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 035 谁也别想打她主意

时间:2018-05-14作者:萧渔

    原来是东宫的人,难怪容晓见那宦官周身的气派都不一样。

    南宫楚看到探出一个小脑袋来的容晓,走上前对染风道:“你先带她回揽月阁,本王随黄公公进宫一趟。”

    那黄公公却有些为难道:“启禀楚王殿下,太子殿下说了,他想见一见王爷带回府的那个姑娘。”

    南宫楚顿了顿,还是又上了马车,对容晓道:“想不想看看皇宫长什么样,太子长什么样?”

    容晓当然感兴趣,可是那从未谋面的太子指明要见她,让她觉得有几分不舒服。

    “太子殿下也相信奴婢的命格一说么?”

    南宫楚坐在她身边,让染风把马车调转方向往皇宫的方向赶,“本王可不知他信不信,若是他信了,把你收在身边当一个太子妃,你欢不欢喜?”

    容晓哼道:“那王爷怎么不说皇帝陛下也看中了奴婢的命格,要把奴婢纳为皇妃呢?”

    南宫楚又用折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小丫头胆子可真大,什么话都敢说。”

    容晓捂着吃痛的额头瞪他,她空着的手却被南宫楚握住,然后是他难得正经的声音,“你不用担心,不管是见什么人,总有本王护着你。”

    容晓一怔,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南宫楚说完这句话,也没松开她的手,就这样一直握着到了东宫。

    东宫就是皇宫中专门给太子住的宫殿。容晓以前就听小欢说过,当今大胤皇帝昭元帝一共有十位皇子,全部封了王在皇宫外有了自己的王府,只有太子作为储君,一直在皇宫住着。

    在东宫的宫人接连呼啦啦的对南宫楚行叩拜之礼之后,容晓终于见到了那个病太子。

    他看上去三十岁左右,除了因久病造成的脸色苍白,眉眼之间与南宫楚有几分相似。不像那个韵王,单看样子完全看不出他和南宫楚是两兄弟。

    太子见到南宫楚就要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南宫楚忙上来扶住他,“皇兄既然醒了,就应该好生修养,千万不可再劳累了。”

    他跟太子说话的语气也完全不像对着韵王那般疏离冷淡。

    太子用虚弱的声音道,“本殿一醒来,就想见一见阿楚你,看到阿楚你无事,本殿才能放心。”

    南宫楚笑了笑,“皇兄多虑了,我能有什么事?”

    太子皱起眉头,“本殿已经听说了,老二竟然调动了往生门的力量去刺杀你。堂堂一个皇子,竟然与手里沾满鲜血的杀手为伍。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让天下百姓心寒?”

    南宫楚仍是淡淡道:“皇兄病重,韵王皇兄作为父皇排行第二的皇子,当然是坐不住了。虽然目前还没找到韵王皇兄与往生门私相授受的证据。但我无论如何,一定要保皇兄无恙,还请皇兄也要保重身体。”

    太子叹口气,视线一移就看到了一直站在身边的容晓,“就是她么?”

    从莫名其妙穿越到这里开始,容晓就对自己这副身体的原主身份一无所知,倒是边上的每个人好像都比她清楚很多。现在居然连堂堂储君都对她这个小人物额外关注。

    容晓想,若是皇帝也对她感兴趣,皇妃就算了,她可不可以找皇帝要个女宰相什么的来当当?

    南宫楚摇摇头,太子问话,这丫头不但没反应,居然还发起呆来。

    “刚进王府不久,很多规矩还不懂,还请皇兄见谅。”

    容晓回过神,这厮竟是在太子面前给她解围么?她忙对太子跪下磕了个头道:“奴婢容晓,叩见太子殿下。”

    太子点点头,示意她起身,“这胤城乃大胤朝的皇城,也是这大胤朝最复杂的地方,你以后就安心呆在阿楚身边,自然无人敢动你分毫。”

    容晓正准备回话,南宫楚上前竟然将手放在她腰间轻轻搂着她,“皇兄放心,这丫头已经签了卖身契给本王,她也就是本王的人了,谁也别想打她主意。”

    太子看到南宫楚搂着容晓的动作愣了一下,但马上化为温和的笑意。

    只有容晓,因他占自己便宜的轻浮动作和他的话,又产生了和他拼命的冲动。

    回去的时候,南宫楚问容晓,“见到堂堂大胤朝太子殿下的感觉怎么样?”

    容晓哼道:“太子殿下虽然身居高位,但为人看上去亲和的很,不像某些人。”

    南宫楚瞅了她一眼,“居然还敢指桑骂槐,看来你是欠收拾了。”

    容晓知道她与南宫楚之间目前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为了怕他真的会收拾自己,言语上还是不敢太冒犯,换成一个自认为很甜腻的笑容道:“奴婢哪敢骂王爷啊,奴婢说的是韵王。不过奴婢发现,相比于韵王,王爷好像更喜欢太子殿下一些。”

    南宫楚叹道:“本王的母妃在本王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皇政务繁忙,作为一个皇帝,自然很少有时间陪伴我们。太子皇兄长本王十来岁,性情又极好,所以本王小时候最喜欢跟在太子皇兄后面。”

    容晓大概懂了,长兄如父,因小时候的亲密关系,南宫楚现在大概是真心想辅佐太子。

    但是她无法想象像南宫楚这么傲娇自负的一个人,小时候居然还会跟个小跟屁虫似的跟在别人后面,想必若是别人不理他,他还会哇哇的哭鼻子吧。

    南宫楚瞅着她在一旁傻乐的样子,知道她脑袋里定没有在想什么好事,又敲了一下她的脑袋,“在想什么呢?”

    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南宫楚用这扇敲她的头了。

    容晓捂着头吃痛道:“王爷再敲下去,奴婢的脑子会变笨的。”

    南宫楚唇角一勾,“本来就够笨的,再笨些也差不到哪里去。”

    在外面一边吸着冷风一边辛勤赶着车的染风将他们的对话完全听在耳朵里,他无奈的摇摇头,这陷入情事的小儿女,不管之前有多厉害,彼此之间对话起来都这么白痴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