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你的野区我做主 第六十九章 噩耗

时间:2018-05-18作者:耍笔杆子

    靠近班主任的办公室,每一步对王冕而言都是煎熬,他看着办公室这三个沉重的字,走了进去。

    班主任是个中年男子,他扫了王冕一眼,哪怕针对自己,王冕依旧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自己的心头,他看了看班主任,小心翼翼地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

    “王冕同学对吧?你家里是不是出了一些状况?刚才你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是让你去医院一趟。”班主任开口道,他并不是针对王冕,王冕心中的大石就快要落下,然而,班主任的下一句话惊动了王冕。

    “什么?家里出了事情?”王冕惊讶道,医院里,还能有谁?只有他的爸爸王博云,前段时间王博云已经看上去病入膏肓的模样,难不成病情加剧了?

    “快去吧,我给你准假,请假条带上,家里的事情很重要,听说李清羽有给你补课,我会吩咐她把今天复习的内容在补课的时候重点给你指出来。”班主任对王冕说道,他从抽屉里抽出了一张洁白的请假条,请假条这玩意王冕还是第一次见,以往,在他看来这都是好学生不想上课才能够获得的请假神器,如今,自己竟然拥有了这玩意,可惜,他却没有任何的喜悦神色,毕竟使用这东西的条件实在是太过沉重。

    带着请假条,王冕一路小跑到了校门口,保安看到王冕手中的请假条也没有拦住他,任由王冕跑出学校的大门。

    深秋,寒风萧瑟,王冕下意识裹紧身上的校服,单薄的校服在他的身上并不能起到太多的保暖作用。

    路上,出租车来来往往,王冕咬牙拦住一辆出租车,若是平时,他可舍不得打的,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负担,但是情况紧急,他不得不选择花钱打的。

    出租车的“给力程度”自然毋庸置疑,在清晨,哪怕是上班高峰期,他依旧给王冕绕了一大圈,来到了医院的门口,王冕也没时间心疼这些不必要的开销,一路小跑跑进了医院的大门。

    福尔马林的味道刺鼻,医院充满着消毒水的味道,来来往往的医生们看着这位在医院里一路小跑的青年也没有制止,他们任由王冕在医院内横行,显然是明白,在医院内一路小跑也是有苦衷的,他们绕过王冕,下意识给王冕让出了一条路。

    一路跑着,王冕到了王博云之前居住的病房内,王诗雅和王冕一样,也是从学校里匆忙赶到医院的,和王冕不同的是,王诗雅的脸上有泪痕,她才刚刚哭过,而王博云并不在病房内,显然是被推到了手术室里。

    “王冕,你来了啊?”王诗雅脸色憔悴,丝毫没有先前和王冕拌嘴的模样,她低着脑袋,把玩着自己的发圈,她披头散发的模样令王冕的心中多了一丝怜惜,王博云对王诗雅的好王冕是明白的,小时候,他没有经历过多少的父爱,王诗雅确实完完全全体会到了来自父亲的呵护以及关怀,对王博云的感情,归根结底还是王诗雅更高一些,王冕只是最近才会对王博云有一种担心,若非王博云生病,王冕也不会对自己的父亲有这么多的感情。

    李凤清并不在病房内,她在手术室的大门外徘徊着,王诗雅的母亲没有来,那位被王冕叫做阿姨的人此时或许还在国外,也许她很担心王博云的状况,想要回国,却也无力回天。

    “王冕,爸爸他,病情加重了。”在王冕的面前,王诗雅第一次表现出了她内心深处柔软的一面,在王冕看来如同女汉子一般的她在王冕面前流下了眼泪,晶莹的泪水顺着王诗雅脸上的弧度滴落,滴在了雪白的床单上。

    “没事的,爸爸会好的。”王冕忍不住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这个妹妹,哪怕王诗雅的娇躯再怎么柔软,他都没有动手动脚,反倒是轻轻地拂过王诗雅的长发,这位从小跟在王冕背后留着鼻涕的小屁孩如今长得亭亭玉立,长大以后的她和王冕的关系也越来越僵,也就只有这个时候,王诗雅才会将内心的柔软在王冕的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

