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341章 凶器?匕首?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次日早上。

    当第一缕阳光映入洁白的病房,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有些刺眼的阳光是随着窗纱的摆动照在萧云飞那原本紧闭的双眼上,也许是感觉到这阳光的刺眼,只见萧云飞的眼皮是轻轻跳动了几下,接着是慢慢的睁了开来。

    入眼的是洁白的天板,鼻孔中还隐隐飘入着消毒水的味道,打量了下房间的四周,萧云飞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在何地。

    医院,一个人他最讨厌,最不想来的地方!

    不过,则来之,则安之。萧云飞刚想动一下身子,不过浑身上下传来阵阵钻心的痛楚让他是忍不住皱了下眉头,这才发现自己这全身上下是缠着不少的绷带,看起来就跟木乃伊没啥区别。

    呃?

    萧云飞也是很快就感觉到在自己的怀中趴着一个人,低头看去,只见陈玫正趴在他的身上熟睡着,紧闭的双眼,两道弯弯的柳叶眉说不出来的动人,平静的俏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弯弯上翘的嘴角,半启半合之间说不出来的诱人,让人忍不住的想一尝其中的芳泽。

    “这女人,竟然陪了自己一夜。”

    在看到陈玫之后,萧云飞的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脸上泛起着一丝的苦笑,静静的看着这熟睡中的精灵,卸下着那‘凤组’大姐的重担,眼前的她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让人心疼的女人而以。

    一夜不归,也不知道小薇那丫头怎么样了?

    想到唐小薇,萧云飞这嘴角上是难以掩饰的露出一丝的溺爱,如今‘黑沙’的找执法者已经解决,估计能还来好一股时间的安宁,而且……

    嗯?

    突然。一声嘤咛是打断了萧云飞后面的思绪,只见原本还在熟睡的陈玫是摇晃着脑袋从萧云飞的身上坐了起来,尽情的舒展着懒腰。将她上身那玲珑剔透的曼妙曲线是尽显无疑,尤其是胸前的一对饱/满。在这舒展之际是死死的向前挺着,呼之欲出,好像怕人不知道它的雄伟。

    “好大,好白……”

    萧云飞没想到这刚起床就有些艳遇,陈玫那微开的领口,露出大片大片的白皙和一条夹在两座高/耸山峰间的迷人的深沟,白/嫩、柔软、跟剥了壳的果冻般。颤巍魏的跳跃着,让他是大饱眼福的咽了下口水。

    呃?

    陈玫的目光是很快就跟萧云飞那色眯眯的目光给撞到了一块,先是一愣,顺着萧云飞的目光低头看了过去。立马是注意到自己此时是‘胸怀’大开,春光乍泄,俏脸顿时是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说不出来的的火辣。

    “混蛋,我看你是找死!”

    一怒。陈玫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大耳光子扇了过去,心中是又恼又羞,没想到这混蛋是大早上就给她不老实,气在头上的她才不管萧云飞现在是不是病号。揍了在说!

    咻——!

    耳光一下子抽空,陈玫感觉到自己的小腹正被什么东西给顶着,这低头看去才发现,萧云飞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拿脚顶在她的小腹上,这才让她这一记大耳光子给落了个空。

    “嘿嘿,我刚才可不是故意的,是你先主动,我这想不看也难呀,谁叫我是个正常的男人。”

    萧云飞这伤只在上身,不过下/身以下却是一点事情也没有,而且,他还能感觉到从自己脚掌处是传来着那平胆而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让他这心中是忍不住暗叹,陈玫的身材还真是好得无话可说。

    “松开!”

    陈玫是恨得牙痒痒的,双眼是狠狠的瞪着萧云飞,这家伙除非是死了,要不然就算是躺在病床上,还是跟平常一个样子的让人讨厌!

    “说好了,我现在可是病号,你可不许在乱来。”说着,萧云飞是将脚从陈玫的小腹上挪开,虽然有些不舍得,不过还是别把这女人给逼急了,要不然鬼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知道你是病号,不过你受伤的地方好像只有上身,这下/身嘛…….”

    说到这,陈玫的嘴角上突然露同一丝阴笑,右手是突然快如闪电朝着萧云飞的大脚就是掐了过去。

    “喂,说好……喔!!”

    话还没有说完,萧云飞这两腿一紧,嘴巴是张得老大,足足可以塞得进去两个鸡蛋,睁大着的双眼是死死的盯着陈玫,目光之中尽是惊讶之色。

    咦?

    怎么硬硬的?这家伙大脚的肌肉还真是结实,怪不得有如此强的爆发力!

    “是不是很爽呀?要不要更爽一些?”陈玫死死的抓住单薄被子下的东西,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看着萧云飞说道。

    “——!”

