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二十三章 比赛日(下)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上午的开幕式结束了,也就代表着鲁中理工大学第一届足球运动会比赛正式的开始!

    下午的比赛算是揭幕战,4场比赛,分别有2场在第一和第四体育场进行。其中第一体育场的比赛有倪土的母院,是b组的土木工程学院对阵商学院。

    商学院并不在主校区,而是单独驻扎在市区里,离主校区大约6公里的样子,自成一个独立王国,他们人员众多,是一支不算弱的球队。为了减少来回奔波的麻烦,商学院这边干脆让他们中午头留在了西校,下午上来就踢,反正谁踢都一样。

    同场地的比赛是c组强队车辆工程学院对阵法学院,这是一场强强对话。车辆无须赘述,法学院可是曾经创办过足球社团的学院,最后因为野球场斗殴事件,足球社团被取缔,这件事是一段鲁中理工大学的黑历史,足球社与足球社之间的火并,双方在球场上的全武行导致了一人重伤致残的惨剧!

    虽然社团被取缔了,但是法学院毕竟还是有着一定的足球传统,理应被看做是一支强队。

    第四体育场迎来了传说中的“虐菜大战”,国防学院将要对阵美术学院,让我们为美术学院祈祷,不要让现实打击到他们艺术的灵魂。

    上午刚刚举办完开幕式,大多数同学还有观看热情。下午2点,第一体育场外挤了不少人,这个时候的球场围栏还没有完工,只有不到1米高的小围墙,按照规定,除了比赛球员外,就只有啦啦队允许出现在围墙以内。最内层的观众们着实是在享受,场上有一排穿着短衫短裤的妹子在自己身前,看她们青春洋溢的挥洒着激情,真是让人大饱眼福。至于场上比赛的二十几个人,或许也会有几个人关注的。

    由于组委会要求比赛场地是半块足球场,所以不知道为了节约什么,一块球场上要同时进行两场比赛,间隔就是中圈半场延长线。同时,鉴于球场缩小,如果真的使用正常尺寸的球门,目标会有些大,所以改成了球场上的小球门,比赛的裁判是体育老师来担当的,一时间体育老师有些紧俏,成了抢手货。

    这个时候的天气还稍稍有些热,阳光也略微有点刺眼,但与盛夏已经不能相比。下午的齐都大地,偶尔还会有一阵瑟瑟的凉风吹过,球场边树上的叶子也慢慢的开始飘落了。

    各支球队的参赛队员们已经来到了场边。4支球队好几十个人一齐在场边整理的情景也是一道风景,在加上身后的一群啦啦队,倒也是般配。

    严鹏飞此时就在队伍里,但是他不是首发。球队的“能人”太多了,他只能老老实实的看饮水机—一大桶桶装水。他本人除了脸黑一点之外,真的算蛮有型的。也就是因为这样他一直很有女人缘,很快就吸引了旁边的某一位啦啦队员,她见坐在他身前的男的长的还蛮帅气的,很对自己口味,就开始搭起讪来。

    “你这双球鞋哪里买的,很好看的样子,踢球一定很舒服。”

    “还可以吧,这种鞋都是些烂大街的货色。”严鹏飞回头看着那个妹子,带着他黝黑的脸庞上散发出的健康而又迷人的微笑。

    “我叫章彤,你叫什么名字?”

    “严鹏飞”

    场上,比赛马上就要开始,总共有4支球队站在球场上,还没有开始踢就显得相对整齐。各自两两的对阵,中间两场比赛的边界却没有设置丝毫的阻拦,像极了踢野球时候各占一块场地的样子。

    这边车辆学院与法学院体育老师嘴里的哨子一喊,土木工程学院与商学院的哨子也响了,两场比赛有一些脱节和不协调,好在两边的队伍刚开始还算集中,没有受到两个哨子的影响。各自的比赛正式开始!……

    比赛已经进行了有一会儿,场上你来我往,球场外,有几个拉拉队员在私下里聊天。

    “足球比赛真没意思,二十多个人抢一个球,抢来抢去的真难看。”

    “就是,连一个帅哥都没有,以前打篮球的起码还挺高的,帅哥也有很多,哪像这次,一个个长得令人反胃,要不是有学分挣,谁稀得来?”

