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五十六章 谣言四起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传言是如此的突如其来。

    最近土木工程学院上下都在传一个消息,是关于倪土的,消息说他收了马克思学院的钱,马克思学院用金钱开道让倪土帮忙做掉自己的母院土木工程,传言一经传开便迅速扩散,倪土一时间处在风口浪尖。

    消息最大的佐证就是b组小组赛最后一轮的一系列事情,马克思学院“火力全开”干了商学院一个7:0,而文学院则经倪土的脚灌了土木工程一个5:2,让马克思学院最后一轮实现了“神奇”的大逆转,他们逆转了原本是领先他们3分还有4个净胜球的土木工程。小组赛到最后两支球队同分,但马克思学院却反过来以净胜球的优势挤掉了土木从而晋级淘汰赛,土木工程成为了一个现成的悲剧的代名词。

    马克思学院、商学院、文学院、土木工程学院这几支球队里的一系列故事的发生明显是不正常的。就算商学院再不济,也不会在自己的主场被猛干7了个球,自己还颗粒无收,商学院不是最强的,但也没弱到如此的不堪一击的地步;而土木工程这边也是“疑点重重”,为什么会出现领先,被扳平,局势大好的情况下又被再灌3个球的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很多人早在传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倪土,是他一手导演了对土木工程学院的“屠杀”。

    消息刚一传出的时候愿意相信倪土有罪的言论早已经对其就深信不疑了,特别是土木的一些人已经借此找到了自己学院被淘汰的“真相”,不是自己实力不济,而是有人在故意的做掉“我们”,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文学院的雇佣军”和“马克思学院的狗腿子”——倪土!土木工程从此便有了失败的理由,他们在这场传言中得到了两个结论,倪土是背叛自己学院的叛徒;这个叛徒实力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可以决定比赛走向。

    人们相信马克思学院给的条件是必须赢土木工程,这还用说么?如果文学院不赢马克思学院的话,就算马克思学院每秒进一个球,一场比赛进6300个球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也无济于事。当然为了防止文学院只是小胜的情况,马克思学院又买通了商学院的一群人,让商学院大比分落败。人们有理由相信,罪恶的源头便是这个不声不响的马克思学院。

    传言声称,显然文学院中场过后被扳平,把倪土“吓到”了,如果这里面不是有什么利益输送的话,作为土木工程学生的倪土怎么会突然间暴走,从而残暴地屠杀了自己的母院呢?如果土木扳平了比分并保持到终场的话他倪土就一分钱也拿不到,倪土这是要被坐实“叛徒”的名号了。

    消息大抵是从土木工程学院传出的,显然他们是需要这样一个“叛徒”,一个强有力的叛徒可以完美的接过土木被淘汰的大锅,所以现在他们很开心倪土的存在,感情背锅侠是怎样炼成的?就是这样炼成的啊!有时候实力强的过头,也成了一种罪过……

    “很不幸,虽然你是个好人,事到如今也不能全怪你,但土木的失利必须有人来负责,还有什么人比你更适合背负土木工程的重任么?倪土,痛痛快快的接受那无尽的咒骂吧!不要怪我们,我们也很无奈!只有为你祈祷,愿你早死早超生!”

    ……

    比完赛后,有一段短暂的休赛时间,倪土便回归到了学习当中,但是学习过程是不平静的,倪土在上课的时候总会有人在课间跑过来问他是不是真的,倪土起初也是一愣,什么是不是真的?是你喜欢的女人被我泡了是不是真的,还是我要做国家领导人是不是真的?完全莫名其妙!

