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423章 我提行,你提就绝对不行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ps:

    第三更补上,求张月票兄弟们!

    *****

    市第一人民医院。

    陆天铭已经是连续三天,天天准时的跑到医院来看陆馨瑶,对于这个女儿,陆天铭已经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单是现在从她冷艳的俏脸上,就可以看得出她是多么的坚决不同意跟自己回燕京。

    陆馨瑶的内心早就已经是拿定了主意,就算自己的父亲天天跑来医院,也绝对不会让她改变主意!!

    父女俩人这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沉寂的气氛,使得病房里的空气是变得有些压抑起来,让站在一旁的叶国庆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你真不跟我回去?”陆天铭开口打破着病房里的沉寂,问道。

    “无论你问我多少遍,我的答案永远都不会改变!”

    陆馨瑶冷冷的摇了下头,从嘴里是吐出着自己那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的答案,有时候她也不知道父亲为何要如此的坚持,连一点时间也不给她!

    “好!那我也不在逼你,不过,你这伤一好,必须回燕京把婚事给我订了!”

    陆天铭做着最后的决定,毕竟他这来江海都已经有三天了,燕京还有着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也没有时间在跟女儿在这里耗下去。

    “那就等我伤好了在说!”陆馨瑶随口应到。

    “不行!”

    陆天铭坚决无比的摇了下头,道:“伤好了必须回!要不然,我现在就叫人把你抬着回去!”

    “你——!”

    陆馨瑶是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她却是从父亲的双眼中看到了坚决,当下只能是不甘的道:“我答应你,伤好了就回燕京!”

    听到这个答应,陆天铭是满意的点了下头。道:“这两天,我知道有一个叫萧云飞的人来找过你,但你可千万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找人监视我!?”

    一听。陆馨瑶立马是怒了,坐了起来。美目是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父亲,冷艳的俏脸上是说不出来的愤怒。

    “你住院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都让人暗中保护你,你身边的事情我自然是在清楚不过,而这个萧云飞,我还知道是你公司里刚来没多久的保安。”

    陆天铭并不否认,直接是跟陆馨瑶摊牌。继续的道:“总知,在你这住院的这一段时间里,我都会安排人保护到你伤好回燕京。”

    “你这是在侵犯我的*!”

    陆馨瑶怒喝一声,道:“把你安排的人都给我撤走!要不然就算是伤好了。你也别想着我会回去!”

    叶国庆看到陆馨瑶那怒不可止的样子,是小声的劝说着陆天铭:“我看,就不如按小瑶说的去做,把人给撤了,毕竟她都已经答应了伤好后会回去。就没有必要在逼她了。”

    “伤好了,你真的愿意自觉的回去?”

    陆天铭就是担心陆馨瑶伤好了也不回去,所以才打算让人留下来,这样的话,陆馨瑶就算是想要拖延时间也拖不了。

    “我说过回去。自然就会回去!”

    陆馨瑶冷冷的回了一句,陆天铭心中在想些什么,她也猜得出来,父亲不信任自己的女儿,真是天大的玩笑!

    为此,陆馨瑶这心中也是感觉到有些悲哀。

    “既然如此,我就把人给撤了,如果你不回去的话,我一样有办法让你回去!”

    陆天铭后退了一步,毕竟他也不想父女俩人的关系搞得僵硬到无话可说的地步,就给她这么一段时间的自由时间,也希望好可以想得通,自己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

    “哼!”

    陆馨瑶鼻子发出这么一个声音,对于陆天铭的话,她并不怀疑,毕竟他如果真不顾父女感情的话,自然是有办法将自己给带回燕京。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养伤,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希望在养伤的这一段时间里,你自己可以将它给想通。”说着,陆天铭已经是站了起来,道:“我们走,将人都给撤回来。”

    叶国庆点了点头,回头对着陆馨瑶,道:“小瑶,你就好好的养伤,我跟你父亲今天要回去燕京,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打叶叔的电话。”

    “该死该死,真是该死!”

    陆天铭这一走,陆馨瑶这嘴里已经是咒骂了起来,不过今天陆天铭要回去燕京,她也算是暂时松了口气,换得来一段悠闲自在的时光,对于她来说也值得!