    王诗雅没有抵触王冕,她靠在王冕的胸膛,像是有了一个依靠,自己的这位哥哥在此刻变得靠谱了一些。

    手术室外,李凤清徘徊着,她焦急地看着手术室内的那个男人,她和王博云先前也没有多大交集,若非王博云得病了,她或许和王博云或许是那种好死不相往来的关系。

    “妈。”王冕安抚好王诗雅后,来到了手术室的大门外,他不明白母亲的心里对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感情,或许,是因为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在王博云得病后将王冕给的所有的奖金全都送出去,然而,这似乎并不能拯救王博云的性命。

    “小冕,这是你爸爸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能够撑下来的话,还能够在这个世界多陪陪你一段时间,如果失败了,那...”李凤清对王冕说道。

    王博云的病情严重王冕并不是不清楚,但是他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如此地步,最后的手术机会吗?如果没有撑下来就彻底失败?这对王冕来说,是从未经历过的。

    手术室外,手术中三个字格外的晃眼,王冕坐在凳子上,随着时间的流逝,他抓着自己的脑袋,他充满期待地看着手术室,希望王博云能够安稳地从中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打开,一股药味在王冕的鼻尖流转,王冕看着从手术室内走出的医生,医生的眼神似乎有些疲惫,他们摇了摇脑袋,推出了躺着的王博云,王博云的手上还挂着点滴,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黑,身体消瘦,王博云到了极限,他的身体似乎再也撑不住了,手术之后,他的头发变得稀少,和几天前看起来,王博云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他虚弱了不少,先前还有和王冕吵架的劲,如今似乎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爸。”王冕轻声呼唤,却没有唤醒王博云,王博云紧闭双眼,若非微弱的呼吸以及仪器上显示的心跳,王冕有一种亲人已然离世的感觉,他伸手握住了王博云的一只手,那只手毫无血色,在王冕的手中感受不到一丝力气。

    “病人需要休息,手术失败了,没有成功拯救他的性命,只能通过点滴继续活短暂的时间。”医生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让王冕感受到了晴天霹雳。

    没有救到王博云的性命,医生们也很无奈,不过他们看过了太多的失败案例,生死对他们来说或许变得正常了不少,每天都有病重的人从医院里离开人世,他们也无能为力。

    “什么时候能醒来?”王冕问道,他想再和自己的父亲说几句话。

    “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醒来一段时间,如果运气不好,就会在睡眠中离开人世,这一切都是凭借天意了,我们也说不准,生死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指不定就算手术失败了还能活下来。”医生拍了拍王冕的肩膀,他的话对王冕也算是一种安慰,毕竟到了这种程度,只能说一些安抚家人的话。

    病床被推回了病房,王诗雅看着王冕,再看了看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王博云,王诗雅的眼里出现一抹忧伤。

    “爸爸还好吗?”王诗雅问道。

    “医生说没有抢救过来,节哀顺变吧。”王冕说道,他才开口,就被王诗雅瞪了一眼,这才发觉,他用错词了,毕竟那也是他自己的爸爸。

    “对不起啊,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的悲哀。”王冕说道,他看着王博云,他本想依靠比赛多赚点奖金救自己父亲的性命,可惜,王博云没有等到那个机会。

    “诗雅,小冕,别担心了,生死由天,或许,是上天想让我去那里安度自己的日子,小冕,比起诗雅,我更对不起的是你,我没有给你过多的父爱,没有做一个父亲的职责,没能在你最需要父爱的时候给你温暖。”王博云睁开了眼睛,他有气无力地说道,声音断断续续的,他实在是太累了。

    “博云,你一定能够活下来的,我再帮你借点钱,你一定能活下来!”李凤清握住了王博云的手,对于自己的前夫,她有些舍不得,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和王博云在一起的时日不短,若非中途发生了一些什么,或许也不会有王诗雅的诞生。

    “别担心了,或许,离开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医生说了,这次失败,基本上就彻底失败了,撑下去也不会有多少的时日给我了,我很抱歉。”

    ........

    在他们谁也没有发现的时候,王冕离开了病房,他一个人走到医院的天台,坐在了角落,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他很少抽烟,这根烟是之前邬智俊那里要的,他一直等着压力大的时候抽一根,在天台上,他看着天空,呼出一口烟圈,眼泪不自觉地从他的眼角顺着脸庞的轮廓滑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