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928章 让你受惊了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龙之逆鳞,触之必死!

    很明显,瓦特●阿诺德是触碰到了萧云飞身上的这一块逆鳞,也是彻底的点燃了萧云飞身体内的那一股无边的怒火。

    恐怖,宛如实质般的杀气,铺天盖地的从萧云飞的身上涌出,甚至是让一旁的唐玉诗还有宫本香织两人都是为之动容!

    毕竟......

    两人都是手染无数鲜血的人,对于这杀气的感应可是比一般人还要敏/感,而从萧云飞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骇人浓烈杀气,那只有在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才拿用来的恐怖杀气,甚至已经开始影响到人的心神。

    恐怖的杀气之下,瓦特●阿诺德的额头上已经是渗出了豆大般的汗珠。他很清楚,现在这个时候,他是连逃跑的可能性都没有,因为......一旁的两名女子也绝对不是好惹的!

    “杀!”

    矛盾之下,瓦特●阿诺德也根本受不了萧云飞这恐怖杀气的压迫,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发而出,驱散着四周的恐怖杀气,人如流星般的直接朝着萧云飞扑了过去!

    就算死!他瓦特●阿诺德也要死得有尊严!

    “还算你有自知知明!”

    看到如此,萧云飞的嘴里发出一声冷哼,面对着闪电般扑过来的瓦特●阿诺德,右手一记手刀是直接就劈了出去。

    “我说过,要让你生不如死!”冰冷无情的声音之下,萧云飞的手刀是直接劈向瓦特●阿诺德的左肩处:“给我断!”

    灌注着劲力的手刀,比真刀还要恐怖,一刀之下直接将四周的空气给切割成两半,一刀之下,仿佛能将天地给劈开两半,一刀之下,宛如雷霆降临......

    喀嚓——!

    清脆的骨头碎裂声下,萧云飞的手刀是结实的劈在了瓦特●阿诺德的左肩处,甚至是硬生生的将瓦特●阿诺德的左手臂是并肩给撕断!

    “啊——!”

    剧烈的痛楚。让瓦特●阿诺德嘴里发出着凄厉无比的惨叫,鲜血狂喷,瓦特●阿诺德的左臂已经是硬生生的掉落在了地上。

    而这血气一泄,也让瓦特●阿诺德整个人是宛如泄了气的皮球,身子‘蹬蹬蹬’的朝着后面退了出去,脸上苍白如纸,毫无血色......

    唔?

    唐玉诗跟宫本香织看到如此,是忍不住的眼前一亮,尤其是对于唐玉诗来说,她可是比较清楚萧云飞的实力。可是现在。她却发现。眼前这个家伙的实力,竟然又有所进步了!

    而相比之下,宫本香织对于萧云飞的实力,还是停留在当年。虽然很清楚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家伙的实力肯定变得比以前更强,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强到如此的地步......

    “给我一个痛快!”

    瓦特●阿诺德靠在墙上,双眼紧紧的盯着萧云飞,是坚定无比的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他很清楚,他根本不会是萧云飞的对手,与其接受着折磨,还不如痛快的死去......

    “你想死得痛快?很难!”萧云飞向前一步,直接就拒绝了瓦特●阿诺德的请。求,道:“因为我说过,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修罗!你别太过份了!”

    瓦特●阿诺德怒吼出声,说着,右手一扬。就是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天灵盖拍了过去,怒道:“我就不信你能拦得住我!”

    呃?

    一愣,瓦特●阿诺德发现,自己的右掌是迟迟没有落下,这抬头一看,当发现,萧云飞不地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站在了他的跟前,而他右手正被萧云飞给死死的扣住。

    “没我的同意,你连自杀都难!”说着,萧云飞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手上用力一拧!

    喀嚓——!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再次传来,瓦特●阿诺德的右手是直接无力的垂了下来,钻心的痛楚,让他整个人是冷汗直流,身子在这一刻,已经是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你欺人太堪!”

