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四十四章 牛鬼蛇神肩上扛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杜家耀显然也没有料到土木工程这边会反应的如此决绝与迅速,这已经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这位文学院会长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土木工程徐庆夕他们没有找文自己来做工作呢?这不得而知,唯一的解释是有可能他们觉得文学院不入他们的法眼吧?杜家耀想到这里使劲攥了攥拳。

    但是他们为什么又会找倪土呢?看来人家土木工程还是对文学院瞧不上眼,对学院瞧不上眼也就是对他瞧不上眼。

    对方肯定认为只要解决了自家学院的倪土一切都不是问题,虽然事实就是如此,但让哪位学生会主席受得了这般蔑视呢?“cnd土木工程,你们是真不将我杜某人放眼里啊,咱们走着瞧!”

    愤恨的他走向了球场。比赛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场了,倪土毫无疑问在首发阵容当中,这让他心中有了很大的底,有倪土在还有什么赢不了的呢?

    今天周四是个难得的好天气,感受着照射下来的日光,总会让人感觉到舒服,没有风更不会感觉到冷。

    现场来了比上次文马、土计两场比赛时更多的人,有的机灵鬼已经提前爬树占据有利位子了,这些人在上面就像是树上挂了好几个人参果,特大号的那种。

    今天是b组两场重要比赛的比赛日,土木工程vs文学院,马克思学院vs商学院,不知什么原因,马克思学院和商学院的比赛被安排在了东院,也就是商学院的大本营,马克思学院这是要去做客了。

    算下来的话这两场比赛其实都与文学院和商学院没有多大关系了,一个已经提前小组第一晋级,一个已经提前被淘汰出局,都是妥妥的配角。焦点是土木跟马克思之间的隔空叫板,这场比赛关乎两支球队的晋级或淘汰,也就是生存还是毁灭,关乎两个学院的荣誉,关乎学院之间的利益分配。

    目前的局势是土木工程领先马克思学院3分,占据着比较大的优势。他们只要在这场比赛取得一分就能力压马克思学院从而晋级淘汰赛。

    马克思学院形势危险,他们只能在这场比赛取胜而且还得寄希望于文学院帮忙战胜土木工程,并且这一正一负得超过4个球,因为两队之间还有净胜球之间的差距,目前双方净胜球差4个,依然是马克思学院落后。

    马克思学院当然着急了,比土木工程更急,土木工程急是球队队长的习性使然,是“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整个学院觉得就算取胜不了依仗土木院队的实力起码能捞个平局吧?找倪土麻烦也与比赛关系不大,更多的是倪土冒犯了球队队长。

    马院必须晋级,这可是学院下达的政治任务。就像是战场上,政工干部要求你冲锋,你明知道站起来就是九死一生但还得冲出去一样。所以马克思学院疯狂的追寻着能出线的所有可能。

    学校第一体育场在午后这个时间段同时进行着两场比赛,除去文学院与土木工程之间的焦点赛事,另一场也颇受关注,虽然车辆也是大院,但聚集这么多人更多的还是得益于车辆学院的大帅哥,人称“车辆贝克汉姆”,就是那个第一场比赛在这个球场上闹了个大笑话的人。

    车辆贝克汉姆甚至有自己的迷妹粉丝团,这些女学生在不断的给自己的偶像加油助威,此人球踢的并不算多好,马马虎虎的样子,但是脸蛋才是重点啊,迷妹们她们才不管自己的男神踢得怎么样呢,反正又看不懂。

    “不看帅哥的话谁这么无聊来看球啊?男神加油!”

