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随身地球副本 第0118章:异议

时间:2018-05-19作者:王写意

    灰轻言拿出来的养神膏,是专门挑选过效果最好的上品。

    经过在矿区的试验后他发现中品的药效,比普品可强太多了,上品养神膏他也没舍得用出去。

    为了让魏樱的伤势尽快恢复,当然要用最好的药。他相信上品的药效绝对比中品神奇的多。

    按照固有的经验,养神膏抹在伤处,会随着时间和神意的渗入逐渐褪去损毁的皮肤,然后恢复健康。

    在灰轻言的实验过程里,相同药效最短时间恢复的人用了不到个钟点,而时间最慢的人则用了差不多一天才恢复。

    貌似,也是和本人的身体健康以及营养状况有关系。

    但是能够神奇到这种程度,也是他此前根本所没有想到的结果。

    就在他抹上养神膏后,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就能发现魏樱原先的焦黑皮肤正在逐渐的改变颜色。

    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并不是原先损坏的皮肤在逐渐复原,而是底下被破坏了皮肤组织的皮肉正在生长出来全新的肌肤。

    而这些肌肤的颜色比较娇嫩,明显和原先那些焦黑的外皮产生了色差。

    焦黑的那些皮肤正在从胳膊上脱落,就像是一层黏在上面的外膜。

    第一次出手,灰轻言也是下了大力气和本钱的。上品养神膏,毫不心疼的抹上去了许多。药效,也是超乎想象的好。

    ......

    “这是......怎么会......”一直以来始终都是心如死灰的魏樱,忽然之间就激动了起来。

    自己的身体情况,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无论是皮肤上所传来的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还时原本的灼烧滋味消退而变成了清凉温润的滋味。

    全都提醒着魏樱皮肤的变化,当即就忍不住想要去看看。

    别说没想过灰轻言的用药会有效,即便是有效,也不应该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产生效果吧!

    这哪里是药?分明是神仙降世用仙法嘛!

    魏樱的距离到底比那些个记者们要近多了。一眼她就看见,那些焦黑的皮肤正在慢慢从自己的身体上脱落。

    “我就说吧!肯定是有效的。哇,简直就像是蛇在蜕皮一样神奇呢!”

    叶文静根本就忍不住激动,惊喜无限的喊出声来了。

    外面的记者们听见了,恨不得一个个钻进去把魏樱拖出来仔细看看清楚。可现在,却只能透过窗户和门框来看看情况。

    许多细节完全瞧不见,心里面那个着急劲儿就别提了。

    不少租界方面的报纸记者们更是感觉到了无比的荒谬之情:眼前那个骗子居然真的做成了?难道那些个草根树皮什么的,比科学的西方医学还要有效?

    并不是没有记者想要进来,但灰轻言有言在先:“......允许你们看的部分,会给你们看清楚的。但若是捣乱,那就大家一拍两散。”

    此外,在众人全都一致认可的前提下,魏楠也特别安排了孔武有力的男仆守在门口维持秩序。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房间中魏樱和叶文静的惊呼声不绝于耳,外面走廊里的记者们也都梗着脖子想要看清楚。

    但因为角度和光线,还有距离的关系,始终都不能一睹全貌。心里着急的,就像小猫在挠心。

    “嘶......这个......这......”到后面魏樱已经不会正常的说话了,全程只剩下了各种惊讶。

    叶文静也差不多:“哇,这里已经感觉到皮肤滑腻了呢!天啊,就像是婴儿的皮肤呀!”

    “喂,那位先生呀,我们也看看行不行?你......您不是同意让我们也现场参观采访的吗?这看不见,怎么采访呀?”

    “就是就是,让我们也看看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呀?”

    “你那个药真的有效吗?是不是用了什么障眼法?就像魔术师那样的!我们强烈要求近距离采访!”

    ......

    “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好像听着有人在吵吵?乱哄哄的!”魏荃虽然不敢跟进去现场看,但守在外面还是片刻不能平静。

    三姨太也急的跟什么似的,就差原地转圈了。可让她推门进去看看,却又根本鼓不起来勇气。

    几个人当中只有老道最是平静,可面对老友的询问:“君实贤弟,你这徒儿到底会怎么救治樱儿呀?”

    老道除了苦笑,也是根本没有答案给出来的:“这个嘛......他家祖传的灵药,还是很有效的。可具体来说呢,愚弟也是不知详情呀!”

