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你的野区我做主 第二十九章 我误会他了?

时间:2018-05-18作者:耍笔杆子

    “杨曦?”王冕下楼,看到身着制服的杨曦手中端着一个小盘子,小盘子里是一杯杯饮品,这些都是二楼的客户点的,显然,杨曦才刚到网吧没多久,否则王冕上楼的时候怎么可能没有看到杨曦。

    在杨曦注意到王冕之后,她微微一笑,杨曦的笑容令王冕如沐春风,哪怕他们之间不是很熟悉只是一面之缘,这位美女网管却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微笑。

    “大神,网吧到时候会有联赛,有没有兴趣参加啊?”杨曦开口,甜美的声音在王冕的耳边响起,不得不说,论声音,杨曦可是超过了林晓青一些,林晓青哪怕声音也不赖,但是和杨曦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点,杨曦的声音完全可以去参加电视中所谓的真人秀去唱唱歌的。

    “暂时没有多少兴趣吧,美女,什么时候我们去吃顿饭。”王冕笑着对杨曦说道,回应王冕的,是杨曦的白眼,杨曦没有过多的停留,她还要工作,并没有和王冕有过多的交流杨曦就上楼了。

    “哼!”王冕刚刚下楼,王诗雅从他的身边路过,并且对王冕冷哼一声,急匆匆地走出了教室。

    王冕可以理解王诗雅的心情,这就像游戏里,你本来追一个残血的追的好好的,结果发现这个残血竟然是六神装的炼金术师,你一个只有两件装备的凭什么追这个残血的炼金,她这种情况,就是被王冕反杀还没有任何理由。

    “真没劲。”王冕嘟囔道,他下了楼,找了个位置坐好,并且召集了庄兵以及他的小弟战斗到了上课时间。

    ..................................................

    和往常一样,王冕上完课就来到了网吧,不知为何,在今天“反杀”王诗雅之后,王冕的心情超好,心情好令他的手感也得到了了极大的提升,以往需要十五分钟左右结束的战斗竟然加快了结束的脚步,每一局对方都被王冕抓到了挂机,毕竟,王冕可是直接帮一条路养成了一个爹,这个爹是完全可以越塔强杀你不给你任何反驳的理由的那种,正因如此,你会对游戏产生绝望。

    “感觉我是在帮助对面戒网瘾,比那个什么杨教授还管用一些。”王冕说道,他玩的英雄大部分都是非常残暴的,什么卡兹克雷恩加尔之类在低分段秒天秒地的英雄都被王冕玩了一个遍,至于什么阿木木之类的刷子,王冕动都没有动过一次,他要的是打单子的效率,可不是为了娱乐而玩游戏。

    “哈哈,不愧是大鸡,结账的速度就是快!”看着支付软件里增加的六百块钱,王冕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网吧,这三天下来,王冕他一个人的收入就接近两千,到现在,他想要理直气壮地出现在那个男人面前,告诉那个男人,自己还是有赚钱的本事的,并不需要他来养活自己,也不需要他看不起自己!

    “大神,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们组建一支网吧战队?”就在王冕下机要走时,庄兵对王冕说道。

    “暂时没有兴趣,打比赛太浪费时间了,我答应我妈妈要好好学习,不打游戏,所以,我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吧!”王冕开口,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天下网吧。

    王冕才离开,庄兵在后头嘟囔道“我才不信你是那种听家里人话的学生,是的话就不会在网吧里打这么久的了。”

    ..................................................

    医院,是王冕最不喜欢的地方,这个地方充满了福尔马林的味道,来来往往的白大褂在王冕看来也不是那么友善,毕竟他小时候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打针,而这群白大褂总是将他按在床上很“粗暴”地将针头送入他的身体。

    “妈,你在他那里啊,哦,好,我会先回去的,你也早点回去。”王冕挂断电话,他在得知李凤清在医院之后,有了离开的想法,他来医院,本就是想告诉那个男人,自己已经赚到了当初约定好的五千块大概三分之一左右,他王冕不是那种没了他就活不下去的人,不过,李凤清在一旁,王冕不想伤他妈妈的心,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妈妈对那个男人还是很重视的。