    周四下午实在没事,这场比赛观众越来越多……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球员们得上场了,杜家耀拉住倪土说道:“很抱歉,倪土,文学院亏欠你太多了。”

    “没事的,队长,马上就要比赛了。”

    杜家耀看着走上场的倪土,脸上的阴霾少了很多。

    “倪土,加油!倪土,加油!”倪土寻声望去,他在人群中发现了正在大声呼喊的柳思灵,这个自己很在乎的女人也来到了现场,这让他很开心。

    在柳思灵旁边的是她的闺密杨小雪,杨小雪今天依然是啦啦队员,不过和其他队员的穿着不同,不知道是什么门道。此时的杨小雪也很卖力的加着油。因为是啦啦队成员,她得给文学院加油,至于眼睛却总在瞟着倪土。

    杨小雪,一个拥有着高挑的身材,瓜子脸的美女,在这群姐妹中颇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感觉。如果真的单论起长相,柳思灵是比不过她的,但人如其名,柳思灵胜在“灵秀”上面。

    上场的时候有一个小花絮,土木的一个队员从后面走上来撞了倪土一下,却回头不好意思的朝倪土笑了笑,释放着友好,看来这场比赛注定会有很多事情要发生。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倪土作为场上队长登场,他和土木队长一同来到兼职裁判的体育老师跟前猜硬币。两人一照面,对方又对倪土笑着伸出手要和倪土握手,只不过笑容里露着难若隐若现的凶光,这个人的功夫还是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尤其是在之前被倪土无视了,然后又被倪土在“足协”的审查下过关,当倪土出现在这个球场上,之前所有的手段都要大打折扣了,这怎么能不让他恼火,同时他的心里也深深的恐惧着。

    倪土倒是不屑于在乎这些,他只需要将球踢好就行了,在球场上,王者的行为是用脚下的球将对方击败,现实中如果怕威胁而不去做只能证明自己是胆小鬼,怕事将一事无成,倪土在渐渐的消除自己身上的“胆小鬼”气质。

    文学院赢得了开球权,土木这一方则挑了一个不刺眼的边,形式对土木有利。

    站在中间,倪土和李辉并行而立,他们在等待体育老师的开场哨。

    他们并没有等太久,很快,哨声响起,比赛开始了,这场比赛关乎两支球队的命运!

    清脆的声音划破了球场的天空,四周在这一刹那显得寂静。李辉将球拨向倪土,自己向右前方跑去,倪土身边立刻跟上来两个人对他进行包夹防守。

    刚一开始倪土没打算这么快就打他们脸,只是中规中矩的将球选择了回传,自己则在中线附近拉边,等待接球。

    但是球却无法传递到自己脚下,倪土很快就发现自己身边一直有两名球员在形影不离的跟着自己。之前的几场比赛他所遇到的特殊对待从现在开始起升级了,他必须想办法解决……

    上半场已经开始了15分钟,这段时间里文学院表现差强人意,由于倪土被冻结,整个文学院的思路就像是被打断了,进攻威胁很小,防守又顾此失彼,形势对文学院变的不利!

    倪土皱了皱眉头,他知道该想办法解决了。

    于是这位文学院“当家球星”开始更加频繁而没有规律的跑动,总之就像是一只在别人屋里的苍蝇一样,试图去扰乱土木工程的节奏。

    倪土变化太快而且没有规律了,防守球员一不留神就能让倪土溜掉,虽然他大多数时候脚下是没有球的,但如果因为他脚下没球就不追的话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倪土什么时候就能制造威胁,于是他们只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阻碍倪土。

    如果没有意外,足球场上双方各自有11名队员。有时候踢球就像是做减法,被减数是11,你将这些人用在一个方面,差就少这些。

    土木工程将两个人用在倪土身上做专职“保镖”,并不完全具备可推广性,这也就是文学院其他人水平并不高,如果换作势均力敌的两支球队或者是双核球队,如果他们还敢这样做,那大部分情况下结局会很惨。

    倪土还在不断的“遛狗”,体能上的巨大消耗让这两位有点受不了了。现在是上半场20分钟多一点,场上比分0比0,可以说到目前为止,双方踢的乱七八糟。

    第25分钟,防守球员累的实在不行了,其中一个打算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这也是队长说过的方法,那就是“干掉”倪土。

    由于防守球员体能出现滑坡,对倪土的跟进也慢慢有些心有余力不足,所以倪土又能开始触球掌控节奏,文学院的球路立刻就理顺了。

    倪土再次得球,他准备试着过一下试试,将两名“保镖”突然甩开,刚要加速却没有将速度提起来,原来是其中一个使劲的拉住了他的衣服,还没等倪土反应,一股危机感猛然而生!

