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随身地球副本 第0144章:三对一

时间:2018-06-10作者:王写意

    周边围观的客人们,一直也是看着现场唇枪舌剑的貌似激烈,但大多是语言上的压力。

    直到这三个精悍男子忽然间变了脸色,将自身的修炼气息提了起来,才顿时感觉到了森然之意。

    灰轻言倒还感觉到什么,可灰岩、灰青瑾和灰无病几个人何曾尝到过这种压力滋味?

    三个神士提升起来的可不仅仅是凶悍气息,还有那种十分咄咄逼人的态度。这让灰家的几个人顿时有点无所适从,明显有些就惊慌失措起来。

    看见这种状态,无论是伙计还是三个精壮汉子的心中,都升起来了某种熟悉的感觉。

    这样的反应才算是正常的嘛!之前的那个小子,根本没道理能那么强势的呀,他凭什么啊?

    “轻言,要不,要不还是算了吧?我们大不了就赔些钱,只要不把青瑾质押过去就行。咱们人生地不熟的,早早了事比较好。”

    “哥,我.......这个......他们好凶,我有点怕。咱们别惹事了,真要闹大了可怎么办呀?”

    看着事情的发展正朝着原先预定轨道开始前进,几个精悍男子半点都不着急了,只是好整似暇的看着他们,目光很是玩味。

    “不要担心,这事儿交给我来处理!无病,你扶着父亲先回房去休息,青瑾留下给我说说,到底是个什么事情要赔钱?”

    灰无病没多说话,只是和灰岩相互搀扶着回了房间。灰岩有心在说几句话,却又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

    最终,也还是压下去各种担心,有些不安的看了看灰轻言,和灰无病回房去了。

    他老老实实了一辈子,可是不曾在莽山镇上遇见过这么可怕的事情。就算想解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反正灰轻言这几个月开始修炼以后变化很大,又出去那么远的半坡岩服劳役,也算见过世面。还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但即便是回到了房间里,灰岩和灰无病又谁能真的安下心来休息呢?依旧是满心的焦躁不安,坐卧不宁。

    “哎,还不如当初就跟亚大哥留在莽山镇上,何苦来这里受罪?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想要跟人说说话都找不到合适的对象。”

    “父亲,这事儿不要紧吧?哥哥和姐姐,不会出什么事儿吧?我刚才可听说,那三个人都是神士。哥哥只有个人,这可怎么办呀?”

    在他们看来,先不说灰轻言刚刚才进阶神士没多久,不谈双方经验方面的差距。单单是人家有个神士,灰轻言却单身一人就吃了亏。

    无论怎么想,灰轻言都是落在下风不占优势的。两人看不见外面的情况,心中更是各种担惊受怕。

    灰无病也从最开始刚刚来到环山城的兴奋之中冷静了下来。的确这里比莽山镇上更热闹,生活也更优越。但同样,这里也更危险。

    在老家莽山镇上他可从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和这样的人。

    灰青瑾尽管很是害怕,可依旧很快就条理清楚的给灰轻言把事情说了个分明。

    原来就是之前大家都美美睡了一觉休息好了,又吃饱了肚子,灰无病就有些在房间里待不住了。

    他年纪最小,又被环山城的热闹所震撼。根本没出过远门的他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些新鲜,很想出门去看看。

    然而灰青瑾却牢记着灰轻言的吩咐,在他出门期间,就应该全家人安安静静的守在客栈里面别外出。

    毕竟这是城里,大家没来过,又谁都不认识。万一出点儿什么差错,灰轻言不在身边,难免有些鞭长莫及。

    灰无病倒也是听话的,并不准备出去。只是哀求姐姐,能不能让他在客栈沿街的门窗边上看看就好。

    想着既然不出去,应该是不会惹来什么麻烦的。灰岩也赞成这个主意,自然让灰青瑾犹豫了起来。

    就以灰岩这么大的年龄,也还是年轻时候来过次环山城。距离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有十多年过去了。

    再次看见环山城里各种热闹和繁华,同样感叹不已。灰青瑾仔细想想,确定不会有危险,才答应了下来。

    结果谁也不曾想,最开始看着外面街道上的繁华并听着各种叫卖声传进来,都没发生任何事儿,一家人也就放松了警惕。

    连灰青瑾都被外面的各种繁华市面所震撼,看的忘乎所以,不住的和家人们在指指点点的感慨万千。

    以后,这里就是他们要生活的地方了。简直和老家莽山镇就是两个世界,居然有那么多他们从未见过的事物或久闻其名却首次得见的东西。

    灰岩也在旁边说着自家当年进城来所发生的事情,听得灰青瑾和灰无病两人时不时的惊呼两下。

    但无论看见什么,甚至好多美味小吃就在距离不远的地方叫卖,几个人也都还牢记着灰轻言的安顿,并没有走出去客栈,只是在看和听。

    就在众人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事情就突然发生了。

    灰青瑾也说不清,当时的细节究竟是怎样的。只听见“哗啦”一声响,就看见边上的一个花瓶掉在了地上。

    客栈里面不比外头的泥地,全都是青砖铺就的一水儿石地板。这样一个花瓶摔在地上,当然是“咣当”一声就碎成了好几瓣。

    然后就站出来这三个人,说是刚才被灰无病将手里的珍贵花瓶给扫到了地上摔碎了,要赔偿。

    灰青瑾当然不会马上就认账的,马上问弟弟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儿。灰无病也有点发懵了,好像记得刚才看的热闹手舞足蹈,碰到了什么东西。

