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哀鸣失落 第15章 安度因

时间:2018-05-17作者:风无才

    当众多法师,牧师和圣骑士赶到了暴风城监狱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竟然意外的平静,除了偶尔传出来的普通囚犯争吵与喊叫声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现象。

    不过想想之前骷骸幽影是从地下逃走的,所以这里平静也算正常,毕竟那几个家伙不会头昏脑热到从正门突破,至少除了碾骨狂兽人之外的三人不会。

    一名大牧师走上前来,轻声念着咒语,一层磅礴的圣光之力从上至下的穿透了这座监狱,将监狱里的信息传给了他,随后他的面色就变得十分古怪。

    “这…”

    看着欲言又止的大牧师,格里芬用元素感受着地牢里的情况,除了水元素的凝聚有些过于密集之外,三个原住户没有任何异常,只不过墙角多了一团被冻成冰坨的骷髅和地精。

    虽然格里芬没有获取什么情报,但是已经逃脱的骷骸幽影出现在了这里,那么那个被冻成了冰坨的地精的身份就一定是来营救他们的人了。

    不过至于为什么他们三个没有逃走,反而把这个营救他们的地精给冻住了,那就无从得知了,他们能够做的事情也只有去报告国王了。

    “走吧,去找国王去。”

    格里芬叹了口气,随后招呼着身后的几位本来是过来支援的**师,大牧师和大圣骑士,朝着国王区走去。

    暴风城,已经建筑了上百年了,作为人族唯一的主城,身处艾泽拉斯大陆的艾尔文森林中,它从来没有被异域攻破过,不仅仅是因为它身处腹地,地势易守难攻并且汇集了大量的人族高手,更是因为前任国王瓦里安。

    瓦里安他说不上是一个称职的父亲,在他的儿子,安度因·乌瑞恩,也就是现任暴风城国王年幼的时候,却因为一些原因而失踪,长时间的与暴风城失去了联系,导致年幼安度因日夜忧虑,茶饭不思。

    瓦里安更说不上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在他失踪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被拖欠了工钱的石匠协会举行了暴动,上城墙去安慰工人的王后却不小心被投石砸死,最后长眠于了墓地之中。

    但是,瓦里安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国王,他为了人族的生存,披上了战甲,持上了长剑,唱着圣光的歌谣与兽人抗争着,厮杀着,从未害怕过,从未逃避过。

    哪怕在宫殿中,在花园里,瓦里安从来没有脱下过自己的盔甲,放下自己的武器。多少来刺杀他的刺客都饮恨在他的长剑之下。

    他是一位铁血的国王,一位为了保护人族抛弃了自己一切的国王。他或许不怎么动脑子,但是在他的领导下人族的军团就是一把尖刀,可以轻松插入敌人的“心脏”。

    而安度因,却不同于他的父亲,他不喜欢用暴力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反而是和平的传颂者,如果说瓦里安是一位铁血君王,那么安度因就是一名贤者。

    在当年,国家大权被伪装成人类的黑龙公主所掌握时,尚且年幼的安度因用他那早已经显露还尚且稚嫩的智慧暗地里反抗着,保护这个国家不被黑龙的爪牙所笼罩。

    当瓦里安回归时,部落派来人掳走了安度因,身处于敌人老家的安度因没有恐惧,他依靠自己的学识与骄横傲慢的血精灵王斗智斗勇,支撑到了自己父亲的救援。

    他对圣光的力量运用的娴熟与那独特的理解,更是让人拍手惊奇,他的老师更是德莱尼的领袖,那位让人敬畏的智者。

    而且,在他眼里,部落不是什么十分邪恶的生物,他认为联盟与部落的仇恨完全是因为对于对方的不理解与祖辈积累下的血仇。

    不过虽然他这么想,但是大多数的联盟人员还是对部落抱着极大的仇恨,如果一旦碰见第一反应绝对不是友好的打招呼,而是用尽一切办法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

    暴风城国王的城堡不同于其他种族,一条笔直而又宽阔的走廊尽头就是王座的位置,而一路上左右各有一些大厅,在王座的后方还有一个议事的书房。

    王座的右方是一个大花园,不过却没有丝毫人为的痕迹,杂草和野花静静开放着,几颗不算粗大的橡树慢慢生长着。

    平日里,当心中太过于烦躁时,安度因都会到这里来,感受大自然的轻抚,这也是他的老师教给他的。

    此时,安度因正在书房中静静地看着眼前铺了一桌子的战报,不停的用手指在地图上画着什么。

    一旁,几位身披铠甲的将军正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眼前这位年轻的国王的命令。

    这位国王虽然穿着铠甲,但是那眉清目秀的面庞却更像是一位智者,而不是战士。

    之前的警报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不过因为手头的事情更为严重,所以他也只是联系了法师学会和圣墓礼拜堂,并且派遣出了卫兵。

