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344章 一块令牌?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徐佳媗,奉命前来‘凤组’报道!”

    “报道?等你过了考核之后,在说自己是‘凤组’的一员……”

    “大姐怎么样,我厉害吧?”

    “有进步,不过还差太远了……”

    “大姐……”

    “大姐……”

    ……

    往事如放映的胶片,那一幕幕不停的在陈玫的脑海中放映着,她依久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开朗的小女孩时场景,那时候的她还是一个天真开朗的小女孩,一个很有天赋的女孩,训练的时候比谁都要勤快,比谁都要能吃苦,经常是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大姐大姐’的喊着自己。

    但是如今,她在也听不到她喊自己大姐,在也看不到她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也在也看不到她那灿烂的笑容……

    “对不起,是我的过错,才让你们损失了一名优秀的队友。”

    萧云飞看着那火化炉里的熊熊烈火,脸上尽是内疚之色,如果当初他在计划得周密一点,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他知道一直都不可能存在如果,事情已经发生,想要改变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他现在才发现,原本他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什么,依久有人因为他的事情而死……

    “不关你的事情,小媗也是为了我们的信念而战,死在战场上,也是光荣的一件事情。”陈玫轻轻的摇了下头,看着那在烈火之下已经是开始变焦的尸体,脸上是说不出来的痛苦。

    听到这话,萧云飞只好是不在说什么,他知道现在就算是他把一切的过错给揽上身,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

    烈火静静的燃烧,空气弥漫着一股尸体烧焦的味道。但是对于陈玫等人来说,这一股焦味则是徐佳媗留在这个世上最后的味道,所以她们要深深的将这一股味道吸入肺里。铭记在心底的最深处……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已经是将徐佳媗的骨灰交到了陈玫的手上。看着手中的骨灰盅,陈玫轻轻的挽摸着这个昔日的小妹,忍不住的闭上双眼,一滴眼泪已经是从眼中掉落下来,滴在了骨灰盅上。

    “一路走好,下辈子你还是我的好妹妹。”

    说着,陈玫是将骨灰盅交给王艳。道:“小媗就交给你们带回去,我在这还有些事情要办,等办完,我会跟你们汇合。”

    “大姐。那你小心一点,我们带小媗回去了。”王艳轻轻的摸了下骨灰盅,脸上也是说不出来的伤感。

    “对了大姐,这是我从克拉克的身上找到的东西。”突然,李小珏是站了出来。说话的时候已经是从口袋里拿出一片好像令牌一样的金属物口递了过去。

    呃?

    陈玫接过金属令牌,只见上面刻着一团黑色的火焰,缠绕着整个令牌,而在领牌的中间还刻着一个‘执’字,估计是他们身份的象征。

    “除了这克拉克的身上有这东西之外。其他人的尸体上有没有找到同样的令牌。”陈玫皱着眉头的看着李小珏问道。

    “没有,就只有这克拉克的身上有这令牌。”李小珏摇了下头说道。

    听到这话,陈玫看了眼身旁的萧云飞,见他在想着什么事情,当下只好是对着李小珏等人,道:“你们先回去,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我们走了,大姐保重!”

    “嗯。”

    陈玫点了下头,便是目送着王艳等五人是钻进车子离开,这脸色才稍微的恢复过来,但这眉头上依久是挂着一丝的伤感。

    “陈丫头,你也别太难过了,很多事情是谁也不想发生的,但是既然发生了,就要坚强的面对,让逝者得以安慰。”李和平轻轻的拍了拍陈玫的肩膀说道。

    “多谢首长关心。”

    陈玫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不可以一直沉醉于徐佳媗死亡的阴影之中,后面还有更多艰巨的任务等着她,不管是为了队友还是自己,她都必须尽快的让自己重新的振作起来。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就尽管开口,能办的,我一定会尽力的帮你。”李和平摆了下手说道。

    “我会的。”陈玫肯定的点了下头,她听得出李和平这话是发自真心,但是现在的她只是想好好的休息。

    “好了,我也不打扰你们了,军区还有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说着,李和平是将目光移到坐在轮椅上的萧云飞:“小子,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好好的养伤,我可是等着你来帮我训那一群兔崽子。”

    “——!”

    这话,让萧云飞是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这老东西的记性还真是好,他现在都忘了答应他什么事情了,他既然还记得,不是说这人这越老越糊涂嘛,怎么这老家伙却是人越老越精明,都快知精了!

