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绝世兵王 第1058章 可能

时间:2018-05-17作者:五十二策

    “不可!”

    陈玫此时是完全惊呆了,看到萧云飞此时竟然毫无保留的一拳轰向师凝心,这那里是什么切磋,简直就是生死之战。

    而对于她来说,不管是师凝心还是萧云飞,两人之中,她是绝对不想看到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人发生什么意外,虽然不知道师傅师凝心为何会突然对萧云飞对手,但是想必也应该不会伤害萧云飞,可是现在的萧云飞却......

    话音刚落,萧云飞的拳头,已经是直接轰在了师凝心的身上!

    视觉残像?

    萧云飞还没有来得及高兴,拳头是在一瞬间从师凝心的‘身体’穿了过去,而师凝心的残影,也是在一瞬间烟销云散。

    “给我出来!”

    怒吼之中,萧云飞左手猛然的朝着一侧甩了过去,恐怖的力道直接将四周的空气给扫爆,带起着一阵‘啪啪啪啪’的空爆声威席卷着整个天地。

    只可惜......

    萧云飞他错了!!!

    师凝心的身影在萧云飞的左手甩出的时候,是出现在了萧云飞的右侧,出尘的俏脸上带着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淡淡微笑,纤纤玉掌在这一刻,已经是朝着萧云飞的身上印了过去。

    与此同时,萧云飞的嘴角上也是在这一瞬间挂起着一丝同样似有若无的微笑,让已经是出手的师凝心不由心头一颤,立马是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是从她身旁的一侧传了过来。

    下意识,师凝心的身子不由向后一撤。

    啪啪啪啪啪!

    只的在一阵清脆的空爆声响下,萧云飞竟然借助先前左手的扫出之势,身子是原地的转了一拳,此时的左手是转到师凝心所在的右侧!

    唰——!

    恐怖的拳劲堪堪的从师凝心的身前扫过,呼啸的拳风,甚至让师凝心的脸上是感到一阵的刺痛之意, 心是不由当下一沉。在心中是暗暗的正视起萧云飞的实力。

    萧云飞好像早就知道师凝心能躲过这一拳似的,左脚轻点地面,身子是在一瞬间跃起,凌空之势。右脚猛的朝着师凝心头顶砸了下去!

    砰!

    巨响之下,师凝心身子一沉,双手高举过头顶,正好是挡住了萧云飞这凌厉的一腿,但是,脚下的地板却是在这一股的力道之下完全的炸裂开来。

    没有任何的迟疑,师凝心的右腿一起,形成一个直立的一字马,脚板直奔向萧云飞的下巴。

    凌厉的一脚,让萧云飞根本来不及闪躲。下巴受到重击,整个人是瞬间向后一仰,就要倒飞而出去,只不过,就在萧云飞的身子才刚刚后仰的时候。萧云飞的拳头却是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轰了出去。

    啪!

    清脆的闷响之下,师凝心的左肩是硬捱了萧云飞的这一拳,脸上的眉头是不由微微一皱,身子不由向后退了小半步,只不过,师凝心可不会让萧云飞的占到半点的便宜,右手成爪。瞬间朝着萧云飞胸膛抓了过去!

    嘶——!

    一扯之力,萧云飞身上那廉价的衣服,又怎么受得了师凝心这一抓之力,瞬间是裂了开来,而萧云飞整个人是瞬间的倒飞了出去,身上的衣服是被撕烂大半。露出着那充满着狰狞伤疤的古铜色肌肤。

    啪!

    就在脸要先着地的时候,萧云飞的右手朝着地上一拍,接着这一拍之力,整个人是瞬间弹了起来,稳稳飘落在地上。但是左手却是不由活动了动下巴,先前要不是他这提后仰卸去大半的力道,估计他这下巴可真的要废了!

    真没想到,这女人下起手来这么的狠,竟然也没有半点的留手,如果换作是以前的他,估计早就折在了师凝心的手中。

    想到这,萧云飞抬头戏虐的看向师凝心,道:“真没想到,堂堂的‘凤首’竟然还有撕别人衣服的嗜好。”

    只不过,师凝心完全没有理会萧云飞这话,松开手中残余的布料,一块玲珑剔透的玉佩是出现在她的手里,玉佩无论是从材质,还是雕功上,绝对是极口,一看便知道价值不菲。

    但是这块玉佩的出现,却是让师凝心的身子是不由有些颤动了起来,伸手轻挽着手中的玉佩,眼睛是不由泛红起来。

    萧云飞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玉佩竟然落到了师凝心的手中,当下是向前一步,手一伸,道:“玉佩还我!”