    魏楠则一边维持着阁楼外面的秩序,一边不时的打量着阁楼的窗户。

    老天爷保佑,不要让这个小子把事情搞砸了就行!即便不能让妹妹当真完全恢复,哪怕是能够恢复少许都是好的。

    来看热闹的不少公子哥儿,有门路的都安排的相熟的记者直接进去。他们此时全都坐在外面,阳伞和座椅,好吃好喝着等消息。

    其余没能进去的报社其他人员,则全都是梗着脖子,尽可能的想要从阁楼里面听到点动静。

    还有的人,干脆是花钱买通了伺候魏樱的女仆来打听这些天魏樱的生活日常,作为新闻的铺垫。

    还有人干脆就地坐下,便开始写评论员文章简讯。内容则是灰轻言刚才出关时候的细节,还有各种现场还原和脑补。

    ......

    “先不要动,请魏小姐跟我来一下。这样,叶小姐您帮忙搀扶一下。对,就是这样。各位记者朋友们稍安勿躁,我们这就过来了。

    “那个谁,你去打一盆清水过来。我们要常温的,稍稍掺点热水,让水温保持暖和就行了。不要太烫,不能太冰。

    “还有你,维持一下秩序。所有的记者都可以看,但需要大家排队。每个人能够旁观的时间,都是一样的。我们不会厚此薄彼,

    “但也希望大家能够遵守秩序,不要吵闹。还有就是,待会儿大家只能看,不能问。有什么话想说的,出去了再说。

    “这里,是魏三小姐的私人闺房,并不是大家采访的场所。除了必要的解释以外,我也不会回答任何与之无关的问题。

    “我的要求就这么多了,请大家遵守。否则,违规的人我会记住你的来历,绝对不会再放本次治疗的任何消息给他。”

    灰轻言的这番话,瞬间就打消了不少人的不轨意图。

    对他们这些记者来说,不能采访到新闻,就什么价值都没有了。于是一个个都满口答应下来,保证遵守现场纪律。

    这才由叶文静扶着魏樱慢慢走到了门口——这在以前来说,根本就不可能。魏樱虽然能走动,但非常抗拒见人。

    尤其现在外面的这些记者,都是真正意义上的陌生人。

    可此时的魏樱却根本顾及不到这些,所有的心神都被自己的左手给吸引了。基本上灰轻言安排什么,她就顺从的去做。

    叶文静更是满眼“任凭君做主”的意思,开心的不要不要的。闺蜜能够恢复健康,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魏樱虽然起身,但还是套着一个很大外罩遮掩自己。除了左手外,就剩下两只眼睛还露在外面。其余的部分都是纱布,裹得一层又一层。

    她的身上还带着浓烈的药味和熏香,相互之间掺杂成了某种极为古怪的味道。凡是闻到的人,都免不了面色难堪了几分。

    随着清水端了过来,叶文静也扶着魏樱来到了门口,坐在了一张桌子前面。

    桌子上面,摆着一盆温度适中的清水。

    而房门外面则挤满了记者,哪怕是在排队,也都纷纷垫着脚尖伸头伸脑的恨不得贴上来看清楚。

    “那么,接下来,”灰轻言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才正色道:“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他平缓无奇的接过魏樱的胳膊,将之从手到手腕和胳膊,一点一点的放进了水盆里面。

    随着他伸手用温水冲洗,原本焦黑的左手逐渐被洗去了外面的那一层焦黑皮脂。原本清澈的水,也瞬间就变得浑浊起来。

    但任谁都能看清楚,里面正在清洗的那只手正缓缓的改变着。

    刚才涂抹上去的那层药膏,不知何时全都不见了踪影。

    当灰轻言把魏樱的左手从水盆里面取出来的那个瞬间里,所有正在旁观的记者们忍不住齐齐发出来了一声惊叹:“喔,我的天呐......”

    “哇哦,买糕的!”

    “这是神迹吗?赞美上帝!”

    “这不可能!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原先焦黑无比的手臂,在此刻已经重新变成了晶莹如玉。那恍如婴儿般的肌肤,娇嫩到了极点。

    白里透红,完美的健康肤色。就连皮肤上面细致的毛孔都能看清楚,简直太赞了。

    但就在在场诸人们全都在惊叹不已,甚至忘记了思考和说话的时候却有一个尖利的声音响起。

    “不,这根本就是一场骗局!什么神药?什么中医?全都是这些支那人的骗局!他们早就计划好了一切,现在都是骗人的。”

    现场当然有认识的人,看一眼就知道了:“原来是《东洋日报》的记者小田利三。他们和军方的关系一向是很好,属于鼓吹脱亚入欧的舆论。”

    “这位记者先生,你再乱说话,我就会现在请你出去!”

    “八嘎!你们支那人全都是说谎的骗子、大烟鬼、懦夫和妓女,怎么可能治好这一行严重的烧伤?毫无疑问,你们是在欺骗全世界!”</>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