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随身地球副本 第0135章:相见

时间:2018-06-10作者:王写意

    小阁楼还是原先的小阁楼,不过现在的状态早就和当初截然相反了。

    非但那些布幔和窗帘什么的全都去掉了,更是将整个房间里里外外都粉刷了一新。

    魏樱现在不光是每天住在里面,而且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搬了过来。基本上,这里现在就变成了她一个人的世界。

    之所以是一个人的世界,因为她根本不让家里的帮佣留在阁楼里。

    日常阁楼里面的各种打扫和清洁,她都不肯假第三人之手,全部是亲力亲为。

    可能最初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有些不顺手,干一天累个够呛却没有完成多少实际工作。

    但一天一天的坚持下来,慢慢的也就熟能生巧了。再说阁楼上下也不算很大,楼下个房间,楼上个房间。

    阁楼的外面,她专门又摆弄了个小花圃,还种了两颗红豆树。

    每天除了画画之外,剩下的就是打理花圃和和两棵树了。为此她可是专门请教了专业的花匠,特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学习。

    几年时间下来,她也成了个颇为专业的护花使者,将花圃和树都照顾的井井有条。

    自从当初的烧伤好了以后,她的性情就变得极为冷淡起来。几乎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来兴趣,也不喜欢对外交际。

    原先的学校也不再去继续上课了,只是一心的在家里打理花圃和树苗。

    除了叶文静还常有往来,其余的老师同学朋友闺蜜之类的,也不再去接触了。

    当初她的事情闹得也算是很大了,整个夜海滩上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是收夜香的伙计,都能张嘴说一段出来。

    其实在她的伤好了以后,也有不少人经常来约她看戏、吃饭、喝茶或沙龙之类的。

    稍稍参加了几次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兴趣要么是把她当猴子一样看,要么就是拐弯抹角的打听灰轻言的去向。

    对此,魏樱实在是腻味透了。

    几次以后她就没兴趣再出去做展览了,更没兴趣和那些人讨论灰轻言的去向。

    原先的音乐早就不学了,反倒是专门学习了绘画。除了打理花圃和房间卫生外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去画室画画。

    她不画风景,也不画事物,只画人物。

    有点写实,但更多的反倒是虚幻。总是把自己的作品,画的朦朦胧胧看不太清楚。

    但无论如何画中都肯定有人,往往是背影,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少数也有几张正面的画,但人物的身体比较清晰,脸面就颇为模糊了。

    要么是风雨,要么是花草树木遮挡,反正总归是看不见人物清晰的正脸。

    侧面倒是可以看见,不过往往留下来的也只是某种意向。只要是看多了的人,都能感觉到画中的男女始终是相同的。

    无论画了多少幅的画,其中都是相同的两个男女。这一男一女或动或静,或坐或走,反正脸上、眼中、嘴角上面,总是挂着笑。

    若是仔细的去看,还能感觉到两人在对视的时候颇有几分情意绵绵。

    从最开始魏樱画画还不太像开始,到最后越画越是有味道了,主题从来没有变过。

    画中男女的外形,虽然也是千变万化的,可其中的神韵却自始至终都是相同的。

    有人看见画以后会感觉画中的女人有种魏樱的味道。

    没错儿,只是有魏樱的味道而已,并不是十分的肖像魏樱。但叶文静每每看见了,都会认定这就是魏樱。

    当然,魏樱也不会多解释。不管别人怎么问,她都只是微笑而不说话。

    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魏樱认真的打理过花圃之后,就走进了画室,拿起笔来开始画画。

    但是没过多久,楼下就传来了急切的呼叫声:“小姐,小姐!”

    魏樱很是有些不快的皱了皱眉。

    往常她早就和家里人说好了的,当她开始画画的时候,没有什么重要到十万紧急的事情,千万不要打扰她。

    这些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家里人也习惯了,都很尊重她的意愿。

    即便是去年父亲去世,可接掌了家中大权的魏楠还是照旧保持了这份习惯。

    疼爱自己的父亲固然是不在了,可大哥做事情也还是很关照她。尤其是从东洋人占领夜海以后,更是对她尊重的很。

    今天这是怎么了?有心不去回应楼下的叫喊声,但对方却似乎根本就不准备停下来,一直在不住的喊叫。

    直到最终让魏樱再也没办法平静下来,气呼呼的收起画板走下楼来。

    “呼啦!”

    她生气的打开了楼门,紧蹙柳眉,语气不善道:“喊喊喊,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跟叫魂似的!做什么?难道不知道我在画画,需要安静吗?”

