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哀鸣失落 第14章 四位屠夫的痛苦

时间:2018-05-17作者:风无才

    上一次的联盟与部落之间的大战中,部落眼中的英雄和联盟眼中的屠夫一共有四位,他们分别来自不同的种族与不同的职业。

    不过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有着丰功伟绩,在普通人眼里是杀人如麻的可怕怪物,是遭到联盟通缉和唾骂的疯子。当然,这只是在联盟的眼里,在部落的眼中他们却是一等一的英雄,是骁勇善战的勇士。

    这四个家伙,分别是牛头人圣骑,兽人战士,亡灵潜行者与血精灵法师。什么?你问为什么牛头人也有圣骑士?连艾露琪那样的家伙都能当牧师,为什么天天吃素的牛头人不可以?

    第一任教皇曾经说过,信仰不分高低贵贱和种族,只要心里信仰圣光,就是一名圣光的信徒。只要你保持对圣光的尊敬,你就是一名圣光的信徒。当然,亡灵这种生物可不会信仰圣光,那等于自杀,毕竟搓个治愈术把自己给杀了可不是亡灵期望的死法。

    对这四位屠夫,联盟们和部落们给他们起了一致的称号,分别为“血光骑士”牛头人,“碾骨狂兽人”兽人,“骷骸幽影”亡灵,“艺术冰花”血精灵。

    当时这四个人带领着四支军队作为先行军,刚开始的战绩还是不错的,联盟方虽然拼命抵抗但还是有些许损失的。不过有一天,部落们突然有了一个奇思妙想——让这四个家伙一起组成尖刀,突破敌人的防线如何?

    说干就干的部落很快就按照他们所想,组织出了尖刀队,然后就是历史上一段不可思议的溃败了。

    首先,血光骑士因为是牛头人,牛头人的性格是部落里最为温顺的,所以不怎么想要去攻击联盟,只是守在给自己分配的基地里待着,除非有人来攻击他,他才会出来应付一下。

    而碾骨狂兽人更是如同他的称号一样,继承了所有兽人的疯狂,是一个天生的战斗狂魔,于是联盟经常会看到一个手拿双刀的兽人带着一小队的步兵与联盟大部队正面冲撞——因为尖刀队的人数本来就少,大部分还是擅长暗杀与攻城的。

    而骷骸幽影幽影则更是不靠谱了,别的家伙最起码还杀了几个人,而他…却衷于偷窃少女的内衣和***于是一段时间之内,经常可以看到大量悬赏骷骸幽影,要求找回**的妹子,而且正值青春的少女居多。

    至于艺术冰花………人类市集上经常会看到一个长得像血精灵的美女出售冰玫瑰,而且她出售的冰玫瑰可以持续一年不融化,不过后来因为她没有相关证件,被关进了大牢。

    于是部落眼中的尖刀就这样瓦解了,说实话除了碾骨狂兽人之外其他的根本没有杀多少人,那可怕的称号大部分是因为手下士兵的战绩或是自己的变态才造成的。

    说了这么多,你也应该明白了吧,这暴风城监狱的内部地牢里,关押的正是除了骷骸幽影外的三位绅士。什么?你问为什么不把他们关在一起?那是因为艺术冰花她是女的,而且还是个花季少女,至少按照精灵的年龄来算是少女。

    为了保证自己的内衣和**不被那骨头给玷污,艺术冰花哭爹喊娘的抱着前任暴风城城主的大腿,用凄惨的声音哀求着,于是骷骸幽影就被分开关了。

    当然,如果你以为被关押在这地牢里,他们一定是过着暗无天日的被囚禁的困苦生活,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是谈不上的,但是要什么有什么还是可以的,平日里更是经常会有一位大人物去和他们聊天。

    不过这原因,倒是不被那些普通士兵们知道,就连这里关押的是谁,为什么关押,下面的情况怎样士兵们也一概不知,只是有一些法师和牧师定期会来加固封印。

    ……………………

    “我赌五个铜币,今天晚饭吃烤猪腿!”

    “我赌六个铜币,今天晚饭有水果沙拉~”

    “我赌一个牛角,今晚我的晚饭是素食。”

    “废话,你个牛头人还能吃肉?”

    在明亮的地牢里,一名兽人,一名血精灵和一名牛头人正在进行每日一赌,不过因为牛头人的赌注太无用了,所以赌约就不成立了。

    “年轻”的血精灵是一个漂亮的妹子,一身精细的日炎布更凸显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和那雪白的皮肤。那尖尖的长耳朵一颤一颤的,甚是可爱,绿色发光的瞳孔更是让人着迷,一头如同波浪般的金色长发,明显受过应有的保养,保持着光泽。

    那兽人也正值青年,绿色的皮肤可以清晰的看到粗壮的红色血管,健壮的四肢蕴含着爆炸般的肌肉,十分符合暴力美学,两颗獠牙的表面十分粗糙,红色瞳孔中已经没有了太多杀戮,身上穿着一套普通的衣服,整个兽人虽然长相狰狞,但是却仿佛归鞘的刀一样,没有了锋芒。

    再看看牛头人……好吧,我一向辨认不了牛头人之间的差别,无非是黑色或棕色的皮毛,两只弯角,巨大的蹄子和炯炯有神的铜铃大眼。哦,这只牛头人是白色皮毛的。

    眼前这三个打算赌晚饭吃什么的,好像混吃等死一样的家伙,赫然就是艺术冰花,碾骨狂兽人和血光骑士。

    “话说回来,最近小安度都没有给我带最新的衣服和饰品耶!这些服饰都有些过时了啊!”