    目前前线的情况已经越来越糟糕了,在拥有三色巨龙的帮助下部落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了,联盟已经陨落了不少拥有强大实力的战士了。

    虽然青铜龙和蓝龙是站在联盟这边的,但是它们的情况也并不比联盟好到哪去。青铜龙不仅要阻挡另外三色巨龙的攻击,还要清剿叛徒,而蓝龙更是除了在战争开始前出来说明了自己的立场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根据各类数据表示,上次歼灭死亡之翼的战争中蓝龙的损失格外的严重,甚至有可能蓝龙这支…就只剩下蓝龙王这一头龙了。

    “港口还在我们手里吗?”

    安度因看着地图上标记着的部落占领位置,皱着眉头对身旁一位看上去最为身份最高的将军问着。

    “目前只有一个港口被部落占领,那群该死的兽人一直从那里登陆,我们组织了几次攻势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攻破他们的防线。”

    这位将军走上前来,用手按住了大陆西南方向的一个港口,这个港口是联盟用来走公共贸易路线的,现在被部落占领了后造成的损失也不可小觑。

    安度因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细长的手指在地图上滑来滑去,刚刚前线的将军们已经汇报了战况,而现在则需要他这个国王来思考接下来的攻势了。

    就在这时,安度因突然愣了一下,随后做出侧耳倾听状,然后无奈的笑了笑。

    “这群家伙,这次估计是被那个倒霉的地精触了霉头吧!”

    将军们看着国王,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些守护在城堡前的圣骑士们可以通过特殊的方法来传达信息。

    “好了,让我们讨论一下对那些侵略我们国土的兽人的报复吧!”

    安度因拍了拍脸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

    …………………………

    “魔法陷阱不是只有法师才能布置吗?”

    衣饰店中,洛妮缇吃着手里喷香柔软的烤面包,不解的询问着铜剪子。这个面包可不是她天天吃的黑面包,而是用精磨小麦做的白面包,十分香甜可口。

    此时铜剪子安安静静的坐在洛妮缇对面的沙发上,即不吃面包也不喝饮品,这倒让一直好奇铜剪子面容的洛妮缇好生失落,毕竟要吃东西她就一定会摘下面具。

    而洛妮缇,却早已经拉着米露和米娅玩起了骰子,而且看她那洋洋得意的样子肯定已经赢了不少,不过在人家老板面前赢她员工的钱真的好吗?

    “其实我本身就是一个法师,只不过更加喜欢裁剪衣服罢了。”

    铜剪子说着,伸出了右手轻声念起了一段洛妮缇听不懂的咒语,只见一团淡粉色却还带着白色光圈的团状能量凝聚在了他的手中。

    光团散发着明亮的光芒,在洛妮缇眼中就好像是一盏魔法灯一样,不过这团能量可比一盏魔法灯要恐怖的多,而且洛妮缇也没有见过魔法灯,只不过在那些闲聊的人嘴里听过,据说只要有法力库存,那魔法灯就永远不会熄灭。

    “这是奥术魔法,我以前就是一个修行奥术魔法的法师。”

    随手将这团奥术魔法消散,铜剪子又静静的坐在了那里,一动不动,这让有心搭话的洛妮缇感觉十分尴尬。

    “她从来都是这样的,你不用在意。”

    一旁还在继续被幸运女神眷顾的艾露琪回过头,笑着对洛妮缇说着,然后继续向已经一副苦大仇深表情的米露和米娅要着钱。

    就在洛妮缇认真思索着应该继续寻找什么话题时,铜剪子突然站起了身走到门口,又按了一下那个按钮。

    厚重的大门缓缓的升起了,此时街道上的警铃声已经停止了,虽然路上的行人没有几个,但是很明显入侵者已经被消灭干净了。

    “走了哦。”

    “以后记得来,不过下次可不会这么便宜!”

    对铜剪子打了招呼后,艾露琪便带着洛妮缇又出了衣饰店的大门。

    “慢着,那个人怎么那么眼熟?”

    就在洛妮缇感叹还是新鲜的空气比较好时,艾露琪突然失声的指着不远处路过的卫兵中的一人。

    ps:文里现在有很多错误,我会找时间更改的,抱歉。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