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449章 你这是在耍我吗?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给我去死吧!”

    血玫瑰对于自己的这一击可是充满着信心,她这一个星期都没有去找萧云飞的麻烦,为的就是完成这二段瞬间,让自己的速度变得更快,更完美!

    她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在练习的时候都一定能够百分百用出来的招式,在这个时候竟然被她完美的施展出来。

    刀冷,人更冷!

    泛起的一道寒光,宛如九天寒月,冰冷刺骨,从赤月匕锋上所传来的冰冷气息,让人不寒而粟,更如同一把死神镰刀,充满着浓烈的死亡气息。

    嘶——!

    刀落,却不见鲜红的血液喷出,只有着那衣服被分成两半的脆响传来,而萧云飞这身影已经是闪到了一旁,身上的外套,已经是不翼而飞,从半空中分成两半的掉落在地上。

    竟然闪过了?

    血玫瑰这一愣,美目的瞳孔已经是挣得老大,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速度更快,杀伤力更加巨大的二段瞬杀,竟然在这千均一发之际,被萧云飞给闪了过去,宛如晴天霹雳,让她不敢相信。

    “二段瞬杀,果然厉害,差点就真要了我的小命。看来你这一个星期没有找我的麻烦,就是一直在练这个杀招。”

    萧云飞看着那还保持着挥刀姿势的血玫瑰,嘴里已经是忍不住的赞叹起来,同时心中也是大叫好险,真没有想到这女人竟然会想到接助瞬杀的高速冲击力为跳板,爆发出第二次更为恐怖的速度,形成这二段瞬杀的超高速杀招。

    这女人,实在是太了不起了。

    不过,萧云飞却知道这二段瞬杀还有着一个十分致命的地方!

    那就是对身体的强度要求十分的高,毕竟这瞬杀的冲击力如此之巨大,完全是靠在腿在支撑着所有的冲击力,接着在第二次的爆发出来,如果身体的强度不够的话,这未伤敌。先伤己!

    咣当——!

    清脆的响声传来,只见血玫瑰这整个人是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手中的赤月也是掉落在了地上,俏脸上是充满着痛苦之色,双手死死的抓着双腿,脸色是变得异常的苍白。

    “你这二段瞬杀很强,但是这副作用同样也不小。”

    萧云飞看着一脸痛苦之色的血玫瑰,心中也是生起着一丝的怜惜,毕竟这女人也太好强了,竟然不将自己的身体当成一回事。好在她才练了一个星期。如果时间在久一点的话。这双腿可就要废了。

    “滚!我不需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

    血玫瑰一把推开萧云飞那伸过来的手,嘴里已经是发出着一阵的咆哮之声,想要坐地上站起来,可是双腿膝盖上传来的痛楚。却是让她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该死,自己这苦练一个星期的杀招,为何还杀不了这个混蛋?

    难道自己真的这么没用吗?

    ……

    靠着双手,血玫瑰一点一点的朝着客厅的沙发爬了过去,痛苦的俏脸上,露出着那常人所没有的倔强,就算是在怎么的倒霉,在怎么的无助,她也绝对不需要任何人帮忙。尤其是这个混蛋!

    “你就这么想要杀我吗?”

    萧云飞看着那在地上艰难爬行着的血玫瑰,心中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眼前这个女人是他所见到过性子最为倔强的女人。

    “恨不得喝你的血,吃你的肉,啃你的骨!”

    血玫瑰这回头冷冷的看着萧云飞。眼中是充满着说不出来的浓烈怨恨之意,咬牙切齿之间,那冰冷如实质般的杀气是一直在她的身上缠绕不散。

    “——!”

    萧云飞这顿时无语了,看来这女人恨自己是恨到了极点,这想要让她放弃,好像也是不怎么可能的事情,早知道会惹来这么一个女人记恨自己的话,当初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在中毒的时候刚好遇上她咧。

    想到这,萧云飞这脸上不由泛起着一阵的苦笑,看着那已经是爬到客厅沙发上的血玫瑰,当下便是慢慢走了过去,道:“你要杀我,我随时欢迎,也会给你机会,但是别骚扰我身边的人。”

    “你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而来的?”

    血玫瑰冷笑的看着萧云飞,嘴里是轻吐出声:“如果我说不了?”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听,萧云飞这眉头一挑,眼中已经是闪过着一丝冰冷的杀机,道:“我可以陪你一直玩下去,直到你有能力杀我为止,但是如果你敢伤害我身边的人,我绝对会……!”

