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025 太子病重

时间:2018-05-14作者:萧渔

    这小姑娘想来就是沉烨口中的清平郡主了。

    容晓见她眼睛和脸都是红红的,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模样。虽然她的年纪看上去比自己要大一两岁,但毕竟自己的心理年龄摆在那里。她正想宽慰这小郡主两句,忽的小郡主伸手朝她胯下抓来。

    容晓唬了一大跳。因为猝不及防,还是被她得手了。

    清平郡主变了脸色,“难怪看你说话和长相都阴阴柔柔的,原来你竟是个太监!”

    容晓傻眼了,想不到这皇室的人竟然个个作风如此彪悍。这郡主的脑洞也大到让她无言以对。

    幸好南宫楚的亲随染风出来了。他先朝清平郡主行了个礼。清平郡主哼道:“你不是跟我说楚哥哥今日会回来么?为何没见到他人?”

    染风道:“王爷先进宫了。”

    清平郡主脸色一变,“那本郡主也进宫。”临走前又狠狠剜了容晓一眼。

    容晓摸着下巴,对这小萝莉秒变御姐的郡主突然多了几分好奇。染风不愧是跟在南宫楚身边的,一眼就看出了容晓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他一边带着容晓回府一边说:“清平郡主是先皇的长公主之女,她的父亲歆荣王是整个大胤唯一的异性王,封位比王爷还要高,所以清平郡主的地位丝毫不亚于陛下的公主。即使是王爷对这清平郡主也要让几分,你以后最好不要惹到她。”

    容晓心道既然这清平郡主地位如此高,你家王爷却把她干晾在王府不闻不问,恐怕心里也根本没有把她当一回事吧。

    但依染风的话来看,清平郡主和南宫楚是一对表兄妹,那清平郡主明显又眼光很不佳的对南宫楚有意,看来在古代还真不忌讳近亲结婚啊。

    回到揽月阁,容晓见染风甚贤惠的忙上忙下,把南宫楚的房间整的干净舒服的让容晓不想再出门半步。她这个正牌的奴婢却无所事事的一旁闲闲的看着。

    容晓虽然根本不想去给染风帮忙,但面上还是假假的问道:“染风大哥这般忙碌,是王爷马上要回来么?”

    染风无奈的摇摇头:“太子殿下病重,王爷应该不会这么快回来。但王爷喜洁,他的屋子必须要在他回来前收拾的一尘不染。”

    容晓稍稍一愣,她只听小欢说过南宫楚是如今大胤皇帝的第七子,也是最受宠爱的儿子,却没想到还有一个太子。

    染风继续道:“太子殿下是陛下的嫡长子,他当太子本来也无可非议。谁想到他的身子却是一天差过一天,除了太子殿下,陛下还有九个皇子,若是太子殿下撑不过去,这朝堂恐怕就要变天了。而王爷一向受到陛下的器重,很可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染风说完就发现自己失言了,竟然会对着一个小丫头说出这么多大逆不道之言。

    容晓听完他的话,就想到康熙时期的九龙夺嫡,为了一个皇位,勾心斗角,拉帮结党,兄弟反目,其斗争的惨烈和精彩程度都已经不知道被写成了多少部小说,拍成多少部电视剧。所以南宫楚也要走上这条争夺皇位的血腥之路么?

    容晓叹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些都与她一个小小女子无关。她如今最想做的事,就是赶紧赎回自己的卖身契,然后利用自己现代人的智慧,在这古代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南宫楚的房间里还放着她那张小床。她在上面躺了一夜也没见南宫楚回来,想来她是一夜都在给那太子侍疾。

    这个正经主子不在,容晓这个专门伺候他的当然也就无所事事。

    虽然刚下了一场大雪,但王府的下人都足够勤快,已经把积雪打扫的差不多了。容晓走在湿漉漉的地上,心里反而很是遗憾。

    想着在潋晴坞还有一片梅林,那梅花上的雪总不会全部被清扫干净。梅中雪,雪中梅,应该会是极美的风景。容晓想完便兴冲冲的往潋晴坞赶过去。

    潋晴坞名字虽然好听,但是王府下人住的地方。容晓想先去赏梅之前去看看自己在这古代社会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小欢。谁知她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个清脆的耳光声。

    “贱婢,竟然把我最喜欢的一条裙子给弄没了,你赔的起吗?”

    这尖锐刻薄的声音容晓听上去还有几分熟悉。容晓微微蹙眉,进去一看,只见小欢竟跪在湿漉漉的地上,白皙的脸上很明显留下一个鲜红的掌印。

    小欢委屈的抿着嘴,想哭又不敢哭。而那大声斥责她并动手打她的就是这王府管家的女儿兰芝,边上还有几个丫头,个个脸上都不是善色,显然都是被兰芝拉来一起欺负小欢的。

    “以为不说话就没事了吗?你倒是说说,你打算怎么赔我的裙子?”

    眼看兰芝又要一巴掌扇过去,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用力抓住。她扭头一看,是容晓抓住了她的手,她脸色登时一变:“是你?”

    容晓哼了一声,小欢看到她一下就激动的哭出来,“晓晓!”

    容晓将小欢拉起来,“你住在潋晴坞,据我所知兰芝姑娘跟张管家住在一块,离潋晴坞有一段距离,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弄丢她的裙子?”

    小欢一边抹眼泪一边有些吃惊的看着容晓,她发现与容晓才短短十几日未见,她给人的感觉就整个变了,说话的样子不怒自威,就好像是自己一年很难见到几次的……王爷。

    “我是要给兰芝姑娘洗衣裳,谁知这两天下雪,那石板上太滑,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就把兰芝姑娘的裙子掉进了河里,被水给冲走了。”

    听完了始末,容晓冷笑道:“这可是奇怪了,既然大家都是做奴婢的,为何小欢你要给她洗衣裳?”

    ------题外话------

    求收藏求留言,留言跟正文内容相关的都有币币奖励,大家多多发言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