    “你答应了他什么事情?”

    陈玫看着已经是上车离开的李和平,不由将目光移到萧云飞的身上,她感觉得出李和平好像已经是知道了萧云飞的身份。

    “还能有什么事情,都怪你没事给我找得破事,搞得现在都成病号了,还要帮人训练士兵,我咋就这么命苦咧……”说着,萧云飞是脸的痛心疾首,好像自己遭到什么非人待遇似的。

    “滚!”

    陈玫没好气的娇喝一声,是差点没有一脚就将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混蛋给踹翻到地上,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萧云飞,道:“他是不是知道了你的身份?”

    “不是你说的嘛?”

    萧云飞苦笑的耸了下肩,而他自然知道陈玫是不会将他的身份告诉李和平,这话也只不过是顺口问道而以。

    “我才没这么无聊!”陈玫深深鄙视了萧云飞一眼,想了下,继续的道:“他应该是找人调查了你的资料,不过他在知道你的身份后,有没有说什么?”

    “能说什么,现在落个把柄在这老家伙的手里,这以后活着也不自在。”萧云飞没好气的吐道一声,抬头看着陈玫,道:“现在知道我身份的人有多少?”

    陈玫想了下,是摇了下头的看着萧云飞,道:“估计没有几个,除了我之外,就只有李和平。而我得知你活着的消息后,便没有在跟任何人提起,现在李和平能查到你的资料,估计上面已经也有人知道你就是‘修罗’的身份!”

    “没几个?”

    萧云飞不由苦笑了笑,道:“这次还真是被你给害惨了!如果国家安全局那群混蛋知道的话,估计我这以后想要安静的过生活,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应该不至于吧。”

    陈玫应了一声后,看着萧云飞道:“国安局里虽然也存有很多你的资料,不过估计他们还没有这么知道你的事情,毕竟你的资料,我们可是经过加密,一般国安局的人如果权限不够的话,是调查不到你的资料。”

    “这我还放心一点,要不然这光以后应付那群笨蛋,就不知道得浪费多少脑细胞。”萧云飞这才放心的点了下头,他可不想这三天两头的就有人来找他的麻烦。

    “我看你才是笨蛋!”

    陈玫听到萧云飞如此的形容自己的同伴,当下是没好气的白了萧云飞一眼,接着便是将那令牌递了过去,道:“你看看这到底是什么玩意,会不会是这‘黑沙’执法者的身份象征?”

    “有可能。”

    萧云飞接过令牌翻来覆去的看了许久,只是让他想不明白,为何只有克拉克的身上有这玩意,难道这克拉克才是真正的执法者,至于巴沙克等人只不过是陪衬而以?

    “如果这玩意真是‘黑沙’执法者的身份象征,为何其他人的身上并没有这玩意?”陈玫再次的看着萧云飞问道。

    “这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萧云飞摇了摇头,看了看手中的令牌,继续的道:“巴沙克临死的时候曾跟我说过,这克拉克才是他们这组人之中最强的存在,也许他是想透露我一个信息,他们并不是‘黑沙’最强的执法者,只有克拉克这种级别的人才是真正的执法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黑沙’的执法者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恐怖,毕竟就连巴沙克这等高手也不是‘黑沙’的执法者,可想而知,这想要知道执法者,就需要有着跟克拉克同样等级的实力!”

    陈玫皱着眉头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心中也是有着说不出来的波涛汹涛,这越是接触的深,她就越是感觉到这个‘黑沙’的恐怖,就连刘洪飞如此的天才人物竟然也不是真正的执法者,那这‘黑沙’的执法者队伍里的人,岂不是个个都是跟克拉克一个级别的变态!

    “的确。”

    萧云飞苦笑的点了点头,继续的道:“而且我现在还不知道‘黑沙’执法者的数量有多少,是一个,还是十个,或者是一百个,甚至是更多……”

    说到这,萧云飞看了看手中的令牌,道:“这东西,我有用处,暂时就交给我保管。”

    “凭什么!”

    一听,陈玫立马是急了,说着就要去抢这令牌,要知道这可是她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才换来的线索!

    “凭我比你们更了解他们!”

    萧云飞手一收,闪过陈玫的夺抢,目光是变得变得坚定无比的看着陈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