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296章 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夜深人静,天上几颗繁星快活的眨着眼睛,躺在床上,陈玫这双眼是出神的看着房间里的天板,脑子里的的思绪是一片的凌乱,对于她来说,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当初在听闻萧云飞的死讯时,为此她还暗自的伤心了一段时间,也为此苦苦的追查着三年前的事情。

    而当中她也曾经感觉到萧云飞这个家伙绝对没有这么容易就死掉,毕竟这死讯虽然是传出,不过却没有亲眼看见过萧云飞的尸体,只有一场大火过后所留下来的痕迹。直到百里柔冰告诉她萧云飞的消息,亲眼所见之后,她才真正的知道萧云飞这家伙还活在这个世上,为此她心里也是兴奋了许久。

    可,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要如此的关心这个混蛋,别忘了,这家伙可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混蛋!

    自己绝对不可以喜欢上这个家伙!

    绝对不能!

    陈玫死死的咬了下牙关,她可是一个十分理智的女人,不过今天却是做了一件十分不理智的事情,自己竟然因为那个家伙而流泪了!

    这,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与此同时。

    睡在同一屋子里的另一间房间里的萧云飞这躺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先前陈玫的反应是一直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让他心中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异常感觉。

    那种感觉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只知道有小小的意外,惊讶,还有不敢相信……等等,许多不同的心情,就好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什么滋味都有。

    这女人到底怎么了?

    萧云飞转过身子。抬头看着天板,虽然这多年前就与陈玫是认识,而且在两人之间也是大大小小的发生过许多事情。他也曾经帮过这个女人不少的忙,而这女人也是同样帮过他不少。在两人之间以前所发生的事情,可并不是三言二语就可以说得清楚。

    而且,他对于陈玫也是十分的了解,一个表面上看起来十分要强的女人,不过内心却又是极为的脆弱,在对待敌人方面也是冷酷无情,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女人为何可以挑起‘凤组’这么大的一个担子?

    “唉。船到桥到自然直。睡觉!”

    叹了口气,萧云飞是直接就掩头大睡,脑子里也不在去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毕竟这些问题。想来也只会让他的心里越来越烦乱,越来越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

    两天的时间转眼而过,在昨天便是突然间传出贺伟民在牢里暴毙的消息,虽然这件事情让关强感到十分的意外,可是又有谁会去关心一个失败者的死亡。最后。是以贺伟民畏罪自杀,草草的就将这案子给结了。

    不过,在关强的心里却是十分的清楚,贺伟民的死绝对不是什么意外,更不是什么畏罪自杀。毕竟贺伟民这人如此的怕死,又怎么可能会畏罪自杀,剩下的也只有一个解释,有人不想贺伟民活着,因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你还真是好手段呀,一个将死之人你也不放过!”

    对着电话,关强是用着极其冰冷的声音从牙缝里吐出一句这样的话来,心中为此也是感到有些愤怒。

    办公室里,依绯红靠在老板椅上,脸带着笑容的对着电话轻轻的吐道:“关局长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在说什么,你绝对听得明白,贺伟民虽然知道不少的事情,但你也没有必要连一个必死之人也不放过,如此,是不是有些太过残忍了?”关强皱了下眉头,冷冷的对着电话说道。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我想这一句话,关局长不可能会没有听说过。更何况,你都说他是一个必死之人,这早死跟晚死又有什么区?”依绯红不以为然的笑着说道。

    “这么说,此事还真是你派人去做的?”关强这眉头一挑,脸色是再次的紧绷到一块。

    “呵呵,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这样的话,这都是你的猜测而以。说不定贺伟民的确就是畏罪自杀。”依绯红这纤纤玉指是轻轻的敲击着办公桌,她可没有这么傻会在关强的面前承认这事,那怕这关强现在是她的盟友,她也不会让自己的痛脚被人给捉住。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

    关强冷冷的吐道一声,继续的开口道:“不过你放心好了,这事我已经是以贺伟民畏罪自杀而结案,上头是不会在追究此事。但是相信这贺伟民一死,上头很快就会安排人前来交替他的位置,对此你有什么看法没有?”