    这几个啦啦队员已经算是学院资深的啦啦队了,学校以前经常举办篮球比赛,他们就在旁边加油,这次是第一次来“助威”足球比赛,都感觉到没有多大意思。

    球场上两组比赛的队员们经常会不经意间形成两个大蜂群,各自的“蜂群”里,大部分的人纠结在一块,围绕着那个拿着球的人,有的人为了抢球,有的人为了接应。球场上你一脚我一脚,你可以说这是混乱,也可以说这是热闹。

    拿球的人似乎也没有意识到在这么密集的区域里带球带到地老天荒是多么不明智的事情,秉承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慷慨激昂,和堂吉诃德冲向风车的勇气,目的自然是直捣黄龙,但结果往往就是人球分离,这种情况下被断球是正常的,能把球带出来才不正常。

    比赛往往是带球的没有组织,等球的不会跑位,这就像是一个恶性的循环,带球的只等带到地老天荒,等球的往往位置多余。

    车辆学院有一个长相不错的白面书生,长得很高,脸很白,技术也还算可以,凭外貌是男生口中标准的“小白脸”、“娘娘腔”,但是他在强场上的表现可不算娘。球场上他的入镜率可谓相当的高,经常是他在带球,很少见这个白面书生传过球。女生们的眼光也往往跟随着他而移动,每当他带球,几位啦啦队员总会卖命的欢呼表演而不是像平常要带动现场节奏的时候象征性的举举手中的彩带。

    白面书生的脸上带着微笑,或许是因为因为女生们带给他的虚荣心,他比之前更独了。这样做在球场上是没有朋友的,本来就已经因为妹子的缘故已经被男生们“注意”,现在自顾自的带球使得对手们更加频繁的特殊“照顾”到他,相应的,队友们给他的传球也少了很多。所以他很不满,拼命的想抓住任何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白面书生刚刚被放倒,裁判没有表示,卧倒在地的他气的想用手捶地,但锤了一下感觉生硬就不敢再锤了,但是龇个牙还是做得来的。还没等他再进一步发作,白面书生就发现自己身前有足球滚了过来,他顿时喜上心头,蹭的一声就站起身,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闷头就带了起来。

    一路畅通无阻,大步流星的走了好一大段,没有人上来防守他,白面书生很快就发现了情况的异常,大家都站在原地看他,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太过“专注”让他把土木工程与商学院两队比赛中一不小心踢到他们这一侧的“越界”球当成了自己之前的球,而之前的球还在自己队友的脚下。这段过程中队友的表情可谓惊讶中带着尴尬,尤其是拿球的队友,摊开双手,一脸懵逼。

    对手法学院的队员们在经过短暂的惊讶之后,脸上都浮现出看到奇闻趣事之后的微笑表情,他们大概在想“这个娘娘腔真特么傻到家了”!

    场外的观众们要比场内的局内人要放松的多,就算再不懂球也知道没有两个球的道理,看到“小白脸”近乎“小丑”的行为,还在关注比赛的人都笑了。当然开怀大笑的绝大部分是男生,女生们一部分表现出矜持的微笑,另一部分干脆冷着脸,她们的冷脸不是给白面书生的,而是给那些笑的人,这么帅的一个男孩子,你们这些**丝腐女有什么权利去嘲笑,我们心疼都来不及!

    两位体育老师也很无奈,两组队伍同时在这场地里比赛,肯定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但这种更像是笑话的意外确实让人啼笑皆非。他们得准备把这些情况向组委会说明,好歹与体育搭界,也算尽一点绵薄之力。

    严鹏飞在场边百无聊赖。长得蛮帅的他,年龄虽然不大,但是阅历却很丰富,尤其是情感阅历。他对那个好像叫章彤的女生没有特别大的兴趣,虽然这个妹子也很漂亮。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初恋,他初恋的模样并未在其心中完全退却,那个女生拒绝了他,他对人家念念不忘,这个章彤只能算是一个消解寂寞的对象。

    章彤正在和场边的严鹏飞聊着天,她现在对严鹏飞的兴趣是越来越大,“这个人不但长得有型,说话也很有内涵,看来比那些**丝强了不是一点半点,这个人值得靠近。”她现在确实有一些春心荡漾了。

    比赛充满了戏剧性,各种令人忍俊不禁的事情不断地发生着,足球也被沾上了一抹喜剧的色彩。

    但是足球毕竟是足球,不到结束,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土木工程学院的首次出师并不顺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