    而就在这陆天铭刚离开不久,萧云飞这车子已经是停在了医院的停车场里,这一进医院,来到病房外,萧云飞就已经是感觉到今天医院跟前两次来的时已经是少了点什么。

    “烦人的苍蝇终于是走了……”

    笑了笑,萧云飞站在病房门口,只见陆馨瑶是坐在病床上看着公司的文件,而在桌子上还堆放着不少公司的文件,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敬业。

    “病人就应该好好的休息,别把医院的病房当成了公司的办公室。”轻轻的敲了下房门,萧云飞是笑着走了进去。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陆馨瑶放下文件,看到是萧云飞,立马是没好气的白了萧云飞一眼,这混蛋连续三天都来看自己,也算得上是有心了。

    “刚到一会。”

    说着,萧云飞是伸手拿起桌上的苹果就啃了起来,道:“病房外今天少了许多苍蝇,看来你那父亲已经是回去了,这段时间你算是自由了。”

    “暂时的自由而以。”

    陆馨瑶叹了一口气,美目中是闪过一丝忧伤,嘴里已经是喃喃的道: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唔?

    萧云飞看见陆馨瑶这美目中闪过的忧伤,心是没来由的一疼,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这么女人的影响,开口道:“有些时候撑不下去也要撑,如果实在是没办法撑下去的话,那就逃避吧,有时候逃避并不一定就是可耻的行为。”

    “逃避?”

    陆馨瑶苦笑了下,美目看着那突然变得正经的萧云飞,双手是交叉在胸前,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能感觉得出你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能不能说说你以为前的事情?”

    “你不是说过不许在提第一次吗?怎么你又提了?”萧云飞一愣的问道。

    “我提行,你提绝对不行!”陆馨瑶这俏脸一红,玉齿里是挤出这么一句话来,就连耳根子也是火辣辣的发烫不以。

    “你这是只许周官拉屎,不许百姓上厕所,是不是太过份了点?”萧云飞这一听,嘴里已经是没好气的嚷嚷起来。

    “是只许周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你这形容能不恶心吗?”陆馨瑶是纠正着萧云飞的话语,心中是一阵的鄙视不以,真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家伙!

    “意思都一样,管他拉屎还是放火。”

    萧云飞耸了下肩膀,他可不认为自己的话语里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到是这女人怎么突然问起自己这以前的事来,还真是有些奇怪了?

    “恶心!”

    陆馨瑶深深的鄙视了萧云飞一眼,脸上的红晕,这不知不觉的已经是消去了大半,冷哼一声就将头给甩了过去,不在理会萧云飞这个混蛋。

    对此,萧云飞只是轻轻一笑,看着那拥着一头乌黑秀发的陆馨瑶,白晳胜雪的柔嫩肌肤,虽然是将脸给侧了过去,但是那一半精致俏美的脸蛋,白嫩的粉颈,无不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这混蛋怎么如此的盯着自己不放?

    果然,是一个不安份的家伙!

    ……

    陆馨瑶这目角的余光也是注意到此时的萧云飞正紧盯着自己,这一颗芳心是没来由的急速跳动起来,俏脸是一点点的变得通红起来,难以保持着以往的冷艳。

    “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有事的话给我电话,虽然我不一定可以帮你解决。”

    萧云飞是突然站了起来,让陆馨瑶是连反应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已经是转身离开了病房。

    “这混蛋走这么急到底干吗?”

    陆馨瑶微微皱了下眉头,但也没有想太过多,拿起文件又是看了起来,不过她却是突然发现自己是在也看不进去了,心神是有些变得凌乱,难以集中精神……

    ……

    红叶集团。

    坐在办公室里的依绯红今天是迎来了一个让她并不感觉到意外的客人,只是没想到这个客人会来得如此之快。

    “董老大还真是稀客呀,请坐。”

    依绯红看着那从外面走进来额头上带有三道伤疤的男子,露出着一个妩媚的笑容,红唇轻启的示意着说道。

    “依会长客气了。”

    董虎看着依绯红那在一套红色套裙下所包裹着窈窕,充满着迷人韵味的身子,一双长睫毛下的大眼睛总是水汪汪的蒙着一层迷雾,朦朦胧胧的娇媚撩人,心中也是有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口干舌燥。

    但他却很清楚,眼前这个迷人,充满着诱/惑气息的性/感尤物,实际上可是一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美女蛇,当初的黄天河可是没少因为这女人心动,最后,却是被这女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董老大今天怎么会想到前来拜访小女子?”

    依绯红看到董虎那盯在自己身上目不转睛的双眼,嘴里是发出着一声的轻笑之声,轻轻的搅动着林小曼所送上来的咖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