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二十四章 第一天的种种故事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土木工程学院与商学院的比赛进行到大约10分钟的时候,场上就已经有部分的参赛队员显露出身体上的疲态了。双方的节奏开始出现脱节,有的人还在跑动,而有的人已经开始慢慢的散起步来,散步的人也是没办法,他们实在太累了,大学的懒散时光已经耗尽了他们的精华。

    就在这个时候,商学院队中一个个子很矮的小胖墩左边路拿球,没有人上来逼抢,土木工程学院右边路是一群大三的“老男人”,这个时候他们早就抱着能走路就绝对不跑,能不走就绝对不动的态度在踢球了。看到一个胖墩在商学院后场拿到了球,有人心想“这离得还远呢,再等等”;胖墩见没有人阻拦,开始大步流星的往前趟球,这时又有人想“肯定会有大一大二的sb出来补位的,我就稍微意思意思就行了”。

    土木工程的防守球员慢吞吞的防守造成了失球,胖墩人虽然胖,但貌似体力以及速度都比比他瘦的那些人强很多。他一个人沿着边路疾驰到对方底线,然后内切甩掉了一个老态龙钟的防守球员,向禁区靠拢。慢慢的,他已经进入自己的射程,他也感觉该射门了。果断就是一脚。

    在距离球门5米远的地方,胖墩的一脚射门洞穿了土木工程队的大门,比分上处于落后的土木工程学院队,满怀着气吞山河的豪情壮志,刚一出发就遭到了当头一棒。

    更让他们头晕目眩的是又过了10分钟,比赛进行到上半场20分钟的时候,很多土木工程的球员已经气喘吁吁的厉害了。趁着他们大喘气的工夫,商学院又是一次突然袭击,再次打进一球。土木工程学院已经0:2落后了!

    为什么土木工程先后两次被商学院打突然袭击?其实也不是说商学院没有体能不好的,土木工程都是些体能不好的,整个华夏的大学生都是这个样子,又何况两个学院之间呢?区别就在于商学院上的都是有着不错体能的,而土木工程上的一大半的老爷和关系户,上一场奖励02个学分,他们决定了谁上场谁不上场,上场的自然是他们了。

    而此刻的严鹏飞还在和妹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场上的情况他看在了眼里,却也无能为力。此刻的妹子再他眼里也就变得更加无聊。

    于此同时,在学校主楼顶楼上,气氛突然热烈了许多,这层是很少有人来的。一般人人如果能够上的去,就会发现进入到了一处富丽堂皇的大殿,这里的装修非常的奢华。

    能够上的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一层宽敞的会客厅里,学校的一二把手正在和几位大报大台的记者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他们身后都站着一位身高腿长的旗袍妹子待命,妹子们的任务就是负责给品茶的领导倒茶水,为他们的谈笑风生润喉。

    在座的有一位《国人日报》的记者,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中年秃顶。在报社内部他们可能并不太起眼,但是到了地方上,那可就是蛟龙入海般无限接近于钦差大臣的角色了。只要他们稍微说你一点不好,你就真有可能不好了。笔杆子们人在外的时候,是很难控制的,记者行业本就缺乏监督机制,又没有领导在身边,很难保证他们要做出什么幺蛾子来。

    所以地方上对待这些笔杆子向来都是高规格接待,绝对不能得罪。这次也不例外,鲁中理工大学的这些记者是现在还不是校长的校长请来的,在他的看法中“理工大搞了这么大的阵仗,不让大家知道没有多大意思,理工大学就是要敢于先人一步”。

    这位严肃的秃顶男人一边品茶,很少去露出笑脸,他要显现出自己的身价,省长级别的领导见到他都会礼让三分,使得这位仁兄有着明显的傲气,他是无冕之王,别人就得恭迎他,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相对比,省电视台的记者就比较随和,也很给党委书记和校长的面子。

    这只是下午茶的时间,接下来两天还会有各种吃喝玩乐的活动在等着记者们,安排的那叫一个满满当当的。他们是专程来报道校园足球运动的,学校怎么会不好好招待他们呢?足球比赛已经开始了?不用急,吃饱了喝足了才能工作的嘛!

