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788章 引蛇出洞?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夜更深,半个月亮斜挂,星星在闪烁着微弱的光芒,昏暗的路下,一群飞蛾不停的朝着光影里飞舞着,倒影着无数的黑影。

    余修群真不知道议长大人为何要他接受电视台的采访,但是他却不得不照做,而且还得接受那主持人无聊的提问,这种事情,他宁愿跟十个八个女人大战几百个回合……

    不过话又说回来,刚才那女主持的无论是身材还是样貌,都是十分的不错,或许可以……

    想到这,余修群的脸上是不由泛起着一阵淫/秽的笑容。

    “余总,议长大人这么做肯定是有所深意,依属下看是不是应该……”说到这,祝良俊是抬头看了余修群一眼,毕竟这对于议长大人的所谓新计划,他们是一个字都不知道。

    “好了,不要在说了,议长大人的用意,又岂是你我所能明白的!”

    余修群扬了下手打断了祝良俊后面的话语,只不过这脑子一转,却是不由眉头一紧,道:“只不过,议长大人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意??”

    “余总会不会是议长大人在利用我们做诱饵?”

    祝良俊可是很清楚余修群的个性,他这嘴里虽然说议长大人的用意不是他们所明白,只不过,这心中却是另外的一种想法。

    唔?

    一听,余修群是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头,目光是变得有些阴沉不定,是抬头看了眼祝良俊,道:“继续说下去!”

    “余总,你想想,现在两名目标的踪影都失去了,这想要在找到两目标的踪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追踪能力最强的杜剑罡。还有吴影都死在了对方的手里,我想议长大人这是想引蛇出洞!”

    祝良俊看着余修群是将自己心中的想法给说了出来,而且这越说,心中也是不由越惊讶,如果真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他们现在的情况还真的是危险了!

    “引蛇出洞?”

    余修群不由再次的紧了紧眉头,心中越想越感觉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毕竟引蛇出洞。可是最为直接的方法!

    “对,就是引蛇出洞!”

    祝良俊肯定的点了点头,嘴里是继续的开口道:“余总,不管这事情是否真的如我们所想。但我们也是不得不防呀。”

    “唔,你说的很有道理。”

    余修群点了下头,还真是被祝良俊给说通了,当下抬头看对着祝良俊,道:“你们通知彭虎还有江东海他们,还有其他的人员,让他们从明天……不!从现在开始加强戒备!”

    “是!!”

    ……

    凌晨一点三十五分,正是普通人身心最为疲惫,也是最想入睡的时间。在阳明山一外别墅后面。地面上一个下水道的井盖被轻巧的打开,露出着一双幽暗的冰眸子。

    ——萧云飞!

    余修群这做为台岛孟山都的负责人,这想要打听他的住所,那是在简单不过的事情,只需要让影子动一动手指。这地址是立马就出来了。

    讯速的盖上井盖,萧云飞看了看这近三米高的围墙,深呼一口气,步伐一个加速,整个人是无声无息的翻了上去。

    “左边两个,右边一个,院角处还有两个……”

    居高临下的观察着四周,萧云飞的心中是默默的暗数着,而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的从墙上翻了下去,转眼就是隐没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余总,事情都已经安排了下去,只要目标敢来,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江东海是肯定无比的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话可别说得这么的圆满,目标可不是什么三流货色,还是小心一点好。”祝良俊看了江东海一眼说道。

    “的确,从今天的交手情况看来,目标的实力很强,可不是一般的普通人,尤其是一号目标!”

    彭虎今天可是负责萧云飞,这一路上虽然没有跟萧云飞面对面的对撞过,可是萧云飞的实力,他却是有所了解,就算是正面对上,他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赢得了萧云飞,或许不败,就已经是一件值得幸运的事情。

    “好了,你们都别在说了!”

    余修群看到江东海正想说些什么,当下是连说话的机会也不给他的看了他一眼,嘴里是继续的道:“不管目标的实力如何,我们都得全力以赴,绝对不能大意,更不可以轻敌!知道了没有?”

    “是,余总!”

    三人是异口同声的点了下头,只见江东海是十分没好气的看了祝良俊跟彭虎一眼,毕竟先前就是两人在拆他的台。

    “出去忙各自的事情,如果一但有什么情况的话,立马通知我!”