    他想起了足校的那一次重伤,似乎有了提前预警,更像是一次冥冥之中的感应,倪土侧了一下身子。

    这一个轻微的动作是一次关键的闪避,他躲过了土木工程学院队员的致命一踹,但是对方的身体横过来还是把他给扫倒在地!

    倪土就像一棵小树一样被斧头砍倒了,场面看上去很惨烈。球场内外一阵惊呼,这样的动作太暴力了!这样的场面太暴力了!

    这可是对自己学院的同学下手啊,他们怎么下的了手?他们怎么下的去脚!?

    他们当然下的了手,他们也当然下的去脚!倪土是他们的敌人,挡了他们道的敌人!

    对待敌人你需要仁慈么?对待侵犯你利益的人你需要仁慈么?从这方面来说倪土真的“罪有应得”……

    倪土趴在了地上,很长时间没有起来。他虽然知道自己本身并无大碍,但是在这一刻还是感觉到了锥心的疼痛,是对过往遭遇的恐惧,也是对擦肩而过的“惨痛教训”的后怕。

    慢慢的,慢慢的,他动弹了,慢慢的爬了起来。他感受到了队友们关心的呼唤,他感受到了场边焦急的等待。

    “对,我不是一个人,我要站起来!不能让他们担心我,与其让别人担心,还不如坚强着让别人放心!”倪土心里想道“我不能做胆小鬼!”

    倪土站了起来,活动了活动,这些只是硬伤,并无大碍。场内外的一些人也松了一口气,包括一些不认识他的人也是。那位实习记者目睹了这一切,她觉得自己似乎又找到了新的素材。

    出于习惯,体育老师还是让倪土先到场边休息一会儿,倪土也没有反对,走向了场边,他需要缓一缓。虽然没有大碍,但是猛的来这么一下还是很疼的。

    体育老师破例给了对方一张黄牌,像这种上不得台面的野摊子比赛,粗野和不规范的动作非常常见,所以有的在职业比赛中都构成红牌的动作在这里就是毛毛雨一样被忽视掉。

    坐在场边,紧挨着的就是啦啦队了,场地实在是不大,所以倪土和这些女生的距离就很近。

    杨小雪感觉到内心的小鹿乱撞,这个男生离自己近在咫尺,看到他受伤了,自己竟然也会紧张!这可是很少见的,很少有人能进的了自己的眼,一般人在她这里就好比空气。

    杨小雪知道,自己这些感觉的起始是和自己的闺密较劲产生的,对女生来说有什么劲头会比和自己的闺密较劲来的更加乐此不疲呢?

    当然,这感觉也包括坐在地上的这个男人,他踢球确实很有气质,就像是那种真正的球星一样在绿茵场上光芒四射!如果只关注这片绿茵场的话,他当然是聚光灯下的那一个。

    也许自己有感觉的这个男生是金麟岂非池中物呢?对,她有这种感觉。

    “你没事吧?”杨小雪还是弯下身子“要不要紧?”

    倪土回身望向她,这是自己第一次近距离正面和这个女生对视,她确实很漂亮,如果不是心里有柳思灵的话……

    柳思灵当然也看见了,她不光看见了倪土的受伤,还看到了自己的闺密很关心倪土的样子,她俩离这么近,她又不是瞎子。

    心里有一种酸意,她不知道是对于喜欢的人被人惦记的原因还是自己的猎物被他人窥视的原因,她知道她和他距离似乎有些遥远了……

    接下来比赛的走向会如何发展呢?倪土不会让敌人嚣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