超出了他的想象。

    南宫楚捡起地上的两根树枝,一根递给了她,“本王以树枝作剑,再教你几招,你跟着本王一起练练。”

    容晓定睛一看,这几招明显就不是简单的防身术了,要厉害了许多。

    她跟着南宫楚练习了一遍,南宫楚点头道:“基本动作领悟的不错,但速度和力道都差的远,你再多练习几遍给本王看看。”

    容晓发现自己貌似很热衷于练武,当她在使这些招式时,她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全身的细胞都跟着兴奋起来。

    等她把南宫楚教的招式学完,却也已经几近全身虚脱。南宫楚扶助她,“行了,再练下去你都要走火入魔了。”

    刚说完,他就觉得肩膀一沉。南宫楚嘴角一抽,这小丫头居然累的直接趴在他肩上睡着了。

    容晓第二天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南宫楚那张舒服的大床上,身上还盖着一件袍子。

    这袍子明显是南宫楚的,可是自己怎么好端端跑到他床上去了?容晓知道南宫楚这厮是个重度洁癖患者,卧榻之侧更不容他人酣睡,眼下竟然舍得将大床给她睡,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她发现昨夜练了那么久的武,却并没有跟着莫老练功时那般全身跟散了架似的,反而神清气爽。

    她这一觉也直接睡到日上三竿,南宫楚也难得没有叫她。她慢慢洗漱完毕,出了房门,却见一抹白衣从眼前掠过。

    原来是还来客人了。

    ------题外话------

    大家猜猜是谁来了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