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495章 宫廷酷刑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余总难道这事就这么算了?”

    走出别墅,李决等人对于先前苏珊的强势立马是表示出自己的不满,一个个脸上都是带着不甘与愤怒。

    “别人都拿枪指着我们的头,要钱还是要命,已经是轮不到我们选择。”余高远点了根烟继续的道:“还是回去睡个好觉,明天准时参加董事会,有这些钱也够大家安心的过完下半辈子。”

    “m/d早知道这女人如此的恶毒,会过河拆桥的话,当初还真不应该跟这女人合作!”杜天成不愤的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好了,现在说这些没用的已经太晚了,转让书我们都已经签了,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别到时候那女人如果改变主意的话,大家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

    余高远没好气的吐道一声,扔掉烟头便已经是钻进了车子直接离开,四人看到如此,也只是纷纷的摇头钻进了车子。

    五人这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短短的半个小时多一点,便是离开了苏珊所在的别墅,带着那满肚子的郁闷之气,却也是敢怒不敢言……

    车子,在离开别墅后,余高完是拿出电话,每快就按通了一个电话,道:“真如总裁所料,她真的逼我们将股权全部转让她,而且相信她今晚还会找其他的董事下手。”

    “好的,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明白。”

    ……

    城/西秘密训练基地。

    萧云飞等人看着夜鹰走到方可悦的面前低声的交代了了几句,等交代完后,夜鹰这才让两名我娘子军的姐妹帮忙将大卫给绑在了椅子上,其一名娘子军是用力的拉住大卫的头发,让他的头是高高的昂起。

    在大卫的脑袋被抬起时,夜鹰已经是用密不透风的胶布缠住他的嘴巴。

    “小秃鹰这是要干嘛?”

    莫汉看到夜鹰搞这么多事情出来,不由有些疑惑的问道。

    “看下去不就知道了嘛。”

    萧云飞没好气白了莫汉一眼,看向夜鹰的目光之中是多了一丝异样的神色,嘴角上更是自然而然的勾勒出一道邪气的弧线。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之下,只见这时的方可悦已经是从阁楼上走了下来。手中拿着一大叠的东西,而众人也是看清楚了方可悦这手中的东西竟然是面膜。

    方可悦虽然不知道夜鹰让她上楼拿面膜干嘛,不过娘子军里的姐妹们都是女人,只要是女人那里有不爱美的道理,面膜可是她们每天晚上那怕是在累在苦都好,都会敷上一张,美容美容。

    夜鹰从方可悦的手里接过面膜,这才让另一名娘子军拿起一杯冷水浇在大卫的脸上,夜鹰这才慢慢的走了过去,盯着那双惶恐却又不屈的眼睛。阴森森的问道:“朋友。你真的选择顽抗到底吗?如果我是你。肯定老实的合作!”

    “别……做……梦……!”

    大卫视死如归的从喉咙里发出着模糊不清的声音,但萧云飞等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有时候嘴硬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夜鹰轻轻叹息,把一张面膜贴在他嘴巴和鼻孔上,然后用手拍实。旁边的一名娘子军马上倒上半杯水,夜鹰又认真的再贴上一张,娘子军又倒上半杯水,所有的动作毫无技术含量,更没有半点酷刑的样子。

    方可悦看到自己的面膜一张张的消失,已经是开始有些心疼了。

    “宫廷酷刑!”

    萧云飞长长的呼出闷气,嘴里已经是喃喃自语起来,目光已经是移到了夜鹰的身上,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懂得这样的酷刑!

    呃?

    方可悦等人都微微愣然。在她们看来这就是在浪费她们的面膜,那里是什么宫廷酷刑?

    疑惑还没有消去,大卫已经开始挣扎了,他的嘴吧被堵死,只能用鼻子猛力吸气。可是他吸不到空气,所吸到的都是面膜中的水,水顺着他的鼻孔源源不断进入他的体内,加之嘴吧被封,肚腹中的水吐不出去。

    仅仅两分钟的时间,情愿遭受萧云飞暴打致死都选择沉默的大卫受不了了.

    他两眼睁得又大又圆,五官扭曲,剧烈地挣扎起来,双手不断的抓着椅子,无数指甲痕在他死命挣扎下渐渐清晰,就像是吃了毒药发作的小猫。

    众人看到如此已经是有些呆了,止不住纷纷的道:“真有这么厉害?”

