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完美主义之重回1985 0125十级钢琴

时间:2018-05-20作者:平淡清水

    “来的时候老师有交代,道让你们划!但要限制在少年大学新生开课前的知识或其他方面!”

    郑东的嚣张彻底激怒了陶陶陶,她本来就是少见的天才,打小又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点后又是这一片的孩子王,爷爷又是大学里的教授,在这样的背景下长大的她,怎么能看得别人比她还嚣张?

    “好!……那就先弹奏一曲钢琴吧!我先来!”

    陶陶陶气的在屋里看了一圈,看到钢琴后,眼睛一亮。

    这么自信课本上的知识应该难不住他,不是说课本知识或其他吗,那就其他好了!你一个土包子估计连钢琴都没见过,我钢琴七级就先让你看看,自大狂是怎么被打脸的!

    陶陶陶反身来到钢琴前坐下,深吸了口气,抬起白嫩嫩的春葱般的手指轻轻的落在琴键上……

    一首经典的《梁祝》在她手下的琴键跳动着响起。

    这首曲子她学了两个星期了,不说是不是能达到她自己的最高水平,最主要是她喜欢这首缠绵起伏跌宕的爱情之曲。

    郑东脸色平静的听着陶陶陶的弹奏,像是一点也不担心。

    看的陶陶陶怒哼一声,就不在理会他,开始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弹奏中。

    还别说,达到钢琴七级,一般曲子就能弹出韵味来,更何况还是陶陶陶最喜欢的曲子?

    一个弹,一个听。

    陶吕冶像是不存在般,被两人都给忽略了………

    “该你了!”

    一曲结束,陶陶陶来到郑东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就想看看你是怎么才能逃脱不弹钢琴的办法的?

    郑东翻眼看了一眼站在面前的陶陶陶,十三四岁就这么漂亮,过了十八后又是个才女佳人!

    不过这些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今天你在不在状态?”

    “…嗯?”陶陶陶一下没反应过来,想了下后就气的脸都红了:“就算是不在状态你弹奏出一首完整的曲子就算我输!”

    郑东一句反驳的话都欠奉的样子,直接来到钢琴前坐下,把两条小胳膊伸起老高,两只小手相互拉了拉衣袖,轻轻的落在琴键上。

    钢琴是德国进口的博兰斯勒bluthner

    非常不错的一架钢琴,音质刚硬,说实话,这架钢琴不太适合弹奏《梁祝》,不过郑东不在乎,陶陶陶能弹奏,那自己就弹奏吧。

    郑东的小手指按下第一个琴键所发出的音符就把陶陶陶给惊到了。

    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就这样的起手,绝对达到钢琴高级才能办到的!

    “自己看走眼了?”

    接下来郑东两只小手在琴键上有如天鹅起舞弄清影,一个个清脆的音符像是心中的精灵,轻灵的跳跃而出,每个节奏的把握绝对不是自己这个刚达到的钢琴七级可以比拟的!

    怎么可能呢?

    这个年龄就被少年大学录取,他应该没有太多的空余时间才对啊?

    他是怎么办到的?

    他学了多久?

    他真的是农村来的吗?

    ………?

    陶陶陶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身体不受控制的来到郑东的身后,静静的听着,一双迷离的双眼仔细的看着郑东的两只小手,像是磁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铁的正负极吸引……

    ……一曲肝肠断,缠绵悱恻的钢琴演奏在两只小手下终于曲终人未散。

    同样的《梁祝》,同一台钢琴,只是弹奏的人不同。

    郑东轻轻的站起,转身…

    “输不起就别比试!你哭什么?我又没欺负了!”

    此时的陶陶陶静静的站在那里,双颊生泪。

    “…呃!陶老师!你…?”

    钢琴的另一侧,站在那里的陶吕冶同陶陶陶一样的表情,只是一个梨花带雨,一个老泪纵横。

    “呃!…你……老师他……好吗?”头发半白,双眼模糊的陶吕冶双唇有些轻微的颤动。

    “………”

    什么情况?

    听陈老师的口气,两人随不能说有什么深仇大恨,但绝不是像是这种情况!

    这哪是有仇的节奏啊?分明像是多年的革命友谊吗!

    “你看看你老师给我的信就明白了…”

    “……”接过一直被陶吕冶攥在手里的信。

    …………“陶老师!对不起!”看完信的郑东深深的对陶吕冶鞠了一躬:“原来您和我老师是同窗!请您原谅我的无礼冒犯!”

    “起来!…这一套是三丙教你的?”

    “…呃!”这都什么称呼啊!

    陈老师叫他“二驴子”,陶吕冶叫陈老师“三丙”!

    “唉……”陶吕冶看到郑东的表情笑了笑:“这是当年我们几个兄弟的戏称,你老师是不是叫我“二驴子”啊?哈哈哈……”

    眼泪流的更急了,像是断线的珍珠。

    陈老师的信里虽然没有说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从字里行间透出的感情,绝对不是陈老师平时表现出来的那样。

    “陶陶,去把你奶奶叫回来,就告诉她,你三丙爷爷的弟子来了!”

    陶陶陶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陶吕冶请郑东从新坐下。

    “我们的过往他既然不告诉你,那我也不能告诉你,不然以后更没脸见他了!中午就在这吃,我让你林老师给你做顿好吃的!”

    “谢谢陶老师!”

    郑东乖巧的答应到。既然不是仇家,又可能是陈老师的朋友,那就不能在没礼貌了,必须保持尊重!

    “你老师比我大四岁,按当初的约定,你应该叫我师叔,叫你林老师也叫师叔,就是我老伴。”

    陶吕冶像是勾起了回忆,脸色即沉重,又有些苦涩。

    “师叔!”难道真的跟当初自己瞎逻辑的一样?他们就像一个门派?

    这也太耶了吧?

    “你几岁?现在学到那个年纪了?…还有……你怎么会弹钢琴的?这也是三……你老师让你学的?”

    陶吕冶问着郑东,自己心里也腹诽不已,这个老家伙还真是……

    连自己的爱好,他都要徒弟超越我,这么大的孩子,居然达到了十级!

    这不得不让陶吕冶腹诽,这个小怪胎到底是在那里找到的?

    听说话,应该不是他老家人。

    “8岁的生日要到今年9月才过。”郑东微笑的摇了摇头:“钢琴是我自己学的,陈老师并不知道,初中部的知识基本学完了,下一步就是高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