    瓦特●阿诺德知道,这双手被废,他现在是真正的想自杀都难,更何况,眼前这个魔鬼肯定不会让他自杀得逞!

    “如果先前你同意放人的话,或许,我会给你一个痛快,可是现在,你却是挑战了我最后的底线!”萧云飞轻轻的摇了下头,右脚却是突然朝着瓦特●阿诺德的左膝处一踢。

    喀嚓——!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下,瓦特●阿诺德整个人是瞬间就跪倒在地上,惨白如纸的脸上,已经是在也找不出一处有血色的地方,呼吸在这一刻,也是变得似有若无,随时都有可能会断气......

    “给他一个痛快吧。”

    唐玉诗看到如此,并不是在同情着瓦特●阿诺德,只是她发现一旁的陆馨瑶已经是完全看不下去的将目光给别到一边,俏脸上是说不出来的苍白。

    听到这话,萧云飞并没有在迟疑,右脚一挥如果踢死狗般的一脚就踢在了瓦特●阿诺德的下巴上,巨大的冲力击直接就将瓦特●阿诺德给踢得飞了起来,在半空中一连转了几圈,最后才结结实实的摔落在地面上,鲜血正不停的从嘴里涌了出来......

    解决掉瓦特●阿诺德后,萧云飞举步朝陆馨瑶走了过去,看到陆馨瑶因为受惊而显得有些苍白的脸色,是不由心疼的安慰道:“已经没事了。”

    边说,萧云飞边将绑住陆馨瑶的绳子给解开......

    不过......这绳子才刚一解开,陆馨瑶是宛如受到惊的小白兔,一下子就扑到萧云飞的怀里痛哭起来,这让萧云飞心中是更感觉内疚。

    “好了好了,别哭了,因为我,让你受惊了。”萧云飞轻轻的拍着陆馨瑶的后背,轻声的安抚着陆馨瑶的情绪。

    老实说,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到她,可是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只不过这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免得多生事端。”

    唐玉诗虽然不想打扰两人,但是却不得不站出来开口将两人给分开,毕竟这里可不是说话的地方,更不是他们温存的地方。

    唰——!

    陆馨瑶脸上一红,这才注意到唐玉诗也在一旁,先前她这么主动的扑在萧云飞的怀里大哭,还真是让她有些不好意思面对眼前这个小学同学......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有什么话。回去在说。”

    萧云飞见宫本香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当下是打断了她那还没有开口的话。让唐玉诗扶着陆馨瑶便是走出了这废弃的工厂......

    月色如水,美人如玉。

    做为一个男人,萧云飞只能是充当起三名美女的司机,开车便是朝着紫园别墅赶了过去。

    “玉诗。你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陆馨瑶坐在车上,目光是忍不住好奇的看着唐玉诗,又忍不住看了看一旁手持岛国武士刀的宫本香织。毕竟先前她可是亲眼看到两人是怎么样斩杀绑架她的歹徒,那手起刀落,没有半点的迟疑,好像她们早就已经是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当然是来救你。”

    说着,唐玉诗没好气的白了陆馨瑶一眼,嘴里是继续的开口道:“你也是的,早叫了你下班的时候跟我一起回去。你偏偏还要在公司里多呆一会,好在这没有出什么意外,要不然的话,我看你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去哭!”

    “这个,我......”

    陆馨瑶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原本她还想借此追问唐玉诗的事情,毕竟自从再次遇到这个小学同学的时候,她就一直感到自己的这个小学同学跟以前是很不大一样,更不知道失去联系的这么多年来,在她的身上都发生过什么事情......

    很快。

    车子是开进了紫园别墅,陆馨瑶跟唐玉诗是从车子里走了下来,萧云飞在看了陆馨瑶一眼后,是将目光移到了唐玉诗的身上,道:“她,就拜托你了。”

    “这点不用你交代,我也会这么做。”唐玉诗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嘴里却是继续的开口道:“不过,今晚的事情,也算是给你敲响了一个警钟。你还是多小心一下你自己好点。”

    “嗯。”

    对此,萧云飞并不否认的点了下头,将目光是移到陆馨瑶的身上,道:“对不起,今晚因为我,让你受惊了。”

    陆馨瑶用力的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不过,我却不是很希望你来救我。不过,你最终还是来了。”

    “傻丫头,我怎么会不来?”

