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你的野区我做主 第八十七章 悲剧

时间:2018-05-18作者:耍笔杆子

    “王冕,你说决赛对阵的是我们的老朋友蔡坤吗?”邬智俊的工作室里,邬智俊沏了一杯茶,邬智俊沏的茶不是普通的茶,那可是上等的茶叶泡成的茶水,这种茶,王冕尝不出任何的区别,王冕是个粗人,无论是酒还是茶水,他都觉得天下的茶水酒水一个味道。

    “是啊,你都不知道的吗?蔡坤的打野风格和我的很像,我担心秦时明到时候不是对手啊,在b上限制蔡坤是不可能做到的,反而会让蔡坤抢走最好的打野英雄限制秦时明的英雄池,打野方面应该没有多大的胜算。”王冕说道,他不是不看好秦时明,只是他实在是太熟悉蔡坤了,蔡坤只要打出自己的风格,秦时明绝对不是蔡坤的对手。

    “现在的秦时明进步挺大的,他每天都来我的工作室里单排啊,他的打野风格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放心好了,现在的秦时明距离超凡大师都不远了,这几天他一路上分,都到了钻石一。”邬智俊对王冕说道,他将桌上的狗粮放在了灰色的泰迪小瓜皮的身边,小瓜皮欢呼雀跃,冲着邬智俊和王冕跳舞。

    “那就好,最好能上个王者之类的,蔡坤的段位你也清楚,他可是王者分段的翘楚,就算是整个厦城,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比起那些郊区的王者,蔡坤怎么说也是国服一区王者加上韩服大师,若是他狠下心来打职业,也可以成为一名出名的选手吧?”王冕说道,蔡坤和邬智俊都有职业的水平,韩服大师加上国服的王者,怎么说都是职业联赛中的烫手香芋,只要他们表露出一颗想打职业的心,相信有职业战队来找他们。

    “留下来吃饭还是?”邬智俊问道,然而他还要回头,王冕已经站在他的工作室门外向他挥手再见。

    ....................

    和往常一样,王冕才进入医院就用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他不喜欢医院的味道,消毒水的味道让王冕反胃。

    王博云的病房内,王博云虚荣地躺在病床上,比起先前,王博云更加虚弱,发紫的嘴唇和耷拉的眼皮彰显出了王博云的虚弱,王博云只剩下最后的时刻,他的生命已经到了灯烛残年的底部,一副随时会离开人世的模样让王冕忍不住握住了自己父亲的手。

    “爸爸。”这个生涩的词语从王冕的嘴里吐出,他几乎没有感受过父爱,很少见到王博云,若非王博云到了生命的尽头,说不定王冕和王博云的关系还算是普通,也正是因为王博云的病情,王冕这几天才和王诗雅有些来往。

    “小冕啊?”王博云睁开眼睛,看了看在病床边上的王冕,若是平常,他一般都是眯着眼睛休息的,在他的病房内,电视都没有打开,暖气流转在他的房间内,病房内温暖地如同温室一般。

    “爸爸,再过三周我就要去欧洲打全明星比赛了,到时候,我会获得奖金,拿到奖金的话,说不定就能够再治疗一次!”王冕说道。

    “别闹了,傻孩子,已经没用了,上次手术失败已经没有继续的机会了,我说了,我都看淡了死亡,你没有必要为我而伤心。”王博云对王冕说道,他的声音很小声,很轻,有气无力地,仿佛一支随时会熄灭的蜡烛一般。

    “一定有机会的!我一定能够拿到奖金治好你的,爸爸,你别这么悲观啊!一定有机会的,现代医学不是号称充满奇迹吗?新闻上不是经常有什么得了不治之症的被医生救活了吗?”王冕说道,他难以接受现实,王博云的手上还连着点滴,点滴吊住了王博云的性命,帮王博云挺过了不少的时光。

    “傻孩子,真的,能够听你再叫我一次爸爸,我就很满足了,你啊,有这份心我心领了,我感觉身体有点轻,最近身上的疼痛越来越难忍了,总算是有点儿轻松的感觉,说不定,离去对我而言是一种解脱呢!”王博云虚弱地说道,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说,王冕没有打断他,而是任由王博云说话,和王博云交流的机会不多,最近王冕看王博云的次数比以往十多年还要多,十多年里,他们过上了如同陌生人一般形同陌路的生活,他们就像两家人一般,不像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

