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哀鸣失落 第23章 幕后

时间:2018-05-17作者:风无才

    将洛妮缇送到了闪金镇后,女法师就以“回去报告索玛农场的情况”为理由离开了。

    只不过,在临走之前,女法师却送给了洛妮缇一个礼物——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菱形红色石头项链。

    嗯…其实洛妮缇也不认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只不过粗糙的表面和不透明的样子看着就不像是什么水晶和宝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法师要送自己这个小石头,但是别人白给的东西为什么不要呢?

    这块石头的表面看上去十分的粗糙,但是皮肤上传来的触感却是意外的舒适,于是洛妮缇就把这个项链戴在了脖子上。

    在女法师走之前,洛妮缇曾经询问过她,为什么会到翡翠矿洞深处救自己。

    女法师的回答是在去往索玛农场的路上恰巧看到了洛妮缇被一伙狗头人给绑架了,于是就去救她。

    然而,不论是女法师那尴尬的表情还是漏洞百出的话语,都让洛妮缇表示深深的怀疑。

    不过洛妮缇没有去细问,毕竟人家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算是有自己的原因不方便告诉自己又能如何?

    在礼貌地拒绝了索菲娅大婶的谢礼之后,女法师带着自己的两名队友走出了索菲娅大婶的旅店。

    对于索菲娅大婶来讲,法师可是高贵的大人,洛妮缇能够得到法师的救援简直就是三生有幸。

    这种情况不仅仅在索菲娅大婶这里有,所有的贫民和平民对于法师的称呼差不多都是“法师老爷”,因为法师在他们的眼里充满了神秘与可怕,是仅次于那些贵族的象征。

    送走了女法师后,索菲娅大婶立马把洛妮缇扒了个精光,仔细的检查着小女孩有没有收到什么伤害。

    幸好,除了一些不小心擦破的地方外,洛妮缇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这也让索菲娅大婶松了一口气。

    但是察觉到了小女孩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索菲娅大婶又给她放了三天的假。

    当然,因为索玛农场的缘故,闪金镇已经处于了完全封锁的状态之中,索菲娅大婶根本不可能让洛妮缇出门闲逛,所以她的假期注定是在屋子里度过。

    趴在自己柔软的小床上,洛妮缇突然就有了无所事事的感觉,本来每天都有许多事情要做的时候十分渴望休息,然而真的休息了却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发呆的时候时间过得总是很快,当洛妮缇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足足十分钟之久。

    再怎么也不能让这来之不易的假期在发呆中度过啊!

    洛妮缇这样想着,然后又发了五分钟的呆才慢悠悠的爬起了床。

    身为一个优秀的少女,洛妮缇觉得知识很重要,于是又花了三分钟慢悠悠的晃悠到了书架旁边,打算找一本婴幼儿童话书看看。

    “唔…《地精工程学入门》?《草药与矿物合集》?《贝尔·虚空吞噬者第七卷》?”

    看着眼前一排根本就看不懂的书,洛妮缇觉得自己应该是走错书架了,除了那本贝尔特辑外其他的都是些专业的入门书籍。

    洛妮缇还没有什么兴趣去这些厚重乏味的书籍,千挑万选之后她终于找到了一本勉强可以看的书。

    “《洛丹伦的奇葩事》。”

    这本书的标题一下子就吸引了洛妮缇的注意,要不是那正经的书皮她都觉得这是本八卦杂志了。

    其实她想看的是那本《贝尔·虚空吞噬者第七卷》,只不过听说这一卷里面描写了许多少儿不宜的恐怖情节,于是洛妮缇就打算把这第七卷留到自己长大再看。

    “洛丹伦的国王是一位伟大的,英勇的………阿尔萨斯王子是最伟大的,最英勇的………”

    洛妮缇翻了几页,发现光是对国王和王子的赞美就足足写了五六页,这让她对这本书的作者产生了好奇。

    不论怎样,能写出这么多赞美词的家伙一定很强壮,这些赞美词可是完全没有重复的写了五六页之多啊!

    “洛丹伦的奇葩事第一章——为什么国王如此帅气……”

    ???

    洛妮缇合上了书,认真的看着封面上的字,发现是《洛丹伦的奇葩事》无误,竟然真的不是什么《啊!赞美我们的国王!》。

    “会不会是假的书皮呢?”

    洛妮缇尝试揭了一下……揭下来了。

    切!被发现了!

    洛妮缇仿佛听到了这本书用不甘心的语气说着,然后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本《啊!赞美我们的国王!》。

    我去!还真是这个书名!

    洛妮缇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终于看到了这本书作者的署名——瑞文戴尔·…

    后面的字迹已经看不清了,只能看到他的名字,但是如果洛妮缇学习过洛丹伦历史的话,估计就会知道这个家伙是谁。

    “真是个臭不要脸的家伙。”

    洛妮缇嘀咕着,随手把手里的书扔在一旁。

    …………………

    斯坦索姆废墟里的一座城堡中,一个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穿着厚重盔甲的亡灵突然打了个喷嚏。

    “阿嚏!我都是亡灵了怎么还会打喷嚏?是不是应该吃点亡灵保健品了?”

