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五十三章 大院之殇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与文学院的风光无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无比尴尬、凄惨的土木工程学院,这支夺冠赔率全校并列第三的球队小组赛结束就打道回府了,他们竟然没有入围淘汰赛。

    更让土木的人们难以接受的是,他们是被本学院的人给打趴下了的,小组赛最后一轮,倪土带领文学院以5:2的比分痛击土木,致使土木被落后自己3分的马克思学院挤到第三,他们不得不“含泪”告别第一届比赛。到现在很多人都不忿,每每想起,都能让人在心底里诅咒:这个天杀的倪土!

    土木学生会主席办公室里,冷艳高贵的文淑婷正双手做台担着自己的下巴,性感的嘴唇上涂抹了鲜艳的口红,就像刚嗜完血的样子。文淑婷现在是在思考,至于思考什么?自然是学院未能出线的后续处置方案了。

    她的家应该是身世显赫的,所以整个学院成了她的一言堂,这个女学生会主席说话能抵院领导的用也就不足为奇了。很多人好奇她的背景,可没有人能够管中窥豹略见一斑,这是一个神秘的女人,一个令人看不透的女人。文淑婷把整个学院当做一个企业集团来治理,以她这种杀伐果断的风格,以后真到了企业上那肯定是一阵腥风血雨。她把持土木的“朝政”据说也是为了接班家族的家业做准备。

    文淑婷虽然是个女人,但她做事非常凶悍。土木在其他学院面前丢了人这事不能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显然只能是院队的队长来背锅了,谁让他不开眼呢?敲门声响起,有学生会的人来找她报道了。

    “事情的来龙去脉是什么?”文淑婷显然没有对来人有什么客套话要讲,直接开门见山。

    “倪土,前鲁泰足校青年队球员,足球才华出众,是他们年龄段的佼佼者,可以说其在鲁泰足校是一枝独秀,16岁时就差点进入鲁泰一队,这是一个十分恐怖的记录,可终究是因为家里没有钱给足校教练贿赂而耽搁了足校的一期推荐,第二期推荐也就是时隔一年后,因为一线队缺人,17岁的他进入鲁泰一线队本可以说已经是板上钉钉,结果却被人恶意伤害,在训练场铲伤,修养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后从足校退学转而考进了我们学校。以之前倪土在足校里的水平推测,在大学这样的环境里,他发挥出来的能力也只是一部分,包括对阵我们学院时的发挥也远未达到他的极限,就这样已经可以说无人能敌了,很可惜土木学院的学生不能为土木所用。”那人在对文舒婷汇报着倪土的情况。

    “好,知道了。”文舒婷简单的回应道。

    “那个徐庆夕呢?您打算怎么处置?”来人走前询问事后的处置方案,他已经习惯了文淑婷的行事风格,知道这个徐庆夕“在劫难逃”。

    “他不适合在学生会任职了,年纪大了也该好好当一个学生学学习补补知识了。”

    “好的,明白了!”

    来人知趣的退了出去,屋子里又只剩下了文淑婷一个人。

    “还真是可惜,当初借他出去也是外面的朋友来说和,本来也没多想,现在想想看来里面有事情。”文淑婷自己在心里自言自语,一尘不染的办公桌上依然倒映着那张美丽却冷冰冰的脸……

    徐庆夕刚从学校医务室出来,他是去换药的,脸上现在还包着布,显得狰狞难看。他是一个人,学生会里的人也都势利,他们都已经看出来徐庆夕这回要被撸了,没人愿意理他,也没人敢理他,在这个职位即将出现空缺的关键时刻,谁不想好好的表现从而得到升迁的机会呢?在这个学院丢了脸面的时候谁还敢去伺候这个“将死之人”?

    徐庆夕的同学舍友,也差不多被他自己给得罪了个遍,他已经在外租房子一年多了,徐庆夕才不愿意和一群没有前途的人为伍呢,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现在,他的舍友更是懒得搭理他;至于徐庆夕的那些酒肉朋友和足球队员,更是在球队被淘汰之后做鸟兽散,哪还能有人愿意管他。

    他一个人就这样孤零零的走在回出租房的路上,秋天的瑟瑟凉风裹挟着片片落叶忽的拂过,吹在形单影只的人身上倍显凄凉。此时的徐庆夕内心沉重,如果自己真的从学生会离开的话那么好的房子他一个人也租不起了,只能去换个便宜点的。自己要被文淑婷给杀鸡儆猴,根据她以往的习惯,这事的可能性在他心里已经有八分数了,徐庆夕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可是他却不甘心,趁着还没有最终下达通知,这个人还是想再努力一把,趁着通知决定还没有下达,他得赶紧见文淑婷一面,请他念在自己“多年老臣”的份上,饶他一次……

    文学院的领导在欢庆,土木的领导可就不那么开心了。足球比赛本身对他们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谁让他们的校长喜欢呢?讨领导欢心不就是投其所好么?是,混到他们这个级别没有什么大事校长是搬不动他们的,但也没有人愿意和上司过不去吧?

    校长喜欢足球,下面的人也就要喜欢足球,校长喜欢足球那就是建足球场和搞足球联赛,下面喜欢足球就要组织好球队,踢好比赛,为校长的政绩添砖加瓦,为校长的政绩添砖加瓦也就是为自己的政绩添砖加瓦。

    但是如果自己学院没搞好,很容易让领导以为下面的人重视力度不够。不重视他的事情就是不重视他这个人,不重视他这个人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你看看人家马克思学院做的就彻底多了,为了晋级什么手段都用上了,还是他们有觉悟。

    当然也没有说的这么邪乎,神仙之间的关系又岂是一个小小的比赛就能左右的了的?土木工程的院领导也这么想,毕竟是拳头学院,底气当然要比其他文学院之流硬很多。

    但愿吧,校长这个新官没有那么小心眼,他的上任三把火也有人替他烧好。

    土木的一些男生也因为自己的学院足球队被淘汰而大为不满,俗话说不蒸馒头争口气,往日里哪回不是他们学院出大风头?现在倒好,出了个大洋相!以前学院出风头正劲的时候,这些人看着别人受人喜爱而大犯酸意,现在学院遇到困难了,倒是出来阴阳怪气了。

    “丢人!这样的破小组都能出不了线这些人不觉得脸红我都替他们觉得脸红!”某一间教室里,一位怒气冲冲的学生正在和自己的同僚发泄恶毒。

    “谁说不是,要是咱们上比不上那个白眼狼倪土也总能好过院队里那些废物吧?你看看他们,一个个肥头大耳的,是块踢球的料?还不是那个目中无人的徐庆夕给安排的?”另一人显然也和自己的交谈对象是相同的一类人。

    “这个徐庆夕,真是一颗老鼠屎,这样的人真不知道是怎么进的学生会!真是学院黑暗,学校黑暗,社会黑暗啊!”

    “要是能把他踢出学生会就好了,然后组建新的足球队,来年争取打个翻身仗!”

    “对,到时候咱们的机会就来了,学分应该是为真正的踢球的准备的。”

    深秋的气温显得越来越冷了,齐都夜晚暗黄色的天幕下,行走在外的都是瑟瑟发抖的路人,初秋时那种清爽悠然的感觉一去不复返,萧瑟肃杀的天像极了土木工程现在的情形,他们是这场联赛中倒下的第一个大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