    余修群挥了挥手,是示意三人离开,而他这心中却还在不由的想着威廉这所谓的新计划,会不会就是估计用他做饵将目标给诱出来,或者还是自己多心了?

    毕竟,如果议长大人的计划真是如些的话,他不可能会连一个高手都不派过来,要不然的话,就算是将蛇给引出来了,但也要安排个打蛇人吧?

    余修群这越想,心越乱,思绪也是越乱,完全的搞不明白议长大人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用意……

    “哼,你们两个还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

    江东海这一离开余修群的书房,嘴里便是一阵没好气的鄙视了祝良俊还有彭虎两人一眼,对于先前拆自己台的两人,心中是充满着说不出来的不满。

    “大海,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这那里有灭自己的威风?做什么事情,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彭虎看着江东海,嘴里是一阵语气深长的提醒着说道。

    “哼,我看你们就是太小心过头了!”

    江东海嘴里继续一阵没好气的鄙视着两人,说完,这不等两人反应,已经是一甩手,大摇大摆的离开。

    原本彭虎还想说些什么的,只不过却是被祝良俊给拿住,当下只好是作罢,等到江东海离开之后,才回头看了祝良俊一眼,道:“为什么不让我继续说下去?”

    “他的为人你又不是不清楚,想要说通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还是先让他吃吃苦头在说吧。”

    祝良俊轻轻的摇了下头,嘴里是继续的道:“我们还是忙我们的去,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目标肯定会很快找上门来!”

    的确。

    事情真如祝良俊所猜测的没有任何的出入!

    萧云飞是真的来了,只不过,不是很快,而是已经找上门来了!

    “不想死的话,告诉我,那个房间是余修群的!?”

    萧云飞掐着两名守卫的脖子,压低着声音,可是那语气,还有冰冷的幽暗双眼之中,却是无不透露着说不了来让人毛骨耸然的冰冷杀气。

    唰——!

    两名守卫不能说话,更无法挣扎,只能是用手直指向二楼左边的一处房间,而眼中却是充满着恳请之意,希望萧云飞能放过他们。

    “谢谢合作,不过,我还是不能放过你们两个。”

    萧云飞满意的点了下头,双手一用力,只听‘喀嚓’一声,两名守卫的脖子是应声而断,鲜血嘴角处流出,双眼的瞳孔睁得老大,头更是侧向着一边,临死之前,眼中还带着一丝的奢望……

    与此同时。

    余修群早已经是躺在了床上,而在他的身旁,同样还躺着两名曲线玲珑,一/丝/不/挂的两名年轻女子。

    呼~~

    突然,一阵晚风从窗口处吹了进来,带着细细的凉意,只见床上一名光着身子的年轻女子是醒了过来,扭头看了下被晚风吹到的窗帘,是并没有多想的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凹凸有致,胸前的那两团骄傲的玉/女/峰,上面一点相思红豆,充满着说不出来的诱人气息。

    “……”

    年轻女子才刚一走近窗帘,眼睛的瞳孔是瞬间睁得老大,正想大喊出声,可是谁知道才刚一张嘴,这嘴巴是立马被人用手给封住,就连整个身子也是被人给搂了过去。

    “嘘!想活命,最好不要出声。”

    萧云飞搂着这具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幽暗的冰眸之中是闪烁着说不出来的邪气光芒,是细细的在年轻女子的耳边吹着热气。

    “唔唔唔……”

    耳朵传来的灼热气息虽然是让人年轻女子是有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但却是被莫名的恐怖给冲散掉,是用力的连连点着头。

    “乖。”

    萧云飞劝赞了一声,继续的在年轻女子的嘴边吐着热气,细声道:“告诉我,床上躺着的人是不是余修群?”

    “唔唔唔……”

    年轻女子继续用力的点着头,毕竟她只是一个为了生计,而不得不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会遇到这种事情。

    “真乖。接下来就好好的睡上一觉吧。”

    说着,萧云飞的手是突然在年轻女子的脖子处用力一按,只见年轻女子是两眼一黑,是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轻轻的放下这名女子,萧云飞是悄声无息的摸近了床边,手中那把冰冷的匕首是泛起着刺骨的寒气,悄无声息的架在了余修群的脖子处。

    “谁?”

    余修群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一股寒气给惊醒,整个人是瞬间就跳了起来,嘴里刚吐出一个字,便是察觉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正从脖子处传来,上面甚至还有着一丝生疼……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