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566章 逼婚(上)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紫筑轩。

    一间小小的茶坊,但是里头的布置及气氛,给人古典幽然的感觉,倘佯其中,总让她凡尘俗事尽抛,带来心灵的幽甯澄静。

    所以这尽我管离公司有着一段的距离,不过陆馨瑶平常若是没事的时候,她都会常来这儿坐坐。

    这一推开玻璃门,挂于其上的风铃轻扬着清脆声响,流泄一室的幽柔乐音传人耳畔,烦闷的心绪早已扫了一半,按照平常一个样子,陆馨瑶还是坐在了往常自己所喜欢呆着的坐位上。

    跟着进来的萧云飞自然而然的坐到了陆馨瑶的对面,道:“没想到你竟然喜欢喝茶,还真是看不出来呀。”

    “喝茶可以静心、静神,有助于陶冶情操、去除杂念,这与提倡“清静、恬澹”的东方哲学思想很合拍,也符合佛道儒的“内省修行”思想。学你这种凡夫俗子自然不懂得这茶道里的学问。”

    说着,陆馨瑶直接没好气的白了萧云飞一眼。

    “嘿嘿……”

    听到这话,萧云飞多少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转移着话题,道:“这里的环境不错,你经常来这?”

    “你觉不觉得,这儿的幽静很有安定人心的作用!徜徉其中,世间的烦恼全都微不足道了,这每当心仍低落,就会想到紫筑轩来坐坐,后来也就养成了习惯,心烦时就会来这儿沉淀思绪。”

    “那是说你现在心情不好?”

    萧云飞挺懂得举一反三。

    “一般。”

    陆馨瑶模糊的轻吐一声,并没有直接的回答萧云飞的这个问题,反到是突然间有些走神的看着萧云飞,也不知道她这心里此时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先前你所说的什么茶道思想我是不懂,不过我却知道这紫筑轩的背后有过一段故事。”萧云飞抬头看了陆馨瑶一眼说道。

    “故事?”回过神来,陆馨瑶茫然的摇了下头。

    “曾经听说这紫筑轩的主人是个极深情的男子,而紫筑,便是他挚爱妻子的芳名,他们曾缠缠绵绵、刻骨深挚的相爱过,可是后来。没有人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知这名女子离开了他,而他便在悲切哀伤的情况下,开了这座紫筑轩。”

    说到这,萧云飞抿抿唇,交叠着双手支着下巴,继续的道:“因为故事中的女主角生性朴实、淡泊名利,唯一所愿,只是开座茶坊,在人来人往中。收留每一双疲惫的步伐。带来心灵的平静。”

    “而这里头的一景一物。全是依着女主角的梦想而设计的,多情的男主角便守着属于他们的紫筑轩,日复一日的等待着,他相信总有一天会等到她。也期盼着爱妻再一次回到他身边。”

    多美的一个故事啊!陆馨瑶不由得听痴了。

    “然后呢?他最后究竟有没有等到他的妻子?”陆馨瑶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这样的迫切想知道一件事情的答案。

    萧云飞笑而不语。

    “没有,对不对?”陆馨瑶澄亮的双眸感伤地一黯。

    “受这故事感动的人不少,也许是因为这凄美的故事吸引,某些失去挚爱的男女,竟也如男主角一般,时时来此地等待上天垂怜,让他们与深爱的另一半因缘际会的重逢。”

    说到这,萧云飞再次看了看陆馨瑶,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穿鏊附会。一椿又一椿失落的情缘,皆再一次由紫筑轩中串起。”

    “听说这后来,便流传出这么个有趣的说法,想等待挚爱,便到紫筑轩来。因为紫筑轩是爱情的代表,其中埋藏着太多颗痴然不悔的真心,过于深浓的渴盼,凝结成一股连上苍都无法忽视的无形力量,所以,许多悲伤的失意人,总会徘徊此处,等待苍天的垂怜,让遗憾的生命再一次获得完整。”

    听着,听着,陆馨瑶的眸中散发着幽然神往的光彩,嘴里喃喃的道:“故事很美,不过故事却永远都是人们编造出来的,而现实却永远都是残酷的……”

    萧云飞淡淡一笑,对于陆馨瑶的话并不发表自己的看法,不过她却看得出这女人肯定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藏在心底。

    “可是,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陆馨瑶突然偏头望着萧云飞,她可是这里的老顾客,但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一个故事。

    “都是几年前的事,早事过境迁,你会一无所知也不稀奇,更何况知道这个故事的人并不多,至于故事的真实性,我想还是由这里的老板来回答更有说服力。”

    说着,萧云飞是偏起头来,看向着旁边,只见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而这男子陆馨瑶也认识,正是这紫筑轩的老板——詹飞尘

    沉默!