    最终,土木工程队与商学院队4:4握手言和,上半场商学院3:1领先,下半场个别商学院队员有一些失常,被土木工程学院抓住了机会,双方你来我往,最终结果是异常高比分的平局。

    显然,这结果对于土木工程学院来说是不满意的,他们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开门红。但这个组除了实力不明的马克思学院,在他们大多数人眼里其他球队并不足为虑,土木工程上下基本还算安稳。

    倒是土木工程学院的学生会主席,那位在学院学生会干部眼里手眼通天的人物,对于第一场比赛就不是很满意。在一次学生会会议上,一身靓丽的衣装的美女在一群大老爷们面前略带质疑的提出了这个问题。

    “以土木工程学院本身的实力来说,我不明白首场比赛为什么会踢成平局,而且这个平局拿的水分有多大相信大家心里也有数,我不懂足球,所以我就没有具体操办这个事情,有的人给我吹嘘说我们拥有一支多么多么强大的球队,看来也是不过如此。”

    文会长的一系列明显讽刺的话,让在座的诸位尤其是负责足球队伍这一片的负责人既提心吊胆又不以为然,提心吊胆是他们感觉得到文会长的不满,担心会遭到惩罚;不以为然是他们觉得这一场比赛并不具备代表性,他们还是很看好自己学院的实力的,这个国家以及这个国家的许多人民习惯于固步自封,在封闭被及随后又会经常妄自菲薄。

    但是他们也不能将文会长的话当耳旁风,这个深不可测的女人在他们眼里,脸蛋和身材已经不是重点了,最重要的是她的手段。她是唯一一个在大一就当上学生会主席的人,刚进入大学一个月的学生会干事,第二个月升为体育部部长,第三个月兼任院学生会副主席,第五个月就当上了学生会主席,现在已经是校学生会二把手了,仅次于国防学院刘凯希。曾经有学生会的人惹到了她,第二天那个人就接到学院的通知自己被开除的消息,没有了加分,各种实实在在的奖励也没有了,更不用说在以后的考试中作弊还被专门抓记了大过。

    谁敢逆她的意?谁敢挑战她的权威?

    倪土现在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之前踢球时的日子。开幕式并没有让自己过分的激动或者紧张,见过更大的场面还会觉得这种阵仗震撼?06年鲁泰队提前轮联赛夺冠的时候他们作为青年球员可是亲眼目睹了省体的那种歇斯底里的疯狂。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单纯的接受足球带给大家的快乐。

    下午,球队看了一会第一体育场上的比赛,土木工程和法学院之间的进球大战让他们对自己球队的前途信心又增强了一分。虽然之前大家伙抱团取暖,一起起早贪黑,和任课老师斗智斗勇,不断地提高着自己的足球本领,但是一切都没有经过实战的考验,大部分人心里还是没底。就算是看了这场按理说应该水平不错的球队之间的比拼后应该完全的放心,球队上下也只是谨慎的乐观,但最起码不再悲观,大家伙相信,只要球队一齐努力,还是有希望的。

    牛志站在倪土的身旁,他好像习惯了做倪土的保镖,把球场上的任务搬到了球场下来。他一脸惊讶,显然也对土木工程学院的能力表示了怀疑。

    “他们也没有想象中的强啊。”

    牛志踢球现在看上去也有那么一点点模样了,倪土很欣慰自己能帮助牛志做到这一点。

    见牛志的困惑,他回应道:“单从这一场比赛来看,不管是学校还是参赛球队,对于这比赛的准备都不是太充分的,你看两支球队在一个球场上比赛,中间又没有什么间隔,很容易就会造成一些不便,而土木工程这支球队略微有一些托大了,况且我个人认为土木工程现在在场上的并不是最强的阵容。”

    “还有一点就是下半场商学院球队的表现咋就突然不正常了啊,禁区的防守突然就像是不设防了一样,真真的就是一丝不挂的柔弱女子躺在了壮汉面前,这个倒是令人奇怪。”

    倪土哈哈一笑:“你这个牛志,也会说黄段子了!商学院上下半场判若两队,一是他们体力也下降了,而土木把年轻人换了上来,二是商学院有防水的嫌疑。现在最紧张的应该是杜嘉耀,他这几天喝了不少酒,也没得到一个学院的帮助。”

    “这倒是,我们最可怜的队长,哈哈!”

    “我们不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招数,踢足球就要堂堂正正的踢,我希望大家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况且”倪土语气略微一个停顿“我们的实力根本不要什么作弊!”

    那短暂而又强烈的气势让他看上去仿佛是一个蔑视天下的战士,而战士将要迎接的,是一场本不应该存在但绝对会让人惊讶的赛事!

    (未完待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