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你的野区我做主 第六十二章 都是我的错

时间:2018-05-18作者:耍笔杆子

    “你手上到底是什么?白白的,看上去很眼熟啊!”王诗雅看着王冕手上白花花的一片神秘物体,问道。

    “关你屁事啊,我要去处理伤口,我不想和你斗嘴,再说了,你不要看到女孩子就说我和那女孩子有关系,她们和我都没有多少关系,只是同学只是朋友!”王冕不耐烦地对王诗雅说道,他一路小跑,跑上了医院的楼梯。

    李清羽跟随在王冕的身后,她时不时回头看王诗雅一眼,她看到王诗雅气的在原地跺脚,显然王诗雅有些不符王冕的话。

    “那个女孩和你有什么关系啊?王冕啊王冕,没想到你竟然到处沾花惹草。”李清羽对王冕说道,她揪着王冕的耳朵,就像是捉奸捉到了一般。

    “她是我妹,班长,你到底怎么了?感情你是吃醋了还是怎么滴?至于揪我的耳朵吗?”王冕说道,他要不是手疼,就要伸手拉开李清羽的手了,可惜,无法动手的他只好任由李清羽揪着自己的耳朵。

    李清羽一路揪着王冕的耳朵到了外科处,到了外科处的门口,王冕这才将手中的白花花的止血的玩意扔了。

    “我去帮你挂个号,你在这里等着,正好我有带医保卡,很快就好了。”看着外科处那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以及注射针剂的小孩,王冕忍不住回忆起儿时打针的恐惧,看着哭啼的小孩,王冕有种想要撒丫子逃走的感觉。

    没过多久,李清羽带着一张单子来到了外科室的门口,当她看到徘徊在外科室门口不肯进入其中的王冕时,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她伸手,将王冕推入了外科室内。

    “喂,用得着这么残暴吗?我可是伤员啊,伤员你懂不懂啊!”王冕被推入外科室内,有些不满地叫唤道,回应王冕的,是医生那不善的目光,医生瞪了王冕一眼,示意王冕小声一点,这是医院,还有其他的病人。

    王冕悻悻地擦了下自己的鼻子,等李清羽将挂号单交给医生。

    “伤势不算是特别严重,但是半个月内,不能进行大规模的运动或者长时间握着鼠标,否则伤口会产生恶化,先消毒吧。”医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戴上了消毒手套后将王冕手上的手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一听到半个月内不能长时间握着鼠标,王冕慌了,他周末就有比赛,那可是八强和四强的比赛,若是无法参赛,他的队伍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成绩,他有点想拒绝医生,就在王冕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时,他的后脑勺被李清羽拍了一巴掌。

    “动什么动?都这么大的人了,来医院还和小孩子一样,好好听医生的。”李清羽对王冕说道,王冕这才乖巧一些,李清羽简直是王冕的克星,无论在什么方面,王冕都会下意识地对李清羽产生畏惧。

    当医生将碘酒抹在王冕的手上时,王冕的五官似乎挤在了一起,他的伤口在碘酒的刺激下传来了疼痛感,这还不算完,还有一些其他的药,有王冕见过的,也有王冕闻所未闻的药水,这些药水在王冕的手上涂抹着。

    疼痛令王冕龇牙咧嘴,他的伤口不算太深,但是划痕有点长,好在不需要缝针,不然王冕就真的不能握鼠标了。

    “我的天,有这么痛的吗?”王冕喃喃道,他看着红肿的手掌,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没涂药他没有那么多感觉,涂了药以后就像是万蚁嗜体一般,酥麻疼痒四种感觉在王冕的手掌体现的淋漓尽致,王冕有一种这手已经不是自己的感觉。

    “被玻璃划伤,是要打破伤风针的,回去后好好休息,别长时间接触电脑,电视手机,消炎药也要时刻准备着,小心伤口发炎,最近少碰水。”医生对王冕嘱咐道,同时摸出一根细小的针管,针管在医生的手中推动着,王冕眼神一缩,他挣扎着,想要逃跑,却被李清羽按在了原地。

    “乖,很快就好了,你看你都快二十了,还怕什么打针啊?”李清羽看着王冕,就像是安抚小猫咪一样摸着王冕的头发,当然,她也有些愧疚,若非她的话,王冕也不会在这里打针,毕竟是王冕想到了一个打破教室窗口翻出教学楼的办法。

