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400章 难道是半身不遂?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市第一人民医院。

    洁白的高级病房之中,只见陆馨瑶是正在跟叶国庆,还有一名四十多岁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所对峙着,从陆馨瑶那冰冷的脸色之中,可以看得出她是极力的反抗着这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

    “不必在说,我是绝对不会转院,这里很好,我需要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修养!”

    陆馨瑶冷艳的俏脸上是不带一丝人情味,她也还真没有想到父亲陆天铭会在自己出事的第二天就赶到江海,而且还要求自己转回去燕京养伤,对此,她肯定是极力的反对,毕竟她最了解自己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馨瑶,听叶叔一句劝,你爸这也是为了你好,就别你爸呕气了,回去燕京好好的养修,公司的事情就暂时扔到一边,或者是先交给其他人打理,等伤好了在回来接手公司的事情,这不挺好的嘛。”

    叶国庆是语气深长的劝说着陆馨瑶,毕竟他身为陆天铭的秘书,自然是站在陆天铭的这一边,在说了,陆馨瑶回去的话,如果伤好了,也能立马的跟游家将订婚的事情给办了,这可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叶叔,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说过不回去,就是不回去,你们谁也别想让改变主意!”陆馨瑶这眉头一挑,嘴里是再冷冷的吐出这么一句话来,叶国庆是站在谁那一边,她比谁都要清楚。

    “因为你的事情,这次的订婚已经被取消,你知不知道宁我陆家在游家的面前有多丢人!你是不是嫌我们陆家这次丢的人还不够!”

    陆天铭看见陆馨瑶如此的坚决,这已经是气得吹胡子瞪眼,他这还来不及跟亲朋好友,还有燕京许多有头有脸的人物解释,便是立马回来了江海。就是为了想将陆馨瑶这丫头给带回去燕京,至于以后的事情,还是等她的伤痊愈了在说。

    “丢人的事情我也不想。只不过,谁会知道那天我会倒霉成这个样子。你以为我很想躺在医院里吗?”

    陆馨瑶听到订婚之期取消,这心中也是松了一口大气,看来自己这次还真是拼对了,想想都让她是感觉到有些庆幸。

    “你——!”

    陆天铭这下还真是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威严的道:“订婚之期虽然是取消了,不过,等你伤好了之后。还是会如期的举行!你现在最好跟我回去,等你伤好了之后,订婚立马举行!”

    “你别在逼我!我说过,我不会回去。至于订婚改在什么时候,一切等我伤好了在说,现在我需要休息了,请你们离开!”

    陆馨瑶知道自己也是躲得过初一,避不了十五。但是对于她来说,能拖得了一天就是一天,至于订婚改在什么时候,她现在可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一点,她只想一个人清静清静。能自由的呼吸自己想要呼吸的空气。

    “别忘了,我是你父亲!”

    陆天铭这下还真是怒了,站起来便是怒吼出声,这脸色更是气得青白一阵的道:“燕京你是回也得回,不回也得回!我会请最好的医生来为你治疗,公司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处理!”

    “你也还知道我是你女儿,我说过不回就是不回!你也别逼我,要不然你这辈子也别想见到我!”陆馨瑶的个性本来就是要强,更何况这一回去的话,她这身上的伤可就立马会露馅,她又怎么可能会答应陆天铭回去燕京养伤。

    “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吗!?”

    陆天铭气得已经是快要说不出话来了,指着陆冰嫣,身子已经是颤个不停,冲动得就想要上前去狠狠的给女儿一记耳光,不过却是让叶国庆给拦了下来。

    “冷静一点,馨瑶这只不过是一时的气话而以,别冲动别冲动……”叶国庆可是很了解如果陆天铭这一记耳光扇下去的话,他们这两父女的关系肯定会完全的陷入僵局。

    “打呀!有本事你就打下来!不打的话,就请离开,别打扰我休息!”

    陆馨瑶冷冷的看着陆天铭吐道这么一声,紧接着便是一把就躺回到了床上,把头是直接就拧向了一边,不在去理会陆天铭的怒火。

    “我看,我们还是先离开吧,等馨瑶这气顺了之后,我们在来好了。”

    叶国庆看到这个样子,是开口劝说着陆天铭,毕竟以现在这个样子的情况在谈下去的话,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反而还会让他们父女两人的关系是变得越来越僵。

    听到这话,陆天铭是看了看病床上的陆馨瑶,平息了下心中的怒火,道:“那你就先好好的休息,明天我在来看你,希望你能改变注意,别在惹我生气。”

    “馨瑶,我们就先走了,你好好的休息,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记得给叶叔我打电话。”

    叶国庆轻轻的对着陆馨瑶吐道这么一声,见陆馨瑶是没有任何的表示,这才跟着陆天铭是走了病房。

    “真是气死我了,这个女儿,还将我这个做父亲的给放在眼里吗?”

