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三十八章 晚宴(下)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在绝大多数人极不看好的情况下,文学院足球队完成了连当初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壮举”。他们小组赛到目前为止保持全胜,还剩一轮,鉴于整个小组形势,这支队伍已经铁定了小组第一的位置。

    谁都不会料到事情的发展会是这么的意外,假如有人设一个足彩赌盘,开盘文学院小组赛排名第一进入淘汰赛,这个赔率想都不用想就高的离谱,也许1赔50,也许1赔100,下这个注的往往会是一些“想不开”的赌徒,就算再业余的球队也会有强弱的差别,显然文学院并不是什么厉害的队伍。

    包括整支球队,包括目前为止极少球的球迷,比赛结束后都是带着激动欣喜的心情离开球场的,他们回到了各自的寝室中,每个人都需要去消化这种并不在计划之内的胜利果实,这是一场意外之喜。

    比赛结束后,倪土就不再是那个球场上的王者,他只是一个毫无亮点的**丝,与以前唯一的不同就是倪土也会在路上感受到零星的关注的眼神,有羡慕的,有崇拜的,有鄙视的,也有不屑的。

    像“哇!快看,这就是那个踢球的,你不知道艾,他踢球的样子真的好帅的!”会出现在倪土的耳朵,也有“哪里帅了,足球是个什么东东,拜托你睁大眼睛看一下,这个丑八怪帅在了哪里?你si bu si瞎?!”映入自己的脑海。不管是褒是贬,不管声音是多么的零星,起码有一点,倪土他都不再是那么默默无闻。

    舍友们里大家都已经返回到宿舍,严鹏飞也先倪土一步回来了,他代表土木工程学院足球队在本场比赛中表现很好,所以心情还挺不错,关键是他终于能踢上球了!看到倪土推门而入,严鹏飞打断了自己和舍友们正在进行的谈话,转过身望着倪土,开玩笑的说着:“同志们,欢迎理工大球王归来!”

    室友们也起哄鼓掌,让倪土很不好意思,好在习惯了室友之间的小玩笑,压压双手道“淡定,淡定”。

    海洋最喜欢扎堆起哄,嘲讽技能开到满满,虽然并不承认,但他一直对开舍友玩笑这种事情表现的非常积极,这完全与他自己“懒惰”的性格相去甚远,要知道你如果鼓起勇气翻上他的床头,会很容易找到半个月前刘祥买的香蕉皮,都已经发黑的香蕉皮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他的床上……的角落里。待严鹏飞话完了之后,张海洋就接腔说:“球王,给签个名呗,咱宿舍舍友那可得近水楼台先得月,绝不能亏待了我们这些同甘共苦的兄弟啊,以后哥们咱想吃什么好吃的了卖你一张签名就够吃一个月啦!”

    舍友就是这样,尖酸刻薄中夹杂着大学同班里很难产生的感情,有人说大学的班级其实就是宿舍,而所谓的班级严格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就是一起上课的集合。

    倪土和他说:“准备纸笔,给你签个半麻袋,不过你可得小心以后砸手里。”

    大家闹的差不多了,严鹏飞又凑过来,笑嘻嘻的问倪土“土啊,知道下一场比赛是咱们学院和他们文学院的对决了是吧,你可得高抬贵手啊,兄弟我请你吃大餐。”

    “你就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文淑婷还没来找过倪土呢!怎么,你对你们没信心?”李献忠搭腔道,说完便要去阳台给自己现在正在暧昧中的未来女朋友打电话去了。

    ……

    白天很快就要过去,比赛完的这点闲暇的空里倪土也没准备闲着,为了比赛的事情,他已经挺长时间没去好好的学习一下了,趁着没有什么事情的短暂空隙,便美美的去自习室充了会儿电。毕竟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尽管再热衷于足球事业,它也不能当饭吃了。

    “万般皆下苦,唯有读书高”。

    去食堂吃饭的路上,接到杜嘉耀的电话,说是球队晋级了今天心情好,要请客吃饭。倪土一脸无奈,看来晚上空闲的时间又要被挤占了,倪土向来不热衷于参加这样胡吃海喝的聚餐,在这一点上,他就像一个“独行侠”,一点也不合群,有时候挺令人讨厌的。但是他还是要去,杜嘉耀说很多队友都在,没什么事不去的话也不太好。

