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四十三章 校园足协半日游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倪土明确拒绝了对方的要求,这可以说他实质上已经与土木工程学院院队或者说学院学生会公然决裂了。土木工程队队长临走时那阴骘的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在怒骂和恐吓。

    换作胆小怕事的或者没有原则的人肯定在对方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恳求下答应了下来。毕竟人都是有血有肉的感情生物,自己学院有困难需要一点点的帮助怎么能不帮呢?不帮助一把还是不是人了?

    我们会为自己的懦弱或者多情自然而然的加上许多理由,学院大局不就是一个完美的理由么?但是倪土并没有给自己这个理由,大概是梁静茹带来的勇气,他坚持了原则,这种不知好歹的行为一定会被许多人所痛恨的。

    待对方走掉后,倪土也走出球场,他在小路拐角碰到了牛志,牛志是专门等倪土的,大家都离开了他并没有离开。

    “看你们学院那个队长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

    “是么?”

    “他走出来朝我笑。”

    “对着你笑怎么就看出来他不高兴的?”

    “狡猾的狐狸没有露出尾巴之前不也是笑眯眯的么?你能说它不是食肉的?”

    你这个比喻比较形象,他的要求我拒绝了。”

    牛志看的很透彻,虽然他并不能完全听清楚球场里两个人的对话,对方最后的恐吓却听见了,他完全可以判断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牛志知道,对方肯定是在要求倪土什么,至于要求的是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对方还会要求什么呢?不用倪土说任谁都能猜出人家是要过来要求放水的。

    “倪土,我佩服你,真真正正的佩服你。”牛志很认真的面对着倪土说道“在这种情况下面对这样的要求,大部分人肯定会多少答应些什么的,结果你并没有,其实也没必要,放水了合情合理,不放水会惹到麻烦的。”

    “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火或者说不讲情面?”倪土问道

    “恰恰相反,你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而且如果你真的对自己学院负责的话就不会放水。”

    “为什么这么说?”

    “歪门邪道整出来的果子会是什么好果子?”

    “有道理,牛志你适合当个哲学家。”倪土调侃他道。

    “但我却并不适合社会。”牛志黯然。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好好比赛,尽情的享受快乐吧,想太多也没用。”倪土安慰他。

    “唉,也是,想多了真的没什么用。”

    “这就对了嘛!”倪土抬手拍了拍牛志的肩膀。

    两个人往回走着,临分开前牛志对倪土说“勇士,要当心安全,上场杀敌才是你的归宿,别不明不白的被整了。”

    “哈哈,我会的!”

    ……

    牛志的预言成真了,消息来的很快,刚吃完午饭倪土就接到了学生会的通知,让他到足球运动会组委会出席听证会。

    倪土情不自禁在心里一句骂了一句“卧槽”,他想到了一些可能的后果,却并没有想到报复来的出奇的快。

    虽然不情愿,但他只能去出席。学生会通告他,如果无故缺席将面临停赛的处罚,真可谓是强权即真理。

    倪土一定要去,他打定主意要看对方出什么刁难,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在下场比赛上场,自己的长处是足球,那就好好准备给那些阴险小人一点小小的“礼物”!

    由于是学校级别的政务机构,足委会设置在鲁中理工大学酷似大裤衩的办公楼里,这个机构据说要越来越正规化,学校的首脑们似乎是下定决心正儿八经的搞校园足球了。

    机构设立的初衷是不错的,它的职能无限接近于在中国民间已经臭大街的“华夏足协”,现在,倪土就要和这个机构进行第一次交锋了。

    他斗志昂扬,他无所畏惧!