    这一出病房,陆天铭就已经是气愤的叫了起来,别人的女儿不知道多乖巧,可是自己这个女儿却是处处的跟自己做对,好像非要把他这个做父亲的给气死了,才安心!

    “您老也别太生气了,馨瑶她可能是因为受伤的关系,这心情不好的,这才会说出先前那样的气话来,我看等她气消了之后,我们在过来好好的劝一劝她,说不定她会改变注意也不一定。”

    “但愿如此,我这个做父亲的也是为了她好,现在游家是最有机会问鼎华夏权力顶峰,跟他们联姻,这丫头的身份也会水涨船高……”

    两人这边说边离开着医院,却没有注意到一旁将身子给转过去的萧云飞,直到陆天铭跟叶国庆两人走远了,萧云飞这才将身子给转了回来,看着两人那离去的背影,原来他就是陆馨瑶这女人的父亲,只不过这个父亲,却是不咋的。

    不过,还真想不到这女人的性子如此之强,宁愿跟自己的父亲对着干,也不愿意退却一步,真是一个有个性的女人。

    “游家?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想到这,萧云飞是举步就走进了陆馨瑶的病房,他现在最想知道的,还是这个女人的情况如何。

    “没听到我先前说的话吗?给我滚出去!”

    陆馨瑶听到脚步声,二话不说的怒喝一声,就已经是一个枕头砸了过去,发泄着心中的不满与愤怒。

    啪——!

    闷喝传来,萧云飞已经是一手就将枕头给抓在了手里,脸上是一阵无辜的道:“我说,你这要发脾气的时候,是不是得先看看来人是谁在发。”

    呃?

    一愣,陆馨瑶这扭头看去,冷艳的俏脸上顿时不由泛起一丝的红晕,紧接着是没好气的道:“正因为知道是你,所以我才会发脾气!”

    “——!”

    萧云飞这下还真是无语了,拿着枕头是朝着病床边上走了过去,道:“没想到,你原来还懂得幽默呀,这才像第一次所遇见的你。”

    唰——!

    陆馨瑶这冷艳的俏脸已经是的情不自禁的红了起来,想起这第一次在酒吧与萧云飞相遇时候的自己,那次是她最为放任的一次,而这放任的后果,更是让她这心中是忍不住的升起一丝的羞涩。

    一时间,竟然是没有注意到萧云飞将枕头放在她的背后,还将她给扶坐在了床上,更让她没有想到的,自己竟然还跟他说了一声:“谢谢!”

    “先前那人是你父亲?”

    萧云飞说着,是下意识的摸出烟,正想点上的时候,这才注意到这里是医院,是不好意思的耸了下肩膀,道:“习惯了,别介意哈。”

    “刚才你都听见了?”

    陆馨瑶摇了下头,俏脸是下意识之间便是恢复了以往的冷艳,看得出对于萧云飞偷听自己先前跟陆天铭争执的事情是表示着不满。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这变得是比翻书还要快,难怪别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

    萧云飞一见陆馨瑶是恢复以往那冷艳,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嘴里已经是没好气的嚷嚷起来,不过当看到陆馨瑶那瞪过来的眼神之后,这才老实的开口说道:“我这又不是聋子,而且你们刚才吵得这么大声,我这想不听见都难呀。”

    “哼!”

    陆馨瑶虽然不知道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家事,但是眼前这混蛋说得也是没错,只能这怪这混蛋来得实在是太巧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陆馨瑶是岔开着话题,对于自己家事,她可不想跟眼前这个混蛋多说一句。

    “你陆大总裁在江海怎么说也是大人物,想要知道这事,有什么困难的。”

    萧云飞没好气的耸了下肩,嘴角上却是突然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道:“只是不知道,是真伤了,还是假伤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馨瑶这一听,立马是气不打一处出的,双眼是怒瞪着萧云飞,她这人都在医院里躺着,原本还为这混蛋会好心来看往自己,没想到却是说出这样的话,让她是好一阵的心虚不以。

    “没啥意思,只是很好奇,我这手都抓了这么久了,某人竟然没有感觉,实在是很奇怪,难道是半身不遂?”

    呃?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