    但具体的细节,根本就想不起来是不是碰到了花瓶。

    关键是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什么人来人往的要道或者门口。几个人一心记着灰轻言的交待,只敢站在边上的一处临街窗户旁看外面的热闹。

    就算灰无病偶尔激动的手舞足蹈几下,也不会导致什么严重的后果。毕竟他身体不好,手上一直就没多少力气的。

    但人家一口咬定就是灰无病的责任,旁边的客栈伙计也站出来作证说看见了当时的情况,的确该赔。

    这三个精悍男子,看样子就不像是什么好惹的人,又有旁证,还有地上碎了好几瓣的花瓶实物,那就赔吧!

    然而人家一开口就要银盾的赔偿,说什么碎掉的花瓶是名匠打造的精品,很贵重。

    天可怜见,灰青瑾虽然收下了灰轻言交回来的两枚金圆,价值银盾。之前在家里办酒席的钱,也是灰轻言自己出的。

    可是这么一大笔的赔偿,怎么可能随便交出去?原先灰家在莽山镇上全家一个月的花销,怕是也才、个银盾就顶天了。

    赔你个花瓶就一口价敢要银盾?你怎么不去抢?

    灰青瑾据理力争,却根本不被人家听进去,反正就咬定了一口价:赔偿银盾。

    旁边的客栈伙计也在劝说,他们还是答应赔钱最好。初来乍到的就该多忍让,别等事情闹大了再后悔。

    可这么一大笔钱灰青瑾怎么敢随便拿出来?别说赔了钱就未必有用,单说拿出这么一大笔钱来,肯定会被有心人盯上的。

    这人生地不熟的,再惹来有心人的窥伺,岂不是会更糟糕了?到时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灰家还怎么过活?

    灰青瑾不肯答应赔钱,对方就当她是没钱赔不起,当下便要拉人去作质押。等到灰家赔了钱,再放人回来。

    就算赔了钱,三人也打算让灰青瑾拿钱过去结个契约讲清楚。至于期间会发生些什么,那就谁也不好说了。

    即便等到灰轻言回来,追来把人要走。这么长时间里,该发生的事情自然也都就发生过了。把人还给你,他们也不会吃亏。

    灰轻言赶回来的时候,正值几个人已经放弃了谈判,转而强行要拉人离开了。

    灰岩和灰无病想要阻拦对方,全都被轻轻松松的就推到在了边上。若不是顾忌着在客栈里太过蛮横霸道影响不好,几个人早就掳了灰青瑾直接离开了。

    但刚才也已经到了危急时分,几个人边是调笑,边是强拉着灰青瑾不撒手。

    灰轻言再回来迟一点,灰青瑾肯定就被这些人硬生生扯走了。边上的伙计还一口一个客人私下里的纠纷,根本不肯劝事儿。

    话里话外的意思,反倒是威胁着灰青瑾乖乖听话比较好。

    听完灰青瑾把事情源源本本道来,灰轻言很是笑着盯了伙计一眼。

    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可是那目光却好像针扎一样,刺在了伙计的身上,让他毛骨悚然。彷佛,他被一头荒野中的食肉猛兽给盯上了一样。

    伙计的嘴上是不敢说什么话,可心里却早就已经暗暗叫苦不迭了:今天真是倒霉透顶,怎么偏偏就挑出来了这么档子事儿呢?

    这个莽山镇乡下来的野小子不过是个神士罢了,怎么偏偏就能带来这么巨大的无形压力呀?

    旁边那三位神士,给他造成的心里震撼都没这一位强烈啊!以往在环山城里,还真想不起来上次是何时见过这样的人物了!

    偏偏这时候那三个精悍男子又说话了:“怎么样呀?听明白了吗?事情就是这样字,你妹子大体上倒也没说错什么。”

    “对啊对啊!把我们珍贵的礼物打碎了,自然是要赔的的嘛!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就算闹到官府衙门去,我们也是有道理的。”

    “既然你这做哥哥的回来了,那咱们的这笔账,你看该怎么算算呢?这东西,可是很珍贵的花瓶呢!”

    直到此时,灰轻言才有机会看一眼碎在地上的那几瓣花瓶。</>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