    艺术冰花捻着柔若无骨的芊芊玉手,抱怨着最近自己的不如意,当然另外两位直接略过了她的抱怨,就算你换了多好的衣服也没有人来欣赏好不好?一个粗枝大叶的兽人和一个更希望不穿衣服的牛头人才不会关注这些。

    相比艺术冰花,碾骨狂兽人发抱怨就更有价值了。

    “真希望今晚晚餐能吃一整只烤野猪!”

    然后,艺术冰花就用一副鄙视的表情看着这个只知道吃肉的老粗,而血光骑士则拿起了一把草,一副“我爱吃草,肠胃好好”的表情。

    “嘿嘿,老朋友们,有没有想我啊?”

    就在他们三个喋喋不休的时候,突然地面陷出了一个坑,然后一个苍白的骷髅头从里面钻了出来,发出沙哑难听的声音。

    看着眼前这位老朋友,另外三个人顿时十分惊喜,于是各自操起了自己身下的凳子砸了下去。

    “你一定是来偷看老娘**的!”

    “你这骨头架子,上次在我的烤肉里投毒我还没算账呢!”

    “把我的蔬菜沙拉换成鲜肉,不可饶恕!”

    三个人一边砸,嘴里还不停的嘀咕着什么,可以看出当初身为同伴时骷骸幽影也是干了不少的坏事,而此时被囚禁了许久还没恢复力量的骷骸幽影自然就被一顿蹂躏。

    “咳咳咳,各位大人,能先等会吗?”

    就在三人对着马上就要散架的骨头啪啪啪的时候,一个绿色的脑袋突然钻了出来,用尖锐的声音叫着。

    这个绿色的生物,头上没有几根毛,两个耳朵又尖又长,鼻子更是翘上了天。一双铜铃般的眼睛里满是精明和狡猾。

    这赫然是一只地精,而且看他头上的探照灯和手里的精钢钻,骷骸幽影肯定是他救出来的。地精这种生物是十分弱小的,不过他们研究的地精工程学却是和侏儒工程学相比肩的学术。

    不过稳定性嘛…还记得之前那个地精炸药商人吗?地精的科技被被称为“行走的炸弹”,不论是什么东西都拥有爆炸的能力,比如地精电饭煲,曾经一位兽人酋长买了许多这个产品打算推广,然后一夜之间整个小部落成了炸弹坑。

    看着眼前的地精脑袋,三个人沉默了片刻,异口同声的喊到。

    “点子扎手!出硬货!”

    法杖,巨锤和双刀出现在了他们三个的手里。

    “吃我一发寒冰箭!”

    “圣光啊!赐予我力量吧!”

    “旋风斩!”

    “啊~”

    可怜的小地精还没有说明自己的来意,就先被冰霜糊了一脸,然后在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被一锤砸到了墙上,最后被两排刀刃来回碾压。

    看着眼前这可怕的景象,另外一边摇摇欲坠的骨头兄弟感觉自己的头盖骨都在作响,凝聚着恢复的那点力量释放了个隐身后就悄无声息的朝艺术冰花的衣柜走去。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小贼!吃我一发冰霜新星!”

    ……………………………

    “所以说,是那些家伙派你来救我们,是为了现在的战争?”

    喝着温度保持在一度的奶茶,艺术冰花叹了口气,然后随手释放了被冻在冰块里只剩下脑袋在外面的地精。

    从刚刚的问话里她已经得知了,是身居高位的那些家伙雇佣了这个自称钻地大师的小地精来劫狱,而目的则是希望他们的出现可以成为这次战争胜利的保证。之前被俘虏时没看见他们有什么做法,只不过是纸面上苍白无力的威胁,而现在需要他们了,又冒着危险来劫狱。

    “你也应该知道,如果我们想走,这小地牢是拦不住我们的吧!”

    艺术冰花眯缝着眼睛看着瑟瑟发抖的小地精,嘴角翘起了若有若无的微笑。

    如果他们想要走的话,这个被施加了封印的破地牢根本没有用,血光骑士随便一拳就能把这地方给砸塌。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不逃狱,就连血精灵国王也问不出来理由。

    “可是,帕莎拉大人,你可是日辉家……”

    “够了!给我闭嘴!”

    寒冷的冰霜被艺术冰花召唤而来,不过是随手一挥就把丑陋的地精给冻结成了一个冰坨,那黄色的小眼睛里还满是被冰冻前一秒的难以置信与恐惧。

    这只地精也只不过是想从家族的角度来给艺术冰花施加压力,却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戳到了艺术冰花的痛处,结果直接被营救目标给冻住了。

    “我说过,我已经和日辉家族没有关系了!”

    释放了冰冻术的艺术冰花默默的坐在了椅子上,语气变得仿佛冰雪一般冷漠,就连桌子上温热的茶水都一下子结了冰,这也预示着她因为心情的激动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

    “帕莎拉,冷静些…”

    “冷静?萨鲁你是不是忘了暗蹄氏族是怎么对你的了?还有你,纳洛痂,黑血部落可是杀了你的父母!”

    本来,善良的牛头人打算上去安慰一下帕莎拉,可没想到却直接引燃了火药桶,帕莎拉直接暴起,用怒火中烧的语气揭了同伴的伤口。

    伸到一半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感觉着内心那段记忆所激起的痛苦和愤怒,萨鲁闭上了眼睛,平复着那激烈跳动的心脏。

    “就连他,那只亡灵,他也被他的家,幽暗城,挂上了逃亡者的骂名!”

    帕莎拉指着一旁早就已经从冰块里逃出来的亡灵,脸上已经挂满了晶莹的泪水,而那亡灵虽然靠着墙,骨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眼窝里暗淡的灵魂火焰却出卖了他。

    “我们,不都是氏族手里的工具吗…”

    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兽人纳洛痂突然轻声说着,然后将手里的木刀插入了石头地面,直至没柄。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