    “足协”办公室在10楼,位置并不起眼。倪土推门而入,里面的陈设也很简单:这是一间三十平的屋子,墙面是单调的白,窗帘似乎是泛着积年累月的黄,因为位置原因照射进来不多的太阳光在翻越过窗台后似乎变的有气无力了,屋里开着灯,是那种连排节能灯棍,透露着白颜色的冰冷,墙壁四周摆放着有点年代的沙发,不过好在一尘不染,看来保洁人员功不可没,倪土甚至还闻到了没来得及散干净的烟味。

    屋子里已经坐了好几个人,看起来似乎都挺有派头的,有个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坐在中间,他旁边的茶几上有热茶水在冒着袅袅白雾,烟灰缸凌乱的陈列着已经阵亡的几根烟头。这应该是组委会的副主席了,主席是开幕式时还是副校长的校长。

    工作人员引领倪土在对面落座,甚至还好心的为他添他一杯白开水。

    “好,你就是倪土,一看就是仪表不凡,是一个大有为的青年。”背头副主席开口了。

    倪土没有回应。

    背头似乎也并没有等待倪土的回应,自顾自的说道:“今天叫你来是想听听你的想法,你的母院土木工程学院申请取消你下一场小组赛的参赛资格,本着公平公开公正的原则,今天将你请来,本次听证会将是透明的,你可以畅所欲言。”

    “我不明白似乎没有条文规定我不可以出场。”

    “他们引用职业联赛的回避条款,并对你代表文学院踢球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我们组委会不能对此没有表示,所以今天还是先听听你的意见吧。”

    “我的意见是我是我完全可以代表自己目前的球队出战,第一,我们的比赛并没有回避条款一说,第二,当初文学院将我邀请入球队也是走的合理流程,我甚至放弃了学分奖励,如果我不具备比赛资格他们为什么不在赛事开始前就声明呢?至于第三,如果我被禁赛,还是在这个节骨眼对赛事本身是一个危机,影响赛事和组委会的公信力,如果想将这次赛事长期坚持下去的话就不能出现一点不好的声音。”

    “奥?你的意思是说你关乎很大啊!你区区一个学生好大的口气!”对面另一个人开口反诘道。

    “试想如果任何一个没有实力发出自己声音的组委会,一个被大学院左右的组委会应该不会有什么前途吧?这到底是谁的错呢?肯定不会是我的。一个组织要想发展总要有自己长远的眼光,况且这个组织自身优势很明显。”倪土用左手指头向上指了指,来的时候他就想过怎么应对,应对小一号的足协,还是得“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幸亏他们还只是初创,没有倪土在足校时碰到的那么多陋习。

    这一指似乎是非常管用的,背头副主席立刻正襟危坐了几分,二郎腿不自觉的放了下来。

    双方又反反复复的交锋了一段时间。

    “好的,倪土,现在先请你到门外等候十分钟。”背头对倪土说道,决策层要进行评估了。

    立于门口的服务学生立马将门打开作势请倪土出去。似乎是打开门后屋内空气流通了,或者是窗户没有关紧,泛黄的窗帘舞动了起来。

    倪土就这样来到了门外,静静的等待。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倪土才被请了进去。

    屋里气氛很淡,大家都不说话,这时还是背头开口了。

    “倪土,鉴于证据上的不足以及你的陈述,本校也并未因文学院等学院的特殊性而制定人员转移回避方案,现在我宣布,你可以代表文学院进行比赛。”这是一句总结性的话“同时,我们学校组委会也对你提出要求,希望你能够再接再厉,保证好比赛的观赏性,学校要成立校男子足球队,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希望你好好努力,为校争光。”

    倪土走出了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愿意来学校办公楼。他有时候也在想,为什么对付小人总是得用“小人招数”才能奏效?如果不是研究过学校的情况,料定校长有所图谋,他绝对没有那么容易就将组委会给说服的。

    组委会也是有复杂关系网的,成员们各自都和一些学院有着亲密的感情。今天他们关起门来讨论,就连服务的学生都被赶了出来,这一定是“高度机密”了。

    显然,土木工程这一次能量没有发挥出来,看来已经有力量和他们较上劲了,或者说他们自己本身就使劲使的不够。土木工程这边某些人准备的不够充分,他们远远低估了“敌人”的数量与能量,更低估了倪土,死守底线,他开始越来越硬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