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356章 竟然是初吻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痛——!

    嘴上传来一阵的刺痛,萧云飞一把就将许静蕾给推开,伸手一摸了下嘴唇:“你丫属狗的,下嘴这么狠!靠,还流血了!一见警察准倒霉,说得是一点都没有错……”

    萧云飞只认今晚还真是有够倒霉的,干了次杀人放火的勾当不止,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吻而以,竟然还被人给咬破了嘴唇,他这到底是惹谁了,怎么不好的事情全都被他给撞上了。

    大咧咧的说着,萧云飞却没有注意到,许静蕾这双眼中已经是泛起了泪,紧咬着下唇,愤怒不以的看着萧云飞是恨不得现在一枪就将这混蛋给嘣了!

    “哭了?喂,这该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萧云飞吃惊的看着许静蕾,发现许静蕾这脸上一红,顿时是在清楚不过,连忙的开口道:“喂喂喂,你别哭别哭,我……我这真不知道是你的初吻,要不然我把它还回给你好了……”

    当看着许静蕾眼中的泪,萧云飞是一阵的手忙脚乱,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安挽这个女流氓,不过更让他想不到的还是,这竟然是她的初吻!

    这下,还真是玩大发了!

    “喂,你别哭了,你这又没说,我那里会知道这会是你的初吻。”说着,萧云飞这脸上是露出一丝委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的初吻被人给夺去了。

    “别过来!要不然我一枪嘣了你!”

    许静蕾枪口猛然一正,眼中的泪水是流得越来越快,眼中充满着复杂的光芒,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估计她早就已经是扣下了扳机!

    “好好好……我不过来就是了,你别冲动别冲动,有事慢慢说。先把枪放下在说,大不了我把初吻还你就是了……”

    “——!”

    许静蕾还真是很想很想开枪将眼前这混蛋给毙了,可是手指却是不听使唤。怎么也扣不下去。

    “还?你怎么还!?”许静蕾激动的拿枪指了下萧云飞,可还是没有办法扣动手指。一枪将这混蛋给毙了!

    她现在也狠自己为啥下不了手!

    “这个这个......”

    萧云飞还真是有些为难了,初吻这玩意可不比得一般的东西,可不是说还就能还的,更何况,这女流氓能将初吻保留到现在,还真是非同常人,连他都忍不住佩服这流氓的耐性。

    “大不了我让你亲回就是了。”说着。萧云飞是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这个,刚才那也是我的初……”

    砰——!

    枪响突起,响彻夜空,回荡在寂静的街道上。格外的刺耳,让萧云飞顿时是傻眼了,没想到这流氓竟然还真敢开枪!

    “喂,你还真敢开枪?”

    萧云飞看着那被子弹划破的衣服袖,好在也没有伤到肉。要不然还真是亏大了,一个吻换一个弹孔,这扔谁身上都是一笔亏本的生意。

    “你要是在敢多说一句,我现在就毙了你!”

    许静蕾虽然知道眼前这个混蛋就是一个无耻之徒,可是没想到这混蛋竟然是无耻到没有任何的一点下限。他还有初吻?她宁愿相信自己他/妈还是一个处/女!

    “好,我不说,我不说话行了吧。”说着,萧云飞是向后退了一步,免得这女流氓一时激动又会做什么宁人难以预料的举动。

    “这次我记着,老娘这以后跟你没完了!”

    说完,许静蕾是突将枪一收,带着泪的双眼是狠狠的瞪了萧云飞一眼后,这才转身大步离开。

    “怎么,搞得好像在演戏时的,每次灰太狼都会说自己还会回来的,没想到这女流氓到是有几分大反派的潜质……”

    看着灯光下那条渐渐远离的曼妙身影,萧云飞是张嘴就道:“喂,你不是要带我去警察局吗?怎么这就走了?喂,你的初吻真的不用我还了吗?喂…喂……”

    “还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连喊了几声后,见许静蕾那条曼妙的背影已经是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萧云飞不由苦笑的摇起头来,他可不认为许静蕾这女流氓会如此简单的就放过他,这女流氓肯定是在想着下一步应该用什么样歹毒的方法对付他。

    “人这一但倒霉起来,还真是连喝凉水也塞牙缝。”

    感叹一声,萧云飞摸了摸那还有火辣辣发痛的嘴唇:“这女人还真够劲,竟然咬得这么狠,都不知道怎么跟那丫头解释好……”

    ……

    初吻,一个女人仅次于洁贞的东西。

    尤其是对于许静蕾这个能将自己初吻保留到现在的女人来说,那更是看得比什么都要重,可是如今却是无缘无故被人给夺走了!

