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哀鸣失落 第49章 因福得祸

时间:2018-05-17作者:风无才

    普利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颜色飘忽不定的元素团,计算了一下自己等待了多长时间。

    此时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虽然对于普利来说并没有什么,因为今天的觉醒室只有他值班,所以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由他来负责。

    不过这个空间并没有白天和夜晚,当然这并不是什么重点。

    按照正常惯例,元素觉醒可以同时进行十人至二十人,而持续时间大概是十分钟至三十分钟。

    此时的洛妮缇已经在这里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觉醒了,但无论是普利还是上面那位都没有任何的不耐烦。

    这一切都是因为,洛妮缇所使用的觉醒石与正常的觉醒石不同。

    一块正常的觉醒石,只能够激发你对元素的感应,然后测出你对于哪种元素的亲和力更甚。

    当这块体积就明显比普通觉醒石要大的家伙,却能够把你的全部元素亲和力都测出来。

    当洛妮缇用这块觉醒石觉醒的时候,某个不知名的人那里就能够收到一份详细的信息。

    这个信息包括了详细洛妮缇的元素亲和力表,并且还会标记出一到九等,洛妮缇的天赋,洛妮缇的身体最大承受限度,以及她的血脉。

    这个血脉的感测主要是为了防止有部落的人利用一些古怪的变形药剂来渗入他们联盟的法师协会,但是今天却被用来做另一件事。

    “有结果了!”

    突然,包围着洛妮缇的元素化为了一片蔚蓝的颜色,尽数被她吸收进了身体。

    而一份信息也被上头收到了。

    露出陶醉表情半天,洛妮缇才睁开了眼睛,看着正在一旁盯着她看的普利,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然而正当她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脑袋中却突然传出了一声脆响,紧接着空气中突然多出了无数的水元素。

    普利颤抖着身体,此时的屋子里除了水元素之外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的元素,所以温度也是低的吓人。

    不过他颤抖却不是因为温度太低,而是洛妮缇觉醒了天赋,还是一种有记载的天赋。

    “极…极寒!这是极寒!”

    普利大叫着,整个人因为过于紧张直接从椅子上跌落,他顾不上疼痛的屁股,手忙脚乱的爬到了墙角瑟瑟发抖。

    已经浓郁到形成元素水滴的水元素在洛妮缇的身边环绕,随着她手指无意识的挥动,元素水滴也是开始在空气中颤动起来。

    当元素水滴开始颤动之时,一股深入骨髓的寒冷就充斥在了整间觉醒室中。

    当温度低到一个限度的时候,洛妮缇的手指不再颤抖,而空气中的元素水滴也停止了颤动,只是静静地停留在空中。

    躲在角落的普利瑟瑟发抖的回过头看着双眼无神,正在领悟自身天赋的洛妮缇,考虑着自己是自救呢,还是自杀。

    现在的颤抖已经不是因为恐惧洛妮缇觉醒的天赋了,而是单纯的因为寒冷而导致身体发出的不由自主的反应。

    在他思考了十秒左右后,洛妮缇又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她轻轻的抬起了双手,在空中画着一种诡异的符号或是文字什么的。

    而在她的指尖,一种奇特的浅蓝色能量正在缓缓溢出,以至于这种符号能够在空气中被完整且现形的画出。

    而随着这未知符号的出现,空气中的元素水滴开始缓缓地聚集在了一起。

    洛妮缇只是一脸迷茫的看着这一切,大量不属于她的知识正涌进她的脑袋里,而这让水元素融合的举动只是她的本能。

    很快,整个屋子的水元素都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滴拳头大小的纯净元素水滴。

    “极寒。”

    洛妮缇低声呢喃,那个诡异的符号被印进了元素水滴中,这颗拳头大的水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化作一颗晶莹剔透的冰晶。

    几秒后,这颗冰晶缓缓地进入的洛妮缇心脏的位置,而且丝毫没有和皮肤与骨骼触碰或是破坏它们。

    而洛妮缇也没有丝毫的不适,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凉而已。

    “这就是天赋吗?好神奇的样子啊!”

    洛妮缇惊讶的摸着自己的身体,那颗拳头大小的冰晶在她的体内化作了一股水流,在血管内涌动。

    她感觉自己可以从身体中将它们召唤出来,并且可以形成一定的战斗力。

    正当她打算进一步研究一下这天赋所带来的能力时,突然后脑一痛,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大人!”

    躲在角落的普利看着眼前的人,用惊喜的声音大喊道,不过下一秒也被打昏过去。

    …………………………

    当洛妮缇醒来时,她已经被一根散发着诡异光泽的绳索牢牢的绑在了椅子上。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因为这里实在是太黑了,只有绑着她的绳索这点光芒。

    “有人吗?”

    洛妮缇在尝试挣脱无果后,开始大声喊叫了起来。

    大约过了几秒,一个脚步声在黑暗中响了起来,并且逐渐接近了。

    “你好,能把我送开吗?”