    “爸爸,你一定能撑过去的,一定!我相信你。”王冕对王博云说道,他握住王博云的手,感受着王博云的手心上的温热,他的眼角湿润道。

    “我困了,睡一会儿,等吃饭了再将我叫起来,小冕,别难过,我一定能够醒来的。”王博云说道,他的世界一片灰暗,他的视线模糊,有些看不清王冕的脸颊,视线越来越淡,声音越来越轻,王博云盯着王冕看了好一会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爸!”王冕惊讶道,他按动了在病床边上的按钮,这是呼叫医生的按钮,王博云身边的仪器忽闪忽烁,王博云的心跳没有之前那么强烈,随时会停息的模样。

    病房门打开,医生进入病房,医生的身边还跟着护士,护士和医生将王博云带上了另一个病床,进行最后的抢救。

    手术室的门口,代表着手术中的红灯亮起,王冕坐在手术室外,他拨通手机里妈妈李凤清的电话,告诉李凤清发生了什么。

    没过多久,李凤清以及王诗雅都出现在手术室外,她们的脸上出现了担心的神色,王诗雅的眼角更是闪烁着泪光,眼眶红润,王博云这次进入手术室,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一个好结果的。

    手术还在进行中,手术室厚重的大门被拉开,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从其中走出来,他的嘴角带着口罩,在除了病房之后,他摘下了口罩,叹了一口气后,对站在手术室外的王冕和李凤清摇了摇脑袋。

    “没有机会了,病人的情况很危险,这次手术维系不了他的性命,各位,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医生开口道,李凤清还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医生的话让坐在椅子上的王诗雅泪如雨下,王博云的状况不容乐观,这不是他最后的机会,本就在生命尽头的王博云可能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

    “别哭,坚强点,接下来的生活,我们自己走下去。”王冕对王诗雅说道,他拍了拍王诗雅的肩膀,给王诗雅一点安慰,可是,王诗雅并没有停下哭泣的打算,反而哭的更厉害了,声泪俱下。

    “王冕,你说得轻松!你真是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了!”王诗雅哭着说道,王博云从小带着王诗雅长大,王博云和王诗雅之间的关系可比王冕和王博云之间的关系好太多了,王博云若是离去,最伤心的,莫过于王诗雅,那可是他最亲爱的父亲。

    ....................

    “很抱歉,我们也无力回天,病人的情况太糟糕了,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我们已经尽力而为了,各位,很抱歉,我们也没能救下他。”医生对王冕说道,他摇了摇头,他叹了一口气。

    “你们谁是家属,签署一下协议吧。”医生拍了拍王冕的肩膀,看着泣不成声的王诗雅。

    医生这个行业,不能说他们冷血,他们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大部分的病人家属们在手术室外经常哭成泪人,他们见怪不怪了,对于医生们而言,他们也很像拯救每一个病人的性命,但是有时候,生命就是那么脆弱,在生死面前,总是难以熬过那道坎。

    一张病床被推出,王博云的身上被披上了素白的被子,王博云一动不动,王冕掀开盖在王博云身上的被子,王博云的生命在最后的时刻没有撑下来,发紫的嘴唇和苍白的面孔让王冕想到了小时候印象中那严厉的父亲,王博云冰冷的身体让王冕最后的梦想幻灭,他们原以为医生是开玩笑的,然而,现实就是如此,王博云离开了他们,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爸爸!”王诗雅凑在了王博云的病床上,泪水顺着她的脸庞滴落在王博云的脸上,她幻想着王博云能够睁开眼睛,对她说不要哭,然而,事实总是和幻想相反的,王博云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他连呼吸都没有,只是一具冰凉的肉身。

    “签字吧,我们要将尸体推到太平间了,你们尽快联系殡仪馆,处理好后事吧。”医生对王诗雅等人说道,协议递到王诗雅的面前,王诗雅没有接下来,王冕选择帮忙签订了协议,身为王博云的儿子,他有资格签署这份协议。

    王冕握着笔的手在颤抖,最终在死亡协议书上签订了自己的名字,看着病床上的王博云,他将白色的被子盖在了王博云的身上。

    目送着被推走的王博云,王冕站在了原地,他眼眶红润,才刚刚要和自己的父亲多聊聊,却没有想到,在话还没有说完,王博云就离他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