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你的野区我做主 第七十六章 把对面打哭了

时间:2018-05-18作者:耍笔杆子

    当奈德丽越过墙面被卡兹克击杀,她的召唤师心态已经崩了,四保一,需要的是后期,就现在的这种情况,哪来的后期可言?卡兹克的状态可是见谁秒谁,就算是波比在卡兹克的面前都不过是一张脆弱无比的纸,不可能承受住卡兹克的爆发。

    “中路的小萝莉不要走啊!”王冕大叫着,他的卡兹克一跃而起,天空中闪烁着橙黄色的光芒,一颗爱心在天空中忽闪而过,卡兹克落地的瞬间,中路的璐璐倒在了防御塔之下,卡兹克在这一瞬间依靠他那刚刚生出的翅膀一跃而起,逃脱了防御塔的范围。

    没错,在翅膀生出的时候,卡兹克的等级已然达到了十一级,十一级,全场最高的等级,战队所有的人头全在卡兹克一个人的身上,其他人拥有的只不过是助攻,但这也够了,只要王冕不浪,这一盘胜券在握,就算对手是四保一阵容,只要卡兹克秒杀了对方需要保护的大嘴,整个团队就会缺乏输出的能力。

    十一级的卡兹克,在瞬秒小萝莉之后跳入了奈德丽的野区,野区的野怪在面临这位虚空生命体时遭受了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卡兹克现在的等级,刷野的速度不要太快,没多久,整片野区都被刷光,就连云端亚龙,也倒在了卡兹克的面前。

    “卧槽,我没有助攻,你这爆发也太高了吧?”中路的何潇涵叫道,他很无奈,连个助攻都没有,就连他都没有看清楚卡兹克的影子,卡兹克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带走了仙灵女巫的性命,这一切,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实在是太快了,超神的卡兹克无人能挡。

    “唔,手疼,等会儿。”王冕说道,他没有继续操纵卡兹克,而是任由卡兹克和红b单挑,他揉搓的自己的手掌,从口袋里摸出了一颗止痛药,平常他并不想吃止痛药,可这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他必须rr全队,做战队的救世主,王冕答应过邬智俊,一定要带领战队走向冠军。

    看着吃着止痛药的王冕,秦时明的心里不是很好受,王冕为了战队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同时,他也没有和王冕争锋的想法了,王冕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当实力超过了一定的层次,就不是羡慕嫉妒,而是钦佩,秦时明敬佩王冕的实力,他自认为自己和对方的打野只能五五开,然而王冕却做到了和对方的打野十零开,完全的压制,一点机会都不给对面。

    “好了,神清气爽,继续杀戮!”王冕笑着说道,喝了一口桌上的水,王冕的双手放在了鼠标键盘上,他恢复先前的状态,一路横扫血红战队的野区,将野区的资源掠夺一空。

    “恩?对面是不是挂机了?我怎么没有发现对面奈德丽的踪影了?”王冕说道,他横扫一片野区,野区的视野并未发现奈德丽的踪迹,至于其他的人,也龟缩在了防御塔下,他们都畏惧卡兹克的爆发,就算被控线,也无所谓,只要不送人头让数据太难看,他们就无所谓。

    峡谷先锋发出一声咆哮,在没有任何野怪可以刷的时候,王冕叫上扭曲树精单刷了峡谷先锋,在没有打野的情况下,本就被战队各路压制的血红战队已经不想打了,他们的心态崩了。

    “我们挂机,不玩了,你们中路速推。”峡谷先锋倒下,下路的大嘴被李皮的皮城女警击杀后,对手在公屏里发送道,李皮的皮城女警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人头,卡兹克的十五个人头不再是战队最高的人头数,皮城女警成为战队第二个拥有人头的英雄。

    “心态都崩了?”王冕说道,比赛中推和排位中推不一样,他明白对方的心态是真的崩了,原有让二追三的可能性,却在王冕到来完全幻灭,一切如同泡影,王冕所做的一切实在是过于惨无人道。

    “我也不玩了,我去泉水挂机,你们推吧。”王冕说道,他说的泉水挂机可不是自家的泉水,他冲到了对方的高地,在高地的门口跳舞。

    “这能忍?不能忍吧?”操纵奈德丽的玩家说道,血红战队的人红了眼,他们冲出泉水,然而,结局却是悲惨的。

    “!”王冕的卡兹克在地方的泉水门口,拿到了五杀,对面如同葫芦娃救爷爷一般一个个冲出来,给王冕收获五杀的机会。

    “恩?冲出去的是谁啊?怎么哭了?”王冕看到一个女孩子冲出了网吧的二楼,而那个位置,则是血红战队的位置。

    “那个好像就是血红战队的打野玩家,她玩的其实很强的,只不过遇到了你这个变态。”邬智俊对王冕说道,他们推掉了血红战队的水晶,而王冕的目光则是聚焦在那个离开网吧的女孩,女孩相貌平平,不是那种以相貌出挑的女孩子,但是玩游戏却有一定的水准。

