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866章 下辈子投胎记得做个好人!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当初跟游城的一拼,萧云飞体内受了不小的内伤,也因此沉寂了几天的时间,但是对于这几天燕京城所发生的一切,却都看在眼里,游家与陈家的争斗,游家动用所有的力量追查他的下落......

    种种的一切,他都无不知道的一清楚,更重要的,他还知道陆馨瑶接二连三的被绑架,其中陈青这个‘智公子’是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他所策划!

    不过,却不得不说陈青所策划的这一切还真的是很成功,让他跟游家是结下无法化解的死仇......

    更何况,在陈青的身边,还有‘黑沙’的人,估计上次绑架陆馨瑶的,也是陈青叫‘黑沙’的人所为!

    虽然,陈家的灭亡在他看来,那是必然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他却必须亲自去做,就好比现在,他要让这‘智公子’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人他都可以拿来当枪使,毕竟,这可是要付出代价。

    而有些代价,可不是他陈青所可以负担得起的!

    别墅内。

    一连几天为了应付游家的攻势,陈青是费尽脑汁,一连几天都没有好好的合过眼,此时难得两家休战,也是让陈青有了喘息的时间。

    只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十分的清楚,虽然这次游家在他们陈家的手上也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但是陈家帮游家揪出这么多的害群之马,却是从某些方面却是帮游家清除了依附在身上的蛀虫。

    而他们陈家却是不同,在经历过前段时间‘凤组’的扫荡下。他们陈家已经是狠下心肠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本来这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又面临游家的一阵狂追乱打,更是雪上加霜,显得摇摇欲坠......

    但好在当初孟山都还留有一些底牌,要不然的话,在游家这一阵的狂追乱打之下,他们陈家说不定还真的要被拉下马。而就算不被拉下马,他陈家也将失去所有的机会,从此沉沦到地底。

    “你们组织那边还没有消息吗?”

    陈青很郁闷,也很想恼怒,这么多天过去,却不见对方派人来支援,再这么下去的话。他们陈家迟早都会支撑不下去!

    “我已经联系上面,可是上面交代让我们等,我也不知道上面到底要我们等什么。”

    大军苦笑的摇了摇头,他已经不止一次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组织,可是每一次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这让他也是十分的郁闷,不知道组织到底要他们等什么。

    “等?”

    陈青有些哑口无言了。脸色是瞬间阴沉不定,盟友的态度让他感到十分的不满,如今他们陈家已经是到了风雨飘摇的时刻,对方竟然还让他们等!

    叫他们陈家等死吗!?

    想到这,陈青一股无名怒火是在心头不停的熊熊燃起来,毕竟在这样的时候所谓的盟友竟然还让他们陈家等,是想要放弃他们陈家吗?

    不!

    他们在华夏投入了这么多的心血,为了一份名单,甚至可以去袭击‘龙组’总部,他们怎么可能会让这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

    砰——!

    突然。一声巨响之下,只见别墅外面的两名保镖是直接被人从外面给扔了进来,让陈青是瞬间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双眼是直盯向别墅的雕大门。

    “什么人?”

    冷喝出声,陈青眼中的目光宛如两道寒冰直射向门外的修长身影,神色异常凝重。

    “陈公子还真是健忘,难道你不记得你可是三翻四次的算计过我,竟然这么快就将我给忘了?”

    邪魅的声音之下。萧云飞漫步的走来,幽暗的冰眸子中泛起着一丝戏虐之色,嘴角微微上翘,浑身上上是透露着一股邪气凛然。

    “是你!?”

    一愣。陈青双眼的瞳孔是瞬间一紧,但是目光却是很快沉了下来,眼眸中闪烁着冰冷的亮光,道:“萧云飞,游家可是满世界的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呆在燕京城,你就不怕死吗?”

    “死?”

    萧云飞觉得有些好笑了,嘴里发出一声的轻笑,道:“当着游城的面前,我都敢捏碎游少杰的喉咙,你说,我还会怕死吗?”

    唰——!

    陈青脸色瞬间大变,对于此事他可是有所听说,当初他还以为萧云飞会死游城的手里,可是没有想到此人竟然还活着,而且,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找他!

    更何况,这家伙就是一个疯子,敢当着游城的面前将游少杰的喉咙给捏碎,光是这一份举动,也只有疯子才能做得出来!

    如今他找上门来,谁知道会不会又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有什么事情,我们大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商量,如今你可是游家的眼中刺,游家这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你,我看不如我们双方联手对付游家如何?”

    陈青很快镇定了下来,虽然这个萧云飞的来意不善,但是如果将此人拉入自己的阵营,这对于他们陈家来说,可是一件在好不过的事情,就算之前的损失,也可以完全弥补回来。

    说到这,陈青是很快转口道:“当然了,只要你愿意跟我们陈家合作,条件随便你开,可要我们陈家可以满足的,绝对尽力而为。”

    “呵呵,看来当初你也是这样拉拢游少杰。”

    萧云飞轻笑了笑,眼中是闪过着一丝戏虐的光芒道:“想要我跟你们陈家合作也并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我的要求很简单。”

    “说。”

    一听,陈青脸上是顿时一喜,他不怕萧云飞提要求,最怕他是什么都不提。只要他有要求,有条件,那他们就有合作的可能。

    “我只你脖子上的人头,只要你将脖子上的人头给摘下来,我保证与你们陈家合作。”

    萧云飞嘴角微微一翘,整个人是说不出来的邪魅与嗜血。

    唔?

