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五十章 尘归尘,土归土(下)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你们tmd表现的实在是太棒了!我们把球给追回来了!落后文学院那帮渣子两个球都他娘的终于能扳回来,还有什么我们做不到的?大家大声告诉我,晋级的一定是我们对不对?!”

    “对!”土木队上下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昂。

    徐庆夕开心地对着每个球员竖起了大拇指,还顺便给梅开二度的严鹏飞一个热烈的拥抱,不断拍打着他的后背,以表达自己兴奋溢于言表的喜悦的心情以及对严鹏飞力挽狂澜的高度认可和赞赏。

    当土木工程打进第二个球将总比分扳平之后,最开心的莫过于他这个土木队长了。徐庆夕确实是得感谢严鹏飞,如果不是这个年轻人的场上发挥,凭他们场上那几个被酒色蛀空的蔫鬼不可能有这样的局面。

    公平的说如果不是糜烂的生活腐蚀了这些人的话,他们还是很有天赋的,这就好比足球经理游戏里的潜力值一样,土木这批人的平均潜力pa是30,那文学院的一众人等也最多也就只有平均20的潜力了。只是人把pa潜力值转化为了ca能力值,而土木的潜力值却只能是摆设,实际上还剩多少能力鬼才知道。

    他徐庆夕却不能拿这些酒囊饭袋的场上队员怎么着,平时大家可都是义气兄弟,一起吃饭喝酒玩游戏,感情都好着呢!没事还好,只要万一出了事,这些人可是不会承担责任的,一切都得他土木队长自己一人扛着。可见有时候“身居高位”也不见得是全是好事。

    不过现在好了,土木队场上局势扭转了,功臣严鹏飞更是让他心情舒畅,如果最终土木这边反败为胜的话自己的“仕途”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毕竟自己才刚大三。

    “谢天谢地,我们把比分扳平了,看来球队里还是有些能人的,以后一定要让严鹏飞在比赛中场场首发,我们土木工程一定能杀进半决赛,得冠军这件事虽然想都不能想,毕竟有国防学院在这呢,哪个学院没有这个觉悟敢去和国防大佬们争第一?不和国防学院争,和其他学院总可以吧?到时候保三望二总是可以的!”

    老子《道德经》里有这么一句“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说的是一种相互转化的矛盾状态。文学院提前晋级又在场上领先后就算大脑再自我告诫不能松懈,身体还是很“诚实”的进入了休假模式;而土木队长在球队扳回比分之后自信心爆棚,之前的忘乎所以的态度又不知不觉的体现出来。

    徐庆夕路过倪土身边,朝他摊了摊手,靠近倪土耳旁:“你看吧,文学院也就这样,你也就这样,我们要晋级了,你和杜家耀的小算盘要落空了,马克思给的好处你们看来是得不到喽!”

    场外的人是听不到徐庆夕的话的,但是他摊手的姿势以及戏谑的表情却不能不让别人不多想,临走时这位土木队长还不忘了拍拍倪土的肩膀,似乎在说:“小鬼,不要太伤心,我们把比分扳平了,以后可要努力了呦,比赛过程中不能走神啊!”

    挑衅完之后徐庆夕似乎感觉还不过瘾,他背着手对面对着他身后的倪土摇了摇手指,再次示意倪土“你不行”。

    倪土看上去不悲不喜,内心里却终于明白,有一种人你忍让他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任。这种人永远只会得寸进尺,这种人记不得别人的好,只会记得别人的坏处和违自己意志的事情,他们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这种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

    所以,面对这种人,仁慈是万万不能的,对他们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面对这样的人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把他们打趴下,让他们再也起不来,打的他们跪地求饶!因为你是说服不了这种人的,以德报怨的事情在特定的条件下也应该看看对象,有的人不值得你这么伟大。

    如果说之前的倪土还在对这支徐庆夕的土木工程院队抱有仁爱之心的话,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慈悲怜悯了。他已经认定这样的土木工程队是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这样的一支球队就算晋级了又能怎样?唯一纠正他们的办法就是将他们打醒!打疼!打哭!这样也算是自己对自家学院的一点贡献。假如以后还会有这种比赛的话,土木工程总该能够吃一堑长一智了,说不定以后的底子不错的土木工程会是鲁中理工大学的足球霸主呢?

