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871章 悄然离开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燕京城三大顶尖豪门,当以萧,游,陈三家,一直以来萧家都是保持中立,更何况萧家的重心在军,并不在政,只不过这几年来,萧家已经是将重心向政上转移。

    萧长天虽然没有被提名候补委员,那也是萧老爷子觉得还不是时候,萧长天还虽然历练一段时间,积累政绩,这将来登上华夏权力金字塔的顶端,那是迟早的事情。

    只不过,最近游,陈两家的争斗,还有燕京城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陈家想要问鼎这金字塔的顶端,已经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就算这陈家的背后有‘黑沙’的全力支持,陈家还是已经没有了这个资格。

    但是师凝心却不想陈家这么快的完蛋,毕竟陈家的存在,可以牵扯住游家的发展,就好比前段时间的两家的争斗,上面的大佬对于游家已经是多少有些意见,这对于游山的晋升是有着不小的影响。

    而这也是师凝心所乐意看到的,更何况现在陈青一死,不管陈家怎么想,多少也会将陈青的死安在游家的头上,两家这迟早也会再有一战,以陈家现在的处境,虽然是危险,但是陈家背后的‘黑沙’肯定不会袖手旁观,这也正好从陈家的身上,看能否将‘黑沙’的各多势力给牵扯出来。

    至于游家,虽然可以将陈家给打残,但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就算游家将陈家给打残了,这损失是在所难免,同时也誓必会让上面的大佬们对于游家是心存不满,影响到游山的仕途。

    那样的话,萧家就能从中得到更大的好处!

    虽说师凝心跟萧家之间是还存有一些的隔阂,但是不可否认,她怎么也是萧家的媳妇!

    陈家大院。

    陈文天一屁股跌坐在沙发上。双眼说不出来的一片的惨白,整个人就好像是失了魂似的,双眼无神。嘴里喃喃自语:“死了?怎么会死了?为什么会死了?我儿怎么能死......”

    痛苦,宛如刀割。陈文天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整个人就好像是泄气的皮球,完全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脸上所流露出来的痛苦表情,让人为之动容。

    毕竟这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管陈文天是一个样的人,但他还是一个父亲。对于陈青的宠爱,绝对不比天下间任何的父母的少,甚至还要更多......

    “首长,你请节哀。多保重身体。”

    身为陈文天的秘书,周志奇可是十分清楚陈文天对于儿子陈青的看重与宠爱,更何况陈文天只有陈青这么一个独子,而陈青也是完全没有令陈文天失望,少年得志。将来必大有前途!

    只不过现在却是......

    想到这,周志奇嘴角上是忍不住泛起着一阵的苦笑,毕竟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陈青的死实在是让人感觉到婉惜。

    “游家,肯定是游家下的毒手......”

    突然。陈文天的脸色是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拳头是完全紧紧的握到了一块,眼中是流露出来无比的怨毒。

    “首长,在没有证据之前,我们不可随便往游家的身上推,更何况游家也不可能干出如此歹毒之事,我想我们......”

    周志奇急了,毕竟游家可不是傻子,在如今这样的风头火势之下派人斩杀陈家的独子,那无疑不是顶风做案,这除了不是傻子,就只有疯子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游家可不是疯子,更不是傻子,就算他们因为游少杰的死在怎么的伤心欲绝,可游少杰毕竟不是他们陈家人所杀,在怎么样,前段时间两家的争斗,也足以让游家气消。

    “闭嘴!”

    陈文天狠狠的瞪了周志奇一眼,嘴里是一阵的咬牙切齿,道:“你可是我陈文天的人,竟然敢帮游家说话,是不是游家给了你什么好处!?”

    “首长,我这跟你了你这么多年,如果我要是真的有心背叛的话,又何必等到现在?我只是......”

    周志奇一脸的苦涩,但是他却可以理解现在的陈文天,毕竟陈青的死,对于陈文天来说,绝对是一个沉痛无比的打击,会有如此的反应,那也是情有可愿。

    “好了,不要再说了!”

    陈文天再次打断周志奇后面的话,毕竟这冷静下来,陈文天也知道周志奇不可能会背叛他,而他要背叛的话,也的确用不着等到今天,只不过儿子的死,不管怎么样,这跟游家肯定是脱不了关系!

    “首长,我看还是让人调查陈少被杀的证据,如果事情真是游家干的,到时候我们在动怒也不迟。”

    说着,周志奇抬头看了看陈文天,嘴里是不忘补充了一句,道:“别忘了,大佬们已经发话了,让我们跟游家是停止争斗,如果我们这时候又向游家动手的话,肯定会惹恼上面的大佬们。”

    “此事,决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陈文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紧握在一块的拳头是青筋暴起,紧皱在一块的脸上有有着说不出来的狰狞与怨毒......

    嘎吱——!

    突然,大门被推开,一名金发碧眼,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狰狞刀疤的外国男子是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

    陈文天当看到这突然出现在的老外时,脸上的眉头是忍不住深深的皱到了一块,虽然说他陈家大院不是什么皇宫内院,但是这大院的守卫可都是一等一的军中好手,这想要悄声无息的潜进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哼,你们陈家实在是让我们失望!”

    布鲁克冷喝出声,直接就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是抬头看了眼陈文天,冷道:“在我们的全力支持下,你们陈家还落得如此凄惨的状况,当初选择你陈家。我们还真是瞎眼了!”

    呃?

    一愣,陈文天这脸上是气得青白一阵,说不出来的难看。可是却找不到反驳的理由,毕竟他们陈家现在还真的是十分落白魄。甚至是摇摇欲坠。

    “阁下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文天强忍着心中的愤怒,毕竟从先前的话,他听得出眼前这名老外是对方的人,所以这心中也是敢怒而不敢言。

    “是什么意思,难道还需要我说明吗?”