    “唔!”针管进入王冕的手臂,随着药液的进入,王冕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细小的针管令王冕的额头滴落汗珠,他怕疼,若非不想在李清羽面前失了面子王冕可能会大声地叫出来。

    “好了,去楼下结算就好了,单子带上,药要按照我吩咐的吃,别看是小伤口,若是感染了可能要了你的命,你可要小心点,别让伤口恶化了,经过这些处理,至少不会化脓,你的伤口可不小,没到需要缝针的地步也要注意啊。”医生对王冕叮嘱道。

    “好吧。”王冕喃喃道,他的手掌被医生贴上了一块无菌纱布,两只手掌都有大大小小的伤痕,好在王冕的手里没有玻璃渣,否则他可能连动手的能力都没有。

    走出外科室,李清羽关心地问道“怎么样?手上的伤有没有感觉好点啊?”

    “好个屁,痛死我了,没有来医院的话还不会那么痛,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因为受伤来医院嘞,平常都是在家里涂点药贴上创可贴就可以愈合的事情,有这么复杂吗?”王冕开口道,他的手掌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若非还能掌控自己的手掌,王冕还以为自己的手掌已经消失不见了。

    “都怪我,如果不是我把你留下来谈话,你也不会受伤,你周末的比赛会不会有影响啊?”李清羽开口问道,她的语气不再是之前的霸气,而是有无尽的温柔和愧疚,看向王冕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关心。

    “自责什么呢?还不是我自找的,如果我没有敲窗户和你在教学楼里被关一晚上也不错啊!”王冕说道。

    “你又不正经了,我送你回去吧?安全点还是比较好的。”李清羽对王冕说道,她不由分说,就要跟着王冕,王冕上了公交车以后,她照样要跟在王冕的屁股后面,甚至连公交车都要挤在王冕的身边。

    公交车人满为患,在公交车内,王冕想要抓住车把手,却发觉自己将手才搭上车把手就疼到松开。

    “就你这状态,算了,让你搭在我的肩膀上,记住,手不许乱动,否则饶不了你!”李清羽抿了抿嘴唇,对王冕说道,她和王冕在公交车的最后面,没有位置坐下的他们只好紧紧地挨在一起。

    别看李清羽在外表打扮上像是个假小子,但是她的娇躯柔软,靠在王冕的身上让王冕觉得自己就像是靠在一张柔软的床垫上,李清羽丰满的胸脯紧紧地抵在了王冕的胸膛,在拥挤的公交车内摩擦着。

    李清羽没有任何的不适,她紧紧地抓着车把手,努力控制自己的身躯,她把自己当做了王冕的依靠,不容许自己有任何的闪失,然而,王冕可痛苦了,身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他难免会有一些难以启齿的反应,李清羽或许在生活作风上有些严厉,但是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女人,身上的淡淡芳香涌入王冕的鼻尖,王冕甚至可以感觉到李清羽的呼吸,李清羽和他相比差了半个头左右,李清羽的樱唇靠近王冕的脖颈,温热的空气在王冕的脖颈徘徊。

    “吱呀!”一个急刹车,李清羽向前倾倒,王冕顺势将李清羽涌入怀中,伸手抓住了公交车的车把稳住了自己的身体,然而,他那在纱布下的伤口,流淌出了鲜血,李清羽没什么事,王冕却有大事,他的手掌有血滴落,洁白的纱布被他的血染红了。

    “对不起啊。”李清羽低下了自己的头,她有些愧疚,她之前说要做王冕的支柱,想要罩着王冕,却让王冕的伤口恶化。

    “小事小事,倒是你啊,刚才我没有扶着你你就要摔了,这么拥挤的公交车,万一磕到或者摔了可不好。”王冕说道,他松开搂住李清羽的那只手,那只手倒是没有什么事,伸手抓公交车车把的那只手倒是疼得王冕直哆嗦。

    好在公交车接下来一路平稳,王冕这才舒了一口气,他的手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暂时减缓了一些,下了公交车,他看到李清羽抿了抿自己的嘴唇,似乎有什么要对王冕说的。

    “我到家了,你早点回去吧,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别自责了。”王冕说道,他转过头径直走向自己的家门。

    “王冕!”李清羽的声音令王冕驻足,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小心点啊!我回去了!”

    “嗯!”王冕点了点头,他一直盯着李清羽离去的背影,带的李清羽上公交车后,他喃喃道“班长其实也有温柔的一面嘛,说起来,班长和林晓青,两个身材都很不错啊,今天可真是赚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