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绿茵二十年 第五十八章 天选之王第一战-足球流氓

时间:2018-03-31作者:坐山樵

    燕京时间2008年12月6日凌晨4点30分,一场葡萄牙超级联赛第十一轮的比赛将要开踢。里斯本竞技在主场迎来了联赛中上游球队吉马良斯,这是一场看似普通的对决。但对于里斯本人来说,这却是具有一定历史意义的比赛。在禁赛两轮之后,本场吴小木解禁复出,他迎来了自己的爆发之战,而这场比赛也正式宣告里斯本的吴小木时代拉开了帷幕!

    里斯本竞技第十一轮的对手吉马良斯这支球队,它还有一个非常响亮的名称,叫做胜利俱乐部。与俱乐部的名称相符的,是这支球队的雄心,他们和自己的死敌布拉加都在争夺“葡萄牙第四豪强”的称号。吉马良斯俱乐部的存在就是为了打破传统三强的地位,这是一支非常有上进心的队伍,到目前为止也是一支很有实力的球队,他们上赛季甚至排名联赛第三!

    对于里斯本人来说,这并不是一颗软柿子,如果想吃下它,就必须拥有一副好牙口。吴小木就是里斯本竞技人眼中的那颗钢牙!

    “嗨,吴,上一轮比赛坐看台上没有踢,是不是感觉脚痒了?来,要不老哥找个姑娘帮你挠挠!?”德尔莱在和吴小木打趣,他已经被主教练提前告知自己这场比赛要替补,顶替他的是吴小木,利德森上场比赛打进制胜球,状态还不错,是吴小木本场比赛的锋线搭档。

    “老家伙,是不是上不了场而心生烦闷,来,让里斯本最帅的人亲自找一大胸姐唱曲帮你解闷?”吴小木和德尔莱关系很好,就丝毫不顾忌的顶撞了回去,他有些争强好胜,就算是朋友间的对话也不放过战而胜之的机会。

    虽然吴小木争强好胜的性格有些微冲,但看上去德尔莱对自己的这位小朋友的“刻薄”丝毫不介意,“好了,明天就要比赛了,好好准备吧,我看好你呦!要不要哥们开车捎你一段,兄弟?”

    “不用了吧,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好吧吴,那我自己我先潇洒去了!”德尔莱似乎只是礼貌的问一下,并没有邀请吴小木,他有自己潇洒的去处。

    吴小木收拾完之后便自己动身往回走,他喜欢看路边的风景,所以经常自己慢跑回家,今天也不例外。

    天还没有黑个彻底,里斯本这座城市节奏已经渐渐慢了下来,这座首都城市并不具备那些不夜城的潇洒。慢慢悠悠的,吴小木跑出俱乐部大门已经有那么一大段距离了,边跑着步边看风景还是很不错的享受,偶尔也许是从海上吹到此处的微风带来淡淡腥鲜的气息,很是提神,景色和空气让他沉醉,他喜欢这环境,与他听说国内的燕京整天烟雾缭绕,京畿地区周边更是滚滚烟尘相比,显然吴小木更喜欢这里。

    风景虽好,然而今天注定不是什么好日子。吴小木在路边慢跑,突然,一个小拐角里冲出一批人,他们手持标语,横幅上注明“soos unicos”(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当吴小木走近,这些人突然大喊“黄皮猴子,吱吱吱!”“来,黄皮杂种,大爷这有大香蕉快来吃啊!”

    吴小木葡语可是比汉语都强的,他当然能听的清这些人说的是些什么,吴小木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别人说自己是黄皮猴子了,“你才是黄皮猴子,你们全家都是!”