    如果夺走的是其他人,或者是自己喜欢的人,她到还没有如此的生气与愤怒,可是偏偏这夺走她初吻的,竟然是一个最无耻,最不要脸,最让人恶心的混蛋,对她来说,这意义可就不太一样了。

    “混蛋混蛋混蛋……该死的混蛋!”

    一上车子,许静蕾便是不停用力瞧打着车子的方向盘,发泄着心中愤怒还有闷气,要不是这家伙的来历不简单的话,她先前真的真的很想一枪就打爆那混蛋的脑袋!

    而更让她来气的,还是这混蛋竟然还敢说将她的初吻给还回来,还真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想想,她现在已经是开始反悔刚才那一枪为何不瞄准一点!那怕打不死他,废了他第三条腿也好!

    “该死的,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老娘这以后都不会让你好过!”

    银牙紧咬的从嘴里恶狠狠的挤出这么一句话来,许静蕾这才发动警车,猛踩着油门,车子宛如利箭,瞬间电射而出……

    哈啾——!

    “怎么突然感觉到寒意袭身,该不会是那女流氓真打算不让自己好过吧……”

    萧云飞这摸了摸鼻子,伸手在路边打了辆出租车,便是钻了进去,报出住址,便是让司机开车,不过这心中却还在想着等下应该怎么样跟家里那个小丫头解释嘴上的伤。

    等到萧云飞这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是快深夜十二点,这开门进去,只见唐小薇身穿一件粉红色的单薄睡衣,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而且两条*是没有半点形象的搭在茶几上,将那白的诱人大腿是给露了出来,甚至隐隐还能看得见里面更为迷人的风景。

    “这丫头,还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也不知道注意一下形象!”

    看到如此,萧云飞这嘴里已经是没好气骂咧咧的走了过去,一把就将唐小薇的两条玉/腿给拍了下来。

    “哟!哥,你干嘛这么大力,你不知道这很疼的?”揉着被打的玉/腿,唐小薇已经是委屈的娇嗔起来。

    “现在知道疼,刚才不这么没有半点淑女的形象,这要是被你们学生的男生看见的话,估计对他们心目中的女神是大失所望。”萧云飞没好气的看了唐小薇一眼说道。

    “失望就失望呗,反正都是一群烦人的苍蝇。”

    唐小薇无谓的吐道一声,眼中的余光在不经意的发现萧云飞那被咬破的嘴唇,是一下子就直起了身子,道:“哥,你这嘴巴怎么了?”

    “哦,没什么,回来的时候不小子碰了而以,没多大事。”说着,萧云飞是连忙拿手挡住被咬的嘴唇,免得被这丫头是看出什么来。

    “这就奇怪了,是什么东西能碰出这样的伤口来,而且还是在嘴上。”唐小薇一看便知道萧云飞这心中有鬼,嘴里已经是不爽的问道。

    “这个嘛……”

    萧云飞还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别的时候不见这丫关聪明,偏偏在这个时候到是变得聪明无比,脑子一转,道:“你还真别说,先前回来的路上,也不知道从里跳出来的野猫,竟然一下子就抓到我这嘴巴,还真是有够倒霉的。”

    “的确是倒霉,也的确很巧……”

    说着,唐小薇是一阵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萧云飞,道:“到是不知道这只野猫是一只金丝猫了,还是一只小猫,好抓不抓竟然只抓嘴巴,这嗜好,到是挺特别的,估计一定是只母的。”

    “这个,天太黑了,我这一时也没有看清楚,估计一只小猫吧。”

    萧云飞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上的伤口,许静蕾估计只能算是一小猫吧,不过这只小猫却是很够味,难以训服呀。

    “哼!哥哥这个大色狼!”

    唐小薇这一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冷冷的扔下这么一句话,走回到房间,最后用力‘砰’的一下就将房门给甩上。

    呃?

    一愣,萧云飞这脸色随即立马是泛苦起来,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当凭这一眼就能认出抓伤他的是一只母猫。

    “这丫头的举止到是越来越有些古怪了……”

    嘴里喃喃的吐道这么一句话,萧云飞回想着这段时间里唐小薇那看似有些古怪的举动,心中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有些时候,他甚至已经是猜不出这丫头的心里在想些什么。看来这女大十八变说得还真是一点也没有错,而少女心事,也是难以猜得透,摸得着,只希望这丫头不要想太多了…...

    想到这,萧云飞嘴里发出一声的感叹,关掉电视便是举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