    夜鹰见大卫快要承受不了,这才停下贴面膜的手,示意一旁的娘子军将他嘴上的胶布扯掉,刚刚撕开就听见哇哇的两声,大卫侧头喷出两大口水,接着剧烈地咳嗽起来看他的样子,好像要把肺都咳出来,

    原本涨红色的脸随之变得惨白,毫无血色。

    萧云飞握着茶杯,淡淡开口:“这是清朝雍正时期的‘千层纸’后宫酷刑,它可是专门用来对付犯了规矩的妃子,不过那时候并不是贴面膜了,而是用一种高级薄薄的软纸,粘水,敷脸,拍实!”

    听到萧云飞的玩笑,众人不由微微嘟嘴。

    萧云飞轻笑,继续补充道:“正常情况下,八张纸足于让妃子惶恐致死!这种酷刑残酷不在于折磨人的身体,而是摧残人的神经,行刑时,在人体内氧气耗干之后使人产生盲目而强烈的溺水恐惧感,进而让人崩溃。”

    “不知道我有没有说错?”说完,萧云飞已经是将目移向夜鹰的身上。

    “没错!”

    夜鹰点了点头,看了眼萧云飞,道:“没想到你知道的还挺多。”

    对此,萧云飞耸了耸肩,抿下两口滚烫的茶水,已经是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饶有兴趣的望着夜鹰,道:“我说小秃鹰,你可是保镖啊,怎么学会这些酷刑了?莫非真的打算转行,不做保镖准备当个刽子手?”

    “我这些,都是在当保镖没事的时候专找些各种各样的书来看,没事的时候除了研究如何更好的保护雇主的安全之外,必要的时候,也会研究研究如何杀人,如何折磨人,时间久了,自然就是无师自通了。”

    夜鹰耸了耸肩,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打算要转行,至于此次,也只不过是顺便兼职一下,真让他长干的话,他还真是会受不了。

    “看来,保镖还真的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工作。”

    萧云飞轻轻的摇摇头,继续的道:“怎么样,大家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了吧?有些时候记求了,如果遇到真的无法解决的敌人,就算是死最好也别落在敌人的手里,要不然的话,这种折磨会让人疯掉。”

    听到这话,众人是忍不住的点了点头,从大卫那一脸的痛苦之中,她们就可以感觉得到这种宫廷酷刑到底有多么的恐怖,那看向夜鹰的目光,也是多了一丝畏惧,毕竟如此的酷刑,也真难为这家伙竟然懂得的用来折磨人。

    夜鹰这下还真是有些郁闷了。

    只不过是偶尔客串一下而以,现在那一个个看向自己的目光都比以前不一样了,好像自己是什么魔鬼似的,早知道如此的话,先前就不应该没事去出这样的风头。

    “现在,该老实跟我们合作了吗?”

    回过头来,夜鹰一把捏住大卫的下巴,语气已经是变得冰冷无比,如果这家一开始就老实合作的话,他也不用被众人当作是什么怪物来看。

    “我……我跟你们合作……”

    大卫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先前那种强烈的恐惧感,宛如一个溺水之人,眼睁睁的感受着自己的体内的氧气一点点耗干,仿佛掉进了一个漆黑的旋涡,让人的神经完成的崩溃,那怕是训练有素的他,也完全忍受不了这一种精神上的双摧残。

    “哼,早合作的话,不就用不着吃这么多的苦头,还真t/m/d的犯/贱!”

    夜鹰冷喝一声,已经是一把就松开大卫的下巴,转过身子,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很不错,看来这以后要是还有什么顽固份子的话,就全交给你来处理好了。”

    萧云飞邪气的笑了笑,已经是拿出从大卫身上找到的手机,很快就按下了苏珊的手机话码,不过却没有拨通,而是邪气的盯着椅子上的大卫,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如果你不想这以后每天都生活先前那样的恐惧之下的话,最好就不要跟我耍样!”

    大卫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如果不想在接下来继续承受先前的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合作,是他唯一的选择……

    别墅。

    正坐在沙发上,一直在等着大卫等人的电话的苏珊,手里的红酒杯时不时轻轻的摇晃着,目光一直紧紧的看着前方,却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嗡……嗡……

    桌上电话响起的那一刻,苏珊的目光是瞬间就集中在了桌上手机的屏幕上,当看到上面所显视着大卫的电话号码,这脸上已经是露出着胜利的笑容。

    “喂,最后一个目标清除了吗?”接通电话,苏珊的声音之中隐隐夹着一丝的激动与兴奋。

    “任务完成,最后一个目标已经死在我们的枪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