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我和我的冒险团 29:因为天下无敌

时间:2018-06-27作者:liuyuxi

    古往今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贩夫走卒,求仙问道者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从祖龙遣徐福东渡,到汉武帝建寿宫,再到天可汗铅中毒。

    问其缘由,无他,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直白点说都是为了长命百岁,更近一点长生不老,以及与天地同寿。

    就算到了现代,也没有多大变化。

    随便一个骗子,拿着ppt就能从诸多大佬手里骗走资金去追逐什么量子永生,冰冻时光穿梭。

    ……听起来比古人寄情于逍遥天地间low了不少,但说到底都是想活久点。

    不管多厉害的人,在面对这个问题时,都或多或少会有点失智。

    这也是为啥能看透生死的,都能被称得上大彻大悟。

    在米杉的老家尚且如此,更何况在这个武侠世界。

    拥有内力、内功、真气、气血这些设定的武侠世界,离仙侠世界更近一步。

    如果说在米杉的老家,求仙问道只是神话(真的么?),而在这个世界或许真的存在。

    之前在江湖上搞风搞雨的青龙会,就靠一句“天上白玉京,十二楼五城。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弄的江湖人都以为青龙会是要玩举派飞升。

    会有这个误会,是因为把修仙问道当做宗旨的门派不少。

    八荒门派之一,把老家盖在襄阳山顶上的真武,就是走的这个套路。

    每年都能吸引不少慕名而来的江湖人士,欲投入门下求仙问道。

    至于真武门人到底在求仙路上走了多远,按照百姬的说法是:

    “真武的师兄妹们的确仙气十足,但离神仙差点的有些远。”

    总的来说,仙气修出来了,但仙嘛……实质上来说,包括西门吹雪这样的绝世高手在内,没人知道真正的仙是什么样子的。

    但可以确认的一点是,无论是通过什么手段修仙,都必须修成先天无漏体,由后天转先天。

    没完成这一步,就没办法接下来的聚三花,凝五气。

    所以能够完成后天转先天,修成先天无漏体的,也被称为陆地神仙之流。

    如果说后来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只是传说,谁也没见过有这样的存在,但先天无漏体,在这个世界上是实实在在存在过的。

    写下那一首天上白玉京的青莲剑仙,还有后来的道祖吕纯阳,根据记载,都是这样的人物。

    也许单单先天无漏体还没有那么多玄妙术法,但百毒不侵、万邪退避这些很高大上的设定还是有的。

    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不会被任何种类的内力……更低一档次的内力侵扰身体,这也是为什么西门吹雪会认为米杉拥有先天无漏体的原因。

    西门吹雪曾经和神剑大侠燕南天修行过一段时间,虽没有师徒名分,但赐剑之恩,在剑客之中也差不多了。

    燕南天没有把西门吹雪收为徒弟,也是因为他很清楚西门吹雪这样才情的剑客,终有一日会走上和他完全不同的道路。

    有过这样一段经历的西门吹雪,所修习的武学内功,即便不是天下绝顶,也是最高深的几门武学之一了。

    结果西门吹雪的内力一进入米杉的体内就消散于无形,除了先天无漏体外,西门吹雪找不到另外一个可能性可以解释这个情况。

    “等等?青莲剑仙是李白吧?”米杉问了一句废话。

    由于这个问题太过于无聊,就连百姬也没有开口,而是继续给自家公子捏肩捶背。

    也注意到自己问了句废话的米杉有些讪讪的说道:

    “我记得李白不是喝酒醉死的吗?”

    准确来说有好几种说法,其中受众最广的……在米杉知道的几种里受众最广的。

    是酒喝多了中风摔死了……很符合一代谪仙人的死法。

    “长歌门中的确记载青莲剑仙是醉饮一番后消失无踪,何来醉死一说。”西门吹雪正常交流时候说话的语气冷冰冰的,不熟悉的人就会以为西门吹雪非常高冷,实际上他说话风格就是这样。

    “等等?你刚才说什么?”米杉面色一僵。

    疑惑的看了眼米杉的西门吹雪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道:“青莲剑仙是醉饮一番……”

    没等西门吹雪说完,米杉打断道:“这句话的上半句”

    “长歌门……”西门吹雪说完后,看到米杉表情有些诡异奇怪道:“莫非你和青莲剑仙的道统有旧?”

    “那个门派现在还在吗?”米杉用着微妙的眼神回头看了眼站在自己身后的百姬,把百姬看的莫名其妙的后对西门吹雪问道。

    “前朝末年遭遇了一些变故,现在虽然还有一些门人弟子在江湖上走动,但也不复以往。”西门吹雪说道。

    察觉到米杉内心的懵圈,百姬解释了一下晚唐时期那句“我花开后百花杀”背后的含义。

    由于喜好屠城,那位满城尽带黄金甲的黄巢,被当时的武林人士视为不世出的大魔头。

    针对黄巢的刺杀行动络绎不绝,黄巢对那些门派的清缴一直持续到他败亡。

    黄巢覆灭后,察觉到江湖门派实力大损,机会来了的晚唐朝廷,反手就开始针对那些元气大伤的江湖门派。

    这种背信弃义的行为,再加上藩镇割据之势已成,为盛唐的彻底覆灭盖上了第一锹土。

    西门吹雪说的“变故”指的就是这些事情。

    “那既然诗仙没醉死,那去哪了?”强行无视一些即视感的米杉接着问道。

    “不知道,也没人知道。”西门吹雪说道。

    连西门吹雪都说不知道,那估计真的没人知道了。

    也许西门吹雪属于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天到晚宅在家里练剑或者做老婆饼。

    但西门吹雪的朋友,诸如陆小凤之流都是一些喜欢打探秘密的闲人。

    “我记得,燕南天也失踪了?也没人知道吗?”米杉想起了一个非常诡异的地方开口问道。

    西门吹雪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沈浪也一个人买舟入海,说是去寻什么海外仙山了,是不是也没人知道他在哪?”米杉问了一个离天涯明月刀故事比较近的角色。

    西门吹雪再次点了点头。

    “为啥有一个接一个的都玩失踪呢?”米杉奇怪道。

    “因为他们已经天下无敌。”西门吹雪用着一如既往的语气回答道。

    配合话语里的内容,米杉有一种莫名的仿佛气温也跟着低了好几度的错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