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随身地球副本 第0119章:打脸

时间:2018-05-19作者:王写意

    “你们这是在明目张胆的造假!还有这个女人,根本是你们找出来的托儿吧!什么被烧伤,根本就是没影的事儿吧!

    “那些所谓的烧伤,我看,就是你们故意做出来的吧!你们支那人,一贯是喜欢这么干的!哼!怯懦而又自大,没有实力却又喜欢充老大面子!”

    在场之人完全没想到,那个小田利三记者毫无根据的就开始了一连串的喷粪攻击。

    有人特意提醒他:“那个烧伤的女孩子,在很多医院都有治疗记录的,这个做不得假的。”

    “哼!就算原先真的有女人被烧伤,谁又能肯定就是这个人?狸猫换太子的掉包计,支那人玩的很惯熟。一千年前就会了,现在还不是小菜一碟!”

    “你真是荒谬!”

    “你这人会不会好好说话呀?你骂谁那?”

    在场的记者当中,租界里面的先略过不提,国内的报社记者人数也不少。听到小田利三的这些话,当即就怒火滔滔。

    这货根本不是针对某个人,而是在贬低全部所有国人。脾气冲的人,早就冲着他叫骂起来。

    可这厮却根本毫不收敛还愈加放肆,只把现场的局面给搅浑。甚至还和几个记者发生了口角,彼此之间冲突起来了。

    别的记者都是只会动嘴皮子的,谁料到这货还是个能动手的。转瞬之间,就有几个国内报社的记者吃了亏,鼻血长流。

    眼见局面混乱起来,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小田利三吸引了过去。而这厮越发狂妄不已,话里话外都是魏樱在作假。

    叶文静想要抗辩了几声,却都被怼了回来,气的小胸脯一阵阵的颤抖。

    魏樱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一切,只剩下了哭泣。原本被左手上面的复原所带来的好心情,瞬间打消了许多。

    灰轻言皱皱眉头,看了看那厮,转而轻轻拍拍魏樱的胳膊:“不要理睬这种疯狗!”

    说罢,起身便推开门径直走向了小田利三。

    “你们这些支那人,只会依多为势,却还根本没有本领打赢。不管是国战还是个人战,都是纯粹的......哎,谁呀?”

    这次的话还没说完,小田利三就感觉被一双铁箍给紧紧的困住了双臂。刚刚回头问了一句,就瞧见灰轻言冷着脸站在背后。

    “我之前说过规则,谁不遵守,就别怪我把它扔出去。”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我是记者的,我有采访权,你无权对我......哎哟!”

    小田利三还在骂骂咧咧的发火,却怎么都没办法挣脱灰轻言的控制。之前倒是有所耳闻,听说过灰轻言貌似会功夫的传言。

    据说,当天去的嘉木卷三郎就没能在他手底下讨到好。

    可小田利三根本就不相信。这些话并没有得到嘉木卷三郎的确认,必定是那些支那人吹嘘出来的。

    仗着自己柔道的本事,他准备当面戳穿灰轻言的小把戏。刚才面对几个国内记者,也是小试身手就打的几个人鬼哭狼嚎。

    万万没想到,灰轻言出手只是一下。看似简单至极,却让他完全无力反抗。

    柔道本身就是近身技,越是靠近和贴身的时候,越是能发挥出来威力。可灰轻言明明近在咫尺,却只是简单的用双手握住双臂,就让他动弹不得。

    稍微用力,就能感觉到一股无比磅礴的力量压制下来。

    这种时候什么技巧都用不上,完全被一力降十会了。

    小田利三还不肯罢休,嘴里面骂骂咧咧的,不断在挑衅着。终于惹得灰轻言再次皱眉,松开一只手,反反复复的就是一圈嘴巴子。

    “啪啪啪!”

    小田利三还没高兴自己的挑衅终于让灰轻言放松了控制,可以一展身手,以柔道的技巧将之摔打在地,脸上就一阵阵的刺痛。

    一顿嘴巴子下来,整个人都蒙圈了。

    就连灰轻言都没想到的是,小田利三的第一个下意识反应,居然是立正躬身低头:“嗨!”

    “噗!”

    现场稍稍沉默了片刻后,顿时响起来了一片的笑声。就连刚才还在流鼻血的几个记者,都笑的要打跌了。

    灰轻言还在发愣:我都准备好应对反击了,结果你这样是要搞毛啊!

    毕竟东洋国内就有这么个传统的,挨打要立正!通常打人的都是上级领导,还可以没有任何理由的动手。小田利三,也是习惯了。

    等他反应过来不对劲儿,也是羞得满脸通红,当即就大吼一声“八嘎!”冲了上去。

    “啪啪啪!”

