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哀鸣失落 第22章 交友要慎

时间:2018-05-17作者:风无才

    壹秒記住[北♂鬥÷星?小-說→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无弹窗閱讀!

    疲懈之狮酒馆一如既往地吵闹着,在这傍晚的时间总会有大批的顾客来光顾半精灵森诺的生意。

    当然,一个让森诺头痛不已的家伙每天也会准时的来这里气一气他。

    “老家伙,给我来杯烈酒!”

    “你这个讨人厌的,这次非要给你的酒掺上泔水不可!”

    森诺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始终保持着标准微笑的艾露琪,却无可奈何,最后只好恶狠狠的把一杯青色的酒砸在了桌子上。

    艾露琪挑了挑眉,用难以置信的看着冷着脸的森诺,然后拿起了酒杯一口气全都灌了下去,最后放下酒杯缓缓的打了一个酒嗝。

    “真没想到你会给把你珍藏的好东西给我喝!”

    “哼,就算给你喝了也是浪费,这酒可不是一口干的。”

    森诺拿起了酒杯又倒满了麦酒,再次放在了艾露琪的身前。

    “格林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虽然身体上的伤都痊愈了,但是还是没有醒过来。”

    艾露琪呡了一口麦酒,然后用低沉的语气缓缓说着。

    “哦?怎么一提到格林你的语气就变了?是不是…”

    “我是想到了洛妮缇那个小妮子。”

    “……”

    森诺原本打趣的表情恢复了平淡,良久之后缓缓叹了口气。

    虽然他和那个小姑娘可以算的上是萍水相逢,但是那个小姑娘给他的感觉却是十分的不一般。

    没有太多的情感,没有太多的虚伪,就好像一块纯洁无暇的玉石一般,让森诺可以不加顾忌的与她闲聊。

    尤其是在讲述那段精灵历史和一些知识时,洛妮缇总是静静地看着他讲,眼神总是平和的如同一汪深泉,仿佛没什么能够激起一丝涟漪。

    而且那平和的目光中,却总是透露着一股无法言喻的灵气,森诺每次讲述的时候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自己是一个给老师重复课文的学生一样。

    他总是觉得,洛妮缇这幼小的身躯之中,仿佛藏着一个睿智而又古老的灵魂,但是那天真的举止和目光却又让他怀疑自己的想法。

    相比于森诺,艾露琪想的就比较简单了,她首先觉得的是,在洛妮缇近乎丧命的时候,是格林救了她,而且把她带到了自己的家中。

    而且,格林也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妹妹,虽然二人只相处的短短几天,但是格林也可以说的上是尽职尽责。

    然而,在格林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到了现在这种程度的时候,洛妮缇却留下了一张纸条就离开了,虽然她给格林留下了一笔钱,但是艾露琪心中还是忿忿不平。

    不过,她也没有太多的怪罪小女孩,毕竟洛妮缇还是一个八九岁大的孩子,没有自主判断能力,也十分的放纵,就算留下来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据说最近兽人的攻势又加重了,尼沦海岸已经被他们给攻占下来了。”

    “是啊,按照目前的形式来讲,说不定哪一天我这个闲置人员也会被调上前线救什么死扶什么伤的。”

    艾露琪笑着,喝光了杯里所有的麦酒,然后神秘兮兮的凑近了森诺。

    “老家伙,认识了这么久,还没给我讲过你年轻时候的故事呢!不如…”

    “蛤?我们很熟吗?为什么要讲给你听?”

    森诺瞥了艾露琪一眼,用不屑一顾的语气说着。

    “切,不说就不说……那个小家伙是哪来的?你这老家伙还拐卖人口?”

    艾露琪撇了撇嘴,然后把目光转向了在忙前忙后端酒杯的小男孩,好奇的问着。

    “那是他自愿的,还有别叫我老家伙!”

    森诺皱着眉头冷冷的说着,然后瞬间被艾露琪叫了好几声“老家伙”。

    这个中年的半精灵相信,如果暴风城法律规定杀人者无罪的话,他一定要把这个面瘫臭嘴的家伙绑在柱子上凌迟了!

    当然,也只能想想了,毕竟如果他真的这么做,肯定会被抓去执行死刑或是余生都待在暴风城监狱里的。

    “好了好了,该回去睡觉了,酒钱就先记账吧,最近比较穷。”

    打了个哈欠,艾露琪慢悠悠的站起了身,对着森诺告别着。

    “呦,你还有缺钱的时候?”

    森诺用不信的眼神看着艾露琪,说不定这又是她想要白喝酒的新招式,毕竟艾露琪从前花钱可都是大手大脚的。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空置人员的薪水越来越少了,像我这种有门路的家伙也只能在解决温饱的情况下减少奢侈品的需求了。”

    艾露琪可怜巴巴的看着森诺,用悲伤的语气说着,虽然配上那张笑脸看上去格外的诡异,但是森诺还是没有相信。

    想赖账?没门!

    “好吧好吧,给你钱!”