    今晚聚餐的饭店还是在南门附近,正好在马路对过不远,倪土便又从食堂边折返了回去。这个点马路上正好是车水马龙的时候,通过人行横道走过马路,要进饭店门口的时候倪土不经意的一个回头正好看到一辆豪车停在南门门口,他只看到车门打开一道模糊的身影闪身而入的时候就进去了,这肯定是哪位“热爱生活”的女大学生品味完了生活,回学校来继续去修养她的清高了。学校的女生中有一些人就很是热爱这些,当然这在全社会上貌似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有多少女生不喜欢那种“好好的生活呢”?所有的这些都离倪土自己很远,他也就没空去想这些人。

    包间被定在了二楼,倪土到的时候人来了几位,倪土没有发现牛志,很多不是球队里的队友。包间开着门,杜嘉耀正对着门口坐着,看到倪土的身影,他便起身迎接,笑哈哈的招呼大家来对“球队的场上核心”打招呼,倪土被机械地安排在杜嘉耀的旁边。

    坐下之后,倪土这才细细打量起来一众人等,牛志没来,陈坚也没来,就连后卫“漏哥”都不在场,球队只来了几个专门“挣学分的”。卫中华倒是来了,他“这把年纪”的人很适合这种**,如果没事的话卫中华肯定会来参加。酒席竟然没开始,杜嘉耀亲口对大家说一定要等到倪土来了再吃,这也是守着倪土说的,“既然我们的倪土到了,大家可以开吃了,再不吃菜可就不好吃了”。

    倪土问杜嘉耀,其他人呢,杜嘉耀回答道很多人有事,临时来不了,“有的人业余时间挺忙的,今天就是高兴,想出来吃一顿,这些人都是自家兄弟。”

    这顿饭倪土感觉上总是有那么些奇怪,说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吃的有些别扭,他脑海里一直闹腾着杜嘉耀正在对自己的夸奖。

    此时的队长正满面春风,大家推杯置盏,酒桌上风起云涌。整个酒席上人们也都识趣没有再劝倪土喝酒,因为都知道他滴酒不沾。倒是杜嘉耀借着酒劲要和他喝一杯,倪土还是没接招。借助倪土的拒酒,后来就又是一轮杜嘉耀对自己的夸奖,队长大夸他不为诱惑所动,意志坚定,“倪土,你知道么?见到你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是个厉害人物,这么厉害的人在我们学院,还这么的严于律己,把球队交给你作为文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和球队的队长我放100个心!”

    整个聚餐的主题就是变着花样的夸倪土,得到一切机会夸他。杜佳耀甚至做到了夸一个人句句不带重复的境界,可谓是“妙语连珠”。倪土并未多想,以为是文学院确定晋级这样意料之外的惊喜令文学院的队长喜不自禁。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如果有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想说却不能说的,现在也该说出来了。

    时间已经来到了晚上8点半,这顿饭不知不觉中已经吃了2个多小时了。杜嘉耀拉着倪土的手,好像在做结案总结一样,说道:“倪土,我是真没想到啊,没想到咱们文学院这样的没人疼没人爱的学院能够盼来你,没想到文学院竟然能够踢出这么好的成绩。现在想想也真是值了,当初我为了为文学院赢得一丝尊严,天天陪这个陪那个,结果没有谁会给我好脸色瞧,他们当初怎么说的我还都记着呢,在你文学院身上少赚一个净胜球都不划算,哎!也怪我们当初技不如人,没办法。不过自从你来了之后,我们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的无能,大家配合着你,你也在提高着咱们,谢谢你,倪土,真的谢谢!”

    “当然,我今天想说的是我们的野心,我们不能满足于现状,据说进入淘汰赛抽签是根据球队战绩混编,踢的越好比赛对手就越有利。小组赛还有一轮比赛,又是你的母院,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假如你想回避,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无可厚非,毕竟土木工程才是你的学院。”

    倪土是个很职业的人,他清楚既然如今身在文学院就要踢好每一场比赛,他的理念里从来没有留力论,只要他上场就要在场上做到最好。

    “我们现在扬眉吐气了,就要告诉他们,大家都是两条腿走路站着撒尿的人,怕他们个卵!老子坚信文学院能够在这次比赛中吓死一大批人!”杜嘉耀的鼓动之音再次在酒桌上回荡。

    现在倪土算是明白了,杜嘉耀想要赢,具体的说是赢下土木工程学院,要想赢球就得靠倪土,他似乎很在乎这场比赛,有些摸不清自己的底,毕竟对手可是自己的目院。

    说实话,倪土对土木工程学院并没有什么太深的归属感,土木工程学院一开始就没有给予过他什么。但是他也不是什么绝情之人,他需要做的只是在尽一名球员的责任,而现在他属于文学院,作为一名职业球员,上场比赛就是要为本方球队带来最大的收益。

    什么收益最大?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为自己球队赢得胜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