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四十二章 自己作死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晚上,倪土反复思考着自己和牛志的一系列对话。

    “我踢球是因为爱好它,它能给我带来快乐。”

    “假如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的东西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往往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藏污纳垢……”

    但假如有一天我们突然发现围绕足球本身之外还会有那么多的灰色的事情,它破坏我们的初衷,动摇我们的理想,我们还会热爱足球么?

    “假如我没有经受过那次严重的伤病,我是否会在鲁泰俱乐部得到机会呢?也许会吧……”倪土怅然若失。

    倪土清醒了一下头脑,他劝牛志一步一步来,自己却半途而废了,似乎有些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感觉,把自己都曾经有一段时间畏惧和退缩,有什么资格去劝说他人呢?无非是用自己的失败经验告诉他人坚持就是胜利?

    “退学并不一定是坏的,但正如柳思灵所说,人有梦想并为之而奋斗,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或许我应该坚持我的足球梦想!既然我想去劝别人,就首先得做好自己,我们都无比的喜欢足球!”

    玩过“足球经理”游戏的人一定会遇到过突然有一天自己球队的队员因为场外事件造成意志力提升或跌落的信息。牛志的情况那就是意志变消沉了,以前的倪土是因为受伤造成的心理阴影,但是牛志遇到了什么问题呢?倪土不知道,对方也并不愿多说些什么。明显的事是有什么人什么事困扰着他。

    两个人是何其相似,但倪土到目前为止却似乎更幸运一些。

    就在自己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他遇到柳思灵,这个温婉恬静似仙女的可人点化了他,哪怕这点化更像是在自己与足球间假设了一道桥梁,这桥梁就是柳思灵,是倪土和通向足球的必经之路,是通向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路。

    倪土已经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这似乎是游戏中某位球员因为场外事件意志力变坚定了的典例,场外事件是什么?是一个女孩子的帮助,而倪土到目前为止仍然享受着这种仙女福利……

    第二天大家晨练完之后,倪土准备去教学楼找一间空教室学习一会儿。回宿舍拿书的时候发现海洋还在他那张没人敢碰的床上呼呼的睡着,看来他今天是准备逃课了。

    也难怪,昨晚上这位仁兄和自己的一群小伙伴们跳窗而出通宵去了。

    学校东门附近新开了一家网吧,机子不错,收费也不贵,这种诱惑对游戏迷们很有吸引力。通宵一宿,海洋现在正睡的香甜,他睡觉特别死,是宿舍里有名的“躺下睡”和“巨难醒”,快速入睡和深度睡眠也可以说是他的超能力了。

    倪土的出入根本打扰不到他,自己很快便拿上书出了宿舍向目的地奔去。

    真是晦气,倪土刚来到教学楼,还没来得及找教室,他就被人给打扰到了,是自己本学院的足球队队员。对方拦住了他要他走一趟。

    “倪土,和我走一趟吧,咱们学院队长在二楼办公室等你,想找你聊一聊。”对方虽然是请,但倨傲的神态溢于言表,也不知道这傲气是谁带给他的。

    土木工程学院有一部分办公室是在教学楼里的2楼,其中就包括学生会以及导员室等。院足球队的队长是学生会的头目,有一间临时和其他学生会领导共用的办公室,这位队长正在办公室窗边看着楼下的一切。

    “对不起,我现在要去学习,如果有事找我请他自己来,还有,我不喜欢你们这种找人谈话的方式,我要去学习了,没有事就起来不要烦我!”倪土很反感道。

    “我说倪土,你难道忘记了自己是土木工程的学生了么?你丫挺牛的啊,踢的再好管个屁用?你tmd要是不老实,我们学生会有的是办法整你!老子奉劝你最好不要太傲气!”

    “你说完了么?没其他的事我要去自习了,没功夫和小喽啰费口舌,滚开!”

    倪土连一点再理会这个喽啰的意思都没有,头也不回的进了教学楼去找地方看书去了。

    至于后面那个人脸色有多难看,那是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出来的。向来只有这些平日里觉得高人一等的所谓干部藐视众人,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丢面子的事。尤其是在土木工程这样的学院里,平日里作为“特权阶层”颐指气使惯了,他们的眼睛早已经长到了头顶上,被人如此鄙视顿时被气的要爆炸,但这人想了想好像现在还真治不了人倪土,狐假虎威还行,又不敢真上去打一架,憋屈的要命。

