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五十一章 不低头!不折腰!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齐都的深秋,和中国北方大多数城市一样,有着万里无云的天空,阳光普照大地,空气中却又透露着无法遮盖的凉意。一场秋雨过后,球场上也飘落下片片枯叶,树叶黄了,球场却是绿的,在这种大环境下显得有些不真实。

    鲁中理工大学足球赛b组土木工程对阵文学院的全场比赛结束了,倪土在自己的个人的成绩单上又新刷了3个进球2个助攻,土木工程最终以2:5大比分输给了文学院。

    他们曾经两球落后于文学院,又在换上严鹏飞后连续打进两球顽强的将比分扳平,这一度给了很多人以希望,这希望却又迅速破灭了,留下的只有无尽的绝望。

    在文学院形势不稳的情况下,挺身而出的依然是土木工程学院的倪土,面对土木队长不断的挑衅,他的回应是不断的进球,行胜于言,如果你看我不爽,那我就不断的进球,直到你不敢为止。

    对于这位队长来说,今天也算是没有白过,徐庆夕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了。他被结结实实的打了脸,这可是真真正正的“打脸”,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不断传来。被人用球给轰下场是自己怎么也无法预见的事故。幸好不是什么大伤,只是擦破了皮,这个人也没有被挨了这么一下而造成脑震荡什么的,也算是谢天谢地了,只不过脸上结痂后一段时间内那样子怎么想都难看,也只能好好养伤等待新皮长出……

    倪土将球最后一个球打进完成了帽子戏法之后,土木工程已经注定无力抵抗了。他刚要回到自己的半场,一个土木工程的高年级生拦在他的面前,脸上写满了愤怒与痛苦。

    “倪土,咱能不再这么踢下去了么?给自己母院留点尊严吧!难道你真的愿意看到咱们学院被当成笑话?求求你,你就收手吧!”

    这人表情悲愤,却是在恳求倪土,球踢到这个份上,每个土木工程的队员都羞愧到无地自容了,他们今天已经注定要惨败,而且更惨的是连小组赛都没有闯过去,他们要被淘汰了!

    最让整个球队无法面对的是,刺向他们的最后一剑、压垮他们脊梁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是来自自己学院的学生!这你能找谁说理?这你能向谁喊冤?苍天为鉴!如果早知道如此,那么把这个学生召进自己学院为本院打比赛虐遍其他队伍岂不更是美好?就算他已经被“租借”了出去,如果早知道这样就说什么也不能让自己队长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人家了!

    他们清楚的很,倪土突然爆发,与自己队长挑衅有关。这位队长太想当然的以为倪土这个看上人畜无害的大一新生会像一团泥巴一样好任意他揉捏了,以为自己一金口一开这个大一的新生还不乖乖就范?但是他错了,倪土不懂那么多人情世故,果断的拒绝了他。被无视对这位土木工程的队长来说是不能容忍的,这个器量狭小的人心里总在想着报复,他一定要让对方痛苦到不能自已!可惜,现在痛苦的依然是他自己,这是一个不值得可怜的可怜人。

    倪土看着这个人,听着对方愤怒中夹带的央求,心里也突然有些软了,这毕竟是自己的母院啊!今天他亲手手刃了自己的学院,比分已经到2:5了,确实没有必要再打下去了,也算是留给土木一个全尸,也算是给母院最后一点尊严罢!

    “好”,倪土只说了一句好字,却也算是母院的人最想听到的了,对方感激似的看了他一眼,远远的走开了。

    回到文学院这边,倪土没有再要球,大家伙儿也知道倪土的心思。其实每个人回想一下这么和倪土的母院土木工程死磕到底为了个什么?这可是自己球队核心的学院啊!为什么他们就像吃了枪药、喝了鸡血一样一定要结果土木的性命?

    有的人想起了杜家耀,对!他说过的,全胜有好处,他要请我们吃大餐!可只是为了一顿大餐就把一个学院干掉,而且还是借他们自己人的手,这真的合适么?

