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634章 上勾的不是兔子,而是狮子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夜晚的燕京城,明亮的街灯与天上的群星遥相辉映,整个街市都沉浸在一片珠光宝气之中,炫人眼目。

    开着车,陆馨瑶是时不时的忍不住将目光移向着萧云飞,她实在是很好奇这家伙到底是找谁将他给从警察局里弄出来的,为什么就连萧老爷子都说他有些不简单。

    “我脸上有吗?干嘛老这么盯着我?”

    萧云飞可是从上车到现在,十几分钟的时间里,这女人最少看了他不下五十次,开车如此的心不在焉的,竟然没有发生车祸,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个奇迹!

    “啊?”

    做贼心虚的陆馨瑶被萧云飞这一发现,不由惊尖一声,俏脸是瞬间就通红了起来,连忙就是将目光从萧云飞的身上收了回来,直射着前方,却是明显的心不在焉。

    这女人……

    看到如此,萧云飞只能是无语的苦笑了笑,不过第实说,今天这女人穿得到是很迷人。

    黑色长裙衬托着一张冷艳性的面孔,如水的双眸凝望着远方,流露出几分淡淡的羞涩。丰/满的身材彰显了成熟女/性的绝佳魅力,在黑纱裙摆包裹下依然夺人眼球,一双肉/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下,是双水晶色彩的高跟鞋,尊贵典雅的气息弥漫全身。

    啧啧……这女人害羞起来的时候,还真是别有一翻的万种风情……

    想到这,萧云飞是忍不住的抹了下嘴角上的哈剌子。

    “对了,你是怎么从警察局出来的?”

    陆馨瑶并不知道萧云飞此时心中的龌龊想法,要不然的话估计将就一大耳光子将他给扇飞车外。

    “我又没犯法,他们没证据自然是要放了。”

    萧云飞想也不想的耸了下肩,不过这一双贼眼,却是在偷偷的瞄着陆馨瑶胸前那两只诱人的小白兔。

    “少在这里骗我!别以为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馨瑶顿时没好气的瞪了萧云飞一眼,毕竟这事情是她父亲搞出来的,以她父亲的个性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放了萧云飞,更何况在萧老爷子给自己父亲打电话的时候。这家伙就已经离开了警察局。

    “你既然都知道,干嘛还要问我?”

    萧云飞有些莫名奇妙了,都知道了还来问他,有这么多此一举的人吗?

    “你——!”

    陆馨瑶是连生吞了萧云飞的心都有,胸前的两只小白兔是气得一阵的上下跳个不停,道:“如果我都知道的话,我干嘛还要问你!”

    “既然不知道,刚才你为什么说知道?”

    “什么时候说我知道了?”

    “刚刚!”

    ……

    几句下来,陆馨瑶是差点没被萧云飞给绕晕,额头上是黑线直冒。银牙是咬得‘咯咯’的作响。甩头便是狠瞪着萧云飞。道:“你少给我绕圈子!你在这燕京城里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朋友或熟人?”

    “朋友熟人是谁都有,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萧云飞还真搞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想干嘛,难不成她连自己跟人交朋友,认识什么样的人她都要管呀?

    这。未免管得有些太过了吧?

    “哼!可是能将你从警察局里弄出来的人却没有几个!”

    陆馨瑶是没发气的冷喝出声,她可是十分的清楚以自己父亲的官势,在这燕京城里虽然还有不少人可以将他从警察局里弄出来,不过陆馨瑶认为这其中她所知道的人之中,实在是想不到会是谁在帮这混蛋。

    “——!”

    萧云飞有些无语了,看了看陆馨瑶道:“你干嘛老是咬着这个问题不放,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脱离苦海,你就别在让我掉入魔爪了吧?”

    “你才是魔爪!”

    陆馨瑶听到萧云飞这桑骂槐的,是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道:“你不说就算了,我也懒得再问了,不过这事情是我父亲搞出来的,怎么我也得跟你道歉。”

    一听,萧云飞到底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道:“嘿嘿,老夫老妻的,客气啥呀。”

    “滚!”

    陆馨瑶见萧云飞这三言两语之间便是原形毕露的,这心中是忍不住的一阵来气,恨不得立马停车踹这混蛋几脚好消消气!