    艾露琪,无可奈何的掏出了一把铜币拍在了桌子上,然后嘀嘀咕咕的离开了酒馆。

    森诺随手把钱收了起来,然后拍了拍桌子。

    “小子,给我过来!”

    刚刚喊完,一个脑袋上全是汗水的小男孩就拿着四五个酒杯飞快的跑了过来,一脸紧张的看着森诺。

    “怎么了师父?”

    “我说了多少次,在酒馆叫我老板!”

    森诺用手在男孩的脑袋上敲了敲,然后掏出了一张小纸条和一个钱袋塞进了男孩的怀里。

    “我知道你之前有一群狐朋狗友,正好我需要买一些东西,你去叫上他们帮忙吧。”

    说着,森诺拿过了男孩手里的酒杯,然后挥了挥手示意男孩离开。

    “好的师…老板,我戴尔保证完成任务!”

    男孩把纸条和钱袋仔细收好了,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

    小巷最深处的房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破旧,不过却已经不再安静,因为戴尔被“扣押”在了森诺手下很久没有露面,所以这里已经被戴尔的小弟们占领了。

    当然,占领的时候他们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什么突然塌陷的地板和下面的尖刺,什么涂满了剧毒的飞箭和滚石。

    要不是他们因为幸运的破坏了整个陷阱系统的中枢,那就要葬身于此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们还是受了一些伤,轻的就是擦破个皮,头上撞个包之类的,重的却是胳膊脱臼,小腿骨折。

    此时,十几个身上带伤的孩子正坐在戴尔的卧室里,摆弄着一个布满灰尘的挂着一把锁头的黑色箱子。

    “这个箱子里说不定有戴尔藏的宝贝呢!要不我们把锁翘开?”

    一个胳膊上系着红色纱布,头上包扎起来了的男孩说着,这个箱子就是他发现的,本来是想要独吞可是却被别人看了个正着,于是只好拿出来和大家分享。

    其他的男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点了点头,毕竟如果里面是好东西,自己说不定也可以分一杯羹。

    红纱巾看大家都同意了,于是把锁头抬了起来,拿出一根铁丝研究起来。

    起初,他的表情还是轻松的,甚至因为觉得这里面的东西马上就要归自己了而高兴。然而不久,他的表情就变得凝重起来,最后甚至沮丧无比。

    “这是什么破锁!怎么根本搞不懂?”

    红纱巾把锁放下,恼怒的说着。

    其他人看着红纱巾吃瘪的样子都不约而同的嘲笑着他,然而等他们拿起锁头后脸上的表情却变得和红纱巾一样。

    这锁的结构让他们摸不到头脑,在贫民区还没见过这种诡异的锁,他们完全没有办法把锁撬开。

    不过越是这样,他们却越觉得,这箱子里的东西绝对可以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毕竟越是珍贵的东西保护的就越复杂。

    于是,红纱巾随手抄起一块木头,朝着锁狠狠地砸了下去。

    “哐!哐!”

    “咔嚓!”

    然而,还没砸两下,木头就从中间裂了一条大缝,再看看那奇怪的锁却连一点末都没有掉下来。

    “你们这群家伙,还真不把我当老大啊!”

    就在红纱巾思考着再用什么方法打开这个锁时,突然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卧室的门口响起。

    听着这耳熟的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惊,然后急忙站起身来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人。

    戴尔似笑非笑的看着这十几个之前跟在他屁股后面叫大哥的家伙们,手攥成了拳头。

    “老,老大!你终于回来了!”

    一个长的十分精明的孩子眼睛转了几圈,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然后果断的完成了弃暗投明。

    只可惜,戴尔冷哼一声,用不屑的眼神看着这个墙头草,然后随手操起了杵在门口的一根铁棍。

    “咱们几个上!我不信他一个人可以打我们一群人!”

    红纱巾突然一声大吼,然后拿起一块大木板冲着戴尔冲了过来。

    其余的人一愣,但随机也是跟着红纱巾冲了过去。

    戴尔深呼吸一口气,手中的铁棍好好举过头顶。

    “砰!”

    木板哪里能承受的了铁棒的冲击?直接碎成了一堆木片,铁棒更是借着一股力劲砸在了红纱巾的肩膀上。

    红纱巾脸一青,直接倒在了地上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

    看着红纱巾的样子,其他人都是一愣,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冲了过来。

    戴尔咬了咬牙,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铁棍……

    傍晚时分,疲懈之狮的生意越加的多了起来,一个疲倦的小身影拖着一堆东西,走进了酒馆之中。

    “你怎么才回来?”

    看着眼前十分疲倦而且脸上带伤的戴尔,森诺的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戴尔张了张嘴,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眼神暗淡的把买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你的那些狐朋狗友没有帮你?”

    突然,森诺冷不丁的问着。

    戴尔的手颤抖了一下,但还是转身去收拾起了一张桌子。

    “记住,这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交友要慎!”

    森诺的声音变得威严起来,然后伸出手在戴尔的头上拍了几下。

    戴尔抬起了头,看着森诺,重重的点了点头。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