    在倪土回来后,比赛已经是垃圾时间,两支球队像是达成了停火协议一样都沉寂了下来,仅剩的5分多的时间也很快就熬完了。体育老师一声哨响,结束了土木工程本届足球赛的征程。

    东院的那场比赛最终比分是7:0,马克思学院的对手在下半场突然毫无征兆的丧失了斗志,任由外国壮汉们把他们按在地上肆意蹂躏,看上去还很享受的样子。

    算上西院这场比赛土木的2:5惨败,马克思学院积分追上了土木工程,并且以6个球的巨大净胜球优势晋级淘汰赛,土木则是被淘汰的那个,尽显凄凉。他们可是在赛前还领先直接竞争手3分,外加4个净胜球的啊!

    西校区第一体育场场外的观众们看了这一场比赛也都沉默了,这是一场什么样的的比赛啊?怎么看都透露着奇奇怪怪,自己学院的学生对母院痛下杀手,灌了母院5个球,偏偏这个牛逼的球员自己母院却没有发掘出来,白白的便宜了人丁稀少的文学院,他们难道不知道看看档案的么?是领导太忙给忘了还是学生们不知道有这种人的存在?没人在乎倪土的来历,他在土木工程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人物,人们都忽视了他。

    “你说这个人他有这个必要么?非得和自己学院过不去!”这是一个土木工程学院的学生,他在和同伴痛斥倪土这个“叛徒”。

    “谁说不是呢,文学院已经小组第一了,没人威胁得了他们,这么来劲干什么,真是一个喂不熟的白眼狼,土木怎么出了这么一个败类?!”

    几个场外学生会的也在交谈,“真是倒大霉了,咱们学院竟然没有出线,这回徐队长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据说文主席早就已经看他不顺眼了,这货要是被撤了咱们机会了就来了,当个破干事员还真就是个干事的,整天累死累活和狗似的,一点权力都没有,现在我辈的机会来了,得想想办法好好争一争,争取也能当官!”

    “徐队长也真是惨,没事他惹什么事啊,真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安安稳稳的说不定咱们就能晋级了,下半场院队都已经把比分扳平了,你好死不死的去挑衅人家干什么,徐庆夕一定是去挑衅了,不然怎么接下来这个倪土就突然爆了种呢?唉,真惨呐,自己还挂了彩,何苦来哉?”

    场上的倪土还是沉默了,看到自己的学院被他亲手埋葬,其实也不是个滋味,球场上拼劲全力只是要贯彻自己的原则,自己毕竟是土木的一员,你每天睁眼看见的舍友是土木的,每天上课的同学是土木的,教授你知识的老师是土木的,你习得的知识技术是土木的,自打进入大学校园,土木学院倪土就是他的标签,时间不长,却足够培养出哪怕一点点的感情基础。

    他走向坐在草皮上的严鹏飞,对方此时正忧郁的看着球场,双眼里时而无神,显然正在为刚才的失利而沮丧。

    “很抱歉,这场比赛。”倪土没有多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自己的舍友。

    严鹏飞抬起头看着倪土,苦笑一声:“老倪,你还真是说到做到啊,咱们学院这次可是输惨了!”

    “以后会好起来的,今天的痛苦是明天辉煌的垫脚石。至于现在,这就是足球……”

    “你这次可是和学院很多人结下梁子了,这又是何苦呢?”严鹏飞为倪土的情况深深担忧。“在这片绿茵场上你是无所不能的神,可是离开绿茵场你在他们眼里算得了什么?日子还要继续下去,大学生活也是刚刚开始,树敌太多以后该怎么办?再说也完全没必要和自己学院过不去啊,你们都已经第一出线了。”

    “也对,换谁碰到徐庆夕这样的人都会被惹毛,他这个性格可真是把学院给害惨了!”严鹏飞又补充到。

    倪土见严鹏飞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半开玩笑的说:“我觉得要是让你做咱们学院的队长头头你一定能带领球队走好,说不定还能拿冠军!”

    小组赛球场上的一切都结束了,至于有什么后果,倪土没有去想那么多,他也没必要去想,我辈行事但求从一而终,不为强权而低头,不为五斗米折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