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847章 酒会冲突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一连两天,陆馨瑶可是没跟萧云飞说过几句话,而且她这次回燕京城本就是有公事在身,最近天铭集团的发展很快,已经是开始着手准备进驻燕京城,这次她回燕京城就是为了燕京城的一个项目。

    而这个项目对于天铭集团可是极为的重要,也是天铭集团打开燕京城的一个龙头的项目,为了这个项目,陆馨瑶可是了很大的心血,对于这个项目也是势在必得!

    “今天晚上陪我出席一个酒会。”

    坐在饭餐前,陆馨瑶是头也不抬的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如果不是没有必要的话,她是绝对不想跟这混蛋说话。

    “为什么?”

    一愣,萧云飞是有些语了,敢情要是这女人无求于他的话,她是打算一直都不跟他说话了。

    “叫你去就去,别问这么多为什么!”

    陆馨瑶没好气的翻了下白眼,要不是这个酒会极为的重要,在加上为了打发酒会的那些狂蜂浪蝶,她才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看到如此,萧云飞只能是无奈的耸了耸肩......

    晚上七点四十分,整个燕京城陷入一片酒红灯绿,说不出来的迷人。

    君悦大酒店,地处燕京城中心区,是最具地理位置优势的酒店之一,2847平方米的会议及各种宴会设施都配备了先进的视听设备及宽频上网功能。

    而今天晚上的君悦大酒店聚集了燕京城各大企业,集团公司的负责人与精英,可以说是燕京城有始以来最为齐全的一次富商聚会。

    做为这次酒会的发起人,刘光耀可以说得上是众星揽月,意气风发,脸上一直挂着那自信满满的笑容。

    “华儿,陆馨瑶来了没有?”刘光耀在招呼了几名迎面来的公司老总后。是对着一旁的刘华小声的问道。

    “还没有,不过估计也快了。”刘华看了下时间说道。

    七点五十五分。

    “来了来了......”

    一阵吵杂声下,只见陆馨瑶挽着萧云飞的手臂是从外面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目光是瞬间集中在了这一男一女的身上。

    黑色长裙的晚礼服下,勾勒出陆馨瑶那曲线玲珑的诱人身材。衬托着一张妩媚白皙的面孔,如水的双眸,丰满的身材彰显了成/熟/性的绝佳魅力,饱/满的胸脯,挺翘的臀部,在黑纱裙摆包裹下依然夺人眼球,一双肉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下。是双水晶色彩的高跟鞋,尊贵典雅的气息弥漫全身。

    男的一米八以上,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郎才女貌。

    众人当看到两人走进来的时候,脑子里是忍不住的升起着这样的一个念头,而酒会之中,也是有着不少女强人。或者是名媛,在看到萧云飞的时候,这心中也是难免得升起着一丝占有欲!

    相比之下,藏身在人群之中的刘华眼中却是闪过着一丝嫉妒的光芒,在他看来。萧云飞的出现,简直就是抢走了应该属于他的光环!

    还有,陆馨瑶这样的女人,也只有他才配得上!

    “陆总裁你总算是来了,大家可都在等你。”刘光耀笑脸吟吟的迎了上去。

    “刘总客气了,今天晚上的主角好像是刘总你,可不是我。”陆馨瑶淡然的回答了一声,却是感觉到一道让她恶心的目光。

    “呵呵,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犬子刘华,以后陆总裁可要多关照一下犬子。”刘光耀介绍着说道。

    陆馨瑶顺着目光看去,是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头,因为刚才那一道让她感到恶心的目光正是从这刘华的眼中射出。

    “陆小姐你好,我是一早就听说过陆小姐的事迹。以后请陆小姐多多关照。”刘华伸手出来说道。

    “关照就不必了,我可没有这个本事。”

    陆馨瑶冷淡的看了刘华一眼,是根本没有伸手出来的打算,这让刘华的脸上挂满着说不出来的尴尬,只能是硬着头皮的将手给收了回来。

    “陆小姐谦虚了。”

    刘华咬了下牙,但是却不得不陪笑出声,脸上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火辣辣的发烫,说不出来丢人......

    “刘家公子这次还真是被打脸了!”

    “活该!想要一亲芳泽,谁知道却是被人给打脸了!”

    “......”

    一旁的宾客看到如此,是忍不住的窃窃私语,看向刘华的目光之中是充满着说不出来的嘲笑,毕竟今晚到这里来的,那一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论身家虽然不一定比刘家厚,但是却也不少。

    所以,这根本没有人会在意刘华那看过来的愤怒火目光......

    “刚才你那脸打得还真是响呀。”萧云飞可没空理会这什么总什么总的,在他看来,都只不过是一群满身铜臭的商人而以。

    “兴明集团是我天铭集团的最大竞争对手,所以用不着给他们刘家脸。”

    陆馨瑶无所谓的吐道一声,是松开了手,白了萧云飞一眼,道:“你先在这里呆着,去个洗手间。”

    萧云飞无所谓的耸了下肩,是老实的找了个角落呆着,对于他来说,他并不喜欢参加这样的场合,当然,如果不是任务需要的话。

    “小子,给你一百万现在立马离开陆馨瑶!”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只见刘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阴森的目光正冷冷的盯着萧云飞。

    这两天,他可是仔细的调查过,陆馨瑶的身边根本没有男人,毕竟当初的陆馨瑶可是跟游家有婚约在身,游家怎么可能会让陆馨瑶的身边出现其他的男人,所以这唯一解释。眼前这个家伙,肯定是陆馨瑶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临时演员!