    “门没关吗?”不知不觉,王冕走到了那个男人所在的病房前,病房半掩着,李凤清坐在床头,病床上,则是躺着王冕的生父。

    “博云,你也真是孩子气,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刺激小冕,你也知道,小冕那时候处在气头上,你怎么就不能好好告诉他,你并不是被人揍了住院的,而是因为得了绝症?”李凤清对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人说道,一时间,在门外的王冕愣住了,这和他之前听说的不是同一件事啊?当初他来到医院,李凤清告诉自己,那个男人之所以住院是被人打了,如今他才明白,他之所以住院,是因为绝症。

    病床上的王博云和之前比起来显得更加消瘦,原本古铜色的皮肤失去了原有的血色,在病痛的折磨下,王博云的嘴唇苍白,在门口看着的王冕内心犹如针扎一般煎熬。

    “凤清,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不想让小冕有过多的担忧,我想,他若是恨我,就让他更加恨我吧,咳咳,他还小,还有很多事情需要经历,就让他越早与我断绝关系越好,这样对他的伤害会小一点,凤清,你真的没必要给我打钱,我的病我清楚,你还需要给小冕准备上大学的钱,他上大学的钱可不在小数。”王博云躺在病床上说道。

    “我知道,你那边不是也有诗雅吗?我们两家一起的话说不定会减少一些压力,小冕他,若是真的不想读大学,我也不强求他,他完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李凤清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小冕出生到了一个好年代啊,在我们那个时候,想要上一所大学多难,先不说考得到考不到,大学总共就那么几所,那个时候的学费对我们来说都是负担,难得有一个孩子,能不让孩子成才吗?他每天就打游戏,能有什么出路,凤清,你还是不要再为我操心了,我的住院钱我还是出得起的,你那边还有小冕呢。”王博云开口道,他将头扭到了一边,额头上时不时有汗珠浮现,他强忍着,强忍着那深入骨髓的疼痛。

    “你啊,医生说这次的病情很严重,多花点钱没什么,能治好别让病痛恶化才是最重要的。”李凤清急了,她用毛巾擦拭王博云额头上的汗珠,打算伸手按下王博云身边的铃铛。

    “别按,没事的,医生们总是为了钱夸大其词,没那么难受,这件事情,你可千万别告诉小冕啊,对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她晚上也会过来,没事的。”王博云对李凤清说道,他的手上还连接着点滴的药液,病痛折磨他不是一天两天了,点滴的作用也不是那么明显。

    “不行的话别硬撑着,会有办法的,先喝药,刚刚炖好的中药,老中医说这玩意特管用。”李凤清焦急地将药一勺一勺地喂给了王博云,只希望中药能够缓解他的病痛。

    “博云,你不会有事的,这几天我已经去凑钱了,我刚才问过了,至少还需要一场手术才能有所好转,没事的。”李凤清说道。

    “那要多少钱?至少几万块吧?我这种病,还是不要妄想治好了,得了这种病,钱都是往水里扔的,根本治不好,你别在那么为我操心了,你还有小冕要照顾。”王博云开口,“他读大学还需要很大一笔钱呢,到时候找女朋友,买房生孩子也是不小的开销。”

    “没事的,大不了我找亲戚借一借,他还有一年才要上大学。”李凤清还未说完,王博云一句话打断了李凤清“我的病我自己清楚,你的钱还是留着给小冕吧。”

    半掩的门,在王博云和李凤清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关上,王冕的眼角,不知何时出现了泪水,泪珠在王冕的眼眶流转着,他明白,自己误会了,误会了那个自己深恶痛绝的男人,所谓的赌债,其实只不过是看病需要花的钱财,王冕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了解清楚就对那个男人大骂出口,他若是知晓当初是因为治病花钱的话,他可不会说些什么。

    “爸爸,对不起!”王冕哽咽着,他一路小跑跑出了医院,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喊那个男人爸爸,只不过,王博云并没有听见,也不知情,他原本以为自己安排好的一切,竟已被王冕得知,到现在,王博云还认为王冕在心中是恨着他的。

    “决定了,我要加入战队,在网吧联赛打出一个好成绩!一定要凑出治病的钱!”王冕喃喃道,他做出了决定,打单子虽然赚钱的速度很快,但是网吧联赛的奖金也不少,单单是厦城城区的比赛奖金就拥有五万元,更别说全国网吧联赛的奖金了,至少,他王冕应该是能够凑出爸爸王博云需要的住院费用。

    “美女,我打算报名参加厦城的网吧联赛,具体战队我到时候凑人!”王冕摸出自己的手机,给美女网管杨曦发送了一条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