    眉头一紧,陈青的脸色是瞬间变得比鬼还要难看,阴沉不定的目光之中尽是那说不出来的阴冷:“这么说来。你是不愿与我陈家合作?”

    “跟一个死人,没有什么可合作。”萧云飞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大军,杀了他!”

    陈青目光一冷,直指着萧云飞是冷喝出声,虽然知道眼前这个萧云飞不好对付,但是,他对于大军的实力却是很有自信!

    “杀!”

    伴随着一声怒吼。大军是瞬间朝着萧云飞扑了过去,拳头如山,猛然的砸向萧云飞,势如猛虎,锐不可挡。

    “滚!”

    萧云飞连看也不看大军一眼,拳头是那么的随意一挥,却是如闪电般轰出。宛如惊雷。

    砰——!

    拳头瞬间砸在了大军的下额,只见大军这整个人是宛如风筝般的在空中一连转了好几圈,最后是重重砸在地上,鲜血,瞬间从大军的七窍中流出,染红着地面......

    一拳!

    只是随意的一拳!

    陈青所看重的大军整个下额被轰得粉碎,双眼突出,鲜血直流,是死得不能在死。

    “别动!”

    陈青的反应很快,在萧云飞一拳解决大军后。从背后是掏出一把枪,冰冷的枪口是对准着萧云飞。

    呃?

    一愣,萧云飞对于陈青手中有枪并不感觉到奇怪,毕竟以陈青的身份,这要弄一把枪防身,实在是太简单了。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别人拿枪指着我,而这拿抢指着我的人,没有一个还能活在这个世上。”

    萧云飞冷冷的盯着陈青。边说,边走,好像完全不在意陈青手中的枪,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将这当成是一回事。

    “站住!你再上前一步,我可真的要开枪了!”

    陈青感觉到从萧云飞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巨大压力,但是他却很清楚,如果他现在的慌神的话,输的人,肯定是他!

    “开枪?”

    萧云飞轻笑一声,是突然停了下来,大笑道:“就你?还配玩枪吗?”

    话音刚落,萧云飞整个人瞬间一动,速度快如流星般的直接朝着陈青冲了过去,五指成爪,瞬间抓向陈青的喉咙!

    咔?

    陈青下意识的猛然扣下扳机,却不见枪响,让他脸色不由瞬间大变,可是萧云飞那冰冷的声音已经是传了过来。

    “我说过,你这种人根本不配玩枪!”

    话落,人现。

    萧云飞瞬间扣住陈青的喉咙,左手同时将陈青手中的枪给夺了过来,枪口是对准着陈青的额头:“保险都没开,又怎么开得了枪。”

    “别......别杀我。”

    陈青脸上苍白如纸,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作疯子,眼前的萧云飞正是这疯子中的疯子,一个完全无法无天的人。

    “别杀你?你能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吗?”

    萧云飞冷笑一声,幽暗的冰眸子是完全不带一丝人类的感情:“下辈子投胎记得做个好人,别再自以很聪明,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是你所惹不起的!”

    砰——!

    清脆的枪声下,子弹瞬间穿透陈青的额头,绽放出一朵凄迷的血......

    陈青也许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的死去,在子弹透脑袋的瞬间,他竟然感到后悔,后悔自以为聪明的惹上萧云飞这个疯子,后悔当初没有看清楚形势,后悔当初......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后悔药,发生的事情也永远不可能改变,最起码,他的死已经是成为了事实,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随手将陈青的尸体扔到一旁,萧云飞顺手点着一根烟是直接就吸了起来,根本不理会空气中弥漫着的浓烈血腥味......

    “人,都是你杀的?”

    突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只见别墅的门口上站着一要修长的身影,金发碧眼,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是从左眼角,经过鼻子,划落至右边脸颊,狰狞的刀疤是完全破坏了那一份英俊。

    “没错。”

    萧云飞并否认的吐出一口浓烈的烟雾,幽暗的冰眸子却是一直紧紧的盯着走进来的人,脸色是变得越发的冰冷:“我好像曾经见过你。”

    “不是好像,是绝对!”

    金发男子纠正着萧云飞的话语,伸手摸了下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目光显得格外的狰狞与怨毒,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道:“当年,你在我这张脸上留下这么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疤,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吗?修罗!”

    “是你!?”

    萧云飞眼中的瞳孔一张,瞬间又一缩,一股冰冷的杀气是宛如火山喷发,瞬间从身上喷涌而出。

    “你终于记起来了?”

    金毛男子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更仿佛是活过来似的,如百足蜈蚣在脸上蠕动,说不出来的狰狞骇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