    “我说倪土,咱就痛痛快快的承认吧,你相信我,我是绝对不会乱说的,我真的只是想求证一下。”有人对着倪土大义凛然,一副土木工程卫道士的样子。

    “倪土,你真的干了这样的事?不能吧?你可是土木的学生啊,怎么能够胳膊肘往外拐呢?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吧?”有的人适度的表现出所谓的震惊。

    倪土就像一只猴子一样,被人们这样参观着,别有目的的人有,但更多的则是纯粹吃饱了撑的来凑热闹的人,他们就是想看看这个传说中对自己学院毫不留情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倪土之前在学院里真的是太默默无闻了,标准的路人甲形象,完全引不起众人们的注意,现在嘛,他却不得不面对这急速飙升的知名度了。

    倪土烦不胜烦,他懒得搭理这些人,总以为找到一点不知真假的输球理由就聊以的人有什么好搭理的?这些人不从自身找问题,却偏偏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这样的人也不会有进步。

    最终他还是被这些人给烦到爆炸了,自己在平时很低调,但这不并是随便一些阿猫阿狗都能来招惹自己的理由,他要发声,他要强硬!第一个不走运的人撞到了枪口。

    晚自习的时候,倪土刚在自习室坐下来,就有一个不开眼的家伙来到他的面前,之前还在看书的这个人显然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兴奋,立马凑过来。似乎这些人认定倪土就是国宝或者什么珍禽野兽一样,不来瞧一瞧就会丢份,这人上来也是不客气:“倪土,你丫真是可以啊,为了两个臭钱就能这么不要脸了?”

    倪土本来是在低头看书的,这人也是欠,刚说完,倪土便猛地抬头,用一种猛兽锁定猎物的眼神瞥了那人一眼,眼中饱含着杀气,“滚!”猛兽只说了一个字,猎物先是一愣,然后像是害怕一样灰溜溜的走掉了。显然之前一直在沉睡的雄狮让这些阿猫阿狗猖狂过头了,万幸的是,一声狮吼,兽王终于醒来!

    来找倪土的大部分人都是跟风的,他们自认为倪土胆小怕事好欺负,起初倪土也是太谦让他们了,让这些人愈发的肆无忌惮起来,这件事以后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你的忍让其实就是对自己的犯罪。这些人就是抱着解自己学院被淘汰的闷来的心态,来消遣倪土这个人,他们知道这可能不是真的,但那又怎样?有这么一个完美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消解对象不是挺好的么?

    倪土不再对这些人客气,接连几次之后,反而找他事的人急剧减少。但是找事的也不是没有,就比如今天,倪土再次被“请”到了主楼,组委会要对他进行询问,这已经是一个星期内的第二次了。倪土也成了组委会成立之初的第一、第二个案件当事人,后来这件“小趣事”被写进了校史,人们在学校里他的雕像面前参观,还会有负责任的导游们说起这件事来。

    “诸位现在参观的就是我校知名校友倪土的雕像,当年他曾经参加过我们鲁中理工大学组织的第一届足球比赛,倪土当时就已经是锋芒初露……这里面还有几个小插曲……各位都知道我们学校的常设机构足球运动管理委员会吧?它当初成立的时候第一个被传唤出庭的人就是倪土先生,倪土那时候面临着很严重的质疑,足委会甚至想提前结束他的校园足球赛生涯,但他毫不畏惧,据理力争,当场就说服了学校足委会。那一年的足委会领导回忆当时的场景,都说是被倪土的气质给折服了……那是一段多么有趣的历史啊!倪土可是我们学校的骄傲!”……

    后事人们只能在传言中品读今天因传言而起的故事。现在的倪土正在被这个新成立的炙手可热的管理机构拿着显微镜“细细品读”着呢!与上次不同,这次他不是一个人了,与他一同出席的还有文学院的队长杜佳耀、土木队队长徐庆夕、商学院队长以及马克思的傀儡队长,一个不知名的家伙。

    杜嘉耀看见倪土,寒暄了一下,“倪土,老哥为你的遭遇表示遗憾,这纯粹是子虚乌有的污蔑,我支持你,不要太伤心难过了。”

    而土木队长徐庆夕则不同了,他现在还缠着纱布呢,朝着倪土森然一笑,就像张开血盆大口的毒蛇,“你就等着吧,不知进退的东西!”他向倪土开口,然后又朝向杜嘉耀,只是敌视的看着,并没有说些什么,徐庆夕也知道欺软怕硬的道理,他知道这个杜嘉耀黑着呢,而且相当的狡猾,就像是“笑面虎”一样,找他的麻烦就是自找麻烦。

    倪土再次立身于这间看上去不怎么友好的房间,一个星期内的第二次,他能不能像上次一样安然脱身呢?他又是怎样脱身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