    “还你?”

    师凝心一扭头,双眼紧盯着萧云飞,道:“你是说这玉佩是属于你的?”

    “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痴吗?”萧云飞冷吐一声,再次把手一伸,道:“玉佩还我!”

    师凝心没有理会萧云飞的话,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玉佩一收,道:“玉佩借我几天,到时候我会还你。”

    呃?

    一愣,萧云飞是很快恢复了正常,目光一狠:“那我只好自己来取!”

    话音刚落,萧云飞的身子一动,右脚猛的一点地面,身子是宛如原地消失般的朝着师凝心直接冲了过去。

    轰!

    陈玫根本还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没有看到师凝心是怎么出手的,只见萧云飞的身子是瞬间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倒在地上,而师凝心是身子一转,道:“我知道你要见我是因为什么事情,我可以答应你。玫儿,送他回去。”

    说完,师凝心已经是转身走进了屋内。

    “该死,这女人先前竟然还隐藏了实力!”萧云飞捂着气血翻滚的胸口,看着师凝心走进屋内的别墅,是有些不甘的咒骂出声。

    毕竟,这次对于他来说,实在是败得太丢人了,先前他竟然同样连师凝心是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见,如果不是先前师凝心留手的话,估计他现在已经是躺在了地上。

    “我说,你,没事吧?”陈玫看着萧云飞这狼狈不堪的样子,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表情十分诡异的看着萧云飞,关心的问道。

    萧云飞原地跳了起来,活动了下身子骨,道:“想笑就笑出来,憋在肚子里,小心憋出病来!”

    噗哧!

    对此,陈玫还是真是一点脸都没有给萧云飞,直接就后捂嘴的娇笑起来,让萧云飞是好一阵的翻起着白眼......

    与此同时,回到屋内的师凝心拿出着先前的玉佩,在这只有一个人的情况下,是再也难以掩饰心中的那一股冲动,泪水宛如缺堤的洪水,不停的从眼中滴落下来。

    “长风,我们的孩子还活着,他还活着......”

    师凝心现在终于知道为何当初在看到萧云飞的时候会有着一股莫名的感觉,现在她总算是知道了,毕竟这可是她十月怀胎,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什么都无法切断的存在。

    当年,她与萧长风成婚之后带只有几个月大的儿子前往米国,只不过却是在米国遭遇到意外,就在她前往追击凶手的时候,却没有想到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萧长风因此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而她与萧长风的孩子却是下落不明,为此她曾在米国苦苦的寻找了半年,可是半年的时间里,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最后也让她不得不放弃,毕竟当事萧家在华夏的情况并不好,她只能是回到华夏把萧家解决诸多的问题。

    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她跟萧家的关系是一直变得十分的僵硬,因为......当年她跟萧长风之所以带着孩子前往米国,就是萧老爷子的安排,如果不是的话,当年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自己不可能在见到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在,萧云飞既然已经承认了玉佩是属于他的,那有很大的可能性,萧云飞就是她与萧长风所生的孩子!

    想到这,师凝心是收拾了下心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直接走出了屋内,驱车直接前往御泉山。

    “你说......你是说,我们萧家的孙子还活着?”

    萧老爷子身子忍不住激动的颤动起来,眼中充满着说不出来的喜悦,毕竟当年的事情,让他直到现在都还十分的的自责,如果不是他当时做出那样的决定,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谁,是谁?谁会是我的孙子?凝心,我知道当年不应该做出那样的决定,可是这是我们萧家的孙子,你快告诉我,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过得好不好?”萧老爷子此时那里还有半点平时的威严,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渴望看到孙子的老人。

    “爸,你先别激动,弟妹只是说有可能,更何况弟妹她比我们谁都还要在意这件事情,她一定会告诉您老人家。”

    萧长天可是十分的担心老爷子会激动过头,反而还伤了身子,一边安挽着老爷子,一边是对着师凝心,道:“弟妹,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就别怪责爸他老人家了。”

    “我只是说有可能,虽然从他的身上找到当年长风身上的玉佩,但我们还是需要验证。”师凝心很理智,虽然知道这个机率很大,但是,她却害怕到时候会空欢喜一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