    说着,萧云飞也不知道是发那门子的神经,伸手是轻轻的刮了下陆馨瑶的鼻尖,道:“好了,回去早点洗澡休息,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也很累了。”

    “嗯。”

    轻轻的点了下头,陆馨瑶是目送着萧云飞开车离开,直到车子已经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她还站在原地,任何徐徐的晚风,吹动着她的秀发......

    “回魂了......!”

    唐玉诗看到陆馨瑶就跟望夫石似的站在原地看着车子消失的方向而失神,嘴里当下是一阵没好气的叫喊起来,她知道,自己这个小学同学的心,已经是被先前那个家伙给偷走了!

    “要死呀?没事叫这么大声干嘛!”陆馨瑶脸上一红,是没好气的瞪了唐玉诗一眼,只不过目光却是忍不住的再次看了看车子消失的方向。

    “我要是不叫这么大声的话,估计你现在还傻站着不动。”

    说着,唐玉诗是没好气的鄙视了陆馨瑶一眼,道:“这人都已经走远了,你还傻愣着不动,我还以为你都变成望夫石了!”

    “去!你才变成望夫石!”

    陆馨瑶脸上瞬间通红一片的啐了唐玉诗一口,不过却是忍不住伸手打摸了下先前被萧云飞用手指轻刮过的鼻尖,心中是有着一阵说不出来美滋滋的感觉。

    唐玉诗看到陆馨瑶嘴角上泛起着的甜蜜笑容,嘴里是再次没好气的打趣出声:“哟哟哟......还说不是望夫石?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估计瞎子都能看得出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跟你说了,我回去洗澡睡觉!”

    陆馨瑶没好气的瞪了唐玉诗一眼,是飞快就冲进了别墅,心中是有着一份说不出来的羞涩。

    她很是怀疑,这要是在呆下去的话,估计她都能被唐玉诗给羞得无得自容了......

    “刚才,女人,对你,有意思。”

    车上,宫本香织是冷不丁生硬的从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来,一双美目却是紧紧的看着正在开车的萧云飞。

    虽然她是一名杀手,而且还是杀手头头,但是她却能感觉得出陆馨瑶对于萧云飞,可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因为,这是一个女人最为基本的直觉!

    “咳,咳咳......”

    萧云飞是差点没有被宫本香织这话给呛得半死,重新扶稳方向盘,道:“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摆脱你这先把中文给学好了行不行?说话语无论次的。”

    “你,掩饰!”宫本香织紧盯着萧云飞吐道。

    “——!”萧云飞顿时无语了......

    ......

    战神佣兵团被灭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暗处的境外实力是为之眉头大皱,毕竟这瓦特●阿诺德是出了名的狡猾,可就是这么狡猾的一个人竟然栽在了华夏,栽在了过气的修罗手中......

    这让众人是不得不再次重新审视着修罗的实力,因为,他们可不想成为第二个战神佣兵团,第二个瓦特●阿诺德。

    “瓦特●阿诺德还真是笨蛋一个,竟然无能到用一个女人去威胁修罗,还真是没事找死!”

    豪斯冷冷的从嘴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而瓦特●阿诺德的死也并不是没有价值,最起码让他们知道在修罗的面前,最好还是不要耍什么招,毕竟这狗逼急了还会跳墙,更何况是人!

    “团长,虽然这瓦特●阿诺德是笨了点,可是,华夏在处理这件事件上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动静,说不定......”

    说到这,加布里的眼中已经是闪过了一丝的阴冷,道:“团长,华夏既然选择了睁只眼闭只眼,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闻言,豪斯是轻轻的点了下头,一道冰冷的杀机是从眼中闪过,道:“叫兄弟们着手准备......”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