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200章 自作聪明的女人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萧哥,萧爷爷…...求求你放过我,我下次在也不敢了,求求你别杀我……”

    被震开的黄少天并没有因此就停下求饶,为求活命,那怕现在让他吃/屎/他也愿意,更何况只是跪地求饶!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这眼泪跟鼻涕混合在鲜红的血液,流入口中是酸甜苦辣什么味道都有,让黄少天已经是忘记身上的痛楚,不停的磕头求饶,让样子是让人感觉到一阵说不出来的恶心。

    “放过你?你有什么理由能让我放过你?”

    萧云飞承诺过触手,会一直好好的照顾我唐小薇,不会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可今夜,只差一点,就只差那么一点,唐小薇可能就会受到非人的折磨,要是唐小薇出什么事的话,他如何对得起死去的触手!

    “我……我发誓,只要…只要你放过我,就算是做牛做马我也愿意,只求别杀我。我…我爸是天河集团的老板,也是‘血狼帮’的老大,只要你放过,无论是钱还是权,我爸…我爸都会通通的答应你……”

    黄少天跪在地上指天发誓,口齿是突然变得伶俐起来,也许是因为萧云飞的话带给了他一丝生存下去的希望,为了这一丝生存的希望,那怕是现在让他将自己父亲给卖了拿来换钱他都会二话不说,立马就干!

    “钱?权?呵呵……”

    萧云飞就好像听到世界上最有趣的笑话,脸上带着那抹邪魅的笑容是不停的摇头的发出着轻笑的声音,而这个轻笑的声音听在一旁依绯红的耳里,却是忍不住有种毛骨耸然的感觉。

    突然——

    还在轻笑着的萧云飞是从上往下一个劈腿,立马是命中黄少天的脑袋。

    砰——

    “t/m/d你给我这些东西有毛用!”

    重重的响声传来,巨大的冲力让黄少天的脑袋是瞬间就狠狠撞在大厅的地板,跟地板来了一次更为亲密的接触。鼻梁应声而碎,顿时是鲜血直流,同时萧云飞狰狞的叫骂声也是爆响起来。

    萧云飞那异常狰狞的脸色。就好像是被踩到尾巴的野兽,浑身上下是杀气腾腾。跟刚才那还平静无比的样子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与地之间的差别。让一旁的依绯红看得是忍不住的咬了咬下唇。

    她知道,黄少天绝对是会不过今晚,她更加知道,现在的自己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充当一名忠实的观众,不要多嘴,更不要试图着帮黄少天求情说好话。

    当然。她是不可能帮黄少天求情的!!

    “告诉我,你想怎么死!?”

    萧云飞蹲下身子,一把就将黄少天从地上揪了起来,声音就如同是寒冬腊月的寒流。如同刀锋般的划过人的身体,让人是不寒粟,甚至就连体内的血液都快要为之凝固。

    “不……不…不要…不要杀我……求…求求你,我…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脸上已经是不成人型的黄少天感觉到萧云飞语气中的冰冷。眼中充满着求生的乞求欲/望,不停的在那里摇着头,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想死,而且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是那不可一世的二世祖,只是一条为了求生的可怜虫而以。

    “看来你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子死法。不如就由我帮你决定好了。”说着,萧云飞随手就从身旁一名死去的‘血狼帮’成员的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不要……”

    看到那在自己眼前闪着锋利光芒的匕首,黄少天的情绪一下子就变得激动起来,双眼立马是被死亡的恐怖所占据着,身体是抖动得更加厉害,更加的激烈。

    “依会长,你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凌迟’这种刑法?”萧云飞没有理会颤抖着的黄少天,反而是抬头脸带笑容的看着依绯红说道。

    呃?

    一愣,依绯红美目的瞳孔是一下子就睁得老大的看着萧云飞,因为她已经知道萧云飞为什么会问她这样的问题,只是这个问题,却是让她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回答。

    凌迟,俗称“千刀万剐”,是古代最为残忍的酷刑之一,听说刽子手把受刑者身上的皮肉分成数百至数千块,用小刀逐块割下来。

    而且,行刑很有讲究,如果受刑者立刻死亡,则说明刽子手行刑失败。

    “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打算对黄少天用这种惨烈的酷刑吧?”

    心中暗道一声,依绯红已经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用自己内心的惊讶,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眼前这个家伙。

    恶魔?刽子手?冷血动物?