    “会杀了我吗?”

    血玫瑰这冷嘲一声打断着萧云飞后面的话语,冷笑着道:“要杀我的话,那你现在就尽管动手好了,要不然,呵呵...那个触手的妹妹长得不真是挺不错,如果我让人把她的容给毁了的话,我想……”

    啪——!

    话还没有说完,萧云飞这身形一动,突然间就一手用力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给死死的按在沙发的靠背上。

    “你别逼我!”

    冷冷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萧云飞那幽暗的冰眸子中的冰冷杀机已经是毫无掩饰的暴露出来,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杀气腾腾,可以看得出血玫瑰已经是触犯着他的逆鳞!

    “我就是逼你!有本事你动手呀,现在就杀了我,杀了我之后什么事情都一了百了,你杀呀,杀呀!”

    最后一句话,血玫瑰是直接吼了出来,美目中的泪水已经是忍不住的掉落了下来,那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是忍不住将她给拥入怀中好好的怜惜。

    “该死!”

    萧云飞这低声咒骂了一句,一把就将手松开,脸上挂满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愤怒,一拳就将旁边的桌子给砸了个稀巴烂!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父亲当初是因为他而死,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跟她有过那样的关系,如果不是她父亲叫他好好的照顾她,如果……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的如果,事实就是事实,永远都不可能改变。现在就算自己将当初罗斯金的死亡真相说出来,这女人也绝对不可能相信自己,现在对于这个女人杀又杀不得,动又动不得,那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拳打在一团上,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好,好,好!你要杀我是吧?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

    憋屈之中的萧云飞,脸上也是说不出来的愤怒。转了几圈身子。是突然间一把就将地上的赤月给捡了起来。一把就是塞到了血玫瑰的手里。

    “来,伊丽沙白●安德森,现在我就在你的面前,刀子也在你的手上。杀我吧,杀呀!现在我给你这个机会,你杀我呀!你到是杀呀!”

    血玫瑰此时已经是懵了,看着那一脸狰狞的萧云飞,还有手中那对准着胸口的赤月,让她这一瞬间脑中是一片的空白,耳边回荡着萧云飞那一句句刺激的话语,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动不了手。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自己不是很恨这混蛋的吗?

    自己不是一直都很想杀了这混蛋,怎么现在下不了手了?

    ……

    死死的咬紧牙关。血玫瑰想要用力的将赤月捅进这混蛋的心脏,可是却好像浑身上下提不起一丝的力气,手竟然在这刻颤抖了起来,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不杀了?怕了?不敢捅了?快点捅呀?捅进去我就死在你的手上了,你到是捅呀……!”

    萧云飞这心情也是糟糕透了。这该死的女人,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也不会这个样子,一天到晚就是这女人在逼他,一个倔强而又蛮不讲理的女人!

    “够了!”

    血玫瑰一把就将手中的赤月给甩在了地上,道:“我想杀你,但却不是杀一个没有反抗之力的你!更何况,这人的心脏是在左边,你却让我对准右边,你这是在耍我吗!?”

    “——!”

    萧云飞这下还真是气得无话可说,一把站起来指着血玫瑰,那是气得快要吐血,甚至是快要疯了!

    “如果,如果不是我欠你那该死的父亲,我现在,不!是以前,我以前早就将你给宰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你欠我父亲的?你给我把话说明白点!”血玫瑰这一愣,嘴里立马是追问起来。

    “没意思!”

    萧云飞怒喝出声,指着那脸上还带着泪痕的血玫瑰,道:“伊丽沙白●安德森,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怎么对付我都行,但绝对不许伤害到我身边的人,要不然,就算罗斯金那老混蛋救过我,我也绝对不会对你客气!”

    父亲救过他?

    不可能!

    父亲当初不是去暗杀他,怎么反到是救了他?

    血玫瑰懵了,正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可是双脚上传来的痛楚却是让她一把就摔在了地上,而耳边已经是传来了萧云飞的声音。

    “二段瞬杀虽然很强,不过你的身体强度还不够,在没有达到暗劲颠峰实力之前,最好不要在用,也不要在练习,要不然你这腿一辈子都废了!”

    说完,萧云飞已经是直接就甩门而出,这原本是打算来教训教训这女人,没想到却是搞得自己受了一肚子的闷气,心里可别提有多么的不爽。

    呃?

    一愣,看着那已经是关上的屋门,血玫瑰这心中是突然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听得出这家伙先前话语之中的关心,可是这混蛋为什么会关心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