    布鲁克抬头瞪了陈文天一眼,嘴里是继续的道:“因为你们陈家,我们已经是先后有两名议长交代在华夏。如果你们陈家还不能将游家给拼下去的话,陈家,就没有在存在的必要!”

    “你——!”

    陈文天一怒,瞬间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愤怒的指着布鲁克,咬牙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威胁?难道你们陈家还值得我们威胁吗?”布鲁克冷笑一声,眼中是充满着藐视。

    “好!好!好!”

    陈文天气肺都要炸,将手收回,嘴里咬牙切齿一连吐了三个‘好’字。是坐了下来,冷眼看着布鲁克,道:“你们这次来,如果是来跟我们陈家划清关系的话,现在就请你离开!”

    “首长......”

    马志奇立马急了。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当看到陈文天高扬起的手,只能是将心中想要说的话,给硬硬的咽了回去。

    “算你们陈家还有些骨气!”

    布鲁克并没有生气,只是冷冷的看了陈文天一眼,继续的道:“我这次前来,是来帮你们陈家,毕竟组织在你们陈家的身上投入了这么多的心血,可不想如些轻易的就付之东流。”

    “帮?你们还能怎么帮?”

    陈文天并不意外,毕竟对方投入这么多的心血,是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放弃,只不过他们陈家现在可以说得上是四面楚歌,现在他就连独子都被人给杀了。

    “这是我们的事情,你就用不着担心,只不过此次我们帮你们陈家渡过难关之后,你们陈家要加入我们‘黑沙’成为我们的一份子。”布鲁克轻轻的摇了下头说道。

    唔?

    闻言,陈文天的眉头是深深紧皱到了一块,毕竟他们陈家可是华夏的顶级豪门,如果加入‘黑沙’的话,岂不是要被对方给控制?

    “别忘了,如果我们的帮忙,你们陈家完蛋那也是迟早的事情,加入我们,你们陈家还有一线生机。”

    布鲁克并不担心陈文天会不同意,除非这陈文天真的想要他们陈家灭亡,但是当然了,就算陈文天想要他们陈家灭亡,他们也不会让陈文天做出如此的事情。

    沉默。

    陈文天低头不语,但是脸色却是一阵的阴沉不定,变得十分的难看,内心之中是有着说不出来的矛盾。

    “好!要我陈家加入也并不是不行!但是,我却有一个条件!”

    说着,陈文天是抬头紧盯关布鲁克,嘴里是一阵咬牙切齿的挤道:“我要你们提着杀害我儿凶手的人头来见我!”

    “成交!”

    一愣,布鲁克的脸上是瞬间泛起着一阵得意的笑容,他实在没有想到陈文天的要求竟然会如此的简单,简单到是完全合乎他的心意。

    更何况,这样的要求就算陈文天不提,布鲁克也绝对会拧下凶手的人头,毕竟凶手是谁,可是没有人比他清楚......

    而陈青的死,也是很快传遍了燕京城的整个圈子,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还真是无疑十二级地震,再次将众人给震翻在了地上。

    当初游少杰的事情,就已经是让人感到无比的意外,可是任谁也想不到这才过了多长时间,陈青竟然也死了?

    这使得众人是忍不住的将目光集中在陈家的身上,毕竟前段时间游,陈两家为什么而争斗,他们可是心里明白的很,现在两家才刚刚休战,陈青就突然身死,实在是让人难以不想入非非......

    “陈青竟然死了?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嫁祸我们游家!?”

    游老爷子眉头紧皱,实在是这陈青死得太不是时候,如果是晚一点的话,或者他们游家会拍烂手掌,但是好死不死,却是在两家刚刚休战的时候死了。

    “爸,此时不管是什么人,但对方绝对是不安好心,而且陈青这一死,我们不得不着手防备陈家的动作。”游山也是心里泛苦,毕竟这被人怀疑的滋味可是一点都不好受,尤其不会引起上面大佬们的一些不满,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事情。

    游老爷子轻轻的点了下头,道:“上面既然已经发话了,我相信陈文天不会如此的冲动,想要在这时候再次开战,但是却也不得不防他们会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

    与此同时。

    御泉山,萧家。

    陈青的死也是很快传到了萧老爷子的耳里,而这对于陈青的突然死亡,也是让萧老爷子感到无比的意外,但是想想,他却不认为是游家干的,毕竟游老头可不是一个蠢货,也不会做出如此低级的事情。

    而至于是什么人干的,他这心里有数。只是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能如此无法无天,跟游家已经是结下死仇,现在竟然还敢主动的去招惹陈家,还真不知道这小子是从那里来的自信。

    想到这,萧老爷子是扭头看向一旁的夏雪,道:“夏丫头,这段时间我让你秘密调查,有没有找到那小子的下落?”

    “回老首长,已经派人暗中打听了,只不过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夏雪摇了下头,老实说,她还真想不到一个人竟然可以在燕京城藏得如此的深,竟然让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更何况,这打听此人下落的,可并不止她们,但却是整个燕京城都找遍了,却还是不见此人的踪影。

    “看来,这小子还真藏得不是一般的严。”

    萧老爷子忍不住的叹了口气,继续的道:“不管怎么样,也要找到这小子,我就不信他这么的能藏......”

    的确。

    萧云飞这藏身的本事可是一点都不比他嘴上的功夫差,而且萧老爷子却还不知道,此时的的萧云飞,早已经是躲过众人的眼睛,悄然搭上了前往江海的航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