    “一百万,好像少了点?”萧云飞摸着鼻子说道。

    果然!

    刘华心中一喜。他不怕对方贪心,最怕对不方不贪心!

    “二百万!我想你这一辈子肯定没见过这么多的钱。而这钱也足够你逍遥快活一辈子。”刘华冷笑着吐道。

    “还是少了点。”萧云飞摸了下鼻子,嘴里是继续的说道:“你也知道现在的房价,两百万估计只够在燕京城买个大点的厕所。”

    “你想要多少?”

    刘华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实在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会如此的贪心,二百万对于他这种人来说,已经是一个很高的价钱,他竟然还不知道满足!

    “随随便便扔两三个亿过来。这还差不多。”萧云飞嘴里是十分随便的说道。

    “你不如去抢!”

    刘华咬牙切齿的盯着萧云飞,他现在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两三个亿?他值这个价吗?

    “没钱就滚蛋,少在老子面前晃悠。”

    萧云飞本来就是闲着没事逗逗这刘华。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是用不着在给他面子了。

    “小子,你竟然敢耍我!?”

    刘华狰狞的脸上,已经是一阵的咬牙切齿,目光之中已经是泛起着阴冷无比的寒光。

    “你现在才知道?我还以为你顶着的是个猪脑袋。”萧云飞并不否认的耸了下肩膀。

    “臭小子。你找死!”

    冷冷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刘华这挥起拳头是直接就朝着萧云飞砸了过去。

    砰——!

    拳头没到,刘华只感觉到小腹一疼,嘴里发出着一声的惨叫,直接就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也是瞬间吸引了在场宾客的注意,是纷纷的将目光投了过来,尤其是刘光耀,是立马看到这倒飞出去,摔到在地上的竟然是自己的宝贝儿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

    刘光耀黑着脸的走了过来,双眼是紧紧的盯着靠在角落里的萧云飞,他知道此事跟眼前这个家伙脱不了关系。

    “他......他......”刘华指着萧云飞,想要说话,可是肚子里是一阵的翻江倒海,让他是连话都说不清楚。

    “怎么了?”

    陆馨瑶此时已经是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当看到所有以的目光都集中在萧云飞的身上,在看看这倒在地上的刘华,俏眉是不由微微的皱到了一块,拿着眼神询问角落的萧云飞。

    “刚才刘少说给我表演一下什么叫平沙落雁,屁股先着地。”萧云飞随口应了一声,目光是看向地上的刘华:“现在我终于是知道了,还真是多谢刘少的演示。”

    “——!”

    陆馨瑶这顿时无语了,她是没好气的白了萧云飞一眼,自然知道这家伙是在信口胡说,不过这嘴里却还是开口道:“真没想到刘少如此的热情,看来有机会,我也想看看刘少平沙落雁,屁股先着地的姿势是如何的。”

    “你......你......”

    刘华此时是气得快要吐血,指着萧云飞跟陆馨瑶,那是差点没有把肺给气炸,但是现在先机被萧云飞占去,而且,先前的事情,他可不想让人知道,这个闷亏他是不得不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

    “好了好了,既然没有什么事的话,这酒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大家继续继续......”

    刘光耀自然知道陆馨瑶跟萧云飞是一唱一合,而且看儿子的样子,知道估计是儿子理亏在先,当下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打起了圆场。

    “爸,他们......”

    “好了,别在说了!”

    刘光耀扶起着刘华,不等他把话说话,就已经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是扭头看向陆馨瑶道:“陆总裁犬子让你见笑了。”

    陆馨瑶无所谓的摇了下头:“没什么,就当是娱乐大众。”

    “那刘某失陪了。”

    说着,刘光耀是扶着刘华离开,他很清楚,这次他刘某人的这一张老脸已经是丢定了!

    “喂,你怎么会跟他发生冲突?”陆馨瑶等到刘光耀这一走,是立马没好气的瞪了萧云飞一眼,问道。

    “他跑来让我打的,难道我还打吗?”萧云飞一脸无辜的说道。

    “——!”

    陆馨瑶顿时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她自然知道萧云飞又在胡扯了,只不过萧云飞如此的教训刘华这个家伙,也实在是让人大快人心。

    与此同时,在后台的一个房间里,刘华此时是气得快要吐血,咬牙切齿的道:“爸,刚才是那小子先动手,你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难道你就没错吗?”

    刘光耀狠狠的看了儿子一眼,道:“我问,你没事去惹对方做什么?”

    “我......”

    话到嘴边,刘华是说不出口了,心虚的道:“我这只不过是上去跟对方打个招呼,谁知道......”

    “打招呼?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热情了?”刘光耀冷笑一声,对于儿子的个性,他这个做父亲的难道还不清楚吗?

    “我不管刚才是怎么一回事,但今晚别在给我添乱!”交代一声,刘光耀甩手走出了房间。

    “这一脚,本少不会就这么算了!”

    刘华紧咬着的牙关,眼中是闪烁着一阵怨毒无比的光芒......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