    洛妮缇抬起头看着这个穿着紫色法袍,戴着纯白色面具,长的十分高大壮实的男人,用可怜兮兮的语气说道。

    面具男人没有回答她这个根本没有结果的问题,只是静静地挥着手,从黑暗中拖出了一把椅子,坐到了洛妮缇的对面。

    “你叫什么名字?”

    “洛妮缇。”

    秉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洛妮缇乖巧的回答道。

    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这个戴面具的男人都不是一个好惹的家伙,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命不受到威胁,洛妮缇决定乖乖的配合一下。

    “姓氏呢?”

    “嗯……缇妮洛。”

    在三分之一秒后,洛妮缇撒了个小谎。

    虽然应该配合,但是该撒谎的时候还是要撒谎的,虽然这个回答一眼就能够被看穿,但是也要让他知道自己不会任人宰割。

    呃…貌似和一开始的配合战略冲突了…管他呢!

    戴着面具的男人将手抵在下巴上,静静地看着洛妮缇,没有说任何话。

    “好吧,我没有姓氏。”

    在承受了这种目光足足五分钟后,洛妮缇实在受不了了,只好实话实说。

    面具男人打了个响指,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张表格。

    “能告诉我你在这栏紧急联系人上写的是谁吗?”

    洛妮缇一眼就看出了这是自己刚刚进入法师协会时填的那份表格。

    虽然一早就觉得这个表格应该是会有用处的,但是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猜到这是给自己审讯用的。

    “那个是我随便写的啦!”

    洛妮缇试图蒙混过关,但是看到面具男人那越来越不爽的眼神,还是决定坦白从宽。

    “那个是我的朋友。”

    “格林,暴风城卫兵;艾露琪,牧师。”

    面具男人用手在表格上轻轻点着,好像在考虑着什么。

    “如果你接下来不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那这个格林的安全我可没有办法保证了。”

    最终,好像决定了什么的面具男人对着洛妮缇说道。

    说实话,洛妮缇身为一名天不怕地不怕的天才少女,难道会被这种低级的威胁恐吓而妥协?

    当然不会!她可是那个堪比天灾瘟疫的男人莱尔特的弟子!她可是诡炎**师格里芬的弟子!

    “请随意发问,我必定会好好回答的。”

    看着一脸献媚表情的洛妮缇,面具男人好像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那么我问你,你的父亲和母亲是谁?”

    面具男人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不知道。”

    洛妮缇也给出了正确的答案。

    不过面具男人可不这么想,于是又开始用严肃的眼神盯着洛妮缇。

    而问心无愧的洛妮缇也对面具男人瞪着眼睛。

    于是大眼瞪小眼。

    “好吧,让我们进入下一个问题。”

    最终,面具男人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算是认可了这个回答。

    不过看到他那副勉为其难的样子,洛妮缇可谓是十分之气愤。明明自己说的是实话,那个态度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会在贫民区生活整整五年?这五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别告诉我,四岁的你就可以在那种地方自食其力!”

    面具男人背对着洛妮缇问道,他每一句话都会加重自己的语气,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经接近于低声咆哮。

    不过洛妮缇看上去并不吃他这一套,趁着面具男人看不到自己,就吐着舌头做起了小动作。

    “我看得到你在干什么,我觉得你最好把你的舌头收回去。”

    正当她吐的起劲,面具男人突然冷冷的说道。

    洛妮缇露出了一脸的不爽,然后决定回答他之前的问题。

    “说实话,你问的这些问题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能模糊的记得我在那里生活了五年,我叫作洛妮缇,其他的无论你怎么问我都记不得了!”

    洛妮缇对着面具男人大声吼道,她也是有些不耐烦了,决定一次性讲清楚这一切。

    至于随后?要杀要剐随你!有本事就给个痛快?那是不可能的,求饶呗!

    “看样子是记忆受到封印或者是脑部遭受攻击了啊…”

    面具男人抚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你最近有没有饮用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面具男人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答案,不过为了保险他还是决定问一下。

    “一**蓝色的东西,味道尝起来像是血。”

    洛妮缇毫不犹豫的回答,并且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还残留着几滴蓝色液体的玻璃**。

    面具男人从洛妮缇的身后拿过玻璃**,打开后闻了闻里面残留液体的味道,然后点了点头。

    “该死的布伦达·德伦斯!你要是敢动我弟子一根头发,老子今天就去弄死你那帮渣子弟子!”

    正当面具男人打算结束这场审问时,一个怒火冲天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暗红色的火焰席卷了整个房间。

    “哎呀…格里芬,你总是这么大的脾气啊!”

    被称为布伦达的男人摘下白色的面具,露出了一张冰冷无比的中年男人面孔,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

    诡炎一出现就将洛妮缇身上的奇怪绳索烧成了灰烬,而她也被一只有力的手拽到了墙壁处。

    “老师!”

    洛妮缇欣喜的看着格里芬,她还是第一次觉得有一个老师是一件能够让人开心的事。

    “别担心,这里有为师保护你!”

    格里芬对洛妮缇说道,然后阴沉着一张脸看向布伦达。

    “能听我解释吗?”

    “去死吧!”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