    萧云飞这下还真是无语了,可是自己的小兄弟就在这魔女的手上捏着,这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自己的小兄弟,可就永远都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爽爽爽……我说,你…你能不有先放手在说,你这么粗鲁,我会受不了的。”

    为了自己这小兄弟今后的‘性/福’着想,萧云飞是用力连连点头的求饶起来,因为他已经发生自己的小兄弟已经是开始动怒了。

    “受不了?堂堂修罗连死都不怕,还怕这么一点小小的痛楚。”陈玫轻笑一声,手中的力度是忍不住加大了几分,死死的隔着被子紧捏了下去。

    死,他自然是不怕了,可是现在却是关系到他这一生的‘性/福’,那可是比死还要难受的事情,两者之间岂可相提并论。

    “喔…喔喔…喔……你…你先…先放手…放手……喔…放手……在捏下去可就要没了……喔喔…我憋不住了……!”鬼叫的说着,萧云飞是突然间大吼出声,完全不在压制自己那已经是怒气出冲天的小兄弟。

    呃?

    一愣,陈玫接着只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上,一根坚硬无比的东西是要冲破她右手的束缚直顶而出。

    “该死,你身/下竟然藏有凶器!”陈玫貌似少了一根筋,这脸色一寒。手中的力度更是加大了几分,道:“我到是看看你这凶器是什么时候藏进去的!”

    “——!”

    萧云飞这下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他这根凶器当然是从他出生就一直藏在身/下。不过他现在可没有心情理会这些,因为他能感觉到陈玫竟然是隔着被子。一手就将他的小兄弟给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一股蚀骨*的快/感是立马传遍全身,身/下的小兄弟更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号召似的,瞬间是坚硬如铁,高/耸而出,好像要将病人裤给桶破似的。

    “坚硬无比,还带着灼热之感,是匕首?”

    陈玫也是感觉到了这一变化。眉头不由一皱,嘴里喃喃的吐道一声,是突然用力一掀被子,她到是要看看这到底是一根什么样子的凶器!

    “别——!”

    萧云飞这话才刚出口。不过却已经是太迟了,被子已经是完全被陈玫给掀了开来,让萧云飞这想要抢救已经是完全来不及了……

    “这下还不……”

    得意的大叫出声,但是,陈玫这话不没有说完。整张脸就好像是泼墨一般,瞬间便是火辣辣的发烫,通红,最后更是红如血滴,整个人是完全的傻了。无地自容,恨不得挖个坑就把自己给埋了!

    只见在萧云飞的身/下,一个高/耸的蒙/古包是鹤立其中,显得格外的耀眼无比,而且陈玫掀开被子的那一刻,好像还怕别人不知道似的跳动了几下。

    啪——

    萧云飞是没眼看的用手拍了下额头,苦笑不以的道:“我早叫你放手了,你为啥就是不听,现在好了,出糗了吧?”

    “该死,我宰了你这混蛋!”

    陈玫看到萧云飞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心中这气立马是不打一处出,被子用力的甩回到萧云飞的身上,这张牙舞爪的,好似要将萧云给生吞进肚子!

    “喔!”

    被子一下子砸中萧云飞那怒气冲天的小兄弟,这吃痛的感觉让萧云飞忍不住叫了一声,正想开口说话,便看到陈玫是通红着脸的朝他扑了过来,吓得他是瞳孔扩大,道:“喂,别乱来,我可是病号……”

    痛——!

    萧云飞这眉头一皱,只见陈玫不知道什么时候抓着他的左手,一口,便是狠狠的咬了下去!

    “混蛋,老娘咬死你!”

    陈玫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丢人的事情,这抓到了不该抓的东西,她竟然还差觉不出来,还以为是什么凶器,匕首之类的,没想到却是……

    “丢死人了!”

    想到这,陈玫这心中忍不住的暗叫出声,芳心是说不出来的娇羞一片,红通通的俏脸就好像是熟透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的想咬上一口。

    血?

    陈玫很快就感觉到嘴里传来一丝腥咸的味道,低头看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这一牙竟然是在萧云飞的手臂上咬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正从这道口子里溢了出来,一下子就是将她心中的那一股羞涩给浇灭。

    扭头看了眼萧云飞,只见他是一脸歉意的看着自己,顿时让她这心头的气也是消了大半,松口冷哼一声,便是将萧云飞的手给甩到一边,不在理会萧云飞这个混蛋。

    “哇,你是属狗的?用得着这么狠吗?都见红了!”

    她不理会别人,可不代表别人不理会她,萧云飞揉着那被咬的手,嘴里已经是没好气的嚷嚷起来,听得陈玫是后悔自己怎么就一时心软,没将这混蛋的手给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