    站在楼下的是她家里新近才签进来的女佣赵珍珍,年纪不大,但已经是无家可归了。

    刚刚新婚不久,便遇上了八一三事变。东洋人大肆进攻夜海滩,她家的男人也在这次战争中无辜丧生。

    而她,更是在丈夫遇难后悲痛过度并惨遭流产。事后,更是被医生下了断言:这次流产伤了身体,以后再也无法生育了。

    本就因为家里儿子死难而痛苦绝望的家庭,又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于是婆家干脆把她当成了丧门星,直接赶出家门算完。

    婆家不愿意再管她,娘家更惨全家上下都死在了东洋人的屠刀之下。她自幼长大的镇子,被东洋人屠戮一空。

    据说最后全镇子上下男女老少余人,最后就活了大大小小个人。

    她上天没路,入地无门,差点就倒毙在了路边。幸好遇到了魏樱,给她救了起来。问过身世后,最终将她签约回家了。

    虽然也才进门几个月的时间,可赵珍珍生来胆小怕事,从来都不敢出一点点的差错儿。

    今天,这是怎么了?

    往常别说是魏樱有斥责的话语了,就算只是皱起眉头来都会让赵珍珍惶恐不安,接连道歉的。

    然而今天的赵珍珍虽然最开始被吓了一跳,可是很快就顾不得那些,急急忙忙的喊叫起来。

    没错儿,是喊叫,而不是正常的说话。

    要知道这女子平常说话都是很小声很小声的,从来没有过高嗓门。但今天,她居然喊出来了比魏樱还要高的声音。

    “小姐,小姐!太好了,太好了!灰先生,灰先生来啦!灰先生来看您啦!”

    咋闻这个消息的魏樱整个人还都是懵圈的状态,根本没整明白赵珍珍究竟在说什么:“什么惠先生好先生的?我根本就不认识......”

    话还没说完,就被赵珍珍给打断了:“不是惠先生和好先生,是灰先生!灰轻言先生!”

    灰先生?灰轻言先生?灰轻言?

    魏樱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个铭刻在心中的名字。

    “啪嗒!”

    失神之下,手中的画笔就那么无力的掉落在了地上。而她在原地发呆了片刻后,忽然间就一把推开了眼前的赵珍珍,直接冲了出去。

    小阁楼向前的路并不算很近,虽然有着小石子铺就,可到底还是不适合女孩子奔跑的。

    尤其魏樱在家画画的时候习惯赤着脚,现在的她基本就是光着小脚丫在石子路上快速奔跑。

    明明赵珍珍穿着鞋子,却硬是追在身后而根本就跑不过她。

    “小姐,鞋子,你没穿鞋子!”不管她在后面喊什么,身前的魏樱都充耳不闻,只顾埋头飞奔。

    ......

    再次看见灰轻言的时候,魏楠也有些完全在意料之外。

    但是,即便有已经有了将近年的时间没有再见,可只看了一眼,魏楠还是认出来了眼前的人就是灰轻言。

    不得不说,岁月的魔力好像在灰轻言的面前失去了作用。

    今年已经岁的魏楠,成熟而又充满了风度。一举一动和一言一行,都充满了无形的魅力。

    可是跟眼前的灰轻言一比较,顿时就发现了巨大的差异。

    当初还记得初见的时候老道给他做过介绍,据说是岁来着。现在过去了年时间,怎么也是奔三的人了。

    然而灰轻言的脸上,缺还是那么的充满了阳关和青春,看上去也就将将岁顶了天的那种。

    话说,原先说他岁的时候,魏楠就感觉不太像,面相更年轻些。现在过去了年,却好像只过去了不到年时间。

    反正灰轻言依旧看着像个毛头小子,根本没有半点成熟的意思。

    难道说,生活在深山老林当中,还能越活越年轻了?

    总之魏楠感觉自己现在和灰轻言一比较,当年可能还看着像是兄弟,现在则完全是叔侄两辈人。

    陪坐着聊了一阵,说起来了很多当年的往事,才算是慢慢的把这些年没有照面的生疏感逐渐给剥离掉了。

    正想问问灰轻言是怎么养生的?能不能也给他传授几招秘方?毕竟他现在可能还用不上,但再过几年也就需要考虑这些了。

    还没等开口问,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下一刻,一条纤细的人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客厅门口。

    “灰轻言!”

    “魏樱......三小姐!”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这样怔怔的定格在了一起,彷佛时间已经停止了一样。</>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