    倪土准备发力了,这将是整个土木工程学院不能承受之重大打击。

    他不是没有脾气,倪土虽然表现冷静但内心也已经很不爽了,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是爷们的话难道在被人接二连三的挑衅后还不敢吱声?是爷们就要有所行动!足球场是更适合男人的运动,如果可以的话这就是和平时代的战争,对待敌人永远不要忘记好好利用自己手中的枪,你不把子弹打出去,子弹就会落到你头上!

    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挑衅自己真把他倪土当成泥娃娃了?还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他们也不看看,在这块草皮上,倪土真正发挥起来,称自己是老二,谁敢保证自己能当第一?!

    他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别的什么了,管他这些人是不是自己学院的呢!也不用计较什么后果了,之前多少给母院留的面子也不用留了,不用在乎了,难道他得罪这些人还轻么?

    比赛重新开始,倪土很快便接到了队友的传球。木工程这边见倪土拿球立刻就紧张了起来,虽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他们对倪土还是无比的忌惮,按照很多流氓的话就是“嘴上很硬气身体倒是很诚实嘛!”。土木院队的队员开始上来围追堵截,他们不能坐视这个“叛徒”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冲击他们,为了晋级这些人就必须拼尽全力去保卫来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忒骨感,真不知道这些人的脑袋里是怎么想的,干嘛要去刺激倪土,如果他们知道这小子以前是连一般的职业球员都能将之打的找不到北的主就不会在球场上犯傻了。

    第一个人上来让倪土给轻轻松松就给穿了个裆!他原本是想张牙舞爪一番好显示一下自己的勇气,迎来的却是对自己的羞辱。倪土现在没有心情理他们,轻轻松松一拨球,便实现了自己的意图。这人突然感觉裤裆下一阵发凉,像是有阴风吹过,他赶忙夹紧了双腿却已经于事无补了,等他回首而视,倪土已经“离他而去”,奔向了后方,一骑绝尘!

    紧跟着又有两个人一同来围堵他,倪土见自己队友没有好的位置便决定自己解决,看准了时机,又是一个穿裆!而他自己则一个转身从另外一个防守者的身边飞向前场!

    土木转瞬间只剩下一道防线,他们的队长由于兴奋过头有点口渴就回到后场喝了点水,放下杯子回头一看,心中一惊,“卧槽,我眼前是谁!”

    他发现倪土似乎在专门等他。为了等这位队长,倪土甚至还故意放慢了速度。

    但是显然徐庆夕却并没有出来受死的觉悟,他吆喝一位队员顶了上去,自己责干脆退回到禁区,一直退到了……球门线上!看来是要帮守门员一起守门了,他知道倪土射门技术了得,面对球门,一个门将很有可能无济于事。

    当倪土毫无疑问的过掉上来的这个对手时,他距离球门已经非常近了。禁区里早就扎堆了好几个,进去已经不是很容易,不过好在周围人都退走了,倪土有了比较从容的起脚射门的空间,毫不犹豫,拔腿就射!球像出膛炮弹一样飞向球门!

    流血事件发生了。

    倪土射出去的足球奔着死角而去,而死角那里站着的是他们土木的队长徐庆夕。这位队长也不知道是出于球队利益还是单纯和倪土呕气,拼了命也不能让倪土将球打进。看见足球飞了过来,甚至没有多想,他就已经做好了飞身堵枪眼的思想准备,只见高速运动的足球就结结实实的呼在了土木队长的脸上,然后依然飞进了球门。

    徐庆夕整个人后仰倒在了球门里,连同他一块躺在球门里的是已经停下来的足球——土木队长的鼻子破了,脸上一片大红。

    这不能说是倪土故意的,但球能这么精准的砸到对方脸上也实在太巧,就算倪土否认也是不可能的了。该怎么说呢?两人的梁子结下了,而且越结越深!

    土木队长被一球轰下了场,又一个大一新生替换下了他。之前严鹏飞拼命往回赶,在倪土射门的瞬间将自己掷了出去可还是没有挡下足球,他躺在球场上眼睁睁看着足球在前后3分钟内进了敌我两方的球门。第一次是喜悦的,他攻破了对手的城池,第二次是失落的,瞬间己方的球门被攻破了,瞬间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

    进球后的倪土还是没有庆祝,虽然和对方有矛盾,那人毕竟是下去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故意,这似乎是一种本能。他转身往回走,回到文学院的阵地上去,迎接他的是狂喜万分的队友。

    尘归尘,土归土,土木工程是土木工程,倪土是倪土。割裂了的,又岂止这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