    “我不知道啊,我一直以为对面的打野是个男孩子,原来是女孩子,早知道是女孩子我就手下留情了。”王冕说道,看着离开的那位女玩家,王冕有种想冲上去道歉的感觉,他有些愧疚,若是早点知道对面是女孩子的话,他就放点水好了,也不至于打完比赛对手哭鼻子了。

    听到王冕的话,秦时明的心里更不是滋味,他不认为女孩子在玩游戏上有天赋,然而,事实却是如此,他和一个女孩子之间只能五五开,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技术是不是实在是太烂了。

    “别摆出一脸吃了屎的表情,有的女孩子其实也是很强的,说不准你下次在高分段遇到的就是一些实力特别强的女孩子,男孩子在打游戏上比女孩子有天赋,但是别小看她们。”王冕说道,在高分段待了那么久,他也见过几个女孩子,或许女孩子在使用操作细腻的英雄如同盲僧之类的没有那么熟练。

    “别哭了,一场比赛而已,至于哭的那么惨吗?”有男生安危血红战队离开的女孩子,女孩子靠在那个男生的肩膀上,他们之间看上去如同情侣,在游戏上,他们分别是血红战队的上单和打野。

    “可是我输的实在是太难看了,我还没有打过这么憋屈的比赛,那个螳螂真是太可恶了,到我的野区刷我的野怪,还要把我的豹女杀掉,就不懂得放我一条生路,做人留一线吗?”血红战队的打野玩家说道,她哭红了眼,眼角时不时有泪水滑落,她实在是太气了,内心有股憋屈无处撒,她想要哭,想要闹,却找不到发泄的目标,只好对自己的男朋友哭诉。

    “我去找那家伙算账!”看着哭红了眼的女朋友,血红战队的上单站了起来,他不忍心自己的女朋友受到如此的屈辱,在游戏里被对方直接打爆,打到心态爆炸。

    “宏宇,有你真好。”女孩子的嘴唇轻轻地吻上了男孩的脸颊,给了男孩无限的动力,他走向战队的位置,声音洪亮“你们的打野是谁?”

    “你问的是哪一个啊?”邬智俊头也不抬地问道,他指了指王冕和秦时明,此时的王冕正在给秦时明传授自己的打野经验,他打算提升秦时明的实力,第二天的四强赛他同样不能一直上场,顶多上场一两场,就算使用的是卡兹克,在游戏中途他也感受到了手掌传来的不适感。

    “你找我?”秦时明抬头,看到了被称作宏宇的男生。

    “你是那个螳螂?”宏宇的声音有些冰冷,吓得秦时明心跳差点停止,他指向王冕,示意刚才的螳螂是他玩的。

    “找我什么事?”王冕说道,他看向宏宇,宏宇五大三粗的身材吓了他一跳,这身材可不比庄兵差,完全是练家子,难不成这又是一个游戏打不过来找麻烦的?天下网吧的人难不这样?

    王冕心里想着,他假装镇定地看向宏宇,在没有庄兵做后盾的情况下,他还是很担心自己被收拾一通的。

    “我们厦城大学电竞社需要你这种人才,你也知道,高校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你若是能够加入我们的话,我们的实力定会质变。”宏宇在看到王冕手上的纱布后,眉头一挑,若是王冕没有手上的纱布,实力难不成会更强几分?

    “没兴趣,不加入,我现在忙着呢,哪有时间参加你们的高校联赛,时明,我先走了,我得去医院探望一个亲人。”王冕说道,他从座位站起来,离开了天下网吧。

    “他怎么这样?”宏宇疑惑地问道,然而,战队的众人也不明所以,王冕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不是说去教训人吗?怎么改成招安了?想让他加入我们厦城电竞社吗?”女孩有些不满地看着宏宇,说道。

    “周雨,他的手上有伤都能展现出如此的实力,你想想,若是他手伤痊愈以后,会有这么样的实力?若是加入我们厦城大学电竞社,定能够如虎添翼!”宏宇说道,他目光炽热,看向王冕离开的方向,心中坚定了一个将王冕拉入厦城大学电竞社的信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