    可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就又迎接了一顿毫不留情的耳光。

    这一下,直接打的小田利三有些怀疑人生了。不光是脸疼,连心都在疼,而且还很蒙圈:到底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国内记者,更是直接叫起好来。具体的交锋动作没看清楚,只瞧见东洋小矮子挨耳光了。

    租界报纸的那些记者们则是面面相觑起来,看来前段时间所流传出来的黑龙会总教官发函邀战灰轻言的事情并不是空穴来风。

    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还能这样轻松自如的一阵暴打小田利三。这位小神医治病的本事先不好说,起码打人的实力够了。

    这次的灰轻言更是没有丝毫留手,只打的小田利三嘴角鼻角,全都不断的呛出鲜血来,怎一个惨字了得!

    阁楼外面的人忽然听见里面响起了一阵阵的叫好声,偏偏什么都看不到,越发急的抓耳挠腮不已。

    正在一片拥挤之间,就见小阁楼的大门被从里面打开了。下一刻,就有一条人影被丢了出来。

    “砰!”

    没错儿,就是被丢了出去,然后一头拍在了地上。

    “哎呀......”

    丢了人出去的灰轻言却根本连句解释都没有,就转身又关上了房门,再度隔绝了内外的联系。

    “哎,这不是那个《东洋日报》的记者小田利三吗?怎么被丢出来了呀?”

    “小田君,你这是怎么了?”

    外面的人们本来就对小阁楼里面好奇不已,此时总算遇到了一个人可以问问,顿时全都围了上去。

    可小田利三又能说什么?他倒是很想大骂一通出出气,但现在嘴疼的根本就说不出来话。稍稍一张嘴,就是剧痛和流血。

    现在他的两边脸颊,全都是麻酥酥的。除了传来不断的抽痛外,别的感觉完全没有了。

    稍有动作,脸上能挤出来的也只是恐慌的表情。其余,什么都做不了。甚至在此后的连续几天时间里,他的神情都只能表现出恐慌这一种。

    灰轻言完全没料到随意的一顿耳光,居然还打出来了八宝拳所附带的特效之一。

    以他现在的修炼层次,能打出来特效的几率实在低到不可思议。能成功在小田利三的身上,也不知该说他运气很好,还是很糟。

    幸好目前灰轻言的修炼还不够到位,所附带出来的特效也不够长久,

    仅仅是这几天时间里,让小田利三每每从脑海中浮现出灰轻言的影子,带来的都是一阵阵恐慌。

    不过,这是后话。

    此时的小田利三根本说不了话,最终只有被朋友搀扶着灰溜溜的离开了现场。想要诋毁,都没办法,也是给他憋坏了。

    然而等他回去报社,却立马就忍着剧痛,写了一篇长长的报道。其中全都是对这次治疗的歪曲和扭曲,充斥着各种阴谋论调。

    总结起来就是,所谓的“中医灵丹”根本是合谋做局骗人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

    在某些“精英”们的眼中,还是更相信东洋同学们的“耿直和诚实”准则,也跟着一窝蜂的指责造假。

    因此,小田利三倒也在一段时间内,很是出了番风头。越发的打了鸡血一样各种喷,完全没有理由给证据的狂喷。

    随着大门被再度关闭,小田利三那里又问不出来什么,外面的有心人们越发的急躁不已。

    可是阁楼里面,却基本上已经恢复了秩序。所有的记者在灰轻言所显示的武力面前,老老实实的照办。按顺序,来现场观看魏樱的左臂。

    他们当然不是只看,还特意用手检查了一下水盆里面。那些脱落的皮脂,全都是原先被烧坏的皮肉伤疤。

    而洗干净以后的魏樱左臂,近距离观察,更是能发现它的完美。

    魏樱似乎也被刚才的奇迹所鼓舞了,并对小田利三的诋毁很是生气,主动露出来了右臂给现场的记者们看看清楚。

    “这就是我受伤以后的样子,你们都可以看看,这是不是假的?这些伤,这些疤,那一处是假的?”

    叶文静则在边上安抚魏樱不要伤心,为那种败犬生气不值得,何必气坏了自己的身体呢?

    灰轻言也道:“对啊,我们没必要证明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本来,我们之间的治病就是很私人的事情。

    “若不是上次惹出来了舆论,又怎么会吸引来这么多人的围观?说真的,我觉得你们这些人都走开才是件好事。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真真假假,又有那么重要吗?在我看来,真正需要关心的只有魏樱小姐的伤,而不是你们所争论的那些。”

    一番话说完,也确认了所有记者们都已经反复的查看过现场了,灰轻言再度开始赶人。

    “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接下来的治疗,我就没必要再来满足你们的好奇心了。”

    以他强横的武力做后盾,还哪有记者反对?何况他们现在也很想马上回去报社发号外,今天的所见所闻堪称是人类医学史上的一次奇迹!

    这可是个大新闻!</>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