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哀鸣失落 第54章 我们是一类人

时间:2018-05-17作者:风无才

    走在大街上的洛妮缇看了看自己胸前的铜质药**子样的徽章,不满的撇撇嘴。

    她对这所谓的初级药剂师徽章十分的不满意,虽然看上去药剂师协会的确是没有法师协会那么富有,但是这徽章也实在是太简陋了。

    大概比起法师协会,药剂师协会的财力真的是不行吧,真的是铜质的啊!纯黄铜啊!好简陋啊!话说会不会生锈啊!

    什么?真的会生锈?哇快把这个鬼东西给我拿走啊!不要让它在我的衣服上沾染锈迹啊啊啊啊啊!

    “算了算了,还是去买一件平时穿的衣服吧。”

    洛妮缇叹了口气,朝着自己记忆中的一家店铺走了过去。

    其实正常来讲,洛妮缇应该是身无分文的,但刚才她不仅领取了初级药剂师的资格和徽章,还顺便拿走了一些钱,就当做是庆祝自己成为药剂师。

    什么?你问为什么没有人来阻止她?你想试一下被药剂**砸脸吗?你想近距离体验一下爆炸吗?

    “欢迎光临。”

    走进这家店,两个熟悉的声音立马响起,洛妮缇抬起头,笑眯眯的看着眼前两位一脸惊讶的少女。

    米露和米娅也是十分吃惊,她们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碰到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子。

    “艾露琪姐姐在这里吗?”

    洛妮缇问道。

    “她大概晚一些才会来。”

    米露回答着,然后将洛妮缇引进店里。

    洛妮缇没有像她第一次来的时候那样,仿佛是一个乡巴佬进城一样,做出一些不符合淑女形象的动作。

    虽然她的确算不上是个淑女。

    她慢慢的走到舒适的沙发前,提起裙摆,慢慢地坐了下来,又拿起茶杯,好缓缓的喝了一口。

    “真难喝,你们这里没有酒吗?”

    终于,洛妮缇因为受不了茶水的味道,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一旁的米露和米娅也是松了口气,她们还以为洛妮缇在这一段时间里受到了什么打击呢!

    果然啊,一切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呵,年轻人。

    “嗯?是你啊,我还以为是艾露琪呢…”

    正当米露和米娅对着洛妮缇解释这里是禁酒的时候,铜剪子从楼上走了下来。

    洛妮缇抬起头,微笑着挥了挥手,不过铜剪子却没有什么回应,只是走到洛妮缇身边坐下,然后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怎么说我算的上是你这里的客人吧,这是什么态度啊。”

    洛妮缇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抓起一把糕点塞进嘴里,直把嘴塞的鼓鼓囊囊的。

    铜剪子轻笑一声,用平淡的语气说到。

    “我这里不怎么欢迎不会品尝茶的人。”

    “那你就当我会品尝茶好了。”

    洛妮缇拿起一杯茶,当着铜剪子的面一饮而尽,然后在忍耐了几秒后大喊到。

    “好苦啊!”

    铜剪子静静地看着洛妮缇向嘴里塞满是糖粉的糕点来抑制茶水的苦味,对一旁的米露打了个手势。

    米露点了点头,转身走出大门。

    “艾露琪很喜欢喝茶,就好像她感觉不到茶水的苦涩。”

    铜剪子突然说道,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杯中一片旋转不停的茶叶。

    洛妮缇费力的把嘴里的糕点吞咽下去,疑惑的看着铜剪子。

    “她一直都是笑着,一直都是笑着,就好像感觉不到任何的恶意与痛苦。”

    “她是一个可怜的孤儿,当时的她每日都在大街上乞讨,就在这家店铺的边上,无论是什么天气,因为如果不乞讨,她就会饿死。”

    “当时的我还不是铜剪子,只是米露米娅这样的侍女,那时候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能够让一个乞丐在受冷挨饿的时候还能够露出笑容。”

    “我以为,让她露出笑容的,会是一个家庭?又或者是几个在吃到简陋食物的时候会露出甜美笑容的小朋友。”

    “后来我发现了,没有什么是让她开心的,让她能够露出笑容的,不过是所谓的神的祝福。”

    铜剪子抿了一口茶水,明明提前放了不少的蜂蜜,为什么还这么苦涩……

    “是的,那所谓的神的祝福,不就是面瘫吗?”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铜剪子和洛妮缇抬起头来,只见艾露琪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们的面前。

    “真是的,突然就开始在洛妮缇面前说我的故事。”

    “…因为我们都是一类人啊。”

    铜剪子笑了笑,虽然隔着一层面具,但洛妮缇就是能明确的感受到她在笑。

    “是是是,你每次都这么说。”

    艾露琪一脸鄙视的看着铜剪子,然后从背后拿出一**麦酒,递给了洛妮缇。

    洛妮缇笑着接过麦酒然后拉着一脸苦笑的米娅跑到了一边。

    所以说啊,给别人打工就是累啊,还要顾及客人的感受,等我有钱了一定要当老板!