    “你们这些杂种,想要干什么,说话怎么这么臭?是不是刚吃完屎?!”吴小木驻足,丝毫不惧他一个人面对对方一群人的糟糕处境。

    “黄皮猴子,回家喝母猴子的奶去吧!你妈妈等你都等急了!”这些人继续辱骂,还有两人合作模仿母亲爱抚孩子的动作来激怒吴小木。

    吴小木血气上涌,“妈的!我就算一个人也要和你们比划比划,教你们做人!”年轻人就是愣头青,他没有丝毫犹豫,看准了时机吴小木就是一阵冲刺,跳起来一脚将其中一人踹翻在你,那人刚回头和同伴分享着欺负人的喜悦,一回头发现一记黑影袭来,根本没有来得及防备,“啪叽”一声摔倒在地,来了一狗啃屎。

    而吴小木做完这些动作之后便把腿逃跑,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临走之前还猛地扇了其中一个人的耳光,吴小木感觉就像身后“啪”的一声什么碎了一样,那人哎呦一声竟也被扇倒在地!这次可丢人丢大了!他们这些人被偷袭了……而且还是两次!

    这些人刚才被吴小木竟然敢反抗的样子给唬住了,他们显然没有料这个黄皮猴子会挠人,没想到他们自己会吃大亏,当吴小木跑出去之后,里面一个像他们这些人的头的人吆喝大家:“追!不要让这个小杂种跑了!解决了他下场比赛我们就省事了!”

    不愧是运动员出身,吴小木的身体素质堪称一流,他提起速来是这些流氓们怎么也赶不上的,将军肚的外国男人也很多。吴小木跑出去之后这些人才追,但是显然光靠脚底板这些人是已经很难追上,眼看时间越长两方人之间的距离越远,他们里面有的人却已经跑不动了,有的停了,累的弯下腰来双手枕着膝盖大口的喘着粗气。

    “靠,这个黄皮猴子怎么这么能跑!”其中一个累倒的大汉在抱怨。

    “妈的,一只猴子就是比人快!喂!小杂种,有种别跑!”人早已经跑远了,他这么说是在给谁听?无非是发泄自己没处发泄的怒火罢了。

    眼见这个年轻人跑没了影,他们这一群人竟然被一个小年轻给赚了个大便宜,这怎么能忍?

    “头,现在该怎么办?人已经跑远了。”这时有人问他们这些人的头,好像这个头能凭空把吴小木再抓回来似的。

    “能怎么办?你们这群废物!眼睁睁看着人从我们手里面溜走了,平时一个个的能耐去哪里了?”他们的首领是一个光着头的壮汉,脸上甚至都纹着纹身,不知道是热爱纹身文化还是要标榜自己是黑道大哥,他在表达对自己人的不满,选择性的忘记了他甚至还不如其他人能跑。

    “我说头,咱们这么一群人难为一个小娃娃是不是有些不太好?”有人看不下午了,觉得这样做很丢人。

    光头大汉瞥了那人一眼:“凡是对俱乐部不利的人我们都要对他们进行说服教育,谁说我们要怎么着他了?只是想和他聊聊而已,但是你看,人家动手打了我们的人,还是两个呢!”光头大汉这话谁能信?他自己都不信。

    这堵人的下下招也正是出自这位极端倾向的小头目之手,手下只是跟着做事而已。其实内心深处他的想法是:“我们白色天使成立这么久了,一直没有办法扩大影响力,这是不对的,我们的社团领导人们都太胆小了,没有一点战略眼光,白色天使要发展壮大,只有让任何人都害怕我们,到那时候我们才能真的独一无二!但是一切的前提是白色天使要在我的领导下,在我的领导下这一定能实现!”这是一个有很强权力**的人,显然他还不是这个组织的头目,他在向这方面努力。

    吴小木跑出去老远之后才停下来,他对自己的身体非常有自信,但是事后还是有那么一些后怕,近靠在了一堵墙边,吴小木这时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一些哆嗦。毕竟对一个18岁的小伙子来说,面对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的恶意,能顺利逃出还没吃一点亏已经相当不错了。如果不是凭着本能,今天这些人肯定不会憋出什么好事来,吴小木害怕极了!

    “哎呀,上帝啊,真的好悬!”他还在后怕呢,试想一个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未成年的小孩子碰到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该会怎样?就算遇到一个就能说是凶多吉少,更不用说是一群了。

    他在回想这一批人的情况,“妈的,我想起来了,这不是吉马良斯的死忠么?原来是他们!哼,吉马良斯,你们就等着瞧吧!”
小说推荐