    这个亡灵晃了晃头,嘟嘟囔囔着。

    …………………

    “谁能告诉我,西部荒野的豺狼人是怎么出现在艾尔文森林的!”

    身穿白色盔甲,胸前佩戴着百夫长勋章的玛德重重的拍着年久失修,吱吱作响的桌子,对着身前几名负责看守岗哨的士兵怒吼着。

    士兵们都低下了头,面对正处于怒火中的上级他们不敢去做什么解释,那样做只会引火上身。

    “现在索玛农场被那群畜生给推平了,你们让我怎么办?”

    玛德继续咆哮着,然后痛苦的撕扯着自己那脏兮兮的棕色短发。

    他身为看守西部荒野通往艾尔文森林唯一一个岗哨的最高负责人,现在出现了这种西部荒野生物大规模出现在艾尔文森林中并且造成了破坏的事情,足以让他接受人头落地的惩罚。

    “…大人,我们一直看守着岗哨,别说是豺狼人了,就连一只野兔也没放过去啊!”

    一个身穿轻巧皮甲,戴着黑色面罩的男人走上前来,对着玛德解释到。

    他是这岗哨斥候小队的队长,同时也是玛德最为信任的人之一,所以这种情况下也只有他能够上前解释。

    “那这些豺狼人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是艾尔文森林的豺狼人?”

    “属下觉得有可能…”

    还没等他说完,玛德就把一份报告拍在了桌子上。

    “不用我告诉你,这个标志属于哪个豺狼人氏族吧?”

    玛德用沙哑的声音说着,那个斥候看着那熟悉的标志,顿时也哑口无言了。

    “可是大人,如果有那么多豺狼人通过了岗哨,我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一个身穿崭新锁甲的年轻男子拉了拉斥候的皮甲,然后走上前对着玛德解释着。

    “可是暴风城的通告不会有假吧?”

    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玛德的语气竟然平稳了下来,也不知道这年轻人究竟有什么身份,能够让正处于怒火之中的玛德也不得不注意自己的语气,

    “依我看,与其在这里继续讨论是谁的错,不如主动出击,去清理一下那些豺狼人,好避免再次出现这种状况。”

    年轻人微笑着对玛德提议着,他有绝对的自信,玛德会听从他的建议。

    “也好,你去通知一下西部荒野守军吧,仅仅凭借我们的兵力估计还不够。”

    玛德冲着年轻人挥了挥手。

    “是,大人。”

    年轻人行了一个联盟军礼,然后走出了这窄小的议事厅。

    看着走出去的年轻人,玛德深吸了一口气,眼睛里流露出一丝不满。

    “大人,我总觉得这件事情可能是那些法师做的,为什么我们要担惊受怕呢?”

    一名不起眼的士兵不解的问着玛德。

    “我们身为国家的士兵,保护平民是我们的职责,可是现在由我们看守的部分出现了意外,你觉得我们有可能不被惩罚吗。”

    玛德站直了身子,用威严的语气冲着士兵说着,竟让这名士兵有了一种神圣的感觉。

    “……而且,你觉得那些法师会承认吗?”

    突然,玛德眯缝着眼睛,意味深长的补充了一句。

    …………………

    “陛下,我认为这次的豺狼人暴动的责任不全在于西部荒野岗哨上,毕竟这么多豺狼人突然出现一定是有原因的!”

    马库斯对着脸色铁青的瓦里安单膝跪地,恭敬地说着。

    瓦里安看着眼前的中年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怒火,才缓缓的说。

    “原因是有的,但是我身为国王,必须为自己的人民负责,如果不给人民一个解释,你觉得我会被冠上什么骂名?”

    马库斯咬了咬牙,头又低下去了几分。

    “玛德为了国家镇守西部荒野岗哨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就这么被处死,恐怕会寒了军心啊!”

    瓦里安一怔,沉默了片刻。

    看着国王犹豫的表情,马库斯知道玛德的命应该是保住了,只要再给国王找一个台阶就可以了。

    “陛下,这次豺狼人暴动必定是部落的阴谋,我们可以通过就这件事来做一些文章啊!”

    马库斯抬起了头,眼睛里闪烁着说不清的光芒。

    瓦里安轻轻拍了拍桌子,终于拿定了主意。

    “好!这件事交给军情七处去办!你先回去吧。”

    挥挥手示意马库斯出去,中年人行过军礼之后就走出了书房的门。

    “对了,马库斯治安官,今天的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了…”

    就在大门即将关上的时候,瓦里安突然用平淡的语气说了一句。

    马库斯身体颤抖了一下,虽然瓦里安没有把话说完,但是他也知道如果泄露了这次谈话,会带来什么可怕的后果。

    “是的,陛下。”

    关门声没有掩盖马库斯的声音,这位年轻的国王深深地叹了口气,坐在了那张舒适简单的椅子上,眼中充满了凛冬般的寒意。

    (本章完)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