    当然了,这只能是米娅的梦想了。

    “你是不是又要讲我被我的老师看到了,然后给我拉回去做牧师,然后受到各种欺负的故事啊!”

    “当然,因为这就是你的人生啊。”

    “我真的很想把我的法杖拍在你的脸上,但可惜我没有带。”

    铜剪子微笑着递给艾露琪一杯茶,艾露琪用她永远不会改变的笑容喝下了这杯茶,然后又吃了一大勺子糖粉。

    “所以说,每次都喝这种苦茶,还自顾自的说着什么我懂得品尝,真的是让人很苦恼啊。”

    “无论你打算如何,我都保持着我自己的观点。”

    ……………………

    “嘿格林,要喝一杯吗?”

    森诺擦着自己手里已经很干净的木杯,好像是在询问格林一样。

    之所以说是好像是询问,是因为戴尔已经拿出了一杯麦酒放在了格林的面前。

    “所以,你这问的有什么意义吗?”

    格林轻笑一声,端起麦酒大饮一口。

    “对了森诺…我记得你和艾露琪总是提起一个叫洛妮缇的小孩子,你能详细的讲一下吗?”

    森诺擦着木杯的手停顿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

    “你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件事了?”

    “今天我在贸易区站岗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小女孩,她好像认识我,我……也好像认识她…”

    森诺叹了口气,从酒柜里拿出了一**暗红色的酒,又拿出了两个石制的杯子。

    格林看着森诺将红色的酒液倒入了石头杯子中,然后发出了一阵腐蚀般的声音,还有一团带着刺激性气味的白色烟雾。

    “这东西真的能喝吗?”

    “以前的你或许不能,但是现在的话…”

    森诺品了一口红色酒液,用一种低沉的声音笑了几声。

    “我总觉得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而且不止一件。”

    格林意味深长的看了森诺一眼,然后同样品尝了一口酒液。

    没有想象中那股特别刺激的口感,也没有什么腐蚀性,只是有一种淡淡的腥甜味道,就好像血液。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格林一边说着,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佩剑,整个人就好像是一把蓄势待发的弓弩一样。

    “别紧张,只是一些普通的饮料,你不是想听关于洛妮缇的事情吗?喝下去,我会告诉你的。”

    森诺笑了笑,用蛊惑的眼神看着格林,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普通的半精灵酒馆老板,而好像是一个拿着诱人契约来蛊惑世人的邪神。

    格林环顾了一下四周,酒馆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片虚空。

    “我猜,这件事情需要我保密吧?”

    “没那个必要,你会什么都不记得的。”

    …………………………

    “大人…”

    凡妮莎跪在地上,头颅深深地底下,脸上满是恳求与愤恨。

    一个好像水波一样飘忽不定的诡异女人站在她的面前,用冷漠的眼神盯着她,然后挥手对着一旁绑在一根黑色圆柱上的低着头好像不省人事的温妮放出一道青色的波纹。

    在被波纹接触后,温妮抬起头,露出了一张满是鞭挞痕迹的面庞,痛苦的表情加上红色的伤痕,看上去无比的狰狞。

    “哦?怎么了?”

    水波一样飘忽不定的女人突然好像从另一个位面跳出来一样,整个人瞬间变得清晰无比。

    这个女人整个人都隐藏在灰色的斗篷里,让人无法看清她的样子,但却能感觉到那股冷漠的气息。

    “我很好奇,在我本体还未到达的时候,那个性格恶劣的分身竟然会让你们如此放纵?”

    女人阴沉的声音让凡妮莎的身体越发颤抖,她想要辩解,但当她看到还在痛苦颤抖的温妮时,还是沉默下去。

    “恒祖,我们发现了一样东西。”

    正当女人打算进一步折磨温妮,来巩固自己在这些普通人类心里的地位时,安斯德尼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侧。

    被称作恒祖的女人冷漠的瞟了一眼安斯德尼,用手随意在空气中挥动一下,黑色的圆柱化作粉尘,伤痕累累的温妮也成功的摆脱了这种折磨。

    “如果还有下次,做出我命令之外的事情,我不介意稍微耗费一些力气,重新扶持起来一个什么迪菲亚兄弟会来。”

    恒祖冷漠的声音清楚的传到了凡妮莎的耳朵里,当她抬起头时,屋子里只剩下了已经昏过去的温妮和她自己。

    握紧了拳头,但很快就松开了,凡妮莎苦涩的笑了笑,这就是为了获取推翻暴风城力量的代价…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