    夜风徐徐。

    萧云飞这不想告诉陆馨瑶也是有自己的原因所在,毕竟‘凤组’是华夏一个神秘的部门,告诉她的话,这女人肯定又会问,你怎么会认识‘凤组’,怎么能请动‘凤组’帮忙,你以前又是做什么的,你的过去是怎么样……这类云云……

    所以,这避免陆馨瑶这女人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为什么,他又怎么可能说出原因,更何况她知道得太多的话,对于她来说,本身就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夜。

    永远是充满着说不出来的神秘感,而探索无尽的浩荡星空,更是无数人类,有始以来最大的梦想!

    江海,关强在下班之后,便是直接赶回了住处,这两天的时间里,他无一不是在守株待兔,甚至是让妻子跟儿子都暂时到亲戚家小住些时日,可是,兔子却是怎么也不上勾。

    对此,他真的很怀疑依绯红这出的是不是什么馊主意!

    拿出钥匙将门给打开,关强这刚一开灯,背后就被一个漆黑,而又冰冷的硬物所抵住,这让关强的身子不由一硬,双手已经是慢慢的举了起来。

    “朋友,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做,罪名可是很大的?”

    关强镇定的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虽然看不见后背腰上所顶着的是什么东西,但他却是绝对猜想得到,那绝不会是什么东西。

    “身居高职的人就是不一样,这样的情况竟然还能如能的淡定。”

    一个幽幽而又有些生硬的中文声音是从关强的身后传了出来,只见两名将脸蒙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碧眼,身材比起一般华夏人都要高大的男子是出现在了关强的眼前,其中的一名男子手中持枪,冰冷的枪口正冷冷的的对准着他。

    “不知道两位到底有什么事情,如果是求财的话,屋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尽管拿走就是。”

    关强镇定的开口吐道。

    “……我们并不求财,只是想关局长帮我们两人一个小忙,而这种事情对于你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以。”右边的男子是轻轻摆手说道。

    “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我想我们可以做下来慢慢谈。”

    关强很清楚,他等的兔子已经上勾了,只不过这兔子不但会咬人,而且更能伤人!

    “ok,没问题。”

    右边的男子耸了下肩,试意持枪的男子将枪放下,声音是突然变冷的道:“我想关局长一定不会跟我们耍样,要不然——!”

    砰!

    一拳,只见坚硬的墙壁上是出现了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窟窿!

    “枪在你们手中,我自然不会耍样。”

    关强微微的皱了下眉头,实在没有想到他要等的不是兔子,而是两头狮子,会吃人的野狮子!

    一会。

    三人是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而两名把脸蒙得严严实实的男子则是在关强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们,到底要我帮你们做什么?”

    关强尽量的冷静,同时也是假装着不知道两人的来意,因为只有这个样子,才能让对方上勾。

    “关局长是个聪明人,难道还猜不到我们是谁吗?”先前的男子碧眼是直看着关强说道。

    唔?

    假装眉头一皱,关强是沉默了好一会,最后才道:“袭击警察局的人是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越说,关强是难以掩饰心中的愤怒情绪是变得越发的冲动,而这冲动却是真实的,因为此事,他们牺牲了四名年轻的警员,这其中有三名还没有成家,甚至还没有开始谈女朋友,他们的人生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可是现在却……!

    “王法?”

    先前的男子冷冷一笑,道:“关局长,我想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真难为你当了这么久的警察,竟然跟歹徒叫王法?更何况,这法律只对弱者有用!”

    是呀。

    自己怎么跟眼前这穷凶恶极的歹徒讲起法律来了?

    关强不由自嘲了一下,重新坐回到沙发上,道:“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们为何要袭击警察局,但如果你们要我做对不起国家还有人民的事情,你们干脆现在就一枪嘣了我!!”

    “……我们并不需要你做对不起你们国家还有人民的事情,我们只想知道当初五指山会所的真相,还有凶手是谁!”

    先前的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说着,眼睛是似笑非笑的眯在了一起,从眼缝之中是射出着一阵阴冷无比的光芒。

    果然!

    关强这心立马是一沉,是再一次确定了对方搞出这么多事情来,原来都是冲着萧云飞这人而来!

    看来,当初五指山会所死亡的人之中,存在着什么样势力的重要人物,这才使得眼前这两名男子如此的无法无天!

    “怎么样,我想这事应该不会对不起你的国家还有人民吧?”

    先前的男子双眼依久是兴味浓浓的看着关强,继续的道:“如果你不愿意配合的话,我们并不介意换过另外一种方法让你开口。”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