    ……

    “小薇把眼睛闭上,双手把耳朵给捂住。”萧云飞回头看了眼唐小薇,毕竟如此血腥的画面,并不合适她,他也不想在唐小薇的心里留下恐惧的种子。

    “别人都说凌迟是一刀刀将人身上的肉给割下来,其实不然。”说着,萧云飞的手中的匕首已经是动了起来,自顾自的说道:“凌迟这种刑法可是很考验刽子手的刀工,可分为二十四刀,三十六刀,七十二刀和一百二十刀等等。但其实只要八刀就可以。”

    “其中第一刀,切胸口!”

    话音刚落,萧云飞挥起匕首。

    唰——!

    手起刀落,锋利无比的匕首就好像是在切豆腐一般,隔着衣服切入黄少天胸口的肌肉上。

    噗哧!

    啊!!

    鲜血从胸口喷出,凄历的惨叫响起,只见黄少天的整块胸肌是从胸膛上分离开来被萧云飞扔在了地上。

    呕——

    单是这第一刀就让依绯红是忍受不了,胃部一阵的抽搐,让她是连忙就用手捂住了嘴巴,美目中已经是对萧云飞充满着恐惧之意。

    “呵呵,依会长,这才第一刀而以,后面还有七刀。怎么,这就受不了了?”萧云飞的嘴角上带着邪魅的笑容,抬头看着依绯红说道。

    “这家伙是恶魔,还是刽子手,还是九幽之地的嗜血修罗……如此惨忍的刑法,他到现在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看到萧云飞的笑容,依绯红这心中已经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恐怖。

    “第二刀头肌!”

    萧云飞没理会继续的理会依绯红,手中的匕首已经是在次的挥了起来,而这第二刀所割的地方,正是黄少天脸上的肌肉!

    唰!

    噗哧!

    嗷!!

    血淋淋的头肌掉下,鲜血从黄少天的脸上不停的流出,凄历的惨叫响起,黄少天本能的想要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可是萧云飞那如同嗜血修罗的声音又在次响了起来。

    “第三刀大脚!”

    噗哧!

    又是一刀,匕首进入黄少天的左侧大腿的肌肤,就好像是在一个巨大的豆腐块里绕了一圈,接着整大块的大腿肌肉是从大腿上分离了开来。

    啊!

    啊……!

    剧烈的痛楚,让黄少天是昂天狂叫,而这越叫脸上那已经失去肌肤保护,甚至可以看到白森骨头的脸是显得越发的骇人恐怖。

    呕——

    依绯红这下是真的忍受不了如此血腥的一幕,一弯腰已经是捂着胸口狂吐起来,脸上已经是毫无血色苍白的吓人。

    “够了,真的够了……”

    依绯红拿着那毫无血色苍白的脸,目光之中带着恳求的道:“算我求你,直给他个痛快吧。”

    “理由!”

    萧云飞嘴角上带着邪魅的笑容看着依绯红,幽暗的双眸中却是带着一丝戏虐之色,整个人看起来那是越发的邪气凛然,让人忍不住的为之毛骨耸然。

    “我知道…我知道你这是在警告我,别自作聪明,更不要试图玩火,有些人有些事是触碰不得,否则的话,后果可是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

    依绯红的心思是如此的细密,自然知道萧云飞这是在借黄少天向自己示威,同时也是在在警告她,千万不要试着打他妹妹的主意!

    萧云飞满意的点了下头,接着又摇了一下头,道:“你很聪明。但,这不是理由。”

    “该死的,自己都已经低头了,他还想怎么样?”

    暗骂一句,依绯红被萧云飞这句话是气得胸前的饱/满一阵的起伏不定,但是当看到那已经是受尽着非人折磨,却还清醒着的黄少天时,这脸上又是一阵的惨白不以,胃部又是开始一阵的抽搐起来。

    “要理由的话只有一个,就让我亲手给他个痛快!”

    一咬牙,依绯红的嘴里怒喝一声,捡起地上的枪,对准黄少天便是扣下了扳机——

    砰——!

    清脆的枪响,带着死亡气息的子弹朝着黄少天的头颅便是飞射而去。

    噗哧!

    脑袋瞬间爆开,鲜血喷出,就如一朵绽放着美丽的鲜艳朵。

    临死的那一瞬间,黄少天那血淋淋的嘴角上闪过一丝解脱的笑容,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死得痛快,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也是第一次明白到死亡竟然是一件幸福而美妙的事情。

    呼——

    做了个深呼吸,依绯红已经是将手中的枪给扔到了一旁,惨白的脸色总算是恢复了一点血色,美目一横紧盯着萧云飞,怒吼道:“现在你满意了吗?”

    “自作聪明的女人!”

    轻笑一声,萧云飞却是突然出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