    “人都还没有来,现在能有什么看法。”

    依绯红淡然的吐道一句,口风一转道:“不过,我到是想要跟关局长你打听一下,知不知道上头会派谁来接替贺伟民的位置?”

    “现在我也暂时不清楚上头会派谁过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次派来的人来头肯定也不小,别忘了,这贺伟民可是燕京陈家的人!”关强摇了下头说道。

    呃?

    一愣,依绯红是不由皱了皱眉头,她可是很清楚这燕京陈家是什么来头,那可是华夏真正的豪门世家之一,那可是站在权力顶峰的位置,真想不到这贺伟民竟然还跟这陈家扯上关系,看来自己当初还真是对这个贺伟民的了解不够深!

    “怎么,是不是怕了?”

    关强听到电话里突然沉默的依绯红,嘴里是忍不住的发出着一声的轻笑声,现在就连他自己的心中也是对此是泛苦不以,毕竟这开罪了燕京的陈家,可不见得是一件什么好事。

    “呵呵,我看是关局长怕了吧?”

    依绯红妩媚的笑道一声,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跟我坐在同一条船上,我出事了,你自然也不会好过。”

    “哼,少在这里威胁我!”

    关强这脸色不爽的冷喝一声,道:“我当初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我只是想告诉你,大家既然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在做事之前能不能先通知我一声,也让大家彼此之间有个准备!”

    “下次的话,我会记得的。”

    依绯红轻笑了一声,便是直接将电话给挂断掉,可是当电话放下的时候,脸上那妩媚的笑容却是突然消失不见,贺伟民是一定要死,毕竟他知道的事情有些太多,而这种人往往也只有一个下场而以。

    只是没想到这贺伟民竟然跟燕京的陈家有些关系,这事还真是变得有些棘手,虽然这陈家放弃了贺伟民,可毕竟这样的损失可是她依绯红一手造成,也不知道这陈家接下来会不会有些什么样的动作……

    ……

    警察局。

    关强在一把挂断电话之后,这脸色也是变得有些不好看的坐在椅子上,对于依绯红这条美女蛇,关强总算是见识到这女人的那心狠手辣的一面,上了如此一条贼船,还真是不见得会是一件什么样的好事。

    砰砰……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传了过来,只见一名女警是推门走了进来,道:“局长,外面我有一名百里小姐求见。”

    百里?

    关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一个姓氏,不由疑惑了一下,接着道:“让她进来。”

    “是。”

    一会,只见百里柔冰是从外面走了进来,那娇小的身材,却有着一双接近呼之欲出的酥胸,洋娃娃般的可爱脸蛋上是带着一丝淡然的微笑,如果不是这衣着打扮还算成熟的话,关强估计会认为是那里跑出来的中学生。

    “你找我?”

    关强看到百里柔冰这十分随意,或者说是自觉的在自己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时,是不由皱了皱眉头,在他的记忆里,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过眼前的这个女子,或者是用现在的语言来形容的话,应该是萝莉才对。

    “关局长,恕我冒昧前来。你不认识我,但你应该认识这东西是什么。”说着,百里柔冰是直接就将证件给掏了出来。

    呃?

    当看到百里柔冰这手中的证件时,让关强整个人不由一愣,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看到这一本证件,代表着手握生杀权,有着诸多特权的证件。只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萝莉,竟然也会是‘凤组’的成员,搞得他这脸色也是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不过,为了确定,关强还是接过证件看了起来,在对照了好一会后,这才将证件合双手奉还给百里柔冰,道:“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配合的?”

    “要你配合的事情不多,只是来通知关局长,不!应该是你们警方才对,关于那天晚上的事情,你们警方不许在调查下去!”百里柔冰直接的开口吐道。

    “为什么?”

    一愣,关强是疑惑的看着百里柔冰,那晚的事情,他们已经是稍微的有了点头绪,现在却被人通知,不许他们警方在插手,这实在是让他有些说不出来的疑惑。

    “不为什么,总知你们警方按照命令行事就对了!”

    百里柔冰轻轻的摇了下头,继续的道:“至于应该怎么样结案,我想你们警方是早就有了合适的替死鬼,这一点就用不着我们来教你。我们只要求,你们警方在结案之后,终止对事情的所有调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