    第二天的训练,也就是比赛前一天,文学院的队伍又集中在了一起。相比于前一天重点的身体舒展,今天战术训练明显的增加了。

    队友们需要做的就是得在场上移动起来,倪土接球后自行根据情况选择传球给其中的一位或者是选择带球突破。

    最后十五分倪土分配大家来了一场简单的5v5,杜家耀甚至客串了一回门将,被倪土灌进了8个球。差不多2分钟一个球的效率,看来倪土兴致很高,每一个血性男儿任谁被挑衅都会想办法还回来的,杜家耀看到有如此状态的倪土也笑得很开心。

    因为第二天就是比赛,大家没有再加练,今晚上还有一个战术分析会,倪土不自觉的把职业足球的习惯融入到这支双业余的队伍里。后来人们看这支历史上最强院院队,它虽然是只小麻雀,却已经五脏俱全了。

    “倪土在文学院球队里效力的时候就为这支球队建立起了非常规范的各项体系,这让整个文学院足球受益匪浅…”(摘自《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足球事记》)……

    大家很轻松的准备结束训练,走到球场拐角,有一个人已经等在了这里,是土木工程学院的队长。他很热情的和招呼着倪土后又笑嘻嘻的同杜家耀打了声招呼。

    “倪土,训练完了啊,你说你,每次训练都这么积极,累坏了咋办,不知道的还让人以为我们土木工程不懂得爱惜自家学院学生呢,哈哈,我说老杜,毕竟是我们学院的学生,你可不能当勤恳的老黄牛使啊!”这人是两方都没落下。

    “哪里的事,倪土现在可是我们文学院重点保护对象,他可是我们的核心呢!”杜家耀也笑眯眯的回应着。

    因为不速之客的到访,文学院队员们都被堵在了一块,大家目睹着这里的一切。

    “倪土,也训练完了,咱们一块儿聊聊吧,老杜,借用倪土几分钟,这训练也结束了,倪土可还是我们土木的不是?”

    “可以,当然可以!你们随便聊,没我们的事我们可就先走了,等明天比完赛咱哥俩找个地方喝点啊”杜家耀回应道。

    等到所有人都走光了,就剩下了这位队长和倪土的时候,对方依然笑眯眯的。

    “倪土啊,实在抱歉,咱们学院学生会有些人实在是可恶,竟然对你出言不逊,我今天可是来找你诚意道歉的。”

    “道歉就不用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倪土,就是想请你帮个忙,对你来说不难的。”

    “什么事?”倪土明知故问。

    “你也知道,咱们学院这次比赛并不太保险,能不能出线关乎着学院的荣誉,所以说明天的比赛你得帮助学院做好一些事情……”对方一本正经的说着让别人放水打假球的事。

    其实土木工程学院队长比谁都担心,他担心被文淑婷针对。如果没有带队取得晋级的话,谁能保证这个喜怒无常的“婊子”突然就要他好看呢?虽然自己经常在脑海里yy把这个女人征服时的快感,但这位仁兄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文舒婷针对人的时候霸道蛮横,根本没有一点女学生的样子,关键是这个女人能量太大,背景很深,又这么“不要脸”的和一群学生在这过家家。

    文淑婷压迫他,她就只能压迫叫倪土的喽啰了。这在他看来是大鱼吃小鱼,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掩饰,学院大局就是他的挡箭牌。

    “倪土,为了学院,你可得明白大局,足球虽然是个小玩意,校领导却重视的很,咱们学院还在和车辆竞争,任何加分项都必须抓紧,为学院牺牲是你应该做的,你可要有这个思想觉悟啊!”

    倪土心里冷笑一声:“我说徐队长,你们这些当官的是不是都官腔一套一套的?你和之前那个喽啰又有什么区别?靠别人放水你赢了又能怎呢样?打铁还需自身硬这个道理你懂不懂?你现在可是一队之长,为了球队的长远着想才是你……”

    “倪土,合着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帮助自己的学院了?你可要想清楚!你毕竟是土木工程的学生,你可要在这里学习四年!”对方并没有听完便打断了倪土的话。

    “徐队长,我给您一句明话,我踢球是有原则的,我也不怕恐吓!”

    “倪土,不要自己作啊!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对方脸上早已经没了笑容,黑着脸正准备离开,显然还不能相信自己竟然没有把对方给说服。

    “不用想了,徐队长,你就安安稳稳的准备比赛吧!到底是我作还是你手里的球队作到时候就知道了!”

    倪土在足校就以耿直闻名,得罪了不少人,但他不在乎,他才不怕所谓的权贵和恐吓呢!到底是谁作死咱场上见真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