    詹飞尘脸上泛起着淡淡的哀伤,先是看了看陆馨瑶,最后目光是移到了萧云飞的身上,露出着一个老朋友重逢的笑容轻轻点了下头,最后道:“照久吗?”

    呃?

    陆馨瑶不由一愣,她看得出来,萧云飞跟这紫筑轩的老板竟然是老相识,而且从詹飞尘脸上的哀伤,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先前萧云飞所说的故事男主角,很有可能就是这紫筑轩的老板。

    “好。”

    萧云飞应了一声,只见詹飞尘是转身便准备离开,却已经突然间停下了脚步,道:“无论多久,我都会一直等下去。”

    淡然的声音,却是透着一股无比坚定的信念……

    “你认识这里的老板?”

    直到詹飞尘离开了好一会,陆馨瑶这才回过神来,一双冷艳的美目是紧紧的盯在萧云飞的身上,她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里的老板的身上还有着这样的一段故事,尽管她是这里的老熟客,她也重来都没有听他提起过。

    “算是吧。”

    萧云飞耸了耸肩膀,并没有否认,但却也没有说明两人认识有多深,可是光凭他能知道这紫筑轩老板身上的故事,就知道两人相交也绝对不浅。

    而陆馨瑶也深知这一点,当下也是没有在继续的追问下去,只不过,想必这家伙身上的故事,也绝对不会比这紫筑轩老板的少,要不然先前他在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眼中也并不会同样闪过着一丝的哀伤。

    “他的妻子为什么要离开他?”轻啜了口眼前的茶,陆馨瑶抬眼看了下萧云飞,真实的故事,就应该有真实的原因。

    “你应该问,他能不能等到爱妻回来。”萧云飞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紧盯着陆馨瑶冷艳的俏脸说道。

    呃?

    一愣,陆馨瑶下意识的道:“他能等到吗?”

    “两年前,他妻子死于als。”

    萧云飞苦涩的摇了摇头,放下啜饮中的细致瓷杯,道:“所以他在做着一个永远都不醒的梦。”

    als?

    陆馨瑶虽然并不是医生,可是也知道这als是肌萎缩侧髓硬化症的简称,而这肌萎缩侧髓硬化症,是一种运动神经元病,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病人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下,被一一剥夺运动系统的功能,继而侵蚀全身……是一种罕见、可怕的病魔,存活率一般来说只有2-5年。

    “他知道吗?”

    想到这,陆馨瑶抬头看了眼萧云飞,尽管她已经猜到了答案,不过还是想听到萧云飞亲口将它说出来。

    “我答应过他妻子,会永远保守这个秘密,不过现在看来却好像是害了他。”说到这,萧云飞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

    “不过,我却感觉你是恰恰帮了他最大的一个忙,如果他知道真相的话,以他对于妻子的感情,说不定在得知这一答案后,他会当场崩溃,现在他能坚守着自己的信念,这是在好不过的结果。”

    陆馨瑶轻轻的摇了摇头,目光已经是看向着正坐在收银台前,双眼痴痴的看着茶坊外面,在盼望着一个永远都不可能等到的人,可是他却还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等待着,始终坚守着心中那一份永恒不变的信念……

    她,真的很想祝福他……

    想到这,陆馨瑶慢慢的将目光收了回来,却发现,一张纸巾已经是出现在她的面前,此时的她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流泪了。

    “别不好意思,这并不是你第一次在我面前哭。”

    萧云飞轻轻的扬了扬手中的纸巾,女人毕竟还是女人,无论在强的女人,永远都还是水做的,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容易受到感动。

    “哼!”

    陆馨瑶并没有拒绝,只是狠狠的瞪了萧云飞一眼,一把接过纸巾,便是将眼中那感动的泪水给擦干,但眼泪虽然擦干了,可是对于这紫筑轩老板的痴情,她却依久为之的动容,如果这个世上真有一个男人能如此的对待自己,她就算是死,也心满意足……

    “你带我来这里,不会只是为了听我讲这个真实故事?”看着陆馨瑶冷艳迷人的俏脸,萧云飞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问道。

    听到这话,陆馨瑶脸色一正,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纸巾,一双冷艳的美目紧盯在萧云飞的身上,好像在做着什么重大的决定,玉/唇半启,